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我的上海往事——乘车记

2008-08-12
我的上海往事——乘车记
2008.08.04 发现上海 申江服务导报文/杨彪

挤,挤,挤

12岁那年,我从卢湾区考到了长宁区的市三女中,原本每天上学路途只需要5分钟的生活从此被改变,在公共交通尚未发达的1990年,从成都南路到江苏路,是一段颇漫长的路程。

在没有地铁的年代,上学只能坐公共汽车,我每天先沿着淮海路坐26路电车,然后再到华山路换44路公交。我记忆里,好像大多数时间,公共汽车都很拥挤,那拥挤不是现在地铁里那种挤法,现在地铁里挤的时候也就是人挨着人,可以前公交车上是人贴人到一点缝隙都没有。现在的小孩可能很难想象,一平方米里容纳十几个人(而且都是背了包的人)是怎样一幅画面,那可真是和杂技表演中一米八几的男人将自己身体塞进一只小盒子里那种令人瞠目结舌的 “柔术”有的一拼。从这个角度来说,地铁时代成长的小孩能屈能伸的人很少。

挤公共汽车,是一件非常受罪的事情,当别人的背狠狠抵着你的心脏时,连呼吸都艰难,而脚底往往是一只脚站着,另外一只脚没空间放,只能悬着,就这样以站不稳的姿势勉强在颠簸的人肉夹板中捱过一站又一站。每到一站,一开门或许那夹板稍微松动一下,得以深呼一口气,而随之的新一轮挤压来得更猛烈,因为上下班高峰时间内,每站上车的人总是比下车的人多,随着那人肉夹板越来越收紧,你能感受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威胁,甚至恶心连连,尤其是到了夏天,又热又闷,车厢里的汗臭味经常熏得人眼冒金星。那个时候的车总是开得非常慢,因为载了太多人,于是无法轻盈行驶,只可沉闷地爬行,好不容易爬到一个车站,车站上黑压压一片等车的人不等车门打开就已经蜂拥上前,仿佛这是自己生命中最后一班车,万不可错过一般。而我经常有坐过站的经历,因为一层又一层的人堵着,我来不及突出重围挤到车门,只能眼睁睁看着下面的人挤上来,车门“噗-嘁”一声精疲力竭地关上。再挤的车,也总是有人会用尽一切力气挤上去,那个时候谁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男人女人拼了命挤到一起,恐怕平日里再矜持的老姑娘,这种时候也和异性胸贴胸了。去年看一个泰国电影叫《大狗民》,其中有一段挤公共汽车的情节,一个中年妇女被身后的人挤得吃不消,情急中大喊“不要挤啦!再挤要生出小孩来啦!”逗得我大笑不止,上海以前挤公共汽车,也就是这样情状,只是没有女人敢这么喊罢了。

车上的脏手

大部分挤过公交车的女孩,都有过在公共汽车上被“咸猪手”乘机占便宜的记忆。拥挤的公共汽车,是一个绝佳的为流氓提供“性骚扰”机会的空间,可以说,每一辆拥挤的公交车上,都藏有心怀歹念的坏蛋。尤其在夏天,公共汽车上发生性骚扰的概率更大,因为冬天有厚厚的衣服做保护,可夏天,女孩穿的都是露胳膊露腿,坏人更容易得逞。

那些心思肮脏的成年人,他们最容易下手的对象,就是刚刚发育、对男女之事懵懂的少女,少女很诱人,也没有戒备心,更重要的是,小女孩都是很羞怯的,哪怕被占了便宜也不敢声张。我也曾经是那样一个怯弱的女孩,所以,我害怕每天坐车。

我初中的时候经常碰到那种不愉快的经历,成年男人挤在你身边,大口的呼吸朝我脸庞袭来,让我感觉到一种不安。最坏的经历是有一回,被一个脸都看不清楚的男人摸了臀部。我当时害怕得要命,车厢里很挤,那个男人就站在我背后,我努力想离他远一点,但是实在没有空间可以挪动,我不敢回头,只感觉他的手从一开始试探性地触碰我,到后来胆子越来越大将整个手掌按在我臀部上,那种感受让我无比恶心,却丝毫不敢反抗。这件事情让我的13岁蒙上了一层阴影,我什么也不懂,却分明意识到自己受到了羞辱,我不敢对任何人说,只是在心理有了惧怕,甚至认为自己很糟糕。我恨父母让我考了市三女中,如果我读的学校就在家附近,那就省却了坐公共汽车的麻烦,也不会遇到坏蛋了。为了这个事情我翻来覆去地想,感觉自己再不复是从前的自己。直到后来某一天,在教室里看到某一个同学埋头痛哭,说自己在公共汽车上被男人捏了胸以后没脸做人了,我才明白原来不只我一个女孩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并且我们从女老师的开导下,知道了世界上有 “性骚扰”这样一件丑陋的事情,而对付这件事情最强的武器,就是勇敢。

朝着坏蛋怒目一瞪,呵斥一声“你干吗!”坏蛋立刻就退缩,这一招非常管用。另外,我后来尽量和同学一起结伴乘车,这样更安全。我有一个女同学非常泼辣,有一回我们一起放学乘车,先前还好好靠着窗口聊天,忽然她警觉地朝背后看一眼,她背后站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弱不禁风很书卷气,看起来一切正常。同学和我继续聊天,可突然,她转过头去扯开嗓子就嚷 “你手在我背后动发动发做啥啊?!”那男人一开始还嘴硬,叽里咕噜说什么车子挤总归会碰到,可他架不住我同学咄咄逼人,她大声嚷“车子挤你手动什么啦?!叫周围阿姨伯伯评评理!……”周围乘客统统朝那男人看,还纷纷议论起来,他窘得脸都红了,只能狼狈地下车溜了。

世界上所有的小人都是心虚的,你越是怕他,等于越是纵容他做坏事。

上海电车掌故

◎文/曹聚仁

《上海县志》载:公共租界电车,1911年(清宣统三年)3月5日开办,一自静安路至外滩,一自西门至沪宁车站,一自沪宁车站至外白渡桥,一自沪宁车站至提篮桥,一自杨树浦至十六铺……其后法租界也有了电车,接着又兴了无轨电车。第一天通车时,从静安寺起,开到外滩止,乘客24人,一半是洋人,一半是华人,都是上海大亨。两旁看的人,真是人山人海,拥挤得很,可是大家不敢坐,因为谣传,电车容易触电,不能乘坐,所以洋人特地试给大家看,表示乘坐电车,毫无危险。后来车厢上挂了“大众可坐,稳快价廉”8个大字。那时的电车真廉价,从静安寺到外滩,只要铜钱两枚。我到上海时,已是1921年,从抛球场到跑马厅也只要铜元一枚。电车开头并不设闸门,沿途可以飞车而上,飞车而下。我也自誉飞车能手,有一回摔了一跤,就此不敢再试了。其后装了闸门,谁也飞不成了。
我的上海往事——乘车记
2008.08.04 C05版:发现上海 稿件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文/杨彪

我的下一班车

以前坐公共汽车,也不是一点乐趣没有的,至少有伙伴相陪,在车上一路热聊的时光还是很快乐的,当车厢内不是很拥挤的时候,我们女孩会偷偷议论车厢里某一个背着书包的男孩,这个说他长得像刘德华,那个说他好像个子矮了一点……叽叽喳喳地乐此不疲,如果男生转过头来朝我们这里看一眼,我们就立刻闭嘴仿佛丝毫没注意他,等他转过头去,我们就一阵痴笑。有时候,也的确能经常在同一条公交线路上看见同一个帅气的男生,当年的“电车男”不是听IPOD的,是听WALKMAN,耳朵里塞了耳机,也蛮有腔调。我常在26路电车上看见一个佩戴复旦中学校徽的男生,就是如此,个头很高,他总是在襄阳路这一站上车,然后和我在同一站下车,下了车以后他就快步走在我前面,沿着淮海西路大步走,走到华山路过马路,就消失在复旦中学的校门里。我们在26路电车上遇到过无数回,有时候他看看我,我看看他,然后一前一后坐着,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在我16岁以后,乘车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他,由此我才知道,他比我大两届,估计是高中毕业去读大学了。

我读高中的时候,穿衣服开始受到所听音乐的影响,开始“奇装异服”,什么穿个剪破的牛仔裤,白色衬衫加米黄色风衣,里面还戴一条从爸爸衣柜里拿来的领带,脑袋上扣一顶灯罩一般的绒线帽——我真佩服自己当年怎么敢穿成那么难看还去坐公共汽车,别的乘客也真够倒霉,挤车已经够受了,还要忍受我打扮成的视觉怪兽。我那种打扮显然和坐公交车这件事情完全格格不入。并且,随着我一点点长大,我好像越来越排斥坐那种人肉罐头一般拥挤的公交车,我讨厌和陌生人的距离那么近,不光是因为害怕性骚扰。于是,我总是车站上迟迟不上车的那一个人,我永远相信下一班车会空些,当同学看看手表说“要迟到了”的时候,我会朝她们摆摆手,说“太挤了,我等下一辆”,当我的伙伴还有其他争分夺秒的人前赴后继上路的时候,我却孤零零站在车站。我经常迟到的坏习惯恐怕就是高中时期落下的,我为了等更空的车,总是上学迟到。当所有学生都在操场上齐整出操的时候,我却拎着书包在她们的注视下走进校园。

天性中的散漫决定了我乘车的态度与做人的态度,我宁愿掉落在后头,也不想和人挤在一起。

沿着车线走啊走

因为不想和人挤车而等下一辆,可有时候左等右等下一辆车就是不来,那么,我只能坐“11路”了——就是沿着车线靠自己两条腿赶路。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看有没有车来,走得多了,自然走得快,五六分钟走完一站路,完全没问题,有时候一连走几站路,都赶上竞走运动员了,好在那个时候的上海没有高架,马路也没有那么宽,走路倒也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相反,那是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无人打扰的一种好方法。

其实,从前坐公共汽车的人都很能走,因为那时候公共汽车抛锚是家常便饭。车开到一半突然不开了,然后所有乘客被赶下去,这样的事情我遇到几十回都有,电车时代还常发生一种状况,就是两辆电车的电缆线(俗称辫子)纠缠在一起,那么车也没办法开了,必须要修理工来把电缆线解开。那种时候,乘客们怨声连天下了车,一看时间不够,只能走啊走使劲走到前一个车站去等车。而车站上已经站了几百个人翘首以待,远远看过去,跟游行似的。按道理,所有人应该是讨厌车子抛锚这种事情的,因为带来不便,耽误时间,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特别喜欢发生这种情况,仿佛惟恐天下不乱,也许,我觉得在一成不变的上学途中遇到车子抛锚,是一种突然降临的戏剧性吧,我喜欢戏剧性,更喜欢这种把大家都拉下水的戏剧性,我甚至有一点兴奋,似乎遇到了“冰海沉船”这样的灾难,而显然,这灾难一点不危及生命,只是所有人忽然在同一时刻有了共同的处境和难题,所以,我不孤单。

记忆中最夸张的一次公共汽车抛锚事故是在我初三那年,上海下暴雨发大水,淮海路上的水位涨到了小腿。我乘坐的26路才开出几百米,就在国泰电影院门口抛锚了,马路上站满了愁眉苦脸的人,都在等车,而那天任何线路的公共汽车都遭殃了,一时间根本不可能等到车。于是,我只能淌着水朝江苏路方向走,一路走一路看和我一样淌水的大人小孩们,心里激动的很,感觉周遭的一切忽然变得像在电影里一样。当我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9点钟,所有学生和老师那天都不同程度迟到了,因为大家都是靠“11路”蹚着水来学校的,教室里晾着各式各样的袜子和鞋子,谁也没有心思好好上课了,可能对许多人来说,那是一个无比麻烦的日子,可对于我来说,那一天就是节日。
清明的力量在于体认文化之根
亲历者讲述“样板戏”的创作故事
我的上海往事5
上海多伦路有望成为奇石集散地
发现石库门 石库门暗藏“江南民宅奇葩”
上海市2008年中国“文化遗产日”免费开放文化遗产
四川地震和羌族民族文化抢救与保护民俗文化,民风民俗1

本栏目主要介绍民风民俗,民俗文化方面,包括中国民俗,民俗文化,中国民俗文化,民俗风情,民俗学,民风民俗,中国民风民俗, 民俗文化村,我的上海往事——乘车记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中国民俗,民俗文化,中国民风民俗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