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都市中的最后一片农田

2011-04-12
生活方式,都市农田
背后] 都市中的最后一片农田
2011年04月02日 来源:上海壹周 (2011.4.4 新闻0809)

上海的城市化进程步伐迅猛,在逐渐进化为超级都市的同时,昔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连同他们的田园一起,被一步步挤出了市区。

文/壹周记者潘一灵 摄影/贺祺
上海的城市化进程步伐迅猛,在逐渐进化为超级都市的同时,昔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连同他们的田园一起,被一步步挤出了市区。
如今,农田移居市郊,原先的“一亩三分地”上已经高楼林立,传统耕种也日益被科技种田所取代。很难相信在内环线之内的繁华都市中,还留存着一块约1000平方米的农田,7位老人用最原始的耕种方法在其中春播秋收。
在浦东杨高中路崮山路一带,上千顷菜田早已不复存在。原本在田里耕种的农民也都退耕进厂,居民区、办公楼、生活配套设施、内环高架纷纷拔地而起。夹在高楼与内环线之间,这7位老农的生活是什么样?这片市区内仅存的田地命运又将如何?

菜田:夹缝中茂盛生长
从地铁九号线杨高中路站一出来,就能看到白色的中国海关大楼赫然屹立。面前的四车道马路上,车流人流裹挟着烟尘喧嚣而过,一派热闹景象。向东望去,高层写字楼与商业楼盘鳞次栉比,地铁出口处房产中介不停往行人手里派发新建楼盘的简介,向他们打听农田的具体方位,都会得到不置可否的反问:“农田?十几年前这里都是农田,现在哪里还有?”
沿着杨高中路向内环高架方向走,一路上能感觉到熟悉的城市生活气息。马路很宽,驰骋着各色车辆,不断有车拐入一边的居民小区。楼也造得不错,虽然颜色多以灰褐色为主,但从外部结构来看,价格应该不菲。路边的绿化带和小公园颇为精致,明显是专业园林公司搭建的。由于天气转暖,桃树上盛开出粉嫩的花朵。
经过一座大型超市后,路边的建筑趋向破败,之前的居民楼被无规则搭起的棚户区取代,花草香消失,能隐约闻到一股腐臭味。快走到内环高架桥的时候,还没有农田的踪影。于是记者向路边的环卫工人打听,她是知道位置的,却很难准确表述,“从棚户区米店旁的弄堂穿进去,走到底右拐,直走再右拐,然后左拐,向东走。”顺着她指的方向钻进棚户区,在羊肠小道里绕了好几个圈,终于见到了这片田地。
下午1点,阳光直射下来,把田里的蔬菜照得分外嫩绿,轻风吹过,菜叶随风微摆,泥土、草香、粪肥的味道混杂在空气中。从高处往下看,一大块土地被分割成二十几块条状菜田,中间以1米宽的田埂隔开,每块条田上种着不同的蔬菜。也许正逢收割时节,这些菜的长势很好,一片片或高或矮,翠绿待收。其间几块田里种着油菜花,黄色、绿色与蓝天层叠拼接,仿若浓墨重彩的油画。
几位头发花白的老妪正在田里忙活着,有的端着长柄的粪勺浇肥,有的蹲在地上收割。见到陌生人,她们并没有露出诧异的表情,反而会笑着说:“侬来啦?吃过中饭没?”或许是跟马路上的喧闹隔开一段距离,这里能听到清脆响亮的鸟叫,空气也更加湿润,尘土都落到了地里,一切静好。
仔细分辨一下田里种的菜,会发现品种还真不少。鸡毛菜、油麦菜、小青菜、蓬蒿菜、韭菜、草头、芹菜、马兰头……几乎所有菜场里出售的蔬菜都能在这里找到。一位身材矮小的王阿婆深蹲在条田里割着什么,与她打招呼,她张口一笑,门牙已经掉得一颗不剩。她一手持镰刀,一手抓住菜叶,熟练地把菜从土里起出来,装进旁边的竹篓里。待竹篓装满,再缓缓起身,将竹篓里的菜倾倒在一旁的空地上。她告诉记者,这些没长开的小蓬蒿菜已经不能吃了,“没长好,要早点割下来,再种鸡毛菜,这些就当做肥料了。”
不远处,两位年长的阿婆一头一尾挑着粪桶走在田埂上,看似摇摇晃晃却又步履娴熟。这7位老妇的平均年龄接近76岁,全部出身农民,世代在这片田地上耕种。虽然农村户口很早就已转成了城镇户口,虽然儿女孙辈都不再务农,可她们却乐得一生耕田。“我每天都会到田里干活,有的阿婆隔几天来做做,不过我天天来。这样一个粪桶装满要二十几斤,每天从边上的棚户区化粪池里抬来,两个人一起也不太吃力。”王阿婆依旧蹲在地上,指指挑粪的两位,轻声地说。
这些阿婆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操着正宗的沪语,有些用词已经不再被使用。不仅如此,她们的耕种方法也是最简单最原始的。翻土、浇水、撒种、施肥、除虫、收割……每道工序都是从她们父母那里继承而来,犹如几千年前一般,亘古未变。种出来的蔬菜自己留着吃一部分,吃不完的就拿出去卖。提起如今流行的绿色环保有机等等字眼,她们并不熟悉,甚至有些不屑一顾,“要说新鲜好吃,超市里的那些怎么比得上我们种出来的。”据称,相比一步之遥的大型卖场,相熟的居民还是喜欢买她们的菜,菜价还很低廉。什么包装、营销、广告、涨价,对她们来说没任何概念。
在菜田靠墙处有一排藤架,上面零零散散晒着几件衣物,天气好的时候,阿婆们会在上面晾晒被子。到了夏天,这些藤架上同样也会枝繁叶茂。“天热的时候种种丝瓜、黄瓜都可以,而且不需要特别照料。”一位林阿婆边收衣服边介绍。藤架脚边堆着几摞砖头,这里本来是要盖矮房的,租给外来务工人员,还能赚点钱,“但后来街道说不能搭房,算违章建筑,就被推倒了。”
和煦的阳光晒得人有些慵懒,王阿婆不紧不慢地割着菜,不消半小时,一块30平米的菜田就能收割殆尽。农田的另一头,几只黄白相间的猫悠闲地笃在田埂上,兴致来了就扑腾而起试图抓住停落在田里的麻雀。农田外圈是一排并不茂密的树林,穿过树林就是车流不息的杨高中路,不时传来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一路之隔,马路的那边是新建的高层商品房,现在的房价一路扶摇而上直逼5万每平米。从楼顶往下看马路对面,菜田就像是绿色的豆腐块,分不清楚这块地是作何用。小区里的居民不知道他们的邻居还过着起早摸黑的田园生活,主妇们更喜爱去超市买菜:“既方便又省力。农田?不可能吧。”
“从前唐家宅附近的农田很多,种菜量也很大,且都是国家收购的。现在田地越来越小,只能自己种自己卖。这里已经是杨高路地区最后一块农田了。本来的农民都进了工厂,只剩我们7个人了。”林阿婆用手比划了个圆圈,她不知道,这也是上海市区内最后一块农田了。

菜农:忙碌的一天
要跟着菜农王阿婆的作息时间生活真不容易,习惯了晚睡晚起的城市节奏,早上5点就起床让人有些抓狂。天刚蒙蒙亮,王阿婆就会醒,起床洗漱一番,梳齐头发,就开始起灶做饭。在她不大的矮房里,早上也是要开灯的,因为晨光照不进窗户。
时至今日,她仍然用煤球炉生火,从一堆废柴里捡出几根小木头,塞到炉子里再点火扇风,等火苗冒出来,已经过去10分钟了。早饭很简单,一碗泡饭,两碟剩菜,最多加一碗隔了多日的红烧肉。
吃罢早饭,她整理一下布包就要出门,今天她有一项任务——买菜籽。“现在菜籽难买了,本来在杨高路上就有卖,后来搬到张杨路,接着又搬去了孙桥,所以要早点去。”每次收完一批蔬菜,她们7个人就要轮流跑到孙桥去买菜籽。孙桥离杨高路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这两年好了,可以用老人卡坐公交车,不用车钱,就是路太远。”前段时间连着下了几场雨,有些菜遭了秧,蓬蒿菜、草头都烂在了地里。一块地烂了,几十块的菜籽钱就打了水漂。“外面包塑料纸也没用。”她换上了料子一般,洗得发白的衣服裤子,虽然质量不怎么样,可却很干净,而那些打了补丁的衣服裤子是下田时才穿的“工作服”。这次她带了100块,连同其他几位要的菜籽一起买回来,“鸡毛菜、蓬蒿菜、草头、青菜……”因为怕忘记,她一直会在嘴里絮叨。
王阿婆七点钟出门,等她回来,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她草草扒了两口饭,就又要提着镰刀竹篓下地去。其实7个人的习惯不太一样,像王阿婆和唐阿婆每天都会去田里面看看弄弄,而林阿婆就隔三岔五地去,看到要打理的田就干活,见到要收割的菜就收一点。“我收的大部分菜都是留着自己吃的,不出去卖。”与林阿婆的悠然自得相比,王阿婆就显得忙很多,她今天要收一点马兰头和小青菜拿出去卖。
林阿婆今年已经77岁了,丈夫是村里的泥水匠,每月收入2000-3000元。他们把自己的私房隔出了几间,租给外来人员,一间收月租500元,好歹也算是房东了。而王阿婆自己的房子只是一间30平米左右的矮房,没有每个月的“固定收入”,得靠卖菜赚一点生活费。虽说已经转成城镇户口,但却依旧是农民劳保,每个月卖菜所得也不多,就两三百块,“菜卖得便宜,青菜1块1斤,马兰头3块1斤。”
换上“工作服”,王阿婆慢慢走进地里,在一块马兰头地旁蹲下开始收割。只要不种菜,土里就很容易长出杂草。“割一块马兰头地,有三分之一都是草。”在田地边一墙之隔的荒地上,野草已经长得齐人高,这块地几十年耕种下来,养得格外肥。就在王阿婆割菜的当口,唐阿姨正在一旁翻土。见到记者站在一边看,她笑眯眯地问:“这活侬做得来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光是她手里拿着的锄头,就无从下手,“先把烂掉的菜埋在地里,上面盖上一层土,站在上面踩实,这样可以把地养肥一点,我们从来不用化肥的。”她一边指着翻出来的蚯蚓一边说:“这个你总归认识吧。以前高中初中都有学农,现在没有了。我的孙子已经大学毕业了,平时也会来玩玩。”据说翻完的地准备种上香莴笋,一排可以种40棵。
下午三点,等王阿婆把要卖的马兰头和小青菜装满竹篓,就提出去卖。她在菜市场里没有固定摊位,要在附近的大型超市门口摆地摊,顾客也都是以前的老邻居。因为新鲜便宜,两筐菜很快能卖完,和老邻居聊聊天,她显得很高兴,不过神色中也带着些落寞,她说:“其实当初我们也不愿种菜,而是年龄太大, 没有办法进工厂,像这些邻居原本都是农民,后来去做了工人,生活比我们好很多。”她的顾客只局限于熟识的老邻居,喜欢在超市买菜的人不太愿意光顾她,“他们不知道这菜好,只有吃过的人才回头再来。”
最近王阿婆卖菜还要多长一个心眼,因为她的摊子已经被城管冲了好几次。随着周边地区的不断城市化,菜农纷纷进驻菜场,集中规范管理,像王阿婆这样“打游击”的,时时都冒着被抓的危险,“抓到就全充公,还要罚款。所以便宜点早早卖掉为好。”
卖完菜回家,她就要准备晚饭。炒两个蔬菜,一盘肉,一顿晚饭就这么对付过去了。她膝下有两儿一女,孙子也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虽说都住在杨高路附近,但他们有自己的工作,“平时大家都在忙,也不想搬到一块住。”吃完饭看会儿电视,9点不到,她就早早关灯睡觉,第二天还要一早爬起来下地浇肥。
如今,她唯一能够盼望的事就是一直悬而未决的动迁。唐家宅地块将要动迁的消息已经传了十几年,却迟迟没有落地。在周围农田变高楼的轰隆声中,她们这7位老农始终没能盼来切实的声音。所幸最近一段时间动迁组频频光临,划地调查,又让她们看到了希望。但根据颇为可靠的传言,最早也要等到今年6月份新的动迁政策出台后才会实施。




动迁:不愿远离这片田
记者从《洋泾社区C000204编制单元控制性详细规划》上发现,早在去年10月,东唐家宅地块已获得了浦东新区政府批复——在南洋泾路以东、浦东大道以南、罗山路以西、杨高中路以北整个178.9公顷的范围内,规划建设用地面积200442平方米,用途以现代居住、社区配套为主,辅以合理的商业服务设施和商贸办公。这片内环线中最后的农田,今后将变身为社区服务设施和公共绿地。
半年后的今天,计划中的动迁仍然渺无音信。东唐家宅街道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动迁组已经来摸了好几次底,但鉴于两个原因迟迟没有着手开展工作,“首先地块的情况比较复杂,这里的房子大多为自己造的私房,房主隔成小间出租给外来务工人员,靠租金补贴生活,且没有明确的产权证明;第二,动迁组还在等待今年6月份新动迁法条例的出台,接下去该怎么弄,他们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要阿婆们拿出房产证,确实强人所难。“我们哪里来房产证,以前的老房子都被烧光了,后来再自己出钱造的。”唐阿婆一提到房产证,嗓门就大起来,她的房子是父辈所建,几十年住下来,早已破旧不堪。一个屋檐下还住着几户外来人员,产权归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
不过看着周围的农民全都搬入新房,原来的农田也变身现代化社区,她们明白动迁是大势所趋。只是在怎么搬,搬去哪里的问题上,她们有自己的主见,“当然希望离村不离乡,原拆原造是顶好的了。如果是这样,就算住一两年过渡房也愿意。这里就算再不好,住了几十年感情很深,拆了之后还是想住在这里。”除了落叶归根的愿望,她们甚至希望继续干回种田的老本行,“我们喜爱种地,动迁后顺便再给我们找一块地来种那最好。种种地其实挺好玩的,80岁了也没生过什么毛病。”
让她们担心的是,原拆原造的可能性似乎比较小,发一笔动迁费的方法显然更加可行。动迁组的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来这块田地上建造的将是社区服务设施或公共绿地,“即使是商品房,房价势必也将超过3万一平方米。”如果靠一笔动迁款在原地买一套房子,是不现实的想法。
而阿婆们却心心念念地期待能生老病死在这块居住了一辈子的土地上,甚至一直在等待着“靠动迁得到翻身的机会”。她们所说的机会是像老邻居们一样,能搬进公房,享受现代化的居住标准,另外再能有块田地继续耕种下去。

消失后:农田落户弄堂
市区内农田的消失指日可待,但植根于人们内心的耕种情怀似乎一直都没有消失。从近年来流行于网络的“种菜收菜”乐趣,到播洒在千家万户的温情“阳台菜园”,再到远赴郊区垦地,享受自然健康的田园农夫生活,人们以不乏新奇的创意来延续对种田的热情。
现在,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狭窄的老弄堂里也刮起了一阵种田风。春分后的第一个星期日,黄浦区公益事业促进会与南京东路社区联合举办了第一届“播种节”,共有20个居民区200多名志愿者参加,让已习惯在网上“种菜偷菜”的白领青年及居民们,当了一回现实版的农夫。
记者随即探访了位于新闸路的承兴里街道,还未走入弄堂,两排生菜就躺在花盆里夹道欢迎。据街道宣传干部朱先生介绍,这些幼苗都是小区内的年轻白领和学生自愿认领,每周上班上学途中会浇水施肥,等收获了还能回家炒一盘菜孝敬父母。“在过去的农业社会里,不论是在耕种、工作、事业上,春播都是一种播种仪式,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播’指的是传统文化。城市里的农耕意识随着现代化进程淡忘了。我们希望80后、90后能够明白,收获是从土里播种出来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劳动得来的。”他强调收获不在于种出些什么菜,“而是通过劳动了解它们是怎么生长出来的,是体会整个过程。”种田之后,连60后的他也受益匪浅,“不光是年轻人,连我们也受到了启发。现在我才知道原来种一块韭菜可以收割九次,非常有趣。”
参加播种节的年轻人把认领的菜苗带回家,为它们辟出1平方或2平方的地方。按照园丁的指导,放泥,浇水,施肥,等待收获。白领汪小姐告诉记者,她早就想体验种地的感觉,“看着它们长大,然后收获,感觉真好。”她还准备丰收后送一些给敬老院的孤老,“也算我们的一番心意。”
即使市区内仅存的一块农田即将消失,可春播的种子已经在市中心生根发芽。利用居民区内狭小的空间,种上绿色环保的蔬菜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或许不久的未来,王阿婆们离开了世代耕种的田园,住进崭新的公房,“能有块地种菜”这个小小的愿望也不再是奢望。

积木,他的国
再牛逼的伟人,也有苦逼的青春
上海老弄堂里的新潮生活
一个中产者的十年
10种埋没才能的生活方式
怎样经营全世界最昂贵的小岛酒店
看我爸爸怎么处理婆媳关系的
瑜伽:宗教修行还是生活方式
你是什么类型的自由职业者
20年,上海印象
中国新闻周刊:赴美生娃比抢银行还划算
《新周刊》联手北大创立“生活方式研究中心”
大城市,小乐活
城市农夫:追寻悠然的田园生活
本-沙哈尔10条幸福小贴士
小城市有职业前景吗
哈佛大学的幸福课
冯仑投资530亿建“立体城市” 初步选址廊坊
美国最有前途社会企业家TOP25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幸福生活的七大秘诀
家电网购:痛并尴尬着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
北欧慢生活
新农村建设缩影——滕头村
放大你的格局,人一辈子要有一次壮游
被延迟的快乐不会产生利息
世界上最神秘的社会精英摇篮——骷髅会
SNS是什么?SNS介绍
消费行为新动向

经济学人:社交网站社交网络改变人们交流方式
LadyGaga剽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世界上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来点下午茶
人生有三重境界
关于居住的8种奇幻实验
杭州:小资生活中的天堂
学贵妇享受春日下午茶
禅修的理由
时尚生活方式1 时尚生活方式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生活方式,现代生活方式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健康生活方式,小资生活方式,美国生活方式,都市中的最后一片农田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