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好莱坞大师沪上寻根:上海曾救了我们全家

2010-06-03
好莱坞大师,沪上寻根,麦德沃
好莱坞大师沪上寻根:上海曾救了我们全家
上海壹周(2010.6.1 新闻0405) 记者 卢晓欣 李雪清 摄影/壹周记者 王伟华 马建平
《飞越疯人院》、《洛基》、《费城故事》、《与狼共舞》、《沉默的羔羊》,这些好莱坞巨制的影片背后都有着同一个名字——金牌制片人迈克·麦德沃。2010年5月20日至23日,麦德沃悄悄来到上海,为了电影更为了“寻根”。《壹周》独家跟随他寻访过去的足迹,听他回忆上海往事

迈克·麦德沃将身体斜靠进扶椅上,一仰头,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这位赫赫有名的好莱坞金牌制片人,坐在上海波特曼丽嘉酒店43层的餐厅,与《壹周》记者面对面。他说自己很疲倦,很想好好睡一觉。从美国飞北京,再到上海,连日的舟车劳顿、时差颠倒和紧凑日程,令69岁的麦德沃感觉到了疲惫,他那黄褐色的柔软卷发也因此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事实上,20号晚刚到上海的他,当晚已经会过客,21日上午一起床,又和副市长进行了一次愉悦的见面。上午10点半,匆匆赶回酒店的麦德沃一边接受《壹周》专访一边吃着早餐——炸春卷、烤香肠、炒蛋、优格,再加一杯必不可少的咖啡。谁知春卷还未咽下,就有一位金发碧眼的帅哥拿着自己的名片打断了采访,礼貌而小心翼翼地递给他,显然认出了这位好莱坞著名制作人。
“我想看看这座城市。”麦德沃又打了个哈欠,转头看着窗外说,“我想看一个全部的上海,可惜没时间”。从43层的高度望下去,繁华的南京西路像一条衣带飘伏地面,路上车来车往,正是热闹的光景。半个多世纪前,麦德沃正是在这座城市呱呱落地,直到6岁才随父母搬去智利,十年后到了美国,成就了电影事业。他当年的家,就在这附近。

小时候的麦德沃和母亲朵拉

麦德沃和母亲

上海的童年记忆
麦德沃结缘上海,跟当年的历史息息相关。
“我是一名幸存者的孩子。”他在自传《飞越好莱坞》中这样写道。麦德沃是俄裔犹太人。他的父亲生于俄国,曾有八个兄弟姐妹,最后只有三个在当时的饥荒中存活下来。母亲朵拉1921年出生在中国满洲里,是15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那个,她六七岁时跟着麦德沃的外婆逃难来到上海,在这里长大成人,并与丈夫相遇、相爱、结婚。所以在她心里,上海是自己的第一故乡。
1941年1月21日,麦德沃在上海的一家犹太医院里出生。离开上海时,他还很小,他记得的上海往事其实不多,如今能传达出来的,只是印象碎片。
“我们家好像是在‘BubblingRoad’上,就在南京路的尽头。南京路上很热闹,我还乘电车去学校上一年级。下课后,会去附近的花园骑自行车。”他说着,要过记者手中的纸笔,在空白处写写画画,“这是我叔叔住的公寓楼,这是楼下的花坛,我小时候常常围着这个花坛骑自行车。”其实那条路叫“BubblingWellRoad”,以前叫作“静安寺路”,就是现在的南京西路。
采访中,他不断拨着老母亲朵拉的电话,“她总是在家里念叨上海的事情,最好让她自己告诉你们”。可是美国的电话总也不通。“她别又在开车。”迈克皱皱眉嘟囔了一句,转头对我们“抱怨”,“她今年已经89岁了,还老喜欢开车到处跑。”麦德沃和妈妈的感情很好,无论人飞去哪里,基本每天都会和她通电话。
“我记得当时爸爸是为一家电话公司工作,妈妈开着一间小服装店,中国的演员经常会来店里买衣服。”据说,由于朵拉能讲一口地道的上海话,许多打电话来店里的中国人都听不出她是一位“洋太太”。
直至近年,老太太在美国的家中通过摄像机对中国观众说的那句“侬好”,依然是原汁原味的上海腔调。

麦德沃在纪念馆中
他在书上找到自己父亲年轻时的照片

半个世纪后的再见
迈克·麦德沃再度回到上海,已是半个世纪之后的事了。1998年,他被提名担任上海电影节的顾问,于是邀请父母同行。这是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全家人一起重返中国。因为那次回去后不久,麦德沃的父亲就去世了。
看到了阔别半个多世纪的上海,老麦德沃一时难掩心中激动。“爸爸一下飞机就开始哭,他说,这是幸福的眼泪。因为上海人对他特别好,上海救了我们全家。”麦德沃向记者回忆,当时陪在一旁的妈妈内心也涌起了各种往事和情愁。
“当年,外婆带着我母亲和她的哥哥姐姐曾经历了一次心力交瘁的旅行。抵达上海火车站时,她无处存身,也没钱买吃的。正当她在街头呜咽时,一位陌生人走过来问出了什么事。外婆讲述了自己的境遇,那位陌生人便将自己的一间空房提供给她。就是在那间房子里,外婆将妈妈他们拉扯大。”
60多年前,上海作为世界上唯一不需要入境签证和财产担保的城市,除了涌进大量被纳粹疯狂迫害的犹太难民,还生活着两派犹太人,他们是富裕的巴格达犹太人和1917年“十月革命”后逃亡到此的俄国犹太人。麦德沃的父母属于后者。他说,作为俄裔犹太人,他们曾被上海人民保护,也在这里交了很多朋友。
“那次爸爸妈妈看到了以前住的房子,觉得它比当年小。”这也许是因为后来他们住惯了美国的大房子,参照物改变使然。由于母亲能说上海话,所以要回上海时,全家都相信有了她,就无需任何翻译。谁知到了这里,朵拉一句话也听不懂了。“上海变化太大了,每年都在变。不过很高兴我们还是找到了当年经常去的那家饭馆。”朵拉当时告诉别人,她一生都很怀念上海,很遗憾当年不得不离开这里。
“那这次来上海,妈妈有没有什么嘱托呢?”记者问麦德沃。
“她知道后很生气,因为这次不能带她一起来。”麦德沃“无辜”地说。回忆过往,让他觉得欣慰的是,在父亲去世前,总算带他回了一趟“家”。

麦德沃在曾经的小学楼前
如今的南京西路只剩下两幢老楼

“上海人”的“寻根”之旅
迈克·麦德沃的中国朋友、北京闪亮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沈健告诉《壹周》,他和迈克的相识,缘于2008年在洛杉矶举办的“犹太人在近代中国”展览。当时他得知迈克也是犹太人,便通过好莱坞的朋友给迈克发了邀请邮件。“一定要请我妈妈去。”迈克这样回复。两人就这样结识。
沈健说,此次请他来中国,一来见见国内的电影人和投资人,发布两家将来合作的消息,二来是寻访他曾经的家,和当年避难来此的犹太人“足迹”。
寻根的喜悦战胜了连日的疲惫。5月21日下午,当记者再次见到迈克时,他虽然不够精神奕奕,但兴致很高。此时,他身边又多了三个人——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著名犹太研究专家潘光和他的助手,以及曾在CCTV 9做过主持人的美女黛玲娜。
这个下午,他们将陪迈克一起“回家”。

14:00,陕西北路500号
陕西北路500号的大门口挂着一串门牌,如今是“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的所在地。麦德沃一到这里就忙着给建筑拍照、请别人给自己拍照、与人合影,因为眼前的这两幢房子,对于他的意义不凡。
“爸爸妈妈当年就是在这座教堂举行了婚礼!”他指着“500号”内最显眼的一座希腊神殿式建筑叫到。它便是西摩会堂——当年上海犹太富商沙逊为纪念亡妻专门捐款建造的,是上海现存时间最早、远东地区规模最大的犹太教会堂。据说克林顿夫妇来沪时也曾到此拜谒,因为希拉里的父亲年少时曾就读于此。
麦德沃和克林顿有一点私交。前几年他将刻有自己名字的铜五角星嵌入好莱坞星光大道时,克林顿还专门录制了祝贺视频。眼下看来,麦德沃和希拉里的父亲亦可能是“校友”,因为他不断抬头望着西摩会堂右边的那幢楼——现在挂着“市委研究院办公室”的牌,那就是当年他上过的小学所在地。
“我在这里只读了一年级,当时班上大约有30个同学,好像有一门英语课。”更多的细节他回忆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当时也能和小朋友们说上海话。“家里还有当年的集体照。”麦德沃很高兴地说。

14:20南京西路陕西北路口
麦德沃对自己家以前的位置印象模糊。他只能回忆道,那幢房子约莫有四五层楼高,他的家位于第二和第三层,包括两间卧室,一个饭厅,一间厨房,“不记得是否有起居室”。还记得有一个中国邻居,住在旁边很小的公寓房,“有点吵”。当年,麦德沃家有一个俄国厨师,“有时吃中国菜,有时吃俄国菜,家常的那种”。
最近十年来,上海变的日新月异,找“家”并不那么容易。根据麦德沃提供的零星线索,潘光教授带他来到了南京西路陕西北路口。在如今的恒隆对面,保留着两栋老楼,一栋是有着ZARA的平安大楼,另外一栋曾经住着不少俄裔犹太人。“如果他父母在南京西路一带居住,十有八九就是在这栋楼。”潘教授说。
虽然“物非人是”,但麦德沃依稀记起这里附近就是儿时的住处,兴奋的他立刻打电话给妈妈:“我找到家了!”而电话也终于通了。沈健在一旁笑着说:“老太太平时九、十点就上床睡觉,今晚恐怕睡不着了。”14:40,长阳路62号(犹太难民在上海纪念馆)
麦德沃的车第三站开到了上海提篮桥附近。半个世纪前,这里曾是犹太难民的聚居区。
在门卫室,潘光教授拿起一本自己编著的《犹太人在上海》画册,一边翻一边指给麦德沃看当年的场景。“那是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在最右边。”麦德沃突然叫了起来,这是一张1936年的合影,照片上整齐站着三排年轻的外国男人,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下面的注释写着“上海万国商团犹太分队”,这是一支准军事化的武装自卫队伍。
展览室内,还有几张“上海万国商团犹太分队”的工作照片,麦德沃从潘教授处得知,爸爸当年曾和朋友们一起为虹口的犹太难民服务。
走进点着“蜡烛”的肃穆的放映室,麦德沃和同行者一起观看了有关犹太人当年生活场景和经历的短片,背景音乐是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原声。“拉这首曲子的帕尔曼也来过这里。”潘教授说。
这句话让麦德沃想起了自己的老朋友、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我要给他发封邮件说这事儿。”他说干就干,兴冲冲跑到入口处用手机拍照、然后眯着眼仔细地按着键盘。
位于长阳路的这座“犹太难民在上海纪念馆”,原名摩西会堂,是一所正统的供俄罗斯和中欧犹太人使用的会堂,也是整个上海有关“犹太难民聚居区”文字和实物资料保存最多最完整的地方。
进入摩西会堂要穿鞋套。麦德沃的腰弯不下来,只能有点吃力地先脱下鞋、套上塑料套、再扔在地上伸脚穿进去。但他仍然坚持楼上楼下参观了一圈。“我们可能想拍一部有关犹太人在上海的电影,所以来了解一下。”黛玲娜告诉《壹周》。

15:40,霍山路118号(霍山公园)
麦德沃的最后一站是霍山公园。它非常小,时近傍晚,斜阳披肩,公园里一簇一簇坐满了下棋、聊天的老人。
据说,已故以色列总理拉宾的父母就埋在这里。如今,除了进门不远处的那块黑色大理石上记载着当年的不寻常,还时常有三三两两的外国人端着相机来寻找记忆。
“这里曾是二战时期上海犹太难民重要的休闲聚会场所,因为附近是他们以前主要的居住区。”潘教授的助手周国建告诉记者。麦德沃走进公园时,正有三个年轻人围坐在黑色大理石前打牌,看到我们一行,他们自觉地走开。
“当人变老的时候,回到原来生活过的地方就会觉得那里很好,对那里的回忆也会变好。对于我的父母而言,最珍贵的回忆就是上海的人,他们认为上海的一切都好。”虽然此处与自己的童年无关,麦德沃依然在石碑前拍照,驻足。
“人永远不要忘本,这次来上海就是找我的根本。”

学习,直到最后一次呼吸
“这是一个看似没有成功的可能性,也要为之努力的故事。”迈克·麦德沃在自传中这样总结自己还未尽的电影人生。
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真正值得佩服的,是那些为人类解决生存、疾病、癌症等实际问题的,相比他们,我什么也不是。”
爱好政治、历史的他,现在花很多时间在大学里讲课,希望自己能让世界变得更好,“那是一个无核的世界,没有贫穷者和恐怖行为,辛勤的人能得到公正回报。”有空时,他则会带着家人去法国度假——那是他非常喜欢的地方。
麦德沃膝下有两子,分别来自两段婚姻,大儿子45岁,小儿子今年才12岁。他一边向记者展示手机中的家庭照,一边开玩笑道:“我要把你们带回去当女儿。”
对于未来,麦德沃想了想回答,他将沿着此前的路继续前进,继续探索人生。他特别提及祖父在弥留之际的遗言:人生有很多惊喜。你得用终生时间来学习,直到最后一次呼吸。麦德沃正打算这么干。

好莱坞大师沪上寻根:上海曾救了我们全家LINKS链接
迈克与中国电影的“5年计划”
“我看过一些上海电影,有比较好的,但还没有伟大的。”迈克·麦德沃对《壹周》记者说。
今年6月,一部反映1940年代旧上海的电影《谍海风云》即将上映。10年前,麦德沃将这个剧本卖给了哈维·韦恩斯坦,后者拍成了电影。现在,他也会帮着朋友一起宣传。
麦德沃一直想制作一部和上海有关的电影,这是一种情结,不仅是为了商业利益。“关于这部影片,我已经有了一个主意,如果投拍了,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在上海。但现在不能透露太多,不然会被人‘拿走’。”他微笑地开脱解释。
沈健告诉记者,麦德沃一直将中国称作“mycountry”,一直想为之做点什么。“他最擅长的当然就是电影。”同样身为电影人的沈健透露,迈克和自己已经商量了一个“五年计划”,接下一年至少做一部和中国有关的电影,“思考怎么帮助中国电影进入好莱坞体系”。而他则抱着当徒弟的心态,学习如何当一个优秀的制片人,为电影“配菜”、谈判、控制进度、签合同等等。
“迈克对我说:‘我今年69岁,还有精力,我们一起干5年,相信我还可以。’我们一个在好莱坞一个在中国,完成彼此共同的心愿,让中国电影‘走出去’,而不再是‘出去走’。”沈健兴奋地宣传:即使在戛纳电影节期间,《好莱坞报道》也在头版头条发布了两人合作的消息。
普林斯顿颁梅丽尔•斯特里普艺术博士学位
《2012》VS《阿凡达》 科幻还是魔幻
天才为什么自甘堕落——对《心灵捕手》的心理分析
非常有深度的电影台词
2010年奥斯卡奖终揭晓:《拆弹部队》
2012年预言:未来中的现实
国产电影的繁荣时代是否到来
爱情电影《分手信》击败《阿凡达》
电影《孔子》火暴超过《阿凡达》
电影《阿凡达》内地首映
纪录詹姆斯·卡梅隆
电影《阿凡达》天神下凡
《阿凡达》观后感
《十月围城》与《三枪》
卡梅隆:3D电影大师
好莱坞酝酿改革电影租借方式
“拍电影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电影情结”
《蜗居》100句 血淋淋的经典
《蜗居》高房价招安了这一代年轻人
在米切尔故居重温《飘》的故事
灾难大片《2012》惹恼玛雅人
世界电影发展史
最闷骚的6部爱情电影
士兵的视角最真实
黑色电影不仅属于电影史
《守望者》:那些忧伤的反人类主义者
麦兜的香港生活
后末日时代题材的大片大量涌现
麦兜的经典语录,麦兜经典语录
《麦兜响当当》故事梗概和麦兜的经典语录
中国电影发展:经济还是经验
100部经典电影
电影经典语句
电影世界1电影世界2

本栏目主要介绍最新电影,在线电影,手机电影方面,包括最新的电影,最新免费电影,电影奖项,电影节,电影公司,电影精彩片段,好莱坞大师沪上寻根:上海曾救了我们全家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电影世界,最新电影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