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我的父亲母亲

2010-03-04
生活方式,我的父亲母亲,我的父亲,我的母亲
我的父亲母亲

父亲母亲的含义
文/阿随

张艺谋得了大奖的电影《我的父亲母亲》虽然招来媒体记者和评论家对他创造力的怀疑,说他老不成长,都近五十的人了,还在那儿纯情来着,但这影片的标题———我的父亲母亲,让许多人感到有些亲切。父亲母亲的称呼一般只用于书面,偶尔也出现在一些舞台剧或电影中,自然,那演绎的都是大户人家。

一个有着相当长历史的国度,君臣父子之间的那种等级观念早已是集体无意识。所以父母在儿女心中,有着阴阳结合生命之源的权威。母爱像月亮,无私纯静美好。父爱如烈日,焦灼威严。所以严父慈母的说法基本上能代表传统中国人父母与子女的关系。

记忆中与父亲母亲相关的文本,经典的有好几个,较出名的版本是朱自清《背影》里的父亲、冰心《南归》里的母亲、钱钟书《围城》里的方老夫子,他们属电影中那种温良恭俭让长袍马褂西装革履的先生和着素缎旗袍的太太;还有画家笔下油彩浓重颜色晦暗满脸布着皱折,憨厚满足地端着破水碗的父亲,或依着破门框满头银丝神情期待的母亲,以及鲁迅常常提起的珂勒惠支版画上的那个献出自己孩子的母亲,这些却是你一直想用书面文字而不是声音话语来描述来赞美来怨忿来感激的人。文革时期,有一位朋友想入党,在志愿表上,是这样阐述自己的家庭出身的:我出身于资产阶级剥削家庭,我的父亲虽然爱我,但他剥削工人的本质我还是认识得很清楚。无论如何,这位朋友的文字中,透出对父亲的尊敬。

被称为“父亲”“母亲”的人属于审美的,无论褒贬都比实际生活放大。所以当你在谈论他们的时候,无论好坏,总怀着几分尊敬,套用一句古典一点的话:不敢造次。

爱情生活
文/王平

记忆中,我的父母似乎并不像是一对夫妻,看上去甚至算不上是一对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比如他们从来不会紧挨着坐在一起,通常是各自占据沙发的一头,将中间那一段空着。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之间哪怕称得上是稍微亲热一点的举动,比如给对方掸一掸灰尘或者拉一拉衣角。他们之间除了说一些必须要说的话,诸如:“今天几度?”“这个菜味道淡了点”之类,很少交谈。有时候我晚归,明明他们两个人都在家,家里却是安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深夜,我常常看见我的父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打瞌睡,这已经是他多年的习惯了。我母亲则一个人睡在床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怀疑我的父母可能是包办婚姻,在没有爱的几十年里将青丝熬成了白发。而我,极有可能只是一个生理结果,绝对不会是爱的结晶。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去问我的母亲:“妈,这一辈子你觉得痛苦吗?”母亲很奇怪地看着我。于是我列举了我所认为的她和我父亲之间的冷漠事例。母亲突然笑起来,长到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看见向来平静的母亲这样笑过。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一只旧皮箱里发现一张泛黄的旧照片,照片上我的母亲年轻又有朝气,照片背后写着我父亲的名字,然后是一行斜体字:“她在向你微笑”,底下署着母亲的小名。

中庸的风度
文/沈捷

父母都是读书人。父母亲最不愿意委屈别人,比如我们家种的葱明明是被我偷偷剪掉的,父母也宁愿相信是被鸟吃掉的。比如买来的热水器打不出火,明明是质量问题,他们也宁愿相信是自己使用不当,心甘情愿自己掏钱自己换零件也不愿意去退。楼下人家晾了衣服,我们家就宁愿让衣服捂在洗衣机里,说是水滴在人家衣服上不好,其实人家晾的也是湿衣服。所以我们家向来以宽容大度著称。

我曾经很喜欢家里的一盆扶桑,那是一种美丽又名贵的花,为它我花了很多心血。某日刮大风,花不翼而飞,为此我三天没睡着。又某日,在阳台上看风景,不经意间看见楼下阳台上,一簇红花煞是眼熟,戴了眼镜再来仔细看,果然是我家那盆扶桑。惊喜之下,我高声叫起来,当下便准备下楼索花。没到门口即被父母拦住,无论如何不让我下楼,说是楼下是多年老同事,素来以爱花著称,既然花已经到了他手上,想来他必定会善待,绝不能因为区区一盆花就坏了多年的同事情谊。何况我一探头就能看见,放在他家放在我家都是一样。我据理力争,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我的东西我却只能偷偷摸摸地看一眼。花事小,所有权事大,就算我要送给他,也得让他知道是谁送的。我和父母吵了起来,就是这种时候,他们也分工明确、配合默契。父亲不停地让我把声量放小,母亲则负责关门关窗,总之决不能让吵架内容外泄。事情的结局是第二天乘他们没下班,我去敲了楼下的门,把花搬回了家。结果,他们整整三天没有理睬我,而这三天时间里,他们不停地商量该怎样去楼下打招呼,该由谁出面去打。最后是他们两个人像做错了事一样一起去的,拼命检讨自己教女无方。有时候,我真想问他们,这么活着累不累?

习惯成自然
文/羌强

父亲在一个局里当过几任处长,离休以后,时时有失落感,作为子女总是尽量设法使他开心。吃晚饭时,我们装作很热诚的样子听他讲“四清”时他的几件很威风的事。他说起自己过去怎样开会到深夜,儿子在一旁忍不住插嘴:“你们怪不得工资高不到哪里去,感情都把时间浪费在开会上了。”每逢这时,我们得马上阻止,还要顺老父亲的心思说:要是你不离休,现在一定怎样怎样。这样维护他老人家的权威,十几年来家里和和睦睦,被评上区里的文明家庭。

最近,人口普查员来到我家,逐一了解家庭成员的情况。家已经搬进了新购的商品房。房款用的是我和妻子的积蓄,产权人是我们俩,申报户口时也就自然在户主栏里写上我的名字。

当老父亲看到调查表上学历一档他被圈在高中的时候,开始不舒服,反复强调自己曾在交大机电系听过课,普查员和颜悦色说明情况,没有毕业文凭不能算。老父便又指着户主栏大加指责:我户主都当了40多年了,我还活着,怎么就换人了?难道户主也要硕士生不可?我对他说明原因,他更来气:要不是当年我增配一套住房,你现在拿什么去置换新房。忍无可忍之下,我回敬道:那一室户的住房卖掉的钱怎能跟现在四房两厅的市中心大楼相比。他老人家总算气咻咻回自己的房间。不想第二天,大姐二姐大哥小弟全来到我家,说是老父亲召集开家庭会议。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饭厅的长桌就当成了会议桌,父母坐两头,子女两边坐。女婿媳妇一律不参加,小弟说这内部会议,二嫂一直在父母身边贡献大,可以列席嘛!父亲没同意。小弟故作惊讶:难道犯了错误?父亲拿出纸和笔,要小弟作笔记。

会议结束,我居然糊里糊涂同意,将户主改为父亲的名字,并且在房子产权证上,产权人加上父亲的名字。妻子知道后说什么也不同意,将来不是莫名其妙要多加税吗?不是要白白送出一份财产作他将来的遗产吗?我明明知道这不合理,也知道老父亲不讲法,只讲人情,但我当时就是怎么也不敢反对他。好在会开完了,老父亲的面子挽回了,到底你们办不办,他也不追究。我也就混吧。

你有他们的心情吗?
文/伊飞

我的父母亲年轻时生在殷实人家,接受的都是西式教育。父亲开明洒脱,视钱财为身外之物,当初为追母亲,曾经用当时上海少而贵的英国玫瑰对母亲狂轰滥炸。父亲生性幽默,喜给人起绰号、说笑话,既能让别人快乐也能让自己快乐。最为家人津津乐道的是有一次一群朋友来访,大家正谈得高兴,父亲冷不防肚涨出气,那一记尖锐的响声令人甚是尴尬,但见父亲含笑突指窗帘,说:“我家窗帘好像破裂了,我刚才听到了破裂的声音。”众人哈哈一笑,尴尬气氛为之一扫。后来每遇家里有人大庭广众之下“泄气”,“窗帘破裂”就成为永久的经典解释。母亲则独立精明,富足时过少奶奶的日子,贫穷时也照样能过普通人的生活,卖了所有的首饰让一家大小从没饿着冻着。只是母亲脾气稍急,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因此动不动就要光火,但是从来不对孩子发脾气,只对父亲,掀桌子是家常便饭,时常弄得“乒乒乓乓”声音很响,此时父亲照样在一边微笑地看着她,或者自顾自地听收音机、看书。母亲常常说:“你说话呀,你搭一句腔呀。”父亲于是笑眯眯地说:“相骂相骂要互相骂,现在你骂我,我不骂你,就不算吵架。你照顾家里辛苦了,被你骂几句有什么要紧。再说,你发脾气的时候特别好看,正好让我欣赏。”母亲立刻偃旗息鼓。父亲这几句话一直对母亲说到他去世。母亲晚年的时候完全是父亲的性格了,没有了火气,自得其乐地过日子。70岁的时候正逢改革开放,老太太立刻去把满头银丝烫成微卷,跑到苏杭买了大量的丝绸,回来左一件右一件地做旗袍,连带着自己的寿衣一起做好。直到她善终前的上一天,她走过外滩,有老外问她路,老外对她说:“夫人,您的英语和您一样漂亮。”

品读东南亚宝贝 我的老爸老妈
申江服务导报 2000年11月8日 第151期 生活品位,都市小品,人物地球村
SNS是什么?SNS介绍
消费行为新动向
经济学人:社交网站社交网络改变人们交流方式
LadyGaga剽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喝咖啡与做学问
没有事业的女孩子很悲惨
世界上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来点下午茶
巴菲特爱穿中国西装
5种代表未来的生活
车震

向光性的远见
什么是慢生活?
人生有三重境界
中西孕产激辩
图书发行员玩书于股掌间
关于居住的8种奇幻实验
杭州:小资生活中的天堂
知足,才能幸福
文艺女青年魔鬼字典
学贵妇享受春日下午茶
禅修的理由
明前清香苏杭抿春茶
时尚生活方式1 时尚生活方式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生活方式,现代生活方式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健康生活方式,小资生活方式,美国生活方式,我的父亲母亲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