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2010-09-14
未来的城市,生活时尚,现代生活方式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2010年09月14日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埃德温?希思科特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如果所有地方的砖式建筑都被玻璃建筑取代,那么地球表面将发生巨大变化,”德国表现派作家保罗?希尔巴特(Paul Scheerbart)在1914年写道。“那就好像地球穿上了一层宝石和珐琅做成的外衣。其光辉夺目绝对令人无法想象。”同时他还预言,街道上的马粪堆很快就将会没过中伦敦和曼哈顿那些大楼的二层。

这两项预言都没有变成现实。这种对城市未来的预言很少(如果有的话)会变成现实。然而,尽管预测未来困难重重,但人们总是禁不住会这么做,特别是在建筑师、规划者和城市经济学家正卓有成效地为我们建造未来城市之际。都市化是一项长期工程,但现在正在建造的城市将定义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

我们有必要指出,凭借自身弹性,全球知名城市已证明了批评者是错误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董事托尼?特拉弗斯(Tony Travers)表示:“近至上世纪70年代、甚至80年代时,人们还认为,随着历史较为悠久城市的人口不断减少,它们的全盛期已过,将变成多余的东西,人们开始到越来越偏远的地方工作。”

“但我们现在发现,人们喜欢居住和工作在大城市。而住在大城市、彼此离得很近的人们,也往往更愿意生活在较小的环境里,更为密切的生活在一起,不用那么频繁的开车,就在当地购物,更多的使用公交。”

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的荷兰籍创始人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曾就城市的未来撰写过大量文章,他同时也对“垃圾空间”(即商场和停车场、配送中心和城外棚屋的非空间——它们是现代都市文明的碎片)和“拥挤文化”等概念进行了定义。在对“拥挤文化”的定义中,他将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列为未来的城市(不管你喜欢与否)。

库哈斯担心的不是拥挤,而是空旷。他指出:“在全球有些城市的中心,似乎没有人是常驻居民。”

“例如迪拜,它既是一个总是很空旷的城市,也是一个总是很拥挤的城市。它向我们同时展示出了拥挤和空旷这两方面。”

他补充称,伦敦和纽约也是如此,这两个城市的中心正越来越变成富人的保留地,把社会中的其他各色人群排挤出去,而这两个城市曾经的繁荣正是仰仗后者。

至少从某种程度而言,这些城市中心实现了有远见的建筑师尤纳?弗里德曼(Yona Friedman)对休闲(而非工作)城市的预言。在他的预言里,城市中心不是商业或生产之地,而是一处壮丽景致。

另一位荷兰建筑师雅各布?范赖伊斯(Jacob van Rijs)认为,“单一文化是真正的问题”。他对未来城市的看法与弗里德曼的假设一致。

范赖伊斯的公司MVRDV甚至提议建造生猪加工大厦,在大厦里,生猪被饲养,然后在同一个城市建筑物中被加工成食物和皮革。

他解释称:“让城市兼具各种用途是使其得到持续发展的关键。城市必须是生活和工作、家庭和通勤者的混合体。从社会角度讲,混合型城市是可持续的——我们从未真正读到过可持续性的这一面。”

与此同时,社会学家理查德?桑尼特(Richard Sennett)担心的是无序发展问题。他表示:“一个巨大的挑战……在于城市如何能够变得更紧凑。美国城市的建设原则已不适应这个时代。无序发展建立在廉价能源的基础之上,而我们现在亟需做出调整以应对能源问题。”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埃德温?希思科特

他继续说道:“那么,我们需要考虑如何让街道重新焕发生机。20世纪城市规划的最大失误在于,作为公共空间的街道衰落了。我们可从发展中世界在街道使用方面的极度盲目行为中吸取很多教训。”

大约20年前,美国学者和作家约耳?加罗(Joel Garreau)在《边缘城市》(Edge City)一书中对新城市的条件进行了界定。它既非传统的城市,也非郊区,而是兼具这两个特点,例如在加州硅谷周围涌现的城镇。

加罗进一步发展了自己的想法,他现在称之为“边缘城市2.0”。

加罗表示,“网络化的电脑正在事实上改变着城市,其速度比汽车以往改变城市的速度更快。”他刻意进行了比较。

他解释称:“如果你的运输技术是皮鞋和驴子,那么你最终得到的是耶路撒冷。航海和马车时代的到来让耶路撒冷人群拥挤的街道走向了消亡,波士顿和阿姆斯特丹由此建立起来。”根据同样的逻辑,铁路创建了芝加哥,汽车创建了底特律和洛杉矶。

加罗继续说道:“接着,喷气式客机让西雅图和悉尼等城市繁荣了起来。如今,网络化的电脑正改变着房地产的性质。”

这并不是通信科技首次改变城市的性质。加罗引用了电话如何让曼哈顿变得人员更为密集的例子:一旦人们不再需要占据电梯空间的通信管道网和信使网,提供给员工的空间就会扩大。与之类似的是,通信科技让休斯敦等孤城变成了商业中心。

而网络效应的实际表现又是什么?

加罗列举了美国西北部增长迅速的城市韦纳奇(Wenatchee)的例子。“它位于山脉的一侧,气候比山脉另一侧的西雅图要好。人们在那儿居住,是他们可以在西雅图上班、每周有两天面对面交流,其余时间则可呆在韦纳奇。美国增长最快的那些城市都像这样散布开来。”

社会学家萨斯基亚?萨森(Saskia Sassen)也被科技的潜力及其在建设“智能城市”中的作用所震撼。

她表示:“中国和印度正从零开始建设数百个城市,他们需要这样做。其中一些城市将成为智能城市,由电脑控制。”

“我们注意到,科学家和电脑程序员现在正把都市化当作一个复杂的、拥有自身“模糊逻辑”的系统来讨论。我们无法把纽约或伦敦改造为智能城市,它们已过于定型。但这些新城市可以被完全网络化,它们的功能可被嵌入系统和科技之中。”

她以思科(Cisco Systems)在韩国仁川正在做的工作为例:在那里,这家美国公司正致力于建设一个智能城市,在这个城市,从公共服务到能源利用等一切都受到监控并可高效运转。

几乎毫无疑问的是,亚洲在建造大城市方面正走在世界前列。现居北京的德国建筑师奥勒?舍仁(Ole Scheeren)认为,亚洲处于“无畏的状态”。在OMA供职的舍仁是北京宏伟的央视大楼的项目建筑师。

他表示:“欧洲城市正在尊敬之情和焦虑间徘徊。但在亚洲,建筑探索正大规模出现。他们开始认识到这种坚决存在的种种问题,但并没有陷入欧洲式的犹豫文化。”

“将目光投向北京的西方建筑师看到,那里建筑探索的规模庞大且超乎常人的想象。这个亚洲城市看上去可能不会立刻给人以舒服的感觉,但它将继续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进行勇敢的坚决探索。”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埃德温?希思科特

把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引入非洲城市所需的技术则截然不同。但生于坦桑尼亚、现驻伦敦的建筑师戴维?阿贾耶(David Adjaye)认为,改建城市的新方式正在出现。阿贾耶曾在非洲很多地方工作。

“在欧洲,我们习惯于让基础设施隐藏在城市之下。但在非洲,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将在现有城市的上方架设基础设施——电缆、高架铁路。它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能把这些改建城市的新方式当作蓝本,将之重新用于西方城市。”

建筑师、城市规划专家特里?法雷尔爵士(Sir Terry Farrell)认为,领导力是关键。“最为重要的问题是拥有一位优秀的市长。在任何一个城市里,主导城市规划的人应该是市长。为了让城市变得宜居,我们需要开始理解城市的复杂性。但这需要通过管理来完成。”

一个世纪前建筑师们犯下的错误是从美学的角度来构想未来城市。但这种构想注定会失败。问题的关键是要开始从密度、强度、用途以及社会和经济框架角度去理解一个城市。实际上,这么做可能看上去并没什么不同,但变化将是显著的。

译者/梁艳裳
幸福生活的七大秘诀
家电网购:痛并尴尬着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
北欧慢生活
新农村建设缩影——滕头村
放大你的格局,人一辈子要有一次壮游
被延迟的快乐不会产生利息
中国城市宜居吗
移民的隐性成本
中国城市宜居吗
世界上最神秘的社会精英摇篮——骷髅会
我的父亲母亲
SNS是什么?SNS介绍
消费行为新动向

经济学人:社交网站社交网络改变人们交流方式
LadyGaga剽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喝咖啡与做学问
世界上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来点下午茶
5种代表未来的生活

向光性的远见
什么是慢生活?
人生有三重境界
关于居住的8种奇幻实验
杭州:小资生活中的天堂
学贵妇享受春日下午茶
禅修的理由
时尚生活方式1 时尚生活方式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生活方式,现代生活方式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健康生活方式,小资生活方式,美国生活方式,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