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淮安盱眙大云山陵墓考古现场

2011-08-04
淮安盱眙大云山陵墓,考古新发现,大云山汉墓
关于大云山汉墓的新闻报道_大云山汉墓
  大云山汉墓,是因一起盗墓大案进入人们视线的。2009年初,4名盗墓者离奇死亡牵出考古大发现。这一轰动一时的盗墓大案,使得大云山汉墓广为人知,文物部门随即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但实际上,他们并非该墓的第一批盗掘者,早在东汉晚期,一号墓就曾遭到大规模的盗掘。

江苏淮安盱眙大云山汉墓群自2009年考古发掘以来就备受瞩目:“中”字形大墓、黄肠题凑、玉棺和金缕玉衣,是西汉诸侯王葬礼规格的核心内容,但在以往从没有发现集四者为一体的西汉王陵,大云山汉墓是首次完整呈现这四种葬制的考古发现。

江苏最重大的考古发现 江都王刘非墓葬
江苏大云山墓主完整呈现诸侯王豪华葬礼

2011年07月12日 人民日报海外版
金缕玉衣、玉棺、编钟编磬、四匹马拉大车、与越王勾践剑相同工艺的铜矛,数不清的金银铜器、玉器、漆木器……江苏淮安盱眙大云山汉墓群自2009年考古发掘以来就备受瞩目:金缕玉衣、玉棺、编钟编磬、四匹马拉大车、与越王勾践剑相同工艺的铜墓主究竟是谁?近日,南京博物院对外发布,墓主是汉武帝的哥哥、江都王刘非。江苏省文物局局长龚良称,墓群目前出土文物上万件,很多是首次发现,颠覆了以往人们对江都国的认识,完整地反映了西汉早期的葬制,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龚良表示,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最重大的考古发现,有把握在明年冲击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完整呈现诸侯王超豪华葬礼

  “中”字形大墓、黄肠题凑、玉棺和金缕玉衣,是西汉诸侯王葬礼规格的核心内容,但在以往从没有发现集四者为一体的西汉王陵,大云山汉墓是首次完整呈现这四种葬制的考古发现。

  所谓“中”字形大墓,是指在方形墓室的南北各有一条细而长的墓道,从空中俯瞰墓葬就像一个“中”字。根据汉制,帝陵和王墓用“中”字形,而级别略低的侯只能有一条墓道,即“甲”字墓。大云山汉墓的三座主墓都呈“中”字形,其中一号墓,总长超过140米,与高邮的广陵王墓基本相同。

  而黄肠题凑是指棺椁周围用黄芯的柏木(即黄肠),堆成围墙结构,且一头对准棺椁(即题凑),这是汉代帝王的专用葬制,此前只发现了14座。大云山汉墓最大的墓葬中,黄肠题凑早年曾被大规模盗掘,不但随葬品洗劫一空,而且被纵火焚烧,幸运的是四周的椁室因为早已坍塌而未被发现,从中出土了大量高等级的精美文物。

  更为罕见的是,一号墓和二号墓各出土了一套金缕玉衣和镶玉漆棺,这在汉代,考古中极为罕见。此前,玉棺只在河北满城和徐州狮子山发现了2具,但因破损严重,玉棺如何制作并不清楚,此次发掘首次证明,玉棺其实是漆棺的内部贴上千片或方或圆或三角形的玉片。玉衣此前发现过20余件,而皇帝和诸侯王能够使用的金缕玉衣只有8件,大云山汉墓两套金缕玉衣曾被破坏,但玉片损失不大,连如何用金丝打结编缀玉片都看得一清二楚,为破解玉衣制作工艺提供了实物。

  出土文物显示,墓主应是诸侯王。一号墓中大量文物仅见于以往发掘的诸侯王级别墓葬中,如完整实用的编钟与编磬在南越王墓和吕王墓两座王墓中发现过。

  据了解,南博经过2年工作,共发掘主墓3座、陪葬墓6座、车马坑2座、兵器坑2座、建筑基址1处、道路1条。这显示一位诸侯王曾在大云山上举行过超豪华的葬礼。

  器物铭文铆定墓主身份

  盱眙古称东阳,在西汉早期曾先后属于刘贾的荆国、刘濞的吴国和刘非刘建父子的江都国,那么大云山汉墓究竟属于哪位诸侯王?出土文物给专家提供了线索。

  在一号墓的东回廊内发现了大量半两钱,但却未见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发行的五铢钱,且墓葬中有西汉早中期常见的鼎盒壶组合,而未见中汉晚期的陶制井、灶和粮仓,专家因此认为墓葬时代不晚于汉中期。

  而众多器物上的铭文更是铁证。墓葬中出土了多件刻有“江都宦者”的铭文铜灯,以及“江都宦者沐盘十七年受邸”银盘、“廿一年南工官造容三升”漆卮、“廿二年南工官”漆盘,表明这些器物属于江都王。刻有“廿七年二月南工官”耳杯共发现了近百件,全是尺寸很小的明器,没有实用功能,是专为陪葬而制造的。江都王刘非在位27年,于公元前127年去世,而刘建只在位6年便因谋反败露而畏罪自杀。汉初诸侯国内以王在位的时间纪年,而不是皇帝纪年,这批耳杯显然是刘非去世后为陪葬而赶制的。综合这些材料,考古队断定一号墓墓主为江都王刘非而非刘建。

  根据史料记载,刘非是汉景帝的儿子,与汉武帝刘彻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没什么文化,粗野而勇猛。吴楚七国之乱时,15岁的刘非主动请缨攻打吴国,景帝赐给他将军印。平定叛乱后,他被封为江都王,治理吴国原有的封地,范围达3郡53城。武帝即位后,他作为帝兄,骄横好勇,因此武帝派大儒董仲舒作江都相,辅助刘非。七国之乱平定后,中央集权强化,而诸侯国的政治、军事和财政权利均被剥夺,诸侯王的陵墓也日渐萎缩,而因军功受赐天子旌旗的刘非却备受优待,因此在同时期的诸侯王陵中,大云山汉墓显得格外磅礴大气。

  这一发现也使江都国被重新认识。此前,仪征庙山一直被认为是江都王的陵墓,而盱眙是江都国的边境地区,这一发现颠覆了这个传统观念。接下来考古人员还将对周边的小云山和东阳城进行考古调查,看是否能发现盱眙作为江都国重镇的线索。

  墓中出土上万件珍贵文物

  汉代人“事死如事生”,希望将现实的生活照搬进另一个世界,因此墓主生前的物品、器具尽可能放入墓中。11日,南博将举行大云山出土文物精品展,展出珍贵文物300余件,让人们近距离感受墓主生前的奢华生活。

  拿一号墓来说,外藏椁进行了功能分区,沐浴用品区出土了沐盘、沐缶和搓澡石;乐器区出土了编钟、编磬和琴、瑟、铃等乐器,其中编钟一套19件,为国内所出第三套完整西汉编钟,而编钟架下的鎏金铜兽座是首次发现;钱库区出土“半两”钱约1吨;庖厨区放置铜器、漆器和陶器等各类炊具。在墓主的生活用品中,有一件当时极为罕见的水晶带钩,约中指长短,晶莹剔透;还有两套腰带,带扣是方形的螭龙,腰带上饰有玛瑙和白玉雕刻的海贝,极其精美。考古人员还发现了马车和殉葬用的马骨,车上伞盖的伞柄和弓帽为银制,刻有纹饰并镶嵌大量宝石,马车制作非常考究,是难得的汉代车马实物。善战的刘非,少不得要将兵器带入墓葬。越王勾践剑上的暗花纹曾被认为是东周时吴越地区特有的兵器装饰技术,至秦代即失传,然而此次集中出土了一批暗花纹兵器,改写了兵器史的这一篇章。

  出土文物中还有“进口货”,完全锤揲成的裂瓣纹银盒和银盆,与中国传统制作方法迥异,但在西亚地区出土较多,一般认为这类银器为古代伊朗高原的艺术品。此外,鎏金的铜象、铜犀牛与驯象奴、驯犀奴,均为国内首次发现。研究表明,犀牛是苏门答腊种,显然是从东南亚“进口”到汉朝,并成为工匠们制作的艺术对象。

考古专家回应南京疑似大周后懿陵可能性很大
危地马拉发现1600年前玛雅王室古墓
考古学:骗局的制造与识破
泥土中挖掘出来的中国古代文明之最
罗布泊最大规模科考发现大面积农耕遗迹
内蒙古发现距今四至五万年古人类遗址
考古造假的暴露周期
西周江淮第一城——姜堰天目山遗址初读
内蒙古发现两处不同文化类型的大型史前村落遗址
古今考古学家穿越千年的相会墓地发现的背后
原来秦桧并不是奸臣
太空考古学诞 致力于研究太空垃圾
赵匡胤陵墓
贾兰坡:考古为了什么
中国考古学奠基者裴文中:把75岁当做57岁
罗布泊小河五号墓地4000年前木乃伊
四川大渡河发现史前遗址-麦坪遗址
曹操墓或成国家考古公园
人类学家和曹操墓的文章
刘备墓在彭山县的几个论据
青海甘肃地区文物大量流失已持续十余年
考古遗址公园:保护大遗址的一剂良方
在古迹保护上中国得学学希腊
陕西杨官寨遗址是中国最早的城市
南京大报恩寺考古最新报告
谷歌的考古革命
2008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中华五大名窑精品展
复活猛犸象
北京地下文物保护困局
2008年考古新发现盘点
南京鎏金阿育王塔修复方案已报国家文物局
南京大报恩寺之谜

盱眙大云山发现汉代王侯级墓园 墓主可能是“江都王


www.yzwb.com 来源: 本网综合
  14日,淮安盱眙大云山山顶,一座西汉早期的王侯级陵园的考古现场首次对媒体开放。
  站在规模最大的一号墓前,不少记者发出惊叹声,2000多年前,在石头山顶上,工匠们在比两个篮球场还大的范围内,用凿子凿出了一个深达20米的墓室,且南北还各有一条墓道,墓道坡度超过40度,进入墓室要走过100多米的距离。由于民工清理淤土时,无法将两轮车推出陡且长的墓道,只能在古墓外,用一辆翻斗车来来回回往外运。可想而知,在没有机械化设备的西汉,这绝对是一项浩大工程。

  这只是三座大墓中的一座,整个墓园的恢宏、壮观,让多年从事汉****古的李则斌领队也直称“震撼”:总面积达25万平方米,考古显示周边有500米见方的围墙,陵园内发现多处夯土台基及瓦砾,说明当时沿陵园道路两侧有密集的建筑群,三座大墓呈高等级的“中”字形,东西排列,各种等级的陪葬墓多达13处,此外还有武器坑和车马坑。

  金缕玉衣印证墓主王侯身份

  在考古队员的带领下,记者进入了一号墓,30多名技工正在墓室的各处忙碌着,或是清理错金铜器边的泥土,或是用塑料布盖住色彩鲜艳的漆器,防止氧化。

  墓室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很多破碎、凌乱的棺椁板,厚度约20厘米,经历2000年仍显厚实而坚固。据工作人员介绍,棺椁分为外椁、内椁和棺三层,残留的棺板上,还可以看出有红色的漆皮。棺内的泥土仍有半米多未清理干净,考古人员从土中取出缺了一个角的玉片说:“这就是金缕玉衣上的,一号墓和二号墓中都出土了金缕玉衣。部分玉衣上金丝保存相当完好,可以看出当年的编织工艺。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因为此前全国各地只发现过8套金缕玉衣。

  而更惊人的发现,是二号墓的玉棺。此前,只有河北满城和徐州狮子山两处发现过玉棺。考古队员掀开塑料布的一角,露出塌掉的棺板一角,棺板内侧镶嵌着大量菱形的玉片,空隙处用带有纹饰的圆形玉璧,空隙处用金箔条和银箔条贴边,金、银、玉三色交织,显得精美异常。大云山的发现,解决了考古界悬而未决的问题,为玉片贴在棺内而不是棺外提供了实物证据。

  玉衣和玉棺,是墓主尊贵身份的证据。玉衣是汉代高规格的丧葬殓服,用金线将玉片连缀成人体形状,只有皇帝、诸侯王和极少数近臣才能使用,其他贵族只能使用银缕玉衣和铜缕玉衣。综合其他考古证据,该墓主人应该是某一位诸侯王,而侯一级的人物用金缕玉衣都属于僭越。尽管历史上的确出现过僭越的情况,但是能建设如此大规模陵园并享用金缕玉衣的,身份绝不会低于王侯。

  在一号墓的右前方,是一个车马坑,在狭长的坑道里,排列着四辆马车。考古队员形象地称之为一个车库四个车位。清理尚未完成,现场只能见到半个漆过的车轮。据介绍,车身上配有大量青铜饰件,连殉葬的马匹脖子上,都有青铜制作的饰品。

  在陵园围墙外,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两个武器坑,从中发现了大量的矛、铁戟、弩机、箭簇等,一个漆器箭箙(即装箭的箭壶)只有实用器的一半大小,明显是一件陪葬的冥器。

  4名盗墓者离奇死亡牵出考古大发现

  大云山汉墓,是因一起盗墓大案进入人们视线的。

  2009年初,当地人与河南等地的盗墓者共14人,合股购置炸药等盗墓工具,对一号墓进行盗掘,当他们急不可耐地进入坑道时,有4人摔死或中毒死亡。这一轰动一时的盗墓大案,使得大云山汉墓广为人知,文物部门随即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好在盗墓者并未进入墓室,4人就死在北墓道距离墓室几米远的地方。但实际上,他们并非该墓的第一批盗掘者,早在东汉晚期,一号墓就曾遭到大规模的盗掘。

  考古显示,东汉晚期,有一大群人挖开了墓顶,进入墓室,疯狂掠夺墓中值钱的文物,并把墓中翻得乱七八糟,带有明显的报复泄愤特点。金缕玉衣就是此时受到破坏的,这群人抽走了金丝,砸碎了玉片。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金线可以熔化转化成财富,而玉在古代是身份的象征,普通人不能持有,因为无法流通,被当作废品留在了墓中。在墓室中,考古队发现了几十把遗留的木铲,这是东汉盗墓者的罪证,现在却也成了文物。

  墓中一段残留的外椁,表明这座墓营建时的精心:外椁的外侧,堆积了20多厘米的木炭,用来吸湿防潮,有助于尸体防腐;木炭外,是一层青膏泥,这种泥粘性极强,渗透性极低,可以将墓室密封。与外界的隔绝,保持小环境的恒定,对于墓主尸体保存是至关重要的。可惜的是,目前尚未发现墓主人的尸骸,据分析,原因应该是东汉盗墓贼对墓葬进行了破坏。

  尽管如此,一号墓中仍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而八号墓的命运则悲惨很多,在古代就遭到了毁灭性的盗掘,现场几乎没有出土文物,整个墓室曾被放火焚烧,以至于墓室内填土都烧成了和红砖相似的颜色。

  在当地人眼里,这两座汉墓的所在都是灵异的,一号墓被盗的大坑,形成了水坑,当地人称为“龙塘”,而八号墓被叫作“仙人洞”,在此开山采石的老板们常带着猪头等祭品去烧纸,祈祷财源滚滚。也正因为如此,周边的山石都被采光了,八号墓却没人敢动,周边形成了30多米高的悬崖绝壁。

  而最可惜的是二号墓,在古代并未被盗,但却在前几年被盗了。所幸还留下了残缺不全的金缕玉衣。考古队员陈刚介绍说,盱眙在古代比较繁华,秦代36郡之一的东阳郡城,就在遗址南方2公里左右,墓园中的瓦当、板瓦等常常可以看到“东阳”字样的戳印。由于盱眙汉墓较多,而汉代又流行厚葬,因而从30多年前开始,盗墓贼就喜欢到这里捞一票。不过随着大云山汉墓的发掘,盱眙当地不仅加强了对盗墓的打击,而且停止了开矿采石,更多的汉墓有望得到更有力的保护。

  墓主身份仍然是个谜

  这座大墓的主人到底是谁?李则斌领队表示,目前还没有出土印章等指向墓主身份的文字性器物,因此墓主的身份仍然是个谜。

  记者查阅了《史记》和《汉书》等文献资料,发现在西汉初年,东阳曾经先后隶属于荆国、吴国,以及江都王的治所。

  刘邦称帝后,封堂兄刘贾为荆王,后淮南王英布造反,刘贾兵败被杀。《汉书》记载,荆国的都城就是东阳;之后,荆国被改作吴国,吴王刘濞在汉景帝在位时,联合楚赵等发动“七国之乱”,被太尉周亚夫击败,刘濞被杀;之后吴王所属之地被封给江都王,经历刘非、刘建父子二人,刘建因牵涉淮南王谋反,畏罪自杀,封国废除,成为广陵郡的一部分。

  此外,根据文献记载,东阳还出了一个堂邑侯陈婴,他与项羽同时起兵反秦,后归汉并受封。

  墓主会不会是荆国、吴王、两位江都王或堂邑侯中的某一位呢?也许下一步的考古会发现更有力的证据。

【同题报道】盱眙大云山发现汉代王侯级墓园(组图)
  大云山汉墓位于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大云山山顶区域,距离盱眙县城约30公里。前天上午,记者驱车来到大云山,在南博考古专家的带领下实地探访了考古工地。

  来到编号为“M1”的一号墓南侧墓道口,眼前的墓葬景观令人大为震撼:一条长达40米的墓道从记者站立的山顶处斜向插入地底,对面的北侧墓道也有30多米长,两条墓道会合之处,就是位于墓葬底部、面积达900多平方米的墓室。由于墓道坡度太陡,记者只能拉着现场设置的专用绳索缓缓下行,走了约1分钟,才到达这座“地下宫殿”的最底部。

  墓室内的景象更为壮观。这个长35米、宽26米的地下空间,居然是在山体中人工开凿出来的,墓室四壁并非砖砌或夯土,而是切削规整的山岩。向上望去,墓室底部距离山顶至少有20米,要从坚硬的山岩中开凿出如此深度的巨大墓坑,其工程之浩大令人难以想象。据了解,考古人员在发掘一号墓时清理的土方量多达3万立方米,足以堆起一座小土山。

  发掘报告:

  现场直击:

  据考古专家介绍,通过目前的考古发掘,可以确认大云山山顶区域为一个汉代高等级墓园。墓园平面近似正方形,边长约500米,面积达25万平方米,墓园四面还发现了夯土墙,墙体中部均开有门道。墓园内共发现三座大墓,平面均呈“中”字形,南北各有一条斜坡墓道,其中以一号墓规模最大。一号墓和二号墓相距13米,属于夫妻同冢异穴的合葬关系,两座墓葬下部有木椁,墓坑上堆筑有高大的封土堆,为汉代早期的大型竖穴岩坑木椁墓。从墓葬形制、规模和陪葬器物分析,专家判定大云山汉墓为西汉早期诸侯王的陵墓。

  除了3座大墓,考古人员还清理出2座武器陪葬坑、1座车马陪葬坑及13座陪葬墓,出土了大量弩机、铁戟、漆盾等古代兵器和2套西汉实用马车。此外,墓园范围内还钻探出多处夯土台基及瓦砾堆积,出土大量汉代筒瓦、瓦当,这说明当时墓园内应该建有大量相关陵园建筑。

  保存状况:

  考古界有句俗话叫“十墓九空”。规模庞大的大云山墓园同样没能逃过盗墓贼的“毒手”,此次发掘的三座汉代大墓,历史上都曾遭到盗墓者的洗劫。令人吃惊的是,规模最大的一号墓早在东汉晚期就被盗掘,后来的唐宋时期也屡有盗墓贼光顾。

  据了解,一号墓墓室原本位于一个深塘之中,当地称之为“龙塘”,这是早期盗墓者留下的坑洞长年积水而成。考古人员清理墓室时发现了一批东汉晚期盗墓者留下的铁铲,由于铁器在东汉时期尚不普及,这表明此次盗掘很可能是由当权者授意的、有组织的集体行为。盗墓者带走陪葬品后,还纵火焚烧墓室来毁尸灭迹。记者在墓室内看到,一号墓内的椁板和棺板都已被烧掉大半,只剩下焦黑色的木板残片,而墓室内的堆土中也有明显的红烧土和积碳层。

  此外,二号墓近年来也被盗掘过,另一座八号墓更是遭遇了毁灭性的盗挖,并与一号墓一样惨遭焚毁,墓室内几乎没有出土文物。

  为西汉早期王侯级陵墓

  山岩中凿出“地下宫殿”

  一号墓东汉时便遭盗掘

  二号墓出土的玉棺(局部)。

  陵园面积达25万平方米,出土两套金缕玉衣

  大云山汉墓一号墓全景。

  2009年初,一个盗墓团伙在盱眙县大云山盗掘古墓时发生意外,4名盗墓者因墓道坍塌被压死。这起恶性盗墓事件引起了文物部门的高度关注:经过实地勘察,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于2009年9月对大云山山顶区域正式展开发掘工作。经过近10个月的考古发掘,一个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的汉代王侯级墓葬陵园得以重见天日。目前,墓园内共清理出三座高等级西汉大墓,三座车马、兵器陪葬坑及十余座陪葬墓,墓葬内还发现了两套金缕玉衣和一具玉棺。

  陪葬器物:

  身份探究:

  虽然屡遭盗掘,但大云山汉墓还是出土了青铜香薰、陶罐、铜镜、玉蝉、玉带钩等大量珍贵文物。而最激动人心的发现,则是两套金缕玉衣和一具制作精美的玉棺。

  玉衣为汉代皇帝和贵族死后入葬时所穿的殓服。根据身份等级不同,玉衣又有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之分,即由金丝、银丝或铜丝将四角穿孔的玉片编缀起来。其中,金缕玉衣是汉代规格最高的丧葬殓服,只有皇帝、诸侯王及极少数近臣使用,到目前为止,国内只有河北满城汉墓、徐州狮子山楚王陵等墓葬出土过金缕玉衣,加起来仅有8件。此次发掘,大云山一、二号汉墓中各发现一套金缕玉衣,部分玉衣片出土时仍然是用金丝连接在一起,甚至连金丝如何打结的细节都保存了下来。等到考古工作全部结束后,文物保护专家将对这些玉衣片重新拼接串连,复原其本来面目。

  所谓玉棺,是在棺木上镶贴玉片制成的棺材。此前,国内只有河北满城汉墓和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发现过玉棺,此次大云山二号墓则出土了迄今为止最为完整的一具玉棺。根据目前的清理情况,玉棺侧板上镶嵌有大量菱形玉片,中间以刻有纹饰的玉璧填充,玉片之间的连接处用金箔条和银箔条贴边镶嵌,做工精美之极。

  由于目前尚未发现印章、带有铭文的陪葬器物等实证,大云山汉墓的墓主人身份暂时无法判定。不过,根据现有考古材料分析,大云山汉墓的年代不会晚于汉武帝,专家表示,墓园位置在汉代隶属东阳郡,只要找出当年曾获封于此地的王侯级人物,就能为破解墓主人的身份提供一些线索。据史料记载,墓主人大致有以下几种可能。

  1.荆王刘贾。刘贾是汉高祖刘邦的堂兄,刘邦称帝后封其为荆王。《汉书》载其“以东阳封贾,王淮东五十二城”。公元前196年,淮南王英布叛乱,刘贾率兵迎击为布军所杀。其葬地一说在镇江鼓楼岗,但此说缺少考古实证。

  2.吴王刘濞。刘濞是刘仲的长子,汉高祖刘邦的侄子。公元前196年,刘濞随刘邦破英布军有功获封吴王,改刘贾所封荆国为吴国。公元前154年,刘濞参与“七国之乱”,后兵败被杀,封国遭废除。有文献记载“吴王濞冢在润州丹徒(今镇江丹徒区)”,但至今未有发现。

  3.郃阳侯刘仲。刘仲是刘邦的二哥,公元前200年被封为代王,统辖今河北、山西一带。公元前199年,匈奴入侵代国,刘仲弃国逃回洛阳。刘邦一怒之下革去其王位,贬为郃阳侯。刘仲于公元前193年抑郁而终,后因其子刘濞封王,被追谥为顷王。虽然封地不在东阳,但不排除刘仲死后葬于刘濞封地的可能。

  4.堂邑侯陈婴家族。陈婴为秦末东阳人,公元前201年获封堂邑侯,传袭四代,封地在今南京六合区,距离大云山只有几十公里。陈婴或承袭其封位的后人也有可能下葬于此。

  5.江都王刘非、刘建。刘非为汉景帝之子,公元前155年立为汝南王,后为江都王,接管前吴王刘濞的封地。刘非死后,其子刘建为第二代江都王,后因淮南王反叛之事败露,刘建畏罪自杀。

  考古专家表示,随着发掘工作的不断深入,或许会有新的考古发现来破解墓主人的身份之谜。

确定的是夫妻合葬墓 难定的是墓主人是谁

为何这三座大墓均为东西并列,平面均呈“中”字形?墓主人又是何人?面对记者的疑问,考古专家称,大云山西汉大墓规模巨大,虽然经古代、现代的盗掘及多年来开山采石的破坏,墓葬及墓园结构遭受破坏,但通过这次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基本确定出墓园的平面,墓园内的各种遗迹也正在发掘揭示之中。“从墓葬规模、形制、出土遗物,基本可以判定,这是一处诸侯王级别的夫妻同冢异穴合葬墓,时代大约在西汉早期,墓主人身份将随着发掘的进行逐步明确。”

听了考古专家的话,似乎看出对墓主人身份已经有几分底气。可能考古专家已经掌握了一些信息,只是时机未到,尚不能对外公布。

“考古前辈说过,考古就是用新的发现去否定之前的发现。没有充分把握,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能轻易下结论,这是对历史负责。”民间出高人,专家还向记者提出建议,希望公众也参与到墓主人的解疑中来,“我们可能会在适当的时间,举行公众开放日,请关心此次考古,有见识的相关人士一同研究考证。”

据介绍,此次发掘采取的是边发掘边保护的方式,南博考古、文保、陈列、信息等多个部门全部投入,与盱眙县政府共同投入大量经费,在南博考古历史上也是头一次。盱眙县朱海波副县长表示,目前采矿已经全部停止,借此大云山考古发掘的契机,他们已委托省旅游局对大云山进行全面区域规划,以西皇(明祖陵),东王(大云山西汉王侯墓)、南铁(铁山寺),中城(东阳古城)的格局,全面提升盱眙的历史文化形象。

大家来猜猜

从目前考古发掘资料分析,结合东阳古城遗址的历史沿革,记者请教了几位历史学家,他们认为大云山汉墓墓主人的身份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1. 荆王刘贾

刘贾是西汉初泗水沛(今属江苏)人,他是汉高祖刘邦的堂兄。他曾任将军,随从刘邦东击项羽。不久,奉命入楚地,后渡淮。公元前201年,刘邦称帝后刘贾被封为荆王。史书记载“将军刘贾有功,及择子弟可以为王者”,“立刘贾为荆王,王淮东五十二城。”汉书记载,刘贾是在东阳封的王。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淮南王英布反,东击荆,刘贾率兵御之,为布军所杀。

2. 郃阳侯刘仲

汉高祖刘邦的哥哥。公元前200年,刘邦下诏将刘仲和其长子刘肥一同封为王。刘仲被封为代王,统辖今河北、山西一带。代国为北方边境重地,当匈奴于公元前199年入侵代国的时候,身为代王却毫无军事才能的刘仲根本无力坚守边疆,只好弃国独自逃回洛阳。刘邦对此大为恼怒,于公元前199年10月下诏革去刘仲的王位,贬为郃阳侯。刘仲共做了6年郃阳侯,于公元前193年抑郁而终。后因儿子刘濞封王,被追谥为代顷王。

3. 吴王刘濞

刘邦的侄子,刘仲的儿子。汉高祖十一年(前196年)年满20岁的刘濞受封为沛侯,英布反时,刘濞以骑将,随从刘邦破英布军。刘濞从军有功,汉高祖又顾及吴郡接壤东越等国,乃需选壮王镇之,故而封刘濞为吴王,改当年刘贾所封的荆国为吴国,统辖东南三郡五十三城。刘濞以诛晁错为名,联合楚赵等国叛乱,在景帝前元三年丁亥(前154年),带领楚、赵等七国公开叛乱,史称“七国之乱”,后被汉军主将周亚夫击败,刘濞兵败被杀,封国被中央废除。

4. 堂邑侯陈婴秦

东阳县(今安徽天长)人,任过县令史,后来为反抗暴秦统治,率众投奔项梁,共立熊心为楚怀王,后投靠刘邦,封堂邑侯,传了四代。人们都听说过“金屋藏娇”的典故,其实,金屋藏娇原本指的是光明正大、明媒正娶的大老婆,并非为流传的情妇、小老婆的代称。这位“娇”就是陈阿娇,陈阿娇出身王侯世家,她的曾祖父就是与刘邦一起打天下,被刘邦封为堂邑侯的陈婴。盱眙大云山旁的小云山曾发现过陈婴家族墓。

5. 江都王刘非、刘建

刘非,江都易王,景帝子,母程姬。公元前155年立为汝南王,前154年吴楚七国叛乱时,任命为将军,吴破,徙为江都王,治故吴王所属之地。在位二十七年死。刘建是刘非之子,为第二代江都王,极度荒淫。淮南王反叛事败露,朝廷惩治同党、涉嫌者,牵连到江都王刘建。朝廷派人前去审讯,刘建恐慌,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畏罪自杀。于是封国废除,封地并入朝廷,成为广陵郡。

链接

东阳古城

东阳在历史上的来头绝对不小。春秋时这里被称为“卑梁”,是吴国的边邑,与楚国的钟离接壤。吴楚两国曾因儿童“争采桑叶”而交战,后来人们由此把因小事件引发的战争称为“卑梁微衅”。东阳古墓区面积有三四十万平方米,在这片田野下面,埋藏着数以千计的古墓葬。墓主分战国和秦汉几代,以两汉居多,因为汉代有厚葬习俗,所以地下文物丰富,曾出土过楚国郢爰、秦代铜权、汉代木刻星相图、凫形玉带钩等许多国家一级文物。因此,东阳又被民间称之为“盗墓贼的天堂”。

金缕玉衣

玉衣为汉代皇帝和贵族死后所用殓服。由于墓主人身份等级不同,玉衣有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之分,即用许多四角穿有小孔的玉片,由金丝、银丝或铜丝编缀起来。玉衣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东周时期,到三国时曹丕下诏禁用玉衣,共流行了400余年。其中,金缕玉衣是汉代规格最高的丧葬殓服, 只有皇帝、诸侯王及极少数近臣使用。到目前为止,全国共发现玉衣20余件,但金缕玉衣到目前为止只发现8件。

编辑: 古洪庆 发布时间: 2010-07-16

考古发现1 考古发现2

本栏目主要介绍中国考古,考古发现方面,包括最新的考古新发现,考古文化、淮安盱眙大云山陵墓考古现场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考古发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