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回归“弄堂”的邻里生活

2011-06-06
弄堂,邻里生活,生活方式,石库门
回归“弄堂”的邻里生活
2011年06月04日 来源:上海壹周 (2011.6.6 新闻0809)

上海历来人口密集,尤其在一条条狭窄弄堂里。不论是风韵古朴的石库门,还是粗糙简陋的棚户区,房屋鳞次栉比,一幢紧挨一幢,一家依着一家,这种建筑特征决定了老上海人的生活方式。

文/壹周记者潘一灵 摄影/壹周记者王雅敏
上海历来人口密集,尤其在一条条狭窄弄堂里。不论是风韵古朴的石库门,还是粗糙简陋的棚户区,房屋鳞次栉比,一幢紧挨一幢,一家依着一家,这种建筑特征决定了老上海人的生活方式。
弄堂无疑是热闹的,早起洗漱、淘米做饭、晒衣纳凉……生活点滴都在邻居们的眼皮底下。随时都在交集的生活往往让街坊邻居亲密无间,闲来无事聊聊天,家长里短。当然也会闹矛盾生口角,或许弄口吵架弄尾和;或许心生芥蒂,不相往来。如今弄堂逐渐消失,原来的居民们陆续搬入以“新村”、“花苑”、“豪邸”为名的商品房社区,陆续住进以“几零几”为代码的水泥住宅之后,邻里间曾经的恩怨情仇也随之被淡忘。
所幸人们总有地方叙旧情,交新朋友。作为市政府的实事工程,社区文化活动中心自2004年至今已在全市范围内建成约220个,在平均建筑面积4500平方米的中心内,设有社区学校、社区信息苑、图书馆、健身房、茶苑、舞蹈房、展览陈列室等场所。弄堂里的回忆和邻里之情在这里又找到了归处

老一代:散了再回来
很少人知道徐志摩在南昌路上的旧寓正挨着巴金的家。说是门挨门,其实是后门对后门,两人天天都能照面。他们在石库门里做邻居的时候,巴金二十三四岁,徐志摩三十多岁。这种居住状态大概也只能在石库门弄堂里找到,每栋房子都有前门和后门。弄堂是上海居住环境的缩影,也一直存在于老上海人的记忆中。
每天下午两点,徐老伯必会准时出现在马当路上的淮海社区中心2楼。他偏爱穿白衬衫搭藏青色西装裤,头发还没有全白,其中夹杂着几缕灰色,一个泡着茶叶的不锈钢保温杯总不离手,外面还要套上个塑料袋。“周一下午越剧沙龙,周三下午是沪剧沙龙,周五有评弹,其他辰光泡泡茶苑,听听滑稽戏。”已经76岁的徐老伯能清楚背出一个礼拜的活动安排。住了大半辈子的弄堂被拆迁后,老邻居们都各自搬走,大家聚会的场所从过去的弄堂口变成了现在这幢5层高的新楼。
6年了,他还是不太喜欢拆迁后搬入的高楼,虽然有电梯,独立厨卫,两室一厅,阳光始终照进朝南卧室,但旧式里弄的喧闹和人情味是他已经习惯了的,忘不了的。“过去居住条件不好,几户人家挤在一栋石库门里,还常常要为一点公用的水费煤气费不开心,但总归能看得到人,说得上话。”老头老太坐在自家门口摇着蒲扇听收音机;谁家的小菜没洗,衣服没收,左邻右舍都会帮忙;小孩子也不是一放学就赶回去做作业,都是要在弄堂里玩一会的;甚至哪对小夫妻吵架这样的八卦消息,也会在一夜之间传遍里弄,阿姨伯伯们隔天就要登门相劝……这样的画面徐老伯记忆犹新。住进新房子之后,他变得话少了,不太记得每天都做了点什么事。
“我喜欢听戏,但自己唱不来。”徐老伯喜欢坐在社区中心活动室靠右的沙发上,听老邻居们唱沪剧和越剧。这些听戏的或唱戏的都是原来住在马当路附近里弄的老居民,搬到城市各个角落之后,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自从知道淮海社区中心有场地供大家自娱自乐,老邻居们又都回来了。“住在附近的就走走过来,远一点么就坐公交车,还有几个老头老太拼一部出租车一道来。”
在台上唱戏伴奏的都不是什么专业演员,但都是正宗票友,以“老师”互称。“啊哟,王老师侬今朝唱得交关好,比上个礼拜声音亮一点了。”“哪里哪里,主要是钱老师扬琴弹得好,我吃得准拍子。”每段唱辞结束,老邻居们总要叫声好,互相吹捧一番。接下去就是八卦时间,话题从国家大事到社会新闻,从身体如何到儿女工作,再聊到孙辈读书成绩,不一而足。在这里坐一下午,就好比搬个小板凳在弄堂口听阿姨爷叔们“轧三湖”,能把家家户户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
“我们经历过同样的时代,有同样的回忆,散了再回来,仍有非常熟悉的感觉。”坐在走廊上的两位阿姨一人抱一支琵琶,互相切磋之余拉拉家常,依旧像住在弄堂隔壁的时候一样姐妹相称。
徐老伯很守时,每天2点来,一直待到5点半走。听戏的时候不说话,用手打着节奏,不时闭起眼睛。但一到聊天时间就变成“话唠”,对着精心打扮的阿姨们能滔滔不绝地说上半天。时髦阿姨们也愿意跟他聊,“身体吃不消明天就在家休息哦,不要每天都跑过来啦。”这样的话对徐老伯似乎无效,他还是风雨无阻天天报到。
这里的聚会总是有老邻居寻来,或者提着二胡琵琶扬琴来弹,或是人到中年的儿女扶着年逾古稀的父母来叙旧。“已经没办法回到一起住在弄堂的过去,幸好那些人都还在。”满头银发的阿婆从宝山区赶来,只为再看看许久未见的老邻居们。

中年人:岁月无声,年华犹在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上海人的居住条件很艰苦,一间只有十几平米的亭子间居然住着一家四五口人,更有甚者十几平米竟然住着祖孙三代。
那时的上海人“吃喝拉撒”都在一间屋子里,既是客厅,又是饭厅、卧室,甚至是卫生间,可谓“螺丝壳里做道场”。
那时新婚夫妇如果分不到单位福利房,那日子就惨了。只能在本已经“人满为患”的房间里再搭一层阁楼,或者就在婚床前挂一张帘子算作洞房。所以隔壁邻居都能从夜深人静时的任何动静分辨出小夫妻们的感情亲疏。
人们在弄堂狭小的空间里,接触频繁,关系更为亲近。因为生活在一起,每天的起居节奏一样,在油盐酱醋茶中培养出的友情也更为纯真。
星期三和星期四下午,淮海街道秧歌队都会在社区中心的舞蹈房排练,清一色五、六十岁的阿姨们把每次的排练都当作大事。不仅带好舞蹈鞋、红色绿色的扇子、黑色舞蹈服,甚至还会略施粉黛,梳理好发型,一点都不亚于登台表演。这支秧歌队成立至今已经七年,过去的排练场地就在弄堂里的空地上,风吹雨淋。弄堂拆迁之后姐妹们各奔东西,每个星期的排练却是雷打不动,场地“升级”到如今配有空调、木制地板、落地镜的舞蹈房。“条件比过去好太多了,大家都开心得不得了。”队长兼教练陆阿姨笑得很开心。
秧歌队的成员原本都住在同一个或相邻的弄堂内。几十年邻居做下来,互相知根知底,除了在一起跳舞之外,谁家老公什么职业,孩子读书怎么样,在哪里上班都是排练休息间隙的闲聊话题。陆阿姨介绍说:“不断有新人加入进来,也有一些老队员因为身体原因或是家庭状况退出,不管哪种原因离队还是搬家,仍旧一直有联系。”
排练时陆阿姨是严格的,她会收起聊天时的笑脸,嘴里喊着“手抬高一点,动作幅度大一点”的口令,对姐妹们的脸部表情都有一定的要求。七月份秧歌队要代表街道参加全市的比赛,现在她们正在排练一支由三首歌合成的“标准版”秧歌,2个月练下来,已初见成效。可陆阿姨还不满意,在休息时仍要抓住个别队员讨论动作、眼神和表情。
等到排练结束,陆教练又变身成和蔼的弄堂阿姨,和所有队员一样喜欢聊八卦,拉家常。“平时如果有小姐妹生病或者家里有事,大家会一起去她家看看,能帮忙的都出一把力。原本就是邻居,感情很好,所以这么多年了还会聚在一起。”陆阿姨说。过去的邻里情继续在每星期的排练和各种演出中延续下去,即使没有比赛没有排练,她们也会定期一起旅游,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真希望这样的关系可以一直保持,仍旧是一帮在弄堂口跳舞的邻居。”

年轻人:寻找弄堂玩伴
弄堂是上海的小孩子们嬉戏玩耍的天堂。生活在十九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后期的上海人,在童年时代几乎都有与弄堂里的小朋友一起玩游戏的回忆。男孩子们玩的大多是打弹子、钉橄榄核、刮香烟牌子、滚铁环、扯响铃、斗鸡,或是一起挤到有红白机的孩子家里打游戏;而女孩子们则大多玩一些较文雅的游戏,如跳橡皮筋、造房子、踢毽子、挑绷绷等等。
但是,随着家庭住房条件的改善和娱乐活动的发展,现在弄堂中玩游戏的孩子越来越少,延续百年以上的上海弄堂游戏习俗也逐渐走向衰落,这是上海人的生活方式不断都市化、现代化过程中所出现的必然结果。
当年在弄堂里疯玩的小孩子已经长大,能够锻炼体力和智力的游戏也已经被网络、健身房、KTV、电影院、桌游等替代。各处都是年卡、套餐之类,迷失在商业森林中的玩乐,总是感觉缺少了儿时纯粹的欢乐。
“现在玩的东西肯定是比过去丰富有趣多了,可供选择的空间也大,但为什么觉得没劲呢,关键是小时候的玩伴都不在一起了。”生于弄堂,长于弄堂的80后Tracy感叹,长大之后,大家因为拆迁或工作离开弄堂,离开朝夕相处的玩伴,很难寻找到儿时简单而发自心底的愉快。不过他还是幸运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回到小时候住的街道,还能再次遇见那几个“皮大王”。“很惊喜也很开心,大家重温在弄堂里疯的时光,每个星期约在一起打打乒乓球。”到了周末,Tracy都会回去,在社区中心的活动室里跟两个儿时玩伴打一场乒乓。虽说书包变成了公事包,校服也换成西装皮鞋,可看到他们又蹦又跳的动作和笑脸,仿佛还能记起十几年前弄堂里趴在地上打弹子,为了几颗玻璃弹珠较真甚至大打出手的画面。
而对于偏爱健身的小胡来说,活动中心健身房2元/天的“超低价”并不完全是吸引他每个星期来三次的理由,“离家近,彼此都认识”才是。原先就在威尔士健身房办了年卡的小胡总觉得那里其实没什么意思,“从家里坐车去要20分钟,而且里面的人都不认识,大家只是找个跑步机一个人默默地跑,耳朵里听着音乐,一句话都不说。”比起终年开着空调的健身房,这里的设备并不差,就是少一点,地方小一点,但能和同学或邻居一边健身一边聊天,“时间就过得很快,而且心情比较好。”
“这里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热,室外温度不到38度决不开空调。”小胡也有自己的抱怨,此时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额头上布满汗珠,顺着鬓角往下滴。管理员只是把窗都打开,一边的空调插头却被拔掉,安静地等待气温继续蹿升。他告诉记者,节假日的时候,很多住在附近的年轻人都来这里健身。“现在是2块钱,以后就要免费了。”
除了低廉的价格,感情的维系显然对于成长于弄堂的年轻人来说同样重要。“或许有意无意间,我们都想再找到小时候大家一起玩耍的快乐。而像90后、00后这批孩子,已经习惯了被关在家里承受各种压力,他们也一样需要玩伴,需要与同龄人共同度过成长期的经历。”Tracy说。
不论是快乐的、痛苦的、幼稚的,儿时的弄堂玩伴和游戏已经不可避免地离我们远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那么爱怀旧的原因吧,因为回忆实在太美好,谁都不愿忘记。

新一代:一个和一群
上海人爱热闹,也爱管闲事,大事小事都会引起一整条弄堂的关注。正是这种邻里关系,让老式弄堂极为安全,一来陌生人大家都会注意。以前晚上睡觉都不关门,老人习惯睡在门口地板上,和邻居阿婆聊着聊着就鼾声震天了。
然而,城市发展把这份闲情带走了。打开窗,是鳞次栉比的高楼。身边的邻里搬的搬、走的走,左右还是有人住,但大多是来沪打工的陌生面孔。一向谨慎的上海人在自家已旧的木门上装上一把、两把锁,谁都不敢不锁门。即使仍住在弄堂里,但看着一扇扇紧闭的大门,邻里间只剩见面时冷漠的脸、匆忙的脚步。弄堂还是原来那条,可已经物是人非了。
如今住在现代化居民区里的孩子很难想象弄堂生活——每家的孩子大家都认得,早上出门上学对门口生煤炉的阿婆说声早,放学回家时坐在家门口乘凉的爷叔会笑着说“回来啦”。要是父母下班晚,邻居阿姨会很乐意让隔壁的孩子到家里吃晚饭,吃完看着他跟自己的小孩一起把作业写完。
现在,一到放学时刻,校门口总是排着各色名牌汽车,小孩把书包往后座一扔,钻进开好空调的车厢,一溜烟扬长而去。“弄堂里的孩子总是一群群的,而现在的小孩都是一个一个。”沈燕的儿子已经上小学了,可他的朋友仅限于学校里的同学,邻居的小孩叫什么名字,喜欢玩什么,在哪里读书他一概不知,甚至没有说过话。“我其实不太希望孩子这样略显冷漠地生活在小区里,想让他也体会到我小时候的那种跟邻居孩子打成一片的感觉。”
于是看到社区中心有少儿跆拳道班,沈燕毫不犹豫给儿子报了名。“其实不一定要让他学到什么,跟邻居孩子混混熟,联络下感情也是有益的。”
周五晚上来到跆拳道班,这里的孩子大大小小,高矮胖瘦,明显并非个个都是“学武之才”,白色的道服套在身上显得空空落落。气氛很轻松,或是两两捉对练习,或是围成一圈看老师示范动作。或许相互打闹说笑的时间比练拳的时间更长,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两个年轻妈妈则靠墙坐在一起聊天,时不时喊一声调皮的孩子,但显然没用,孩子玩得尽兴的时候谁的话都当耳边风,安静了两分钟又故伎重演。“我们不在意,反正也不是正儿八经来学功夫的。”沈燕笑笑说。
到下课的时候才真热闹,十几个小孩叽叽喳喳涌出教室,而两个妈妈则还有任务要完成——她们要负责把每个小区的孩子都送到居民楼门口,虽然之间的距离也只有几十米远。每个家长都要轮流接送,大家也放心把孩子交给邻居们。“一来一往,原本老死不相往来的邻居就这样熟稔起来,有了那么点老式弄堂的味道。”
如今插花课、绘画班、日语培训陆续在活动中心开放,沈燕也想给自己报个班,“回家就看电视上网,还真挺没劲的,跟邻居有更多机会交往,才觉得居住在一个充满人情味的社区里。”
新一代已经没机会再感受老式弄堂的邻里情,而逐步“弄堂化”的新社区却能让孩子们体会到那份信任感和温情,“当然,我自己也能重温一下住在弄堂内的时光。”沈燕说。

回归“弄堂”的邻里生活
危机靠后,理财先行:一个中产家庭的投资账本
快乐是一种志向
都市中的最后一片农田
静安部落的自留地
积木,他的国
再牛逼的伟人,也有苦逼的青春
上海老弄堂里的新潮生活
一个中产者的十年
10种埋没才能的生活方式
怎样经营全世界最昂贵的小岛酒店
看我爸爸怎么处理婆媳关系的
瑜伽:宗教修行还是生活方式
你是什么类型的自由职业者
20年,上海印象
中国新闻周刊:赴美生娃比抢银行还划算
《新周刊》联手北大创立“生活方式研究中心”
大城市,小乐活
城市农夫:追寻悠然的田园生活
本-沙哈尔10条幸福小贴士
小城市有职业前景吗
哈佛大学的幸福课
冯仑投资530亿建“立体城市” 初步选址廊坊
美国最有前途社会企业家TOP25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幸福生活的七大秘诀
家电网购:痛并尴尬着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
北欧慢生活
新农村建设缩影——滕头村
放大你的格局,人一辈子要有一次壮游
被延迟的快乐不会产生利息
世界上最神秘的社会精英摇篮——骷髅会
SNS是什么?SNS介绍
消费行为新动向

经济学人:社交网站社交网络改变人们交流方式
LadyGaga剽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世界上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来点下午茶
人生有三重境界
关于居住的8种奇幻实验
杭州:小资生活中的天堂
学贵妇享受春日下午茶
禅修的理由
时尚生活方式1 时尚生活方式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生活方式,现代生活方式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健康生活方式,小资生活方式,美国生活方式,回归“弄堂”的邻里生活 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