|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南京!南京!》有些东西只属于我自己

2009-04-30
《南京!南京!》
《南京!南京!》:有些东西只属于我自己
2009年04月30日 上海壹周(2009.4.28 娱乐06)文/本报记者 陈惊雷 项斯微
4月22日,《南京!南京!》全国公映。此前,陆川带着几位主演出席了各地的点映。在北京,原本点映5场加至10场,全部满票。在杭州,原本容纳2000人的大会堂,挤进了两千三四百人。在上海,大光明电影院1300人的放映厅座无虚席,是历史难见的场面……这一切让陆川激动不已,凌晨1点半还忍不住在博客上分享这份心情。有人为他这次的表达感到忧虑,他却显得平静:“我已刀枪不入,准备接受飞过来的所有的箭。电影一拍完,我就做好了这种准备。”

定位
你的灾难可能是别人的游乐场
《南京!南京!》是特别的。
同期上映的《拉贝日记》,讲的是德国人约翰·拉贝如何拯救无助的中国人;以往反映这段历史的传统电影,讲的是兽性的日本人如何屠杀没有反抗的中国人。“约翰·拉贝在1938年2月就离开了南京,这时南京大屠杀远还没结束,之后中国人怎么办?靠谁?怎么自救?”陆川说的时候很有力,“之前没人讲过!”
所以,《南京!南京!》讲的是中国人反抗、自救的历史,有中国士兵、普通民众,也有牺牲自己换取安全区平民不受侵袭的妓女……“我们以往的逻辑是,我们没抵抗,所以屠杀是不应该的。这是弱者的逻辑。侵略者在我们的土地上遭受到抵抗,虽然我们抵抗失败了,难道就有理由被屠杀?屠杀是永远没有道理的!”这是陆川拍《南京!南京!》的理由。
对这场浩劫,陆川有一个表述:“你的灾难可能是别人的游乐场。”这句话变成一个梦进入陆川的脑子,而这个梦又原原本本呈现在银幕上,成为日本士兵在尸山血海上那段令人震撼震惊的“祭祀”,“它是一个寓意。它是我拍整个电影的动力。它是核心。”电影送审的时候,陆川忐忑不安,就是担心这段会被拿掉。“异族文化在我们的废墟上舞蹈。这舞蹈是一个极端暴力的东西,它在控制你的精神,你的愿望。”

删剪
每一刀都是挣扎
电影最初的片长有近6个小时,之后被剪成了3个多小时,还剪过2小时40分钟的版本,最后上映是2小时10分钟。
很多演员的戏被陆川剪掉——“因为那些戏只对演员有帮助,不对这部电影有帮助。”
每一刀都是陆川的挣扎。
一开始下不了这狠心。演员跟了自己一年多,酬金拿得很少,个个都特有干劲,很多演员都是制作团队拿着历史照片,对着面孔一个一个筛选出来的。剪的时候,想起的全是拍摄的艰辛,“真是下不了手,手特别疼。”
后来是王朔替陆川下了这个狠心。王朔看完后没有直接讲喜欢哪一部分,或者建议删掉哪一段落,他的态度让陆川感到,有些东西震动自己但未必打动别人,“有些东西只属于陆川,它不应该属于这部电影。”
那一夜,陆川变得六亲不认,所有的戏跟电影有关的就留下,无关的就剪。“爱谁谁,谁都不认识了。”
电影中,大屠杀主要包括刺杀、射杀、活埋和火烧等,“我们还拍了刺刀杀人、砍头等,是根据历史照片来的,最后都剪掉了。我觉得剪掉是对的,因为那东西,哪怕只是拍几个镜头,你的思维就会被它完全占据。”
今后出DVD版本,陆川希望在花絮中收录这些镜头:“正片是现在看到的公映版本,我不想做改变。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把删剪片断加进去。”

结尾
一个巨大的善意和梦想!
全片统一为黑白世界,“用黑白来表现是一次很大的尝试,但是我不想用鲜血淋漓的场面来刺激观众,而是要用历史告诉大家,生活在和平年代多么宝贵。”
最初,陆川想过把结尾变成彩色,但最终还是保持了黑白灰的世界。
最小的士兵小豆子死里逃生,这是他第三次同死神擦肩而过。第一次是和日本兵的枪战,第二次是日军“清洗式”的屠杀,第三次是片尾临行枪决时,被意外放走。最后的镜头,小豆子开心地大笑,吹着手中的蒲公英……
“这部电影拍到最后我都快崩溃了。”拍摄时,陆川3次因阑尾炎发作进医院,更不用说心理压力。崩溃时,他关起门独自发泄。很多演员拍完戏就离开剧组,陆川不行,“说实话,拍到角川自杀时,我的心实际已经死了。这是我最后的感受。”
他突然想到这样收尾。有人说,那像是幻觉;有人说,那有些怪异;陆川说,那是我一个巨大的善意和梦想。
那天的拍摄虽然是临时起意,但极其顺利,一气呵成。陆川甚至没有像以往那样写好分镜头,画出效果图。“我突然找回我会拍电影的那个感觉,不再和自己较劲。我觉得自由了。”
“这一次,大家都不会再说我冷血了吧……”他慢慢露出微笑,大概是想到了以前别人对他的评价。此时,距离上一部电影《可可西里》已经过去了4年,“开拍的时候我34岁,完成的时候我已经38岁了。”电影拍完,就不仅仅属于导演自己了,“这个片子会长腿走到比我们想象更远的地方。”他站在舞台上,看着黑暗中鼓掌的观众,“多少人走进电影院,就意味着多少人愿意和我交流,这是最大的意义。”
在上海试映时,有观众难抑愤怒,中途退场。他听了很惊讶,有点迟疑地问:“真的吗?其实大家要坚强,最后是有希望的。大家应该看到最后的。”

江一燕·眼神

陆川曾在美国传教士魏特琳的日记中看到:“日本人说要从我们这儿带走一些妓女,结果有些妓女主动站起来跟他们走了。”就是“主动”这两个字,让他差点流下眼泪,江一燕的角色由此而来。
记者面前的江一燕格外安静,细眉细目。在香港时,她遇到梁朝伟,说自己将出演一个妓女,梁朝伟诧异地打量她:“你?真的吗?”旁人赞江一燕演得好,她也只是很淡地高兴。
《南京!南京!》的拍摄过程是对全体演员的精神折磨。“在片场,到处是关于当年的资料、书籍,我们平时都要拿来看,觉得特别难受,特别压抑。”高圆圆说她每天晚上要听郭德纲的相声才能睡着,江一燕说:“我的减压方法就是安慰别人,鼓励别人。”
高圆圆和她有场对手戏:姜老师和小江的拥抱。“有很多人看了电影觉得人物的转变有点奇怪,其实拍摄时都有的。我演的小江从没有受人照顾过,而高圆圆演的姜老师给了她关爱。”可这段最终被删,“可能导演觉得太温情了吧,和电影整体冷峻的风格不太一致。”一旁的陆川补充:“我觉得那段太煽情、太电视剧了。”
江一燕最出彩的是眼神,特别是临终望向日本兵角川的眼神“绝望又不屈”,“那个眼神是导演教我的。开始我演不出来,你知道女演员总会顾及自己的形象,担心效果太恐怖。导演说,没关系,越恐怖越好。最后出来的效果,都不像我了,我自己看到也被吓到。”饰演角川的日本演员也被这一眼镇住,“拍摄结束后,他好久都不敢正视我。”
由于没看过完整的剧本,加上拿到的剧本也在不断修改,江一燕事先根本无法窥知电影全貌:“开始以为《南京!南京!》和以往同题材的电影差不多,直到宣传,看过全片才发现真的不同。导演可真是个理性的人。”

刘烨·睫毛
刘烨为了《南京!南京!》剪掉了自己的眼睫毛,原因是希望不让大家联想到他以前的角色,更符合历史。
待到上海车展时再见到他,他的眼睫毛“已经长出来了,就和头发胡子一样,长得挺快的”。说着说着,他的眼睛就忽闪了起来。穿西装的他和电影里区别很大,但是,“到现在我还没看过全片,只看了自己牺牲那一段。”
《南京!南京!》在南京开发布会时,刘烨没参加采访,只去了晚上的首映礼。他也没和陆川一起来上海宣传,反而是到车展推销起了自己代言的起亚新索兰托,还很高兴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得到这么大的礼品,他们送了辆汽车给我。我是说物质上的礼物,排除精神上的啊!所以我挺高兴的。”
言谈举止间,刘烨早已走出了电影的氛围,还“嘲笑”记者:“你就想把一切都和电影联系在一起是吧。高圆圆是女孩子,我还好,我毕竟是男孩子,更容易接受这些事情,可以调整情绪。但是我和以前也不一样了,我话没以前多了。以前我特别喜欢和记者聊天,那真的是愿意说,有说不尽的想法。现在也不是看破红尘,但就是觉得对所有的东西我都太明白了,可能是年龄到了。”
他觉得这种情绪和一部电影没有多大关系,而是一种量的积累。
《南京!南京!》中,他和高圆圆的那段感情戏被剪得一刀不剩,他倒也不惋惜,“那点小感情不合适。一切都是为了电影服务,力求真实,所以没关系。陆川现在也特别忙,全国各地宣传。我打算等他忙好了,打电话请他特别帮我制作一个剪辑版,把这段剪掉的感情戏也收进来,弄得超现实一点,送给我一个人留作纪念。”
只有提到电影中的日本演员时,他的表情才严肃起来:“我们之间对戏有翻译,他们在中国呆了也有一年多,有几个人中文都说得特溜。我觉得他们很不容易,面对历史有时候是件很残酷的事情。有个小哥们,平时管我叫哥,看了剧本就哭了,说要回国,打死也不拍了。”
虽然年龄到了,但他还是称自己是“男孩子”。他的态度坦然,电影就是电影,可能他是剧组里,把工作和生活分得最开的那一位。
电影《潜伏》信仰是核心力量
《南京!南京!》有些东西只属于我自己
一个台湾人设想的《潜伏》续集
《南京!南京!》——陆川他和他的城
影片《高考1977》故事梗概
关于好莱坞魅力的源头
非常经典有深度的电影英文台词
明月当空照看电影《一轮明月》
好莱坞一夜成名的背后
电影这些经典语句
奥斯卡奖游戏是这样设计的
《我的团长我的团》东方卫视开播
《北风那个吹》剧情介绍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谁革自己的命
我国动漫电影网游产业2008年逆势大幅增长出人意料
一部电影一个城
1968年的电影革命
好莱坞和华尔街
从摇船电影到数字电影
让我们泪流满面的电影经典台词
电影世界1电影世界2

本栏目主要介绍最新电影,在线电影,手机电影方面,包括最新的电影,最新免费电影,电影奖项,电影节,电影公司,电影精彩片段,《南京!南京!》有些东西只属于我自己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电影世界,最新电影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