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城市农夫:追寻悠然的田园生活

2010-10-21
生活方式,城市农夫,田园生活
城市农夫:追寻悠然的田园生活
2010年10月18日 来源:上海壹周 (2010.10.19 新闻0405) 文壹周记者 杨扬 实习生 高琴图IC CFP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城市繁盛,农村正成为近在咫尺的远方。即使今日两者不再泾渭分明,城市似乎仍习惯着以优越者的姿态俯视农村。然而时光荏苒,在食品安全令人担忧、城市生活压力骤增的今天,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正隐隐跨过透明的城墙,飘然而至。城市农夫,怎么做?可能吗?

托马斯·鲁提

食品安全:年轻主妇的农夫之路
上海主妇张燕飞已经尝试了很多种农夫方式,并非为了陶渊明式的田园浪漫情怀,而是为了解决最实际的一日三餐问题。“就是每天吃的喝的,最基本的食品安全,”她说:“没有保障,以前觉得大超市总比小菜场可信,后来觉得买贵的总不会错,现在……什么都没法相信了,除非自己种出来。”
张燕飞的焦虑始于毒奶粉事件。尽管那时候孩子已经过了三岁,不再那么需要奶粉,但此后不断爆出的各类食品安全问题彻底击中了这个年轻的白领妈妈。“奶粉、火腿、牛奶、猪肉、蔬菜……究竟什么是可以放心吃的?”张燕飞甚至建议记者,“随便找哪个食品行业去‘潜伏’几个月,肯定有问题,出来又是爆炸新闻。”
于是她开始了此后的农夫之路。张燕飞的第一个选择是位于上海青浦的土地租用制农场:“就是去年,当时的价格是每亩(66平方米)地的租金是1000元年,种什么都可以。”张燕飞在那里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和她一样,希望能吃到自己种植的放心蔬菜。“当然,也有些纯粹来玩的,种了一地的鲜花。”她笑着说。
然而很快她就发现,这种周末由主人照看、其他时间由工作人员管理的方式并不理想。“一方面路途实在遥远,开车往返一次就很累。”由于张燕飞开始租用时是秋天,“既然要以无化肥无农药的有机方式种植,就要遵循植物的天然规律——冬天几乎长不出东西。”几番努力之后,最终张燕飞选择放弃。
后来,张燕飞在南汇找到了满意的农夫生活。“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家里住在南汇郊区。”曾经让同学感叹交通不便的农业户口,现在成了香饽饽。“以前是征地拆迁分房子,让农业户口一下子变得‘吃香’,”她说,“但是现在很多农业户口也不愿意拆迁,大家都情愿要地。”因为有了土地,才能种植。
张燕飞形容住在南汇的同学家,“自己盖的三层楼小屋,门前有条小河,家里养的鸭子白天去河边游泳找食吃,晚上自己回家。”而最让她羡慕的是,“家里吃的青菜、土豆、番茄、辣椒都是自己种的,散养的鸡鸭不定时下蛋,后院甚至还养着一只小羊羔!”不久之后张燕飞就成了同学家的“友情租客”,“她不肯收我付的租金,最后同意我用市场上同种有机食品的价格购买。”此后,张燕飞隔三差五去同学家,下地看看想吃什么,直接挖了装袋带走。对于这块同学家地里产出的食品安全,她感觉前所未有的放心;“他们自己吃的也是从园子里摘,怎么可能洒农药施化肥呢?”——这是最简单的逻辑,“如果一个家庭是为了自给自足而种植蔬菜,那一定是百分之百符合有机标准,完全不用监督。”生物动力农业的标准、全球认证与国际营销体系、全球注明有机农业组织德米特国际主席托马斯·鲁提说。这种自给自足式的农夫在他的家乡瑞典备受推崇,网站上可以找到各种相关知识,商店里可以买到所有农用工具。“在欧洲的幼儿园,都会有一块几个平米的小地方,将厨余堆肥,然后种植一些东西,主要是给孩子一些概念,对于农作物生长的概念。”他说。

阳台菜园:因地制宜
鲁提推崇自己栽种,“在任何地方都应该推广有机的概念。任何人都能成为生物动力学农夫,只要下决心做。”他说。二战之后,欧洲几乎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小菜园和小农场,这个传统延续至今。“100-200平方米的一块地,足够满足一家人的需要。”鲁提自己家就有一个小菜园,为他和妻子的,以及两个孩子的家庭提供蔬菜。“夏天足够,但冬天不行,因为冬天地里长不出东西。”他耸了耸肩笑着说。就在来上海参加乐活生活论坛之前两周,鲁提家里15平米的胡萝卜地刚刚收获。
远在上海,也有人正以各种方式成为一个城市农夫。白领季灵灵家住徐汇区,一年前她开始进入城市农夫的队伍,“一开始只是在一个小塑料瓶里种了几棵葱,那葱已经软趴趴的了,是买多了没吃完的,还以为肯定活不了。可第二天醒来惊呆了,本来一根根耷拉下来的葱竟然都立了起来,颜色碧绿碧绿的。这种感觉就好像我的双手赐予了它生命一样。”季灵灵说到这里眉宇间神采飞扬,“我感觉这葱和我以前养过的花不一样,它很朴素很顽强,我不必谨小慎微成天担心它,当然也没那么多精力。而且更不用为做菜要一点葱就跑出去买,随手掐几根就好了,很实在。”
从此,季灵灵迷恋上了自己动手种蔬菜,现在她家那个朝南的大约5平米的阳台种满了番茄、香菜、菠菜、韭菜、辣椒等20多种蔬菜。朋友们封她一个“种菜达人”的称号,对此,季灵灵乐得接受,“朋友们本来不太理解我,他们在自家阳台上种的都是各种各样娇贵的花,就我,全部种上了蔬菜,为此被说过好多次没情趣呢!”但是后来,季灵灵经常请她的朋友们到家里玩,还直接到阳台的“菜园子”摘蔬菜做给他们吃,有时她的朋友们也会帮忙采摘。
就在一年前,对从小手不沾泥的季灵灵来说,种蔬菜听起来还遥不可及。“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会迷上种蔬菜,”面对着如今生机勃勃的阳台,她说起这一年多的种菜“血泪史”:“一开始还是用塑料瓶种的,瓶底要扎洞,曾经弄一瓶扎了三次手。”说这话时她还伸出左手看了看,“而且我对种蔬菜哪有什么经验啊,浇水就是把水倒进去,不管多少,转身走人。还拿很小的盆子种辣椒,吃韭菜时直接把韭菜连根拔起,这种事情那真是不胜枚举!后来经常回嘉定老家去向我妈妈和外婆取经,渐渐地就越来越会种了。”
现在,连季灵灵的朋友们也被这农夫生活的乐趣感染,加入了她的农夫小分队,经常向她讨教经验、登门观摩。而她对于他们这样的改变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知道他们早晚会喜欢当个城市里的小农夫的,我接下来还打算种水果呢,而且,要带领这他们一起种!”

农夫一家:温情小菜田
相比而言,沈宇一家人的菜园子可就宽敞多了。前年开始,他就在青浦农村租了30平方米的田种蔬菜。工作之余,他经常带着妻子和女儿欣欣一起到这块菜地里干农活,除除草、施施肥、捉捉小虫子,一家人每次都玩得又累又开心。沈宇说:“欣欣她最喜欢赤着脚下田了,经常催着我带她去田里。不光她玩得开心,我和我老婆也爱在田里干农活,特别是收获的时候,拔点鸡毛菜,掰几个玉米,回来烧烧滋味就是比买来的好。多的时候吃都吃不完,送给亲戚朋友还蛮吃香的!”
据这里的管理员谷女士介绍,在这里租田种地有三种形式:一种是“DIY自种型”,自己动手种,全部活儿自己干,享受劳动的快乐,费用为每年450元30平方米;第二种是“自由托管型”,有空时自己来干,图个乐子,没空时有专业的农民伯伯帮着你干,自由!费用为每年1000元30平方米;第三种是所谓的“不劳而获型”,把劳作全包出去,高兴干就干干,不高兴干就坐等丰收的佳音,有空也可以来看看。谷女士还说:“我们这个农家乐就是把我们这些农民的土地集中了起来,平时负责照料这些蔬菜的就是原来种这地的老农,他们对这农活再熟悉不过了!”
沈宇一家人选择的就是第二种,“菜田全部由自己照料的话我很难保证时间,毕竟算是项娱乐活动,不能影响我的工作啊!全部叫别人做我又觉得没乐趣了,所以就选择了这种1000元一年的,价格也适中,比较好接受。”说起在这里种菜的体会,沈宇大发感慨:“别说欣欣了,我都几乎没干过农活,现在有了这块地,欣欣就没怎么玩网上的种菜游戏了,一有空就拉我来菜地,这里收获的蔬菜,那可是实打实吃到肚子里的!”

科技型农夫:鱼菜通吃
胡老师傅今年70岁了,虽然年纪大,玩的却是高科技。
今天4月,胡老师傅的大儿子花了5000元,买了一套6平方米的家庭版鱼菜共生系统设备送到胡老师傅家里。起初,胡老师傅还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玩了之后,却体会到了高科技的好。
原来,这是一个长方形鱼池,鱼群在水下嬉戏,青翠的蔬菜则一左一右生长在水面上方的无土栽培槽里。作为主要开发者的丁永良表示:“家庭版鱼菜共生的关键技术在于使鱼的排泄物这种有机物快速无机化,这样才能被植物尽快地吸收。”
渔池里有纳米砖,水系中均布置纳米功能材料,能催化接种的特殊微生物生长,在低温期也能加速有机物无机化,更便于植物吸收净化。而且,鱼池里的水被引入栽培槽,经过蔬菜根系的水不仅氧气充足,还避免了富营养化的危险。另外,鱼分泌的粘液还能帮助蔬菜根系防虫防害。这样,只需投饲料喂鱼,不用换水,种菜不用施肥撒农药。
经过半年时间,胡老先生彻底享受了这鱼菜共生的优点。“以前我也一直养鱼,但是这小鱼池里养鱼总是麻烦,一不小心鱼就死。我儿子给我买来这个之后就基本没有死鱼的情况了,还真是神奇,又养鱼又种菜,这菜还是绿色蔬菜呢,我们从来不打农药的!”

鱼菜共生系统,拉森·英格拉姆

市中心农庄:未来或可行
无论是租用郊区土地自己种植,还是直接购买配送的有机蔬果,地远菜偏始终是无可置疑的。然而,“在上海的市中心种菜,开玩笑啊?一平米四五万,谁会哪来种菜啊?”这是大多数有农夫意愿采访者的第一反应。
瑞典罗森戴尔庄园负责人拉森·英格拉姆却认为这并非异想天开,反而是“不仅可行,而且必要”的。“大城市需要这样的地方,不仅可以观赏,还可以让大家参与其中,同时它还是见面聚会的场所。”他说,“公园同时担负作为农场的职责,这也有利于节约能源;推崇城市花园(屋顶、墙上、阳台)是全世界范围内的趋势;此外,农场公园里可以举办很多艺术展览,这也成为艺术展示和聚集的地方。”英格拉姆一口气罗列了种种好处。
他以他任负责人的罗森戴尔庄园为例。罗森戴尔庄园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一座小山上,农庄几百年前就被建造了,原先属于瑞典国王。农庄里不仅有城堡,还有皇家花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一个景点存在。大约30年前,有人提议接管颓败的农庄。改变从修剪苹果枝开始——“改良土壤质量,种植蔬菜瓜果。”英格拉姆说,“原先园子里有个咖啡馆,成为农庄之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人,它逐渐变成了餐厅,此后又成为热门的婚礼宴会地,天气好的周末甚至一天内举行两三场婚礼。”
因为园内原本设有皇家花园,且农庄属于生物动力农业,所以在种植蔬菜的同时,这里还种了很多鲜花。“都不是以卖钱为主要目的,前来的人们一方面希望能够游玩,另一方面也想要买安全放心的蔬果。所以这是一个整体,包括餐厅、鲜花、美观的地方,也是越来越时尚的地方。”英格拉姆说。农场餐厅中没有任何人工添加剂和化工,所有的东西,包括调料都是有机的。它也从来不做广告,全部由前来的顾客询问,“为什么这里的咖啡这里的东西很好吃?”才会告知是有机的,口口相传。
但同时,他也坦承,仅仅依靠种植蔬菜是无法维持农庄运转的。总面积达到40000平方米的农园,拥有8个正式员工,在繁忙的夏季需要100多人帮忙;而萧条的冬天则只有4个人负责看管。年均40万人流量的农庄一年的营业额可以达到270万瑞典克朗。“其实最主要的收入是来自婚礼和餐厅,只有小部分来自蔬菜买卖。仅种植蔬菜是无法维持收支平衡的。”英格拉姆分析,“因为这里更多地承担了教育和展示的功能。”农庄接受各种实习、参观,所以种植的种类非常多,还有鲜花。“不能大规模种植一定范围种类的蔬菜是无法盈利的。”他说,所以在英格拉姆看来,这个农庄更多的是一个位于市中心、兼有农场功能的开放式花园。

城市农夫:追寻悠然南山下
农场负责人拉森·英格拉姆自己经历的就是城市人到农夫的标准化过程:城市白领——农庄志愿者——兼职劳动——放弃工作的全职农夫。曾经是一个从事科研工作的化学家英格拉姆,在20多年前和现在的大多数大城市白领一样,拼命工作、去各种饭局吃吃喝喝、攒钱去旅行。“那时候想到要改变,于是来到了这里。”他说,从42岁到66岁,他渐渐放弃了以前的生活,从志愿者开始,成为正式员工,最终成为庄主。“也有很现实的客观原因——20多年前的瑞典很难买到安全的蔬菜。”他这样总结。
出于同样的客观原因,上海主妇张燕飞仍然在积极寻找成为农夫的机会。曾经让她无比满意的“友情租客”同学家即将面临征地拆迁。无奈之下,现在她花费6000元一年通过位于崇明岛的某有机农场订购各种有机蔬菜和土鸡蛋。然而即使如此,这也只是她的权宜之计。“前两天还看到新闻,很多所谓的‘绿色食品’只是把一同种植的蔬菜里卖相比较好的挑出来,没有监督,无法信任。”张燕飞代表着大部分因此渴望成为农夫的焦虑的上海年轻主妇们,她们中的很多接受过高等教育,肩负着一家人的生活健康,对于相关新闻敏感而担忧。“超市里卖的无论绿色蔬菜还是有机蔬菜,不管价格多贵,仍然还是有些不放心。”只要有机会,她仍然在寻找能够让自己更为亲力亲为的踏实的农夫生活。
和张燕飞出于现实考虑不同的是,还有一群意在体验劳动的城市人。他们有自己的职业,也不是那么焦虑于食品安全,但在晴朗的春秋也想要过一天的郊外农夫生活。这种类似“农家乐”的活动在广大上班族中一直都有粉丝。“过去在瑞典和丹麦有这样的传统:人们向政府租100-200平米的地方来种地或过夜,这在上世纪60年代是很流行的做法,现在又再度兴起。”拉森·英格拉姆说。而这些问政府租田的人们大部分并不是农民,往往都是有其他职业的中产阶级,他们在工作之外的闲暇时间进行劳作体验,并获得一部分安全食品。
除了获得的农作物回报,当一名农夫还具有意想不到的作用。“瑞典普遍有白领都来农庄作义工。其中有些具有抑郁症、神经衰弱等等心理问题的人,每周在这里当两个小时的义工,他们并没有其他的治疗,而显然这样的活动就能够达到很好的治疗效果。”英格拉姆说。那么这样的自我调整之后,是否还会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对于这个问题,他表示,在经历过这样的生活之后,很多人都会选择换一种生活方式,“这和是否有心理问题没有关系,返璞归真是很多人的共同点。”他说,就在最近,两位原先作义工的女士就留在了农庄成为正式员工。

VIew观点
农夫Tips

最佳用地
对于家庭来说,100-200平方米的种植区域在夏天可以提供三个三口之家的蔬菜所需,当然,冬天的产量就相对很低。
对于城市居住者来说,即使是院子或者阳台的10平方米面积也可以用来种植。如果种植蔬菜比较困难,那么种植各种调料是不错的选择。欧洲的人们普遍自己种植罗勒、百里香、薄荷等香料,在上海,则可以尝试葱、蒜、洋葱等。

对空气的担忧
在城市种植首先让人们想到的负面因素就是空气。很多有意愿成为城市农夫的上班族都对本地城市的空气质量表示担忧。瑞典罗森戴尔庄园负责人拉森·英格拉姆表示,经过科学分析,空气对植物的影响比较小,所以关于上海空气质量的担忧大可不必,对于种植来说,土壤是最重要的。

基本知识
既然下决心不使用化肥和农药,那么有机种植首先就要和肥料打交道。收集有机原材料——其实就是动物和人的粪便——用来堆肥是第一步。这些味道实在不敢恭维的“米田共”们对于蔬菜瓜果来说是难得的滋养,所以才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说法。
以10平方米为种植单位,需分为不同的区域,各自种上不同的蔬菜。而到了第二年,则要相互轮换,不要在一块地上始终只种植一种蔬菜。

有机食品
作为绿色程度最高、也是市场上售价最贵的有机食品,其定义复杂,必须符合至少五大标准:不能使用农药、不能使用除草剂、不能使用化肥、不能使用转基因种子、生产过程必须有完整的记录档案。

冯仑投资530亿建“立体城市” 初步选址廊坊
美国最有前途社会企业家TOP25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幸福生活的七大秘诀
家电网购:痛并尴尬着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
北欧慢生活
新农村建设缩影——滕头村
放大你的格局,人一辈子要有一次壮游
被延迟的快乐不会产生利息
中国城市宜居吗
移民的隐性成本
中国城市宜居吗
世界上最神秘的社会精英摇篮——骷髅会
我的父亲母亲
SNS是什么?SNS介绍
消费行为新动向

经济学人:社交网站社交网络改变人们交流方式
LadyGaga剽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喝咖啡与做学问
世界上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来点下午茶
5种代表未来的生活

向光性的远见
什么是慢生活?
人生有三重境界
关于居住的8种奇幻实验
杭州:小资生活中的天堂
学贵妇享受春日下午茶
禅修的理由
时尚生活方式1 时尚生活方式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生活方式,现代生活方式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健康生活方式,小资生活方式,美国生活方式,城市农夫:追寻悠然的田园生活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