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欠两千块房费的女文青跑了,至于吗

2013-08-27
欠两千块房费的女文青跑了,至于吗?
作者: 吕佳
楼主家是旅游小城市的,家里房子开了民居客栈,因为现在年轻人都喜欢往古镇跑,所以生意还不错。我们这里基本房费在一百五左右,精装修的两三百,星级的五百一千不等。旺季都会涨价,不过楼主没涨过,觉得不好意思。

   八月初的时候,一个女孩子背着大包拿着单反过来找房子,问有没有床位,楼主说不好意思我们这只有大床房和标间。没有多人间,大床标间都是一百二。她说太 阳很晒,她刚从丽江过来,找了一上午房子都没有合适的,然后就抱怨了一通,说这么多装逼的人涌入古镇,破坏了悠闲,害她找不到合适的住处,又说她背着大包 拿着单反好重,楼主说要不你在院子休息一会吧,并给她倒了杯茶。让她喝口水歇歇脚。
  楼主倒了茶给她,怕她不自在,就进屋去了。过了一会儿就听 到外面咔嚓咔嚓快门响,好奇望一眼,她在楼主家院子里用手机拍晒太阳的小狗,摁着石榴石下面的大猫跟她合影,又骑在楼主的自行车上照相,还躺在竹子下的躺 椅上假装看书自拍,楼主放在石凳上的杯子和墨镜都被她当道具了。。。
  过了一会她就来问我WIFI密码,说她想查邮件,我告诉了她。她就去院子里捣鼓手机了。捣鼓了二十多分钟后心满意足的离去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楼主准备做饭,她又进了院子,晒的像虾子一样红彤彤的,进门就抱怨,说客栈老板都疯了吗?不是满房就是涨价,最便宜的一百八,青旅居然都没床位。我笑说是啊,这个季节是旺季嘛!

然后她说老板你的房子能便宜些吗?我说已经很便宜了,你住多久啊,住一周一百一天,包月八十一天。

  她说肯定住的久,至少半月,她是搞创作的,来我们这里拍摄,搞明信片创作。我说那就按八十的价格吧。然后登记身份证缴费时,她说身上现金不多,这里ATM太少,可不可以先付三百,过几天再付。我说没关系,回头你去逛商业区时取了钱再付。

  然后她就入住了楼上的一个大床房。楼主给了她房间大门钥匙,告诉她蚊香片在抽屉,院子里的水果可以随便吃,如果要烧水喝可以用我们水缸里的水,比自来水好喝,是我们每天去山上背的泉水。

  哦,对了,还没说她名字,她登记的证件名字是崔X娥。来自一个大米很好吃的地方。

楼主不打广告的,本帖不会提及客栈名字也不会提及所在地。也不会人肉她,因为没欠多少钱,只是有点感叹,小崔一直在显示出的艺术家优越生活为什么要为为房费大清早逃跑。

  我就用小崔称呼她吧。
   小崔有一米六八的样子,微胖,目测穿28,29的裤子,长头发,脖子后面有太阳纹身,胳膊有几个不认识的藏文纹身。长的。。。还可以吧。妆比较浓,看不 出来长相。装饰品也很多,银戒指啊,仿松石项链,手上几串佛珠,据说是她从西藏得到的。嗯,她跟楼主说她信奉藏传佛教。
  楼主家是木质结构的房子,隔音不太好,晚饭时间能听到楼上一直响起微信的提醒和陌陌那个叮咚叮咚。然后楼主吃完晚饭收拾时,小崔下楼出门了。穿的那种花布长裙子,民族披肩,和街上游客差不多。

楼主作息标准,晚上11:50必定躺下。睡着睡不着都躺下。那天晚上小崔在1:50回来,开始在院子的公共洗手台卸妆,因为比房间的洗手台大很多,镜子也很大,所以楼主白天也喜欢在院子洗手洗水果什么的.

  差不多快三点,楼主在小崔同学陌陌的叮咚叮咚中睡着了。
  然后第二天上午楼主都没见小崔,不过这边游客是这样子的,午后才起床。
  楼主那天下午要去市场买水果,就骑自行车出去了,途径酒吧街,意外看到小崔已经在露天的coffee坐着了,楼主距离她三米吧,犹豫了一下没打招呼,她可能没看到我。小崔就是大草帽,墨镜,外文杂志,一杯咖啡,正忙着用手机拍照。然后楼主就去买水果了。

  晚上小崔还是一点回来,然后继续陌陌叮咚叮咚。楼主睡的迷迷糊糊。

然后两天都是白天见不到小崔的人影,只有夜里洗漱的水声和陌陌声。
  接着有一天,她就没出门,无聊的坐在院子里,我招呼她吃水果,她就坐下开始吃芒果提子山竹什么的,说她这几天忙着创作明信片,都没空去取钱,等离店时一起结算,楼主这个白痴就笑呵呵的点头,行啊行啊。
   小崔说她是艺术家,帮街头艺人制作过专辑,拍摄过西藏风光明信片,深入藏区四十天,见过藏羚羊,为了一个康巴汉子,离开了自己的日本男朋友。现在到我们 这边来,可能也抛弃康巴汉子了吧。小崔说她在北京有个公司,有人帮她打理,她不喜欢待在北京。就喜欢到处流浪。小崔说她去年在香港,有个香港男朋友,是名 气很大的设计师。后来她在脸书上认识了一个乌克兰男朋友,那个小伙子来中国找她,她就离开香港带着乌克兰人住在广州了,因为她和乌克兰人都喜欢烧鹅和叉 烧,还有萝卜牛杂皮蛋粥。后来大约是没劲吧,就又去流浪了。
  聊了一通,小崔要出门了,叮嘱我明天可能有一个包裹寄来,收件人名为米兰,让我帮她签收。

楼主看小崔要出去,忙问要不要换下床单被罩,小崔说那你给我都换一下吧。然后楼主就抱着床单被罩吸尘器上楼了。
  小崔的房间好乱,鞋子都是乱摆 的,这一只那一只。楼主有强迫症,把鞋子都找到左右脚,一双一双码好。开始打扫。洗手间台面好多用过的卸妆棉要清理,一不小心顺便检阅了小崔的化妆品。有 VOV粉饼,雅芳洗面奶,玫琳凯隔离霜还是BB霜的,美宝莲眼影,以及一些在夜市上常见的眼线笔啊口红什么的,百雀羚面霜,大宝眼纹蜜,妮维雅润唇膏,我的美丽日记面膜,水宝宝防晒什么的,很杂,各种牌子都有。

  卫生间还晾着她洗过的文胸,滴下的水溅了楼主一脖子,抬头看了一眼,虽然是刚洗过的,但是钢圈附近都是脏脏的黑的,后面扣的地方也脏的。强迫症发作好想帮她洗,但是不能这样做。默默打扫完卫生离开了。

重点倒不是她住在我这里有怎样的荒唐举动。说实话,我每天接待的文青女游客是最爱带男人过夜的,或者直接去男方的住处交合,这都没什么。如果不能随意性 交,人家干嘛来我们这古镇,就图个房费便宜,远离熟人,身份证核查松散,不像大城市大酒店,入住的每个人都要登记证件。在这里花个三十块买杯 mojito,就可以拼命用免费WIFI拍照发微博微信,叙述微醺的心情,配上美图秀秀的磨皮放大瞳孔,每个人都是诗意女子,魅力男子。
  小崔 中间也带过一个男的来过夜,黑瘦,极其黑瘦,梳一头脏辫,身上衣服印着扎染麻叶,脖子挂着反战项链,红黄绿裤腰带,特别标榜自己是个飞叶子的。我们本地人 很讨厌这种刻意标榜的飞行客,因为他们99.999%都是穷鬼,穷到蹭饭蹭住蹭烟,而且绝大多数都买不起叶子,到处蹭。也不算游客,常住这边混日子,因为 在城市里,他们属于无业游民落魄穷鬼。在古镇,就美其名曰停下来等心灵的人。他们很喜欢小崔这种女游客,因为一头脏辫两个花臂加上讲了五百遍的风云往事, 就能换来免费宵夜免费啤酒免费香烟和夜里还算不错的住处,当然还有免费的炮打。

  小崔带飞行客过来的第二天,我进山收菌子去了,晚上带了松茸,羊肝菌,鸡枞菌回来。飞行客看到了就让小崔来问可不可以晚餐搭伙。我说可以啊,早饭10元,午饭晚饭20元。
  晚饭我做了肉炒羊肝菌,腊肉鸡枞菌,煎松茸,凉菜,芋头汤。

  稍等,下午要去买土鸡,有个房客预定了土鸡汤。晚上再更新,

炖鸡是要好久啊,土鸡很难炖,楼主家是柴禾灶,大铁锅那种。还要打扫干活,暂时不能更新。但是晚上继续。
  大家不要求站短了,其实哪家客栈都一样,水果都是免费的,哪有人买了水果自己吃不让客人吃呢。
  因为楼主家只有三个客房,其它房间自己住了,院子也不大,不是条件最优秀的民居。就不公开了,因为还要做生意,不想影响。

小崔带回来过夜的那个男的喜欢吃肉,小崔说二人搭伙的费用一共四十块,记她帐上。
  进餐过程中那个黑瘦飞叶子的吃的不亦乐乎,问有没有酒,我说只有自酿的桑葚酒,就给他倒了一杯。小伙子哇哇吃菌子炒肉,哇哇喝酒,小崔还矜持的只顾说话,谈西藏经历,饭菜大部分都被那个男的吃光了。
  后来几天不知为什么就没见那男的了,小崔每天早出晚归神秘莫测的,又过了好多天,小崔喝的酩酊大醉回来,痛哭流涕,披肩都刮破了,眼妆也花了,黑水顺着眼角流,把画出的卧蚕都冲化了。
  我很尴尬在院子里,想劝,又显得妨碍别人隐私,就假装自己不存在,免得小崔尴尬。
  然后第二天早上楼主起床练习八段锦,无意中看见楼上小崔的房门开着,心想她起的这么早,准备上楼借口问她换不换床单被罩顺便看看她好了没。
  结果楼主看到的是个空房间,小崔东西都不见了,厕纸都被无情的拿走了。楼主就傻眼了。小崔是五行缺厕纸吗?
  然后算算她住了23天,1840¥,吃饭12次,240¥,记帐她带来的朋友4次,80¥,点名要土鸡一只140¥,共计2300¥,付了300,还差2000¥。
  楼主第一天想报警,又怕她是因为有难言之隐,想过几天她方便可能就来结帐了。因为文艺青年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然后楼主就在忐忑懊恼的情绪里过了一天,谁都没告诉。但是小崔就毫无音讯,电话不通。

在小崔消失的第二天,有一对男女到我这里来打听小崔,女的说小崔跟他们在coffee认识,小崔说自己是经营客栈的,拿了女孩的五百块钱手工首饰说放在客 栈代卖,然后人也不见,货也不见了。男的则羞涩的说自己借给了小崔一千块钱,小崔自我介绍时也说自己是客栈经营者,说的就是楼主家客栈。
  楼主傻眼,结结巴巴解释小崔只是房客,还欠我钱,人也不见了.

这个小崔呢,连续很多天混迹酒吧街,很有社交能力。说楼主的客栈是她开的,并且在街上有两家茶叶店和一个蛋糕店,还说自己在丽江有两家客栈和一个酒吧。

小 崔参加了豆瓣上那种拼饭团,就是小文青们最喜欢的,每个人凑点钱去下馆子。一群陌生人AA那种吃货团。这个拼饭行为听上去是不错的,实际情况就是十个人凑 钱点了只够六个人吃的饭菜,那么必定得抢着吃,下筷子慢的菜汤都喝不到。然后一群人就感动啊,温暖啊。赞颂陌生人之间也有温情,同样的回锅肉和炸茄盒,因 为在古镇的烂木头桌上点着蜡烛吃了,就升华了,心灵涤荡了。

吃完饭后就喝店家的免费招待茶,喝到老板打烊为止。一群人意犹未尽啊,怎么办 呢?去酒吧,补性强,一瓶啤酒15块,贵啊,文清是鄙夷金钱的,心灵至上。于是乌央乌央十几头文青奔至大树下啊城墙外啊,找块空地丢手绢,于是他们唱着歌 又感动了自己。你就看二半夜黑咕笼咚的树下穿来惊悚的歌声:丢啊丢啊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

这种情形隔三差五就有,第二天早上你看树下一地烟头碎啤酒瓶渣子就知道昨晚又丢手绢了。我对这帮穷鬼最大的厌恶就是满地的碎酒瓶渣子,喝完啤酒豪气的摔碎瓶子就显得你不是个穷鬼了吗?心灵物质双赤贫。
当然,碎玻璃扎不到楼主的脚,因为楼主是穿鞋走路的人。某天有个弹琴卖唱的艺人在树下高歌一曲董小姐,感动了一位路过的学民族舞的女文艺青年,于是女文青脱下鞋子外套,赤脚舞了起来。
后来,脚被扎了。。。。。。

楼主不是来做广告的。也说过了,楼主家客栈条件一般,拢共就三间客房对外,其他房间都被楼主自己用了,楼主自己住两间,还有一间做楼主的工作坊了,楼主的志向在于学习细竹器编制,以及木工雕刻,老家具的修复。

至于免费水果,似乎每家民居都是这样的。哪有人买了东西藏起来自己吃呢?
小崔的事情给我带来了一点点麻烦,因为她给街上人借了很多钱,四百五百,八百一千的,那些人以为她是楼主家客栈老板,后来有联系不上她的人就找上门了。楼主不是好热闹的人,感觉有点心烦,不厌其烦的解释。
报警嘛,算了。楼主自己有责任的,只登记了身份证,就把钥匙给她了,单据都没开。口头协议了价格。当是教训吧,以后会无情的对待文艺青年,必须先付费后入住,拖一天就撵人。

以前楼主都不知道,羞涩的说,楼主开始使用微信都是最近几个月的事情。楼主用iPhone也是觉得拍照好棒啊,比相机方便,随时看到好的竹器和老家具都可以拍下来,回来放大好多都清晰。

继 续重回话题,我也看过废话师写的古镇穷逼系列,的确很犀利。不过你如果真实生活在这里,能看到文青更真实的一面。因为他们要生存,必然有所行动,就会超越 表面的文青普通行为。他们真的不只是披个披肩照相那么简单,那种是路过的文青,对人畜无害。生活下来的文青,真的蛮复杂。

举个小例子,以前楼主这里没什么摆摊的,自从文青来了之后,出现了摆摊一族。摆摊是一种商业行为,楼主学历不高,没上过高中,理解一下。不是家里穷也不是重男轻女,而是以前山区太不方便了。这个是楼主有点遗憾的地方。
继续叙述摆摊。以前摆摊的不多,卖的是手工原创制作的首饰,也挺漂亮,但是价格不菲,两三百,四五百的。每家都说是手工原创的,而且摊主都是手头上拿个半成品在制作,像模像样。但是你多看几家就会发现好几家都卖一模一样的首饰。
这几年呢,忽然多了很多摆摊的,批发一点淘宝的新奇特东西,比如摔不破镜子啊,塑料电子手表啊,铺个布就卖。更多的是卖尼泊尔带回首饰,泰国带回首饰,西 藏带回首饰,反正他们牌子上这么写的,但是你仔细看那些劣质的东西,内心唯一的感受就是:摊主不要说尼泊尔了,可能连义乌都没去过。我想,那些摊主都不是 盲人,也能看到自己的东西实在劣质,于是在旁边拿烂纸片写着:卖完挣学费,清货去西藏,女汉子攒钱徒步墨脱求支持,诸如此类文艺的词句来掩饰劣质的本质。

楼 主有一天包包拉链失灵了,送去换拉链,一时半会没得用,记起摆摊的有卖那种布的环保购物袋,于是想买个临时用。就去摊上看了,有个临街的石头墙,摊主用小 木棒插在墙缝里,挂了几个布袋子。楼主上前拿起一个印刷着国外超市广告的布袋子问多少钱,摊主说:50。楼主问neng便宜点吗?摊主扶了扶架在鼻子上的 圆片眼镜说:手工的!不还价!然后楼主就屁滚尿流的吓走了,真不知道这位摊主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指着这种批量生产的积压库存,堂而皇之的说是她手工缝的。
最崩溃的是往下走有个卖草编拖鞋的男文青,也写着招牌:手工自制拖鞋,30一双。就是那种楼主在任何一个旅游景点都见过的草编拖鞋,但摊主就是大大方方的说这是他自己编的。

摆摊这些货物都有一个共通的主题:我劣质我高价,但你这个傻逼就要掏钱买我!

日子啊,就像菌子一样,总得过去,不管有多少个小崔,多少个文青。只能说避免跟他们打交道。
楼主做饭去了,又吃菌子。

现在他们摆摊已经连人都不去了,只把东西铺地上,摆个纸盒子,写十元一件,自动投币。摊主直接不出现。

好奇这样有人投币吗?
一地垃圾

楼主烧肉炒菌子去了。遇到有意思的再分享吧。

啊呀呀,报警了。象征性的,楼主被警察叔叔教育了。说楼主警惕性不够,以后要正规办理入住手续。还说幸好只是个逃跑的,万一是杀人犯呢。楼主嗯嗯点头,乖乖接受教育。

不过我觉得小崔可能是大哭一场遇上失财的事了,计划有变不能结帐,所幸一不做二不休跑了。
李菌子


一个“独二代”的苦恼
一封体制内80后的来信
人类逃不过邓巴数字 社交网络也一样
一个人类学者3年的****生活体验
外国人在中国 自惭形秽的美国教授
南加州成华裔人群的养老胜地
中国人去美国的十四种结局
回归慢生活 清华博士IT精英风投老板纷纷入行农业
杭州水上巴士对接地铁方案正在评审
贝家骧:乡愁中的上海记忆
上海老洋房内南法风味西餐
美国华人的N种悲惨下场
24岁生日:懂得倾听和交谈
问问自己,你为什么非要留在北京
像范蠡一般隐居东钱湖畔
舌尖上的母校:那些关于情感的记忆
上海慢来快城闲事
中国人到底想要什么
新一代农民工何去何从
未来农村谁种地
上海:魔都平民生存法则
42个城市生活风向标 聚划算数据告诉你
什么正在改变生活
乐活-新农耕季节
探访市郊有机农场:种本地菜,做生态人
美妙英式下午茶
吃特价菜的绝招
终南山修行者-隐士藏身终南山过千年前生活
把西方的生活方式留给西方
女留学生在美种自留地挣了百万美金
杭州人的春节
哈佛这一年,我获得新生
王石:哈佛这一年我获得新生
上海富民路2011上海最时髦的0.6公里
中美家庭观之新对比
出国路线图:新移民的新长征
休闲之都杭州和成都休闲不在一个境界
内蒙古满洲里边境小城上的俄式风情
装B进化论
只有小日子才属于自己
过小日子
“以房养老”带动新的生活方式
纽约自行车共享计划:骑车畅游大苹果
戴维斯谈文化生态多样性
坐地铁不如坐高铁 申城白领兴"打高铁"上下班
定制男士SPA
贵族精神的高贵
日本网络社交为什么facebook在日本发展不起来
在变老之前,给自己一次牛逼的机会
美国老人的“年轻生活”
十万年后如何
走进间隔年
未来城市的不同愿景
明天谁为我的养老买单
香港 The Mercer(尚圜)在上环最高处把风景看透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家庭生活
7年一回首,流年似水
北京6旬夫妇卖房环游世界称有另一种生活方式
倒霉的咖啡馆
英国富人爱上露天厨房
他们的职业叫旅行
亚洲:重男轻女的后果
100种消灭无聊的方法
美国顶级商学院毕业生谈MBA
在两江总督的私家园林中听风
一件自由与封闭并存的矛盾作品
贫民窟里来了大富翁
纽约青春往事
年轻人:寻找弄堂玩伴
回归“弄堂”的邻里生活
危机靠后,理财先行:一个中产家庭的投资账本
快乐是一种志向
都市中的最后一片农田
静安部落的自留地
积木,他的国
再牛逼的伟人,也有苦逼的青春
上海老弄堂里的新潮生活
怎样经营全世界最昂贵的小岛酒店
看我爸爸怎么处理婆媳关系的
瑜伽:宗教修行还是生活方式
你是什么类型的自由职业者
20年,上海印象
中国新闻周刊:赴美生娃比抢银行还划算
《新周刊》联手北大创立“生活方式研究中心”
大城市,小乐活
城市农夫:追寻悠然的田园生活
本-沙哈尔10条幸福小贴士
哈佛大学的幸福课
冯仑投资530亿建“立体城市” 初步选址廊坊
美国最有前途社会企业家TOP25
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
北欧慢生活
新农村建设缩影——滕头村
放大你的格局,人一辈子要有一次壮游
世界上最神秘的社会精英摇篮——骷髅会
SNS是什么?SNS介绍
消费行为新动向
经济学人:社交网站社交网络改变人们交流方式
LadyGaga剽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世界上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来点下午茶
关于居住的8种奇幻实验
杭州:小资生活中的天堂
时尚生活方式1 时尚生活方式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生活方式,现代生活方式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健康生活方式,小资生活方式,美国生活方式,欠两千块房费的女文青跑了,至于吗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