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禅法与脑科学的关系考察

2009-08-26
禅法,脑科学,中国民俗
禅法与脑科学的关系考察
一、四念住与三重脑理论

使「觉察性」(念,awareness, mindfulness, 略称觉性)敏锐、稳定(住, setting-up,establishment)。

觉观身心,身心自在

1.身:知(1)长息(2)短息 (3)全息身 (4)安静身行(息)轻安
2.受:觉知(5) 喜(6)乐 (7)心行(受) (8)安静心行
3.心:觉知(9) 心 (10)令心喜悦 (11) 等持(12)心解脱
4.法:观(13) 无常 (14)断 (15)离欲 (16)灭

观察身心之五类组合(五蕴)

1.色(身体)
2.受:感觉、情感、感情、情欲、情绪
3.想(知觉)
4.行(意志)→行为
5.识(心识)

原始脑:脑干

生命中枢:呼吸与新陈代谢

爬虫类

次生脑:嗅叶→边缘系统

情绪中枢:欲望、愤怒、学习、记忆

低等哺乳类

新生脑:大脑新皮质

思考中枢:情绪的精致化

高等哺乳类

二、脑科学之「变动之我」与佛教之「无我」观

随着脑神经科学的进步,对于什么是自我?它位于大脑何处?大脑如何制造一个统一的自我?大脑与心智的关系为何?等问题有了新的观点。它与佛教之「我」与「无我」的教义,是否有可以产生互相对话与交流之处?

从临床病例发现,患有「他人之手症」的病人在无可控制的情况下,会用其中一只手掐住自己的喉咙;额叶受损的病人会天马行空地虚构人生的经历;瘫痪病人拒绝承认他的手臂是属于他个人所有。大脑的变化改变了病人自我与世界、自我与他人及自我与本身的关系,这些失常造成了「改变的自我」。

本小节将介绍各类脑伤病人自我概念改变的观察与有关自我如何建构的新理论。看看这些探究,是否有助于我们分析种种我、我所见之内容?或者是否有助于我们体会无我、无我所?

前言

对于心与脑的关系,若参考爱因斯坦有名的 「质量」与「能量」的互变物理方程式E =mc2(能量="质量" ×光速平方),似乎可将 「心」「脑」的互变关系以 「心=脑×众生 2」来表示微小的「脑」量可经由「众生」量的累积产生巨大的「心」力。

一、四念住与三重脑理论 :

八0年代,我在日本留学期间,第一次读到美国神经生理学家马克林(Paul D. Maclean)所提倡的「三重脑理论」时,有一股很强烈的震撼直达脑海的底层,我的脑袋似乎也被震裂成三片的感觉。所谓「三重脑」是说:「人类的脑包含有最深部的『爬虫类型的脑』的脑干(生命中枢;掌管呼吸、心脏活动、体温调节等维持生命功能),与约两亿年前的爬虫类时代的演化有关。包围脑干的外侧是『原始哺乳类型的脑』的大脑旧皮质(本能与情绪中枢,掌管食欲、性欲以及愤怒、恐惧等情感),与约一亿五千万年前原始哺乳类的演化有关。最后覆盖其上的就是演化到灵长类才发达的『新哺乳类型的脑』的大脑新皮质(智能中枢,掌管理论性思考、判断、说话等等高度智能活动)」。人类的胎儿的脑部也是依此三重顺序发展;先后三种的演化期的脑,由内到外依序共存于人脑中。

当时,我似乎感受到我和鳄鱼等爬虫类、马等哺乳类等无比的亲密关系,再次憾动「我是万物之灵」的迷执,更小心、踏实的去面对人类隐藏在深层的本性;同时也体会到生命各物种间之相似相续、不常不断的演化过程,生命个体犹如生命之亘古长流中的水泡,缘起缘灭,不生不灭。

之后,在撰写博士论文时,探讨到《念住经》之「四念住」(又译为[四念处)修习法。佛陀教导比丘们,学习认识自己的身体(呼吸与动作)、受(感觉与感受)、心(心识)、法(真理)等四方面,时时彻知无常,去除对身心世界的贪?,使「觉察性」(念,awareness, mindfulness)念念分明,忆持不忘,敏锐且稳定(住,setting-up,establishment)。我对于身、受、心、法等「四念住」的观察顺序,与上述脑演化的「三重脑理论」,发现似乎有不谋而合之处时,再次产生一股震撼力,影响到我在动静修行的感受与理解。

《念住经》不仅是南传(声闻乘)佛教的禅修指南,比丘们亦常在垂死人的病榻边读诵《念住经》,以净化临终者最后的心念。「四念住」其实是佛教修行的基本架构,在菩萨乘佛教中,也受到重视,例如:隋朝天台智者大师曾经讲说,他的学生章安灌顶笔记成《四念处》四卷 (T46, no. 1918)。

首先,与身体有关的「身念住」的修习阶段中,有最常用且最实用的修习法,叫做「忆念出入息法(数息观)」。《念住经》说明:修行者应觉知呼吸时气息的出入情况。入息长、入息短时,清楚了知:「我入息长、入息短」;出息长、出息短时,清楚了知:「我出息长、出息短」。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感受全身,而入息、出息」;他如此训练自己:「我当寂止身体的制约者(呼吸),而入息、出息」」。

从「三重脑理论」来看,呼吸作用与人脑中担任掌管呼吸等维持生命功能的『爬虫类型的脑』的脑干有关,「身念住」之「出入息」的觉知让修行者能经常体会生命中最基本的拥有—呼吸,我们出生后第一个拥有,死前最后的拥有,它是我们最忠实的亲友,但是我们却很少与它对话。我们也常忽略这种最基本「活着的感受」,不去珍惜如此古老、约两亿年前的爬虫类时代所演化之呼吸的价值与意义。我们若能体会「一息尚存,永乐不忘」的心态,「呼吸」可以说是不用花费任何成本、几乎不需任何其它条件的「游乐对象」或「玩伴」,随时可以与「呼吸」玩的妙趣横生,乃至生命最后一口气。

其次,与约一亿五千万年前原始哺乳类的演化的大脑旧皮质(情欲与情绪中枢)有关的「受念住」修习阶段。《念住经》说明:修行者在经历或执着于快乐、痛苦、不苦不乐等不同的感受时,他清楚了知:「我正经历或执著于快乐、痛苦、不苦不乐的感受」。他观察感受当中不断生起、变化、消失的现象,练习区别「我的感受」(my feeling) 与「一种感受」(a feeling)的不同,知道感受如何制约心,以处理不当的情绪。相对于呼吸是身体的制约者(身行),所以能借着调节呼吸来调节身体,令其安适;同理,感受是心的制约者(心行),所以能借着调节感受去控制心,令心安止。

第三阶段是与数百万年以前演化之『新哺乳类型的脑』的大脑新皮质(智能中枢)有关的「心念住」修习阶段。《念住经》说明:修行者当心有贪爱或无贪爱、有?恨或无?恨、有愚痴或无愚痴时,清楚了知心有贪爱或无贪爱、有?恨或无?恨、有愚痴或无愚痴。当心有收摄或无收摄、心广大或不广大、有上或无上、心专注或不专注、心解脱或未解脱时,清楚了知心有收摄或无收摄、心广大或不广大、有上或无上、心专注或不专注、心解脱或未解脱。他观察各种心态不断生起、变化、消失的现象,勇敢诚恳的去面对自己的心念,就像在镜中看自己的脸一样;练习区别「我的」与「一种」的不同,以处理不当的心态。然后,才能以此心智进入第四阶段「心念住」修习,了解至高无上之法(真理)-无常、苦、无我、空、涅?。

二、脑科学之「变动之我」与佛教之「无我」观

随着脑神经科学的进步,对于什么是自我?它位于大脑何处?大脑如何制造一个统一的自我?大脑与心智的关系为何?等问题有了新的观点,在坊间也有以此为主题的科学普及书籍,例如:方伯格(Todd E. Feinberg)所着Altered Egos: How the Brain Creates the Self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中译本:《我从变中来-大脑如何营造自我?》)。这些科学的成果与佛教之「我」与「无我」的教义,是否有可以产生互相对话与交流之处?或者是否有助于体会无我、无我所之观察?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似乎有统一性、常恒不变性的「我」,即所谓「意识经验及生存重心的主体」。但是方伯格医生观察到一些因脑受损而改变了「自我界限(margins)」的病人,也即是改变了自我与本身、自我与他人及自我与世界的关系。

有位中风的病人的额顶叶因血管梗塞而受损,造成「身体失识症」(Asomatognosia;缺乏对自己身体的识别),她不知道自己的左臂是属于她的,而认为它是属于以前因中风过世的先生所有。有病人则一直不停地想要将他的左臂赶下床,有的向护士抱怨有人和他一起躺在病床上。例如:一位四十八岁的妇人被问到她的左边身体时,她回答:「那是一个老人,一直都躺在床上」;某军医院的一位军校学生则一直抱怨:「在他自己身体与墙壁之间,已经没有空间给『那个人』了」;也有病人在提起自己瘫痪的左臂时抱怨说道:「别人是没有权利到她的床上」。因脑受损而拒绝、误认或否认他们一辈子所熟悉身体的一部分的症状,显示出自我边界的弹性令人惊讶。

此外,方伯格医生发现:自我并不是像皮肤那样将我们与世界清清楚楚地划分出来,它像变形虫,具有可以改变形状、界限、应需求而变形或再生某个部件的能力。例如:因头部受伤、中风而产生「误认症」病人,有些会认为有人冒名顶替他们的父母或夫妻。有些则将陌生人认为是某位他所认识的人,甚至认为医院里满是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也有病人不是误认实际的身体,而是误认镜中的影像不是自己,而是长相类似的陌生人,甚至对镜子泼水、扔东西、大声斥责,试图将他们的替身赶出房子。此外,患有「他人之手症」的病人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会用其中一只手掐住自己的喉咙。

从诸多「自我纷乱」病人的大脑中,我们可以发现:大脑的许多不同区块都对自我的建构及维护扮演不同的角色,但是现代神经学已证明脑中并没有一处是掌管自我的区块。方伯格医生则假设大脑是以制造意义(meaning)与目的(purpose)的包含性阶层(nested hierarchy)来建构自我的统一。并且,他也认为:自我边界的转变并不只限于脑部损伤的人。我们每一个人几乎每天都经历「自我界限」的改变,每当我们认同别人、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或为随喜别人的好运时,我们与他人心智便有部分合并,分享到他们主观的经验。当我们进入彼此认同的心智状态时,便进入心智的新包含性关系了。

佛法则认为:造成「我」(self)的观念,是一种模模糊糊的「我存在(I AM)」的感觉。这「我」的观念,并没有可以与之相应的实体,若能如此观察,则可体悟涅?。但这不是容易的事。在《杂阿含经103》中,叙述差摩(Khema)比丘身得重病,诸比丘派遣某位瞻病比丘前往探病。差摩承认:虽然他能正观五蕴身心中,了知「无我」与「无我所」,但还不能离我欲、我使、我慢,不是一位断尽烦恼的阿罗汉。因为对于五蕴身心,仍有一种「我存在(I AM)」的感觉,但是并不能清楚的见到「这就是『我存在』(This is I AM)」。就像是一朵花的香气,分不清是花瓣香、颜色香或花粉香,而是「整体」花的香。所以,已证初阶圣果的人,仍然保有「我存在」的感觉。但是后来继续精进修行时,这种「我存在」的感觉就完全消失了。就像一件新洗的衣服上的洗衣粉的药味,在衣柜里放了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消失。同样的,修行者增进思惟,观察生灭,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识,此识集、此识灭。于五受阴如是观生灭已,我慢、我欲、我使,一切悉除,是名真实正观。

参考文献:

 杨郁文(1988)。<以四部阿含经为主综论原始佛教之我与无我>。《中华佛学学报》第二期。台北:中华佛学研究所。

 方伯格(Todd E. Feinberg)着.洪莉译(2003)。《我从变中来-大脑如何营造自我?》。台北:远流出版。

 Austin, James. (1998) Zen and the Brain. Toward an Understanding of Meditation and Consciousness. MIT Press. Cambridge, MA.(朱乃欣中译节本:《禅与脑:开悟如何改变大脑的运作》。台北:远流)

 Austin, James. (2006) Zen-Brain Reflections. Reviewing Recent Developments in Meditation an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MIT Press. Cambridge, MA.

 Ramachandran V.S & Blakeslee Sandra Phantoms in the Brain (中译者:朱乃欣。《寻找脑中幻影》。台北:远流)
各种宗教禁忌
北京旧时"红灯区"--八大胡同
回族的俗信禁忌
苏州河——上海故事从这里开始
五峰县土家族家乡特产
土家族毕兹卡
张旭:二十世纪的“神学大全”——论巴特的《教会教义学》
中国著名寺庙有哪些?
映秀是遗址但不是景区
上海滑稽戏的发展民俗文化,民风民俗1

本栏目主要介绍民风民俗,民俗文化方面,包括中国民俗,民俗文化,中国民俗文化,民俗风情,民俗学,民风民俗,中国民风民俗, 民俗文化村,禅法与脑科学的关系考察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中国民俗,民俗文化,中国民风民俗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