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大城市,小乐活

2010-10-21
生活方式,大城市,乐活产业,时尚生活
大城市,小乐活
2010年10月19日 来源:上海壹周 (2010.10.19 新闻0607) 文、摄影壹周记者 卢晓欣 图由受访者提供

瑞典人摇摇头,表示从未听说过;美国人笑一笑,“这是B2B的商业名词,我们更爱说‘I'm green’”;日本人点点头,翻开村上春树的作品,以他和书中主人公的生活状态作为范本。

“你知道LOHAS吗?”
瑞典人摇摇头,表示从未听说过;美国人笑一笑,“这是B2B的商业名词,我们更爱说‘I'm green’”;日本人点点头,翻开村上春树的作品,以他和书中主人公的生活状态作为范本。而在中国,由此音译而来的“乐活”概念,近几年被引导成了一种时尚。
上周末,第三届中国国际乐活LOHAS论坛在沪举行,来自美国、瑞典、日本和中国的各界LOHAS人士轮番登台,大谈乐活产业、乐活建筑、生态农庄等等。乐活=昂贵?大城市里如何乐活?这些问题,应该问问这些据说最懂得“乐活”的人

每天早晨从睡梦中醒来,泰德·宁做的第一件事,是重新闭上眼睛——静静冥想30分钟。他不会因此重回梦境,相反,这能使他精神振奋一整天。
简单洗漱后,泰德会做一些晨间运动,瑜伽、骑车,或去菜园里走走。他和妻子有一个有机小花园,很小,大约2平方米,里面种了点简单的有机蔬菜。“这些当然不够吃,附近的有机农场才是‘食物来源’。”
泰德坚持骑车上班,吃有机食物,买有“回收”标志的记事本,给自家房子装上太阳能板,旅行时不忘塞上一块有机肥皂,甚至在买股票时,都很有原则地只投资那些“有社会责任感、对员工福利好”的企业。
泰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乐活族”。不过,“美国人不太知道LOHAS,它更多方面是商业沟通的专有名词,比如‘我们是LOHASCompany’。”这位美国乐活论坛主席告诉壹周记者。原来在国外,尤其是欧美,LOHAS一词并非我们想象中那么流行,但确实有许多人正在实践这样的生活方式。“他们更喜欢称自己很‘Green’。”
不管怎样,LOHAS来自上世纪末的美国,是Lifestylesof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缩写,即健康和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它的本质其实代表着朴素。“眼下,大城市人口爆炸、交通糟糕、食物污染严重等,是巨大的反面推动力,它们使一大批教育程度高、有购买力的白领及金领,愈发向往自由、阳光、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中国国际乐活论坛主席沈立博士说。
比如,即便昂贵也要去进口超市买有机蔬菜和进口牛奶;比如有空就往郊区跑,吃新鲜的“农家乐”饭菜,甚至下地当一回“城市农夫”。也有人把“乐活”当作小众、小资的最新“成员”。

另一种“归园田居”
天涯论坛上,有个“高老爷1900”的ID一度非常有名。“高老爷”曾是广告人,因为不喜欢京沪这类大城市的生活方式,辞了职和老婆双双来到婺源,花了好几万置业,为了“归园田居”。他的图文并茂帖——《上海白领夫妻的婺源乡村生活》甫一发表便羡煞旁人,短时间内点击量超过1千万。
并不是所有的“城里人”都有勇气和机缘回归自然。“没有足够的积蓄,没有高枕无忧的医疗、养老保险支持,老人需要我们养,孩子将来得在城市里接受教育。怎么‘回归’?”有白领诘问。人们每天仍然得在嘈杂的都市、不怎么好的空气和重重压力中继续生活。
但对于前来参加国际论坛的专家而言,收入和乐活没有太大关系,“重要的不是‘买’,而是‘怎么做’。”泰德说。
“东京女生以前会化很浓的妆,而现在脸上的化妆在减少,并且她们也要求化妆品的原料要天然、有机。再比如,过去年轻人酗酒很厉害,但现在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虽然我个人觉得,聚会不喝酒气氛不够热烈,呵呵。”日本乐活协会会长小黑一三认为,日本年轻人与过去比,更注重健康。
在美国,眼下有13-16%的人正实践着绿色的生活方式。他们普遍高学历,是各种新事物最早的尝试者和趋势的推动者,也是教育周围朋友和家庭的重要力量。“他们买东西时,不再只关注价格,而是更看重它是否符合自己的价值观。”泰德拿起茶几上的一本记事本举例,“比如他们去超市买本子,一定是买背面有‘Recyclable’(可再循环)标志的。不仅如此,他们不再轻易相信这些标记,而是会上网Google这家企业,查清纸的来源、是否100%Recyclable等。查不出就不买。”
有意思的是,不少美国人是被金融危机“逼”成乐活人士的。“经济不好时,出于节约考虑,大家开始随手关灯、骑车上班、在家下厨、自己做园艺,还有存钱。”
尽可能买有机食物、化妆品、衣服,开低排放车,带包去超市,购买有太阳能装置的物品……这些是泰德觉得可以做到的细节。“另一个明显变化是,10年前,乐活是一种信仰,‘只要绿色的东西,就算差也买’;现在,人们不仅要求‘绿’,还要‘好’。”
日本和瑞典城市中的人,也越来越渴望最大程度了解自己吃的食物的来源。2006年起,日本人吃生鱼片时,一定会问清“这是哪里产的”;斯德哥尔摩的市民则会在周末兴致勃勃去逛“农夫市场”。
“那些在郊区经营有机农场的人,会各自带着农作物来设摊,人们可以买到自己熟悉的农夫种的东西,更放心。‘农夫市场’里排队总是很长。”瑞典“城中有机农场”的典范——罗森戴尔庄园的负责人英格特姆介绍。
他认为,有机农庄搬入城市是可行的,在城市里实践乐活也是必要的。“比如上海在高架两旁种花,就是‘让生活更美好’的第一步。”在家实现有机也不难,“有个花盆就能种了”。英格特姆推荐欧洲人爱种的薄荷、罗勒、百里香,或泡茶或当香料。虽然无法真的天天“悠然见南山”,至少可以在精神上“归园田居”。

“有机生活”的门槛
在英格特姆的罗森戴尔庄园,有机食品的售价要比普通食品贵20%;在日本,一包贴有详细品种、农场、生长方式的生菜,可以从普通的2美元涨至6美元;在美国、中国,情况都差不多。
“美国的有机物品也贵,但中国可能是非常贵。”泰德摊开手,“怎么办?还不知道。”不过他说,美国已经有公司以较低廉的价格出售有机物品了。
“有机农场、生物动力学农场,都属于劳动密集型运作,人工需求多,成本也高。而且有机产品的销售不是很成熟,分销成本高。另一主要原因是,有机产品每年需要认证,这项检查费用比较高,而普通的化肥施种则没有这项开支。”作为世界有机农场最高认证机构“德米特”国际的主席,托马斯·鲁提分析,“在中国,还没足够多的有机农场或生物动力学农场,所以我们没有安设国际检查员。那些已有的农场每次认证都需要检查员从国外飞过来,机票、住宿加上认证费,大大提高了成本。将来中国这两类农场多了,价格就会下降。”
如今,在上海城市周边,有机农场其实已小有规模,形成市场。它们有的实行会员制,付一定费用“包月、包年”(每天大约20元),就能享受近百种生态蔬菜免费配送到家的服务,而且能上网或实地追踪食物的来源,查看它们的认证。但相较庞大的都市人群,这些农场依然“渺小”。
“人们有权得到有机食品。”鲁提表示:“这种健康、关注自然的生活方式,是必须的。如果人类要生存下去的话。”
环保人士廖晓义直言,不要为乐活找诸多门槛和借口,可不可能都在自己手中。“有钱,就去买那些有机的食品和衣物;没钱,又想追求,那就回农村去,那里正需要人才。逃离城市也是一种乐活的方式,不逃就分出一部分时间关注它。”
在日本,最为悠淡惬意的乐活生活,或许就在村上春树的书中。“早上起来在海岸边散步,眺望渔船在渔港进出,然后回到旅馆吃早餐。送上来的早餐像盖印一样每天都一样,鱼干、烧蛋、4片番茄、已调味的紫菜、蚬仔味噌汤和白饭,但不知为甚总是十分美味。吃过早餐后,埋首于细小的桌上,开始写稿。很久没有用墨水笔写文章,感觉惬意。”这段话引自他的新书《1Q84》。
“效仿村上春树,进行长跑马拉松锻炼的日本人在增多。虽然他没说自己是‘乐活人’,但其生活方式和作品中的表达,都是100%的LOHAS。”小黑一三说。
“1999年接触到美国传来的LOHAS理念,我以为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这不是新生活,而是过去的生活,类似于300年前的江户时代。而那时的日本文化,又是从中国的唐代传来,所以中国一直有乐活。”他这样鼓励。

迅速发展的“乐活产业”
“美国的‘生态妈妈’有145亿美元的购买力。”在上周五的演讲中,泰德提出了这样一个给力的数字。
另据一份2005年的统计数据,当年,美国人投入在“乐活”产品上的总消费额达2090亿美元,而全球的乐活市场消费则是5030亿美元。
有需求,就有市场。谋求利益的企业商家无法对这些庞大的消费数字视而不见,于是,绿色食品、环保家具、绿色建筑、生态旅游、健康培训等相关产业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发展起来。
与乐活相关的产业开发,目前主要分为“个人健康”(约41%)——包括针灸、香薰、瑜伽、中医等;绿色建筑(约35%);新型交通(约7%)——油电混合车、电动汽车等;生态旅游(约14%);自然生活方式(约3%)——绿色宠物、绿色干洗等;“新能源”仅占约0.2%。
一项调查表明,在商品描述中加入这样的词语,最能引起消费者共鸣,诸如:社会责任(效果最强)、可持续性、公平贸易、本地、有机生态……小黑一三向记者展示了日本开发的各种乐活产品:使用回收旧布料产生新价值的帽子,有14个扇叶、2个发动机的电扇——其用电量是普通电扇的110,江户的环保筷子,特地为年轻人开发的比较便宜的“有机和服”,以及被称作“乐活大厦”的银座三月百货店和六本木大厦。
“所谓‘乐活大厦’,必须充分利用自然采光、使用自然能源电力,必须包含太阳能发电蓄电,关注其他生物的环保设计,碳排放平衡、LED照明等。”
现在的日本年轻人不仅看品牌,还越来越关注品牌背后的故事。而这种关注和购买,仿佛一张张选票,投给那些推崇绿色环保可持续的企业和有机产品。消费决定生产。于是,有商家不仅推出纯天然面料的衣服,还会在标签上详细标注:谁种棉花,谁加工,谁销售。京都的一家企业还推出一系列纯白上衣,随衣附上一包有机染料,可回家自己DIY,任意变换颜色,既染得放心(并非化工制品),又增强趣味。
“现在我最担心的是LOHAS意义的丢失,有的企业利用了这个说法,实际上根本做不到。比如‘绿色皮革’、‘环保煤碳’,怎么可能?”泰德对此忧心忡忡,“既然称‘乐活’,就不需要隐瞒任何事情,就应该完全清楚地将一切告诉顾客。”
这份担心同样适用于中国。沈立告诉记者,他提出“乐活”概念后,第一波的响应者是青岛的某房产顾问公司。“当时,该公司正在策划一个房产项目,此前毫无进展,但在计划书中加入‘LOHAS’概念后,一下受到当地政府的青睐,拿到2万亩地,成了‘亿万富翁’。”但楼盘开发完,沈立发现该公司并没有实践任何的“乐活”承诺。
“让我们用购买来投出郑重一票。”上周刚成立的现代传播乐活研究中心如此提倡。“因为当我们选择有机食品,就是支持生物动力的耕种方式,反对化肥和农药对土壤环境的危害,就是扶持了有机食品的生产。”或者说,就是对自己的未来负责。

Links链接
他们这样“践行绿色”

托马斯·鲁提(“德米特”国际主席)——
“我的家在距离瑞典斯德哥尔摩50公里的郊区。冬天取暖,靠的是钻到地下180米深处产生的地热。平时走路上班,因为办公室离得很近。家里有个小菜园,夏天的蔬果产量丰富,足够满足我和妻子,以及两个孩子的家庭需求。”

拉森·英格特姆(瑞典罗森戴尔庄园负责人)——
“我每天骑车20公里上班,在农庄吃饭——餐厅从食材到调料都是有机产物,无人工添加。平时购买有机的产品,热爱运动,比如滑雪、独木舟、太极等。”

小黑一三(日本乐活协会会长)——
“尽可能少买产生大量垃圾的产品(例如过度包装的东西),买东西时带上自己的袋子,早起,晚上8点后不进食。在外用餐时自带筷子。一般一起吃饭的人没带筷子会不好意思,所以我会随身带两三双,赠送给对方,希望他们今后能继续这样实践。喝饮料不买塑料瓶装的,一般在外逛街或在办公室喝水时,都用自带的水杯。随身带手帕。尽量不坐出租车,多走路,不要生气,万一遇到愤怒的事不如苦笑一下。”

廖晓义(中国著名环保人士、北京“地球村”创始人)——
“(在城市生活时)无车,不开空调——为了出汗,促进新陈代谢;洗澡不勤,除夏天外,一周洗一次足够了,化学物品抹在身上不好,也浪费水。自2002年开始素食。虽然身为制片人,但平时不看电视。每天看书,交朋友。”
大城市,小乐活 2010-10-21
城市农夫:追寻悠然的田园生活 2010-10-21
本-沙哈尔10条幸福小贴士 2010-10-18
小城市有职业前景吗 2010-10-13
哈佛大学的幸福课
冯仑投资530亿建“立体城市” 初步选址廊坊
美国最有前途社会企业家TOP25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幸福生活的七大秘诀
家电网购:痛并尴尬着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
北欧慢生活
新农村建设缩影——滕头村
放大你的格局,人一辈子要有一次壮游
被延迟的快乐不会产生利息
中国城市宜居吗
移民的隐性成本
中国城市宜居吗
世界上最神秘的社会精英摇篮——骷髅会
我的父亲母亲
SNS是什么?SNS介绍
消费行为新动向
经济学人:社交网站社交网络改变人们交流方式
LadyGaga剽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喝咖啡与做学问
世界上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来点下午茶
5种代表未来的生活
向光性的远见
什么是慢生活?
人生有三重境界
关于居住的8种奇幻实验
杭州:小资生活中的天堂
学贵妇享受春日下午茶
禅修的理由
时尚生活方式1 时尚生活方式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生活方式,现代生活方式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健康生活方式,小资生活方式,美国生活方式,大城市,小乐活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