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藏传佛教思想对藏族婚俗的影响——以四川省甘孜县农区婚俗为例

2011-12-14
甘孜县,藏传佛教,藏族婚俗,中国民俗,民俗文化,藏传佛教思想对藏族婚俗的影响
藏传佛教思想对藏族婚俗的影响——以四川省甘孜县农区婚俗为例

宾秀英 青麦康珠

  [摘要]藏传佛教思想对藏族婚俗有着很大的影响。甘孜县藏族的婚礼程序中随处可见藏传佛教的影子,从说婚到完婚,礼物中不可缺少的哈达;祭坛时藏传佛教的“三白”牛奶、酥油、酸奶;认为结亲之日若大雪纷飞是幸福美满的吉兆;新娘到门口象征性地喝一口牛奶;用系有白羊毛的松树枝蘸着掺有牛奶的水向上中下弹三次祭祀诸神等,这一切都表示新婚夫妇幸福甜美、万事顺愿、喜庆有余。这些婚俗文化反映了当地纯朴的民风民情,并以其独有的风格展现了甘孜县独有的婚礼程序以及在这些程序中根深蒂固的藏传佛教思想。
  [关键词]甘孜县;藏传佛教;藏族婚俗
  中图分类号:C95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391(2011)06—0089—04

  作者简介:宾秀英(1959-),女,藏族,西南民族大学图书馆副教授,研究方向:藏语言文学。四川 成都610041;青麦康珠(1987-),藏族,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藏学专业2009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专门史。北京100081

  婚俗作为民间的婚姻习俗,反映一定婚姻意识的积久成习的婚姻行为,因此婚俗的形成离不开当地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同时诠释了特定历史下的独特文化。甘孜县的婚俗除具有藏族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古朴神秘等共性以外,还具有鲜明的农耕文化和各民族交汇融合的多样性风格。甘孜县藏族婚礼的仪式十分独特,然而在独特中又包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充满淳朴而又浪漫的色彩,洋溢着民族的性格和特征,切实地反映了当地藏民绚丽多彩的生活。特别是在其独有的藏族婚礼程序中,其所体现的藏传佛思想已构成了当地民众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甘孜县藏族的婚姻形态与婚姻形式
  甘孜县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西北部,东邻炉霍县,南靠新龙、白玉县,西依德格县,北接石渠、色达县,是甘孜州北部地区之中心。甘孜县风光旖旎、历史悠久,它既是茶马古道的枢纽、汉藏商贾往来的必经之路,又是历来兵家争夺之地,是一个集宗教文化、英雄文化、商贸文化、红色文化于一身的县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历史久远的文化造就了该地别具一格的婚礼习俗。
  甘孜县是一个富有悠久历史,民族民俗、文化丰富的地方,婚俗文化作为民俗文化的一个分支,随着甘孜县的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发展,它在社会的每个发展阶段都会产生变异,并在变异中求得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婚俗文化联结着甘孜县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由于婚俗是一个体现历史文化的多棱镜,所以一个地方的婚俗往往不只是单纯的一个民俗现象,更多的体现着当地的各种形式的历史和文化。出甘孜县的婚俗也不例外,它不仅给世人呈现着甘孜县独特的人文民俗景观,也承载着当地源远流长的历史与文化,还反映了宗教信仰对当地的社会和当地民众的道德和艺术所产生的影响。
  甘孜县藏族的婚姻礼俗具有明显的民族特点和地域特点,因其所处的环境不同,再加上宗教信仰有别,而且对外交流及开放程度等使其婚姻形式有显著的区别。“婚姻作为民俗形象,包括婚姻礼仪和婚姻形态两个方面。婚姻礼仪是婚姻得以成立的必要程序和婚姻永久合法性的重要标志,是有秩序地调节性行为的文明形态。嫁娶礼仪的举行标志着一对被社会认可的成年男女,将要建立新的家庭,共同担负起繁衍和发展家族的义务,履行正式社会成员的责任。每一种婚姻形态都伴随着相应的婚姻习俗,展示出婚姻习俗发展历史的痕迹。”[1]所以甘孜县的婚俗体现着特殊的婚姻文化,并因其政治、经济、法律和宗教因素的不同在婚姻中形成了不同的形态。
  (一)多种婚姻形态并存
  藏族历史上存在有一夫一妻制、一夫多妻制、一妻多夫制等婚姻形态,在甘孜县较发达的地方比较普遍的婚姻形态为一夫一妻制,而在牧区和稍落后的农区则为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制。不过在甘孜县境内的一妻多夫制和一夫多妻制具有别于其它藏区的鲜明特点,这里的一妻多夫制和一夫多妻制多半是建立在兄弟共妻和姐妹共夫的基础上的,并且这种独特的婚姻家庭的形成是有其原因的。首先,家族中的长者为了保全家中的财产以及劳动力,他们会试图以这种婚姻形式来促使自己的家族越来越昌盛。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甘孜县是一个半农半牧的地区,生产活动比较繁杂,而且生产活动规模较大,往往必须出动家里所有的劳力,在长期进行生产活动时家族成员相互间的感情越来越深厚,如果娶进门的媳妇(或入赘的女婿)人品很好或与家族的成员关系和谐,以至与家族中年龄相仿的异性产生感情,随之慢慢演变成兄弟共妻和姐妹共夫的局面,并在得到家族长辈的支持以后形成婚姻关系。第三个原因是甘孜县藏族民众比较重视“雍”崇拜。“雍”是藏族地区普遍存在的万物有灵的信仰,意为“福运”、“运道”或者说是“灵气”。因此甘孜县作为一个崇拜“雍”的地方,每个家族都很重视自己家族的“雍”是否安好,是否被污秽等。同样如果家中女儿要出嫁(或儿子要入赘)于其它家族,必定要给一定数量的嫁妆. 其实在甘孜县当地彩礼意味着出嫁的女儿(或入赘的儿子)应得的家产,所以每个家庭都会尽量把家中价值最高且携带方便的金银珠宝作为出嫁的女儿(或入赘的儿子)的嫁妆。在甘孜县藏民的思想观念中“雍”是存在于金银珠宝中的,所以当把家中比较贵重的首饰分给出嫁的女儿(或入赘的儿子)时,往往会认为家中的“雍”会随同金银珠宝一同分配出去,由此家族的长辈才会极力支持家族中的兄弟共妻或姐妹共夫,就是为了确保家中继续幸福美满。
  (二)独特的婚姻形式
  甘孜县藏族的婚姻形式则以自由恋爱为主流,不过包办婚姻的也为数不少。甘孜县藏族青年男女会趁逢年过节、过林卡、转山、宗教活动等时机相识。甘孜县的青年男子对自己心仪的女子,即使是陌生的,也可以抢走她的围巾或者帽子,作为初次交谈、赴约的信物。当被抢的女子去男子那里索要自己的东西时,男方就会借此机会协商相会的时间和地点等。如果女方同意相会就要用允诺的方式向男方表明心意。在藏族地区因为受藏传佛教思想的影响会以有关藏传佛教的一些著名人物或者著名寺庙作为发誓的对象来加强说明自己所说之话的可信度,因此这种为了得到对方的信任而发誓的形式也渗透于甘孜县藏族的婚俗里,以此作为青年男女相互信任的纽带。
  除了自由恋爱以外甘孜县也有包办婚姻,其特别之处在于被包办婚姻的子女是绝对不会回绝自己父母的,究其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由于从小受藏传佛教的洗礼,对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会以“缘”来解释,他们认为这些都是上天注定的,没有什么理由去抗争。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在藏传佛教思想里听从父母之命是子女对父母“孝”的体现,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藏族谚语来说明父母恩情的伟大“父母的恩情犹如大海,背着父母去朝拜圣地拉萨十次都不可能抵消父母对儿女的恩情”。而且“因果报应”的佛教思想也让他们更加坚信听从父母的安排会得到一个美满的结局的,因此在当地青年男女逃婚或者悔婚的情况很罕见。
  二、甘孜县藏族婚礼中所体现的藏传佛教思想
  在甘孜县现今仍旧保留着藏族古老的婚礼习俗,生活在甘孜县的藏民也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宗教观念,婚礼仪式和婚礼意识,既具有鲜明的地域特点,也存在藏传佛教思想的影响。
  (一)婚姻缔结
  甘孜县藏族的婚姻缔结方式也和其它藏区一致,其重要的一点就是近亲婚配是决不允许的。同一父系祖先繁衍的后代无论多少代,男女之间都不能通婚,而同一母系亲属关系后代男女至少也要相隔五代以上才能通婚。因此在甘孜县藏族中难见姑舅表婚和姨表婚等其他民族中常见的婚配现象。在甘孜县,他们以“骨系”来确定通婚的范围。“骨系”多以父系的血缘来计算,因此当地运用这种准则来划分自己的通婚范围。如果当地有违背“骨系”这个准则的话社会的舆论会给以强烈的谴责,而且与民众的观念相悖,他们认为近亲通婚很不吉利,会给家庭和亲人带来厄运。
  婚姻是否缔结除了要看通婚范围以外,还要看男女双方生肖的五行和纪年的十二属相的生辰是否相克或相冲,人们十分忌讳生肖和属相相克相冲,认为生肖相克相冲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不过在甘孜县这一原则不是很严格,因生产方式、生活环境的不同,人们对这种现象的认识也存在差异。不过在甘孜县这种现象是可以化解的,大多数的民众选择请当地的僧人来念经、佩戴相应的护身符等方法来化解双方属相相克相冲的现象。
  (二)提亲
  在不违背近亲通婚的前提下,当地藏民的婚恋有着较大的自由。他们在劳动生产和各种社交场合可以自由交往和谈情说爱。等到时机成熟双方将自己的意愿告诉父母以征得他们的同意,如果父母同意这门婚事家长就会出面请人提亲,最后安排婚嫁。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父母相中了某男或某女,然后征求子女的意见,子女同意就会安排进一步的事宜。
  提亲的习俗礼仪在各地都是大同小异、相差无几,但却是整个婚姻缔结过程中第一个带程式化的礼仪,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在甘孜县一般妇女不为青年男女结合穿针引线,媒人应由德高望重的长者来担任。因为长者深晓礼仪,善于言辞,通晓传统的谚语和格言,对于这样德高望重的善言者,甘孜藏语称为“巴么”。提亲的家长会随同“巴么”择吉日带上青稞酒、哈达、茶叶去对方家中,并由“巴么”说明来意,如果对方家长同意的话就会接受敬献的酒、茶、哈达,反之则表示拒绝这门婚事。双方同意以后就会请当地的高僧卜卦择算男女的生辰属相是否相合,预测婚后祸福吉凶。卜卦吉利便确定,不吉利时则有两种选择,一是就此罢休另择佳偶;一是请喇嘛念经驱邪消灾。提亲大事结束以后双方父母便会择日商定婚礼的程序和婚后的一些事宜。比如婚礼的规模、嫁妆和彩礼、婚后子女的生活、离婚以后财产分配等事宜进行洽谈。一般情况下双方家长会让“巴迷”作为见证人,并且以这天洽谈好的事宜作为以后办事的准则,这样在以后出现什么状况都会以此为依据。
  (三)举行婚礼
  甘孜县藏族的婚礼程序比较复杂,婚礼习俗除具有鲜明的民族与地域特点以外,同时又带着厚重的时代印迹,呈现出传统与现代交织混融、多姿多彩的风貌。婚庆大典之日是根据高僧的卜卦来确定的。当地对婚嫁的日期很注重,要使婚事办得顺顺当当,夫妻婚后和和美美,就必须选择一个吉祥的日子。婚嫁选用日期的数字视单数为吉祥。到对方家说媒日、择定婚期、新娘启程的时间、成大礼的时间等都要请佛教高僧占卜算定,而且这些日期一般都是一、三等单数,禁忌用双数,数字的选用大都是三、六、九,尤其重视三与九,由此可以看出藏传佛教思想已经根深蒂固的影响着当地人们的观念。
  除此之外甘孜县藏族具体的婚礼程序中也随处可见藏传佛教思想的影子。婚礼大典之日也是由当地高僧卜卦择吉日举行,婚礼大典之日的前一天就要到对方家中迎亲。迎亲人员全部都由年轻的男子充当,其中一般都是自己家的至亲,这些年轻男子要打扮得非常正式,以这样的方式来体现娶亲人家的诚意。
  婚庆大典之日,根据卜算确定的时间迎新娘(或新郎出门)。迎亲途中的道路两旁当地的人们都会放置盛满水的水桶,并以松树枝装点水桶,以此来祝福这对新人。在藏传佛教中松树枝是煨桑仪式时用来煨桑的吉祥之物,藏民都认为只有用松树枝来煨桑他们的愿望才会随着桑烟抵达上天。受此影响在甘孜县松树枝就是神树枝,是会给他们招来福气的。迎亲人家看见这些用松树枝装点的水桶时会自觉地在上面敬献哈达,并且在每个水桶上面放置现钱,放置现钱的多少一般以迎亲人家的经济条件决定。当新娘或新郎准备进入家门时首先会有一名属相与新娘(或新郎)相符的人领着新娘(或新郎)转门前的火堆三圈,以此仪式来消除一路上携带的“邪气”。随后会有一位当地的高僧为新娘(或新郎)进行“持”,“持”本意为“沐浴”,是一种佛教仪式,以洒圣水的方式为人们驱邪减灾。接着将新娘(或新郎)迎至家中的经堂里,经堂的床榻上铺着白色毛毡,白色毛毡上用麦子画着已经被藏传佛教吸收了的苯教“雍肿”符号。当地的人们认为经堂是家中最为神圣的地方,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表达他们迎娶新娘(或新郎)的诚意。婚礼期间进行各式各样的娱乐活动,除此之外婚庆大典的一整天都要不间隔地煨桑,以求当天婚庆大典的顺利进行以及祈请佛祖庇护这对新人以后的婚姻生活。
  甘孜县藏族的婚礼程序中随处可见藏传佛教的影子,从说婚到完婚,礼物中不可缺少的哈达;祭坛时藏传佛教的“三白”牛奶、酥油、酸奶;认为结亲之日若大雪纷飞是幸福美满的吉兆;新娘到门口象征性地喝一口牛奶;用系有白羊毛的松树枝蘸着掺有牛奶的水向上中下弹三次祭祀诸神等,这一切都表示新婚夫妇幸福甜美、万事顺愿、喜庆有余。综上所述能够充分的说明甘孜县藏族的婚礼程序传统色彩浓厚,所有仪式仍旧古朴,其中穿插的“宗教仪式”寓意非凡,所以甘孜县藏族的整个婚礼程序内的传统内容和象征意义都呈现出一种神秘古朴之态,宗教成份浓厚。
  三、结语
  婚俗文化是藏族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了解婚俗文化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全面、更深入地了解整个藏族文化,而且对丰富我们整个民族文化资源,加强文化认同和社会凝聚力都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甘孜县的藏族婚俗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纯朴的民风民情,并以其独有的风格展现了甘孜县独有的婚礼程序,随之也进一步表现了渗透在这些程序中根深蒂固的藏传佛教思想。这种独特的民俗文化和宗教文化不仅是藏族文化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同时也是我们民族大家庭灿烂文化园中的一朵奇葩。
  
参考文献:
  [1] 伦珠旺姆,昂巴. 神性与诗意——拉卜楞藏族民俗审美文化研究[M]. 北京:民族出版社,2003.
  [2] Chen Liming. Tibetan's Traditional Wedding Custom Culture and Its Changes[J]. Journal of Tibet University, 2002,(2).
  陈立明. 藏族传统婚俗文化及其变迁[J]. 西藏大学学报(汉文版),2002,(2).
  [3] 鲍宗豪. 婚俗文化:中国婚俗的轨迹[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
  [4] LI Ya, Pavldan Nyima. On Educational Function of Religious Activities in Wedding Customs of Gyalrong Tibetans[J].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 for Ethnic Minorities, 2010,(6).
  李涯,巴登尼玛. 嘉绒藏族婚俗中宗教活动的教育功能[J]. 民族教育研究,2010,(06).
收稿日期:2011-08-21责任编辑 王珏《民族学刊》2011年第6期

儒家进入中国政治思想中心
参与民俗旅游表演与女性的东道主地位
凉山彝族漆器纹样研究
一对摩梭兄弟的文化守望-摩梭民俗博物馆
感恩节知识大全
解读真实的走婚:受道德约束 承担家庭责任
《兔侠传奇》:民族动画新标杆
民俗学家:少数民族庆中秋风俗各异
王母娘娘简介和王母娘娘传说
青海湖茶卡石头山王母娘娘
鸟巢水立方旁边的北顶娘娘庙的传说
上海城隍庙介绍
科考占星术:星座的科学依据
略论民俗的形成与演变
上海19幢优秀历史建筑本周末免费开放
布莱尔:宗教为何重要
揭秘梁祝文化:原型是东晋时代的士族文化产物
《鬼谷子》
南市、静安、卢湾……我们城市的财富
那些个从北大清华出家的同修们
[杜靖]谁是“宗族社区”概念的最早提出者
贵州水族“卯节”被人类学家称为“东方情人节”
专访纪录电影《外滩佚事》导演周兵
专访纪录电影《外滩佚事》导演周兵
北京位于风水大师们所津津乐道的极佳之地
北京古城的五大风水镇物
明清与春秋时的中国人
中秋节的习俗
晚明士人生计与士风
《荒村公寓》与中国第一古城
李白故里之争、诸葛亮躬耕地之争
海派文化-上海各区名字来历
钟敬文:耕作民俗园地的农夫
四合院与禅宗文化
周易与分形的关系
按《易经》的方式生活、画画、做生意
“八十年代”的记忆、铭写和神话
庄学本:被遗忘的大师
泼水节——傣族民俗延承的文化符号
西藏有个沐浴节
寻找上海的秘密复兴岛上的白庐传说
族群记忆与国家认同
卜卦——康熙读《易经》
北京文化分三个层次两个群落
从当代系统论、信息论、协同学看易学原理
禅法与脑科学的关系考察
上海1600亿老洋房盛宴
各种宗教禁忌民俗文化,民风民俗1

本栏目主要介绍民风民俗,民俗文化方面,包括中国民俗,民俗文化,中国民俗文化,民俗风情,民俗学,民风民俗,中国民风民俗, 民俗文化村,藏传佛教思想对藏族婚俗的影响——以四川省甘孜县农区婚俗为例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中国民俗,民俗文化,中国民风民俗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