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扎巴藏族母系制走婚习俗研究

2012-05-17
扎巴藏族,母系婚俗,两性分工,居住法则,中国民俗。扎巴藏族母系制走婚习俗研究 玉树地区藏文典籍文献遗产类型研究与反思 藏汉文化视野中的绝地天通思想 花腰傣的文化与变迁 人类学视野中的西藏文化
扎巴藏族母系制走婚习俗研究
——《扎巴藏族——21世纪人类学母系制社会田野调查》
关于婚姻的解读
徐铭
  [摘要]扎巴藏族的母系制走婚习俗,历史文献包括当代的道孚县志都无记载。冯敏《扎巴藏族——21世纪人类学母系制社会田野调查》一书的“婚姻”部分首次运用人类学方法详细考察了扎巴藏族母系制走婚习俗与父系制初期的婚姻家庭形态,并讨论其对人类婚姻体系演进史的意义、对偶婚比走婚进步的意义以及母系制婚姻存在的解释。透过该书的材料可以发现,扎巴藏族婚姻的变异与男女分工及社会经济状况、国家的婚姻法和计划生育政策紧密相关。面临村寨搬迁的扎巴藏族要妥善安置,不要影响如母系制婚姻家庭的人伦关系。
  [关键词]扎巴藏族;母系婚俗;两性分工;居住法则
  中图分类号:C95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391(2012)03—0024—05
  
  作者简介:徐铭,西南民族大学教授。四川 成都610041

  道孚县扎巴区地处道孚县最南端,海拔2700米,距县城72公里。据2006年统计,全区有32个行政村,共计943户,5733人。在上扎巴区的仲尼、红顶、扎拖、亚卓乡,流行一种比较特殊的婚俗,即女方定居,男方访问,暮至晨离的婚俗。扎巴藏族男女16岁以后,便可以参加男女之间的社交。在生产劳动、节日、婚丧等活动中,男女都有寻访到“呷依”(意为“可爱的人”)的机会。如果两厢情愿,男方晚上就可以去同女方共宿,天亮时离开。扎巴藏族把这种行为称为“热作依兹”(意思是“去女人那里睡觉”),俗称走婚。这种访问婚双方分别属于各自的母方家庭,参与母方家庭的生产生活,所生子女随母方。这种婚俗是男不娶,女不嫁,具有多偶性,男女双方都不止一个呷依。呷依关系的维持时间有长有短,建立与解除这种访问婚都比较随意。但是,多数访问婚的双方在多偶中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长期呷依。选择呷依时,男女一般不注重对方的经济条件。访问婚前,男方通常不会给女方或女方家庭任何资助,女方或女方家庭也不计较。这种几乎流行于整个扎巴区的访问婚习俗,引起了民族学者、历史学者的关注,四川省民族研究所冯敏研究员对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的扎巴藏族进行了田野工作,写出了民族志专著《扎巴藏族——21世纪人类学母系制社会的田野调查》。本文拟以此书为基础,对扎巴藏族婚姻从社会进化、社会结构功能及对待访问婚习俗的态度等方面作一解读。

  一、扎巴藏族母系婚俗:社会进化方面的解释

  1978年费孝通先生提出“藏彝走廊”这个概念。2003年他对这一概念作了进一步的阐述:“藏彝走廊上……民族种类繁多,支系复杂,相互间密切接触和交融。对这条走廊展开文献和实地田野考察,民族学、人类学、民族史学家能看到民族之间文化交流的历史和这历史的结晶,从而能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有一个比较生动的认识。”其意即在强调平等多元的前提下,共同维护同一政体的和谐稳定的重要性。冯敏研究员的《扎巴藏族——21世纪人类学母系制社会的田野调查》一书以人类学的参与观察及深度访谈为主,也就是透过与被研究者长期的互动和在自然情景下的观察,了解扎巴藏人心灵结构与行为动力,为扎巴藏人的访问婚行为的探讨提供了一个较完整的知识体系。此外,冯敏研究员在探讨扎巴藏人当前访问婚习俗变迁过程中所产生的适应问题时,是从社会组织与结构,以及个人心理行为两个层次的适应现象着手。很显然,这一类型的研究,兼有实用与理论的意义。

  扎巴藏族的访问婚习俗,历史文献包括道孚县志都无记载。最早关注扎巴藏族族源及风俗的是早期的藏学家刘赞廷先生。他编辑的《道孚县图志·风俗》载:“本县为霍尔瓦述藏族土著,及汉人五族杂处之地,人民朴实。自改土归流以还数十年,半为同化,藏汉联婚生子,皆愿读书,不愿充当喇嘛,汉人礼节日渐浓厚。惟有渣坝三村因地处偏僻,以抢劫为能,凡松林口劫杀之事,皆该三村所为,而该三村人民不过百余户,竟敢目无王法,其当局设法改良为善,免去大道之患,亦可除去本县风俗一大障碍也。”近年注意到这种婚俗的,恐怕要首推任新建先生,2000年和2002年他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召开的康巴文化旅游发展会议上,提出了扎巴藏人走婚习俗的旅游开发,一时大众传媒都对此婚俗重视起来,可惜的是仍然没有人对此问题作一实地的详细调查。直到2004年和2007年,冯敏研究员首次对扎巴藏族访问婚习俗作了两次系统性的实地调查。

  扎巴藏族母系制婚俗是继藏彝走廊永宁纳西族母权制婚俗的又一个民族的独立案例,从早期人类学理论来看,可能是从母系演化到父系的一种遗留,是藏彝走廊民族的文化特质之一,能够对整个人类母系社会形成与变迁的基本理论提供一个新的证据。

  《扎巴藏族——21世纪人类学母系制社会田野调查》一书于2010年7月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全书十二章,第一次系统地对扎巴藏族的历史、社会、经济、婚姻家庭、亲属称谓、文化、宗教、习俗等进行全方位的人类学调查,重点是母系制婚姻家庭与父系制初期的婚姻家庭形态,也包括作者对它的学术见解。各章都有一篇详尽的结语,说明该章内容的价值和它在本书中的历史脉络,使读者能完整地了解该章的意义。笔者阅读后,发现作者是在运用当代美国人类学大师格尔茨的人类学“与其说是一种观察的学科,不如说是一种阐释的学科”理论研究扎巴藏族社会。冯敏研究员对扎巴藏族母系制婚姻的阐释,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人类婚姻体系演进史的意义。扎巴人的访问婚不仅保留了比较完整的母系制婚姻家庭,还浓缩涵盖了人类婚姻家庭发展史的几个阶段。从氏族外婚制到对偶婚、从对偶婚到专偶婚;从母系亲族到母系对偶家庭,再到父系制个体家庭,再到现代核心家庭,它们的层递、交错、发展都可以在其婚姻家庭及习俗中找到。

  第二,母系制婚姻存在的解释。扎巴藏人在封闭的自然环境中,最大限度地保持土地可持续利用,以多产粮食及农产品来达到人口与土地的平衡关系,自养自足,生存发展。这些生存策略与生存智慧是母系制得以存在的基础。

  第三,对偶婚比访问婚进步的意义。扎巴藏人母系制对偶婚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即男子上门为婿或女子上门为媳。对偶婚确立了男女双方独占的合法性,婚姻关系比较稳定,亲子关系更加明确,有了父的观念,较之访问婚的舅舅亲于父亲的关系,无疑大大进了一步,形成了向父系家庭演进的关键一环。对偶婚进步,是因为访问婚是双方自由结合,无任何手续,不举行任何仪式,解除访问婚关系具有随意性。而对偶婚要举行民俗仪式,书写或口头宣布婚姻契约,改变婚姻的主体称谓,这是对婚姻关系稳固的保证。访问婚双方频繁变化的状态,无疑还带有多偶的氏族外婚的遗迹,而且一旦入居相对稳定下来,就意味着迈入了一夫一妻为基础的对偶婚。由于双方再不允许过多偶的性生活,这无疑向一夫一妻专偶婚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说明扎巴藏人母系对偶婚已孕育着专偶婚的萌芽。

  扎巴藏人母系制对偶婚的样本,对以往对偶婚的特点提供了修正。以往民族学论述认为,对偶婚是“不稳定的”,“不稳定”是这种婚姻的显著特点之一。扎巴藏人对偶婚的经验事实证明,对偶婚也有比较稳定的。

  第四,扎巴藏人已经出现“从夫居”的嫁娶婚。据2007年调查:“在上扎巴区,嫁娶婚占已婚人口的13.78%;在下扎巴的下拖乡占已婚人口的48.66%,在瓦多乡和木绒乡,嫁娶婚占绝对优势。在正式媒娶媳妇之前,大多数男子是访问婚,在几个性伴侣中挑选一个中意的作为上门媳妇。这体现了嫁娶婚刚从母系到父系,从对偶婚向个体婚演进,曲折地走到父系制的一种发展规律。

  二、扎巴藏族母系婚俗:社会结构功能方面的解释

  目前学术界在探讨扎巴藏族母系制婚俗时,主要认为她是历史记载的东女国以女性为中心的社会特点的传承。

  人们想要解释的问题是:假设扎巴藏人的母系制度婚俗是一千多年前东女国的婚俗,为什么会维持至今天。然而,不论是早期的演化论解释还是传播论的解释,最后都需要一个结构功能的研究,通过对社会制度或社会组织之间的结构或功能关系的分析,探索扎巴藏人为适应特定内外环境而形成的一种特殊婚姻家庭形态。笔者根据人类学家莫多克(Murdock)的嗣系制度是受居住法则的影响,而居住法则受到两性分工的影响的社会结构理论来观察,扎巴藏族母系制度的产生是由于女性在该社会中是主要的生产者,父系嗣系的出现是由于男性是该家庭中的主要生产者。《扎巴藏族——21世纪人类学母系制社会田野调查》一书的资料,支持了这个理论。扎巴藏人婚俗的形成,直接有关的是男女分工问题。扎巴藏人有一个基本原则,凡是粗重的、技术性低的、费时而获利少的工作都由女性承担,技术性高的工作由男子负责。根据该书第三章“经济”部分提供的资料,笔者选择了28个基本项目就男女分工问题制成下表:

表1 扎巴藏族男女分工情况表
女 性
男 性
挤奶
照管孩子
收割庄稼
犁地
做饭
碎土块
给牲畜割草
木工
洗衣
施肥
种蔬菜
石工
纺线
灌溉
脱粒
制陶器
织布
播种
上山砍柴
绘画
擀毡
背柴
喂猪
缝衣服
背水
除草


疏羊毛
放牛


  从扎巴藏族劳动分工可知,农业生产的工作全由女性负担,男子参与的仅是犁地而已,男子参加其余的农业劳动则以为耻。如家庭无壮年男子,妇女也得承担犁地工作。除农业生产外,其他的粗重工作也由女性担任,比如建房屋时,夯地基、搬运泥土及石块都由女性负责。男子只当泥土匠、木匠和绘画等技术性的工作。也就是说,扎巴藏族是一个以女性为主要生产者的社会,居住法则绝大多数采取从母居的形式,男人只是到了晚上才去妻家,白天都留在母亲、舅舅家里,形成了母系继嗣制度。

  扎巴藏族母系社会并不完全从母居,还有从妻居,丈夫住到妻子(母亲、舅父)家里;从夫居,即妻子住到丈夫(母亲、舅父)家里。当一个母系家庭出现某一代为独子、全男或独女、全女时,则娶一个外姓女子或招一个男子入赘,即在母系家庭中出现一对夫妻。这种从妻居或从夫居的居住法则,它的嗣系的特点是母系继嗣,以完成母系家庭血脉的延续,这与父系社会的“女出嫁”或“男娶妻”有质的不同。冯敏研究员认为这种类型的婚姻是“对偶婚”。在此,莫多克的嗣系制度受居住法则影响的理论,不完全适用于扎巴藏族母系制社会,居住法则与嗣系制度不存在一个直接的因果关系,它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现在政府执行婚姻法和计划生育政策,只要男人与女呷依正式同居后,必须领取结婚证和举行婚礼,于是访问婚变成了“对偶婚”。每对夫妻本人以及他人都认为,这种领取结婚证的婚姻是带有永久性的,多少意味着现代社会所许可的一男一女之间性与经济的结合,但是否包含着配偶之间以及他们将来的孩子之间的权利和义务,还有待观察。

  扎巴藏人的母系家庭与母系嗣系制度,在21世纪初已发生微妙的变化:在家庭类型方面,出现了新居制的核心家庭;在嗣系制度方面,出现了父系嗣系制的现象。据该书第六章的资料:扎巴地区一些乡村户数增多,主要原因是年轻人为爱情而独立成家所致。以亚卓乡呷拉村为例,该村1980年有19户人,一直保持了二十多年,近几年户数开始增加,至2007年,发展为24户,增加比例为26.3%,主要原因是男女结婚后组成从丈夫居的核心家庭。从改土归流至现在的一百年里,扎巴藏人的母系制婚姻家庭制度,在汉族的父系主义的优势影响下坚强地存续着,从无放弃母系、采纳父系主义的倾向,相反的是将汉人男子上门入赘婚姻融入母系制。但是,进入21世纪,扎巴藏人母系制婚姻家庭开始向父亲制婚姻家庭演变。那么,导致扎巴藏人母系制婚俗变迁的因素是什么。

  扎巴藏人是以女性为主要生产者的社会,采取母方居住法则,从而形成母系继嗣系制度;反之,当以男性为主要生产者时,倾向于采取从丈夫居住原则,从而形成父系继嗣系制度。21世纪开始,扎巴藏人社会出现的新居制核心家庭,主要是男性承担主要的生计,这与市场经济的引入和政府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有密切关联。近十年来,少数扎巴藏人到外地打工、经商、求学或成为国家公职人员,频繁地接触到汉人,认为“汉人都采取嫁娶婚,如果我们还实行访问婚或上门到女方,实在不光彩”,逐渐改变了原有的婚姻家庭观念。一般来讲,在市场经济主导中,新婚夫妇通常离开父母或亲属另建新居。这种新居制的婚姻不具有母系社会婚姻的包容性,相对的特性是“排他性”。所谓排他性就是不能容忍其他第三者的加入,这一特性是夫妻关系的首要性质。在商业化社会中,夫妻如果自己单独生活,一般可能会更有好处,可避免与亲属生活在一起可能产生的某些人际关系紧张与人际之间的相互需求。可以说,市场经济出现在扎巴藏人社会似乎就与新居制核心家庭联系起来了。该书第五章“婚姻”部分里显示:任职国家公务员或教师的男女青年认为,“独立成家好,夫妻两人在一起,不跟一大家子人生活在一起,舒服些,自由些。访问婚男人在一处,老婆孩子在另一处,只是过年给孩子买点东西,家里人还是有些不高兴。再说,孩子让女方的兄弟供养,也不恰当。呷依经常来,也不好意思。呷依给孩子买的东西少了,在兄弟面前也没有面子。两人结婚组成的新家庭,挣的钱是一家的,没有钱也不会受外人的气。”“结婚好,夫妻朝夕相处,同甘共苦。访问婚只能晚上在一起,白天就不知道男人到那里去了,像失踪了一样。结婚有家庭存在,父母对子女有责任,如教育、读书等,子女对父母也有赡养的责任。”一些脱离农业生产,从事第三产业的扎巴青年人认为:应单独安家过生活,家里人少,人少责任小。好好让自己的孩子读书成才。一些女青年也认为:“访问婚不好,男人是别人家里的人,不能一心一意为老婆、孩子;而结婚是自己一家人,和和睦睦,就很安逸。”在市场经济的影响下,年轻人对外地的向往远远超过对故土的眷念。而在原居住地从事农业生产的男女青年,赞成访问婚继续存在下去。使人感到惊异的是已脱离农业生产劳动,建立起核心家庭的扎巴藏人更赞成从事农业生产的扎巴人保留访问婚习俗。客观地讲,生存的基础变了,传统一般是很难保住的。扎巴藏人对访问婚习俗的不同反应,与现在扎巴藏族职业的多样化有关联。市场经济引入扎巴藏族社会后,是会影响
两性分工的程度,不从事农业生产的男性在经济上的优势越来越明显。男性劳动力的投入变成绝对必要,因此男性对家庭经济的贡献也显然地大于农耕经济中的男人。

  总之,在结构功能观点指导下观察,扎巴藏族母系制访问婚、对偶婚和嫁娶婚是在上述一些特定的外在力量冲击与内在结构因素下,所形成的一种婚姻类型,不能说明它是人类婚姻史演进的一个缩影;它的存在与变迁并不必然与科技的进步、文明的复杂程度、阶级结构等现象有因果关系。也就是说,扎巴藏族母系制婚姻类型是人们为适应特定环境而形成的一种特殊的婚姻型态。

  三、扎巴藏族母系婚俗:村寨搬迁的现实思考

  费孝通先生倡导“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要求各民族不但要尊重与赞赏自己民族的文化,更要能尊重、赞赏别的民族的文化。扎巴藏族在中国民族大家庭中是一个少数民族,即使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居民中,也是一个少数民族。这不仅是人口数量上的少数,同时也是文化上的少数;数量上的微少数与文化、经济上的劣势,使他们产生许多应该加以探讨与思考的问题。目前重要的问题是与村寨搬迁相关的一系列问题。

  扎巴人居住的地方,政府正在修建大型水电站,村寨要被淹没。笔者认为自然村寨必须进行完整的搬迁。新型的扎巴人村寨,应该与三峡水库移民居民点不同,应该是一个以发展扎巴人文化为重心的人文村寨,在这里并不是单单着重于保存扎巴藏族母系制婚姻家庭的传统文化,而是要在适应当地自然生态环境的前提下,使他们以自己的文化为基础而逐步走进现代。这些村寨是要让人旅游观赏的,重点应在母系制婚姻家庭知识的旅游、生态的旅游,使旅游者在游罢扎巴藏人村寨之后,可以体会母系婚姻家庭文化生态调适的巧妙之处,另一方面也藉此培养旅游者尊重与欣赏不同文化的精神。

  假设扎巴藏人村寨被分散地安置在不同的区域,扎巴人将产生严重不适应的问题。根本的原因是由于扎巴藏人是一个从事粗放农牧业的民族,他们的经济是自给自足,他们的社会是以亲族为基础的面对面的关系,他们的婚姻是母系制的访问婚,要以这样的社会关系来应付分散安置后的各种社会关系,自然是要产生重重困难的。首先面临的是完全生疏的人际关系,重要的是如何与不同文化的康巴藏人、汉人相处,并建立和谐的族群关系。其次,是婚姻家庭的适应。在衣、食、住、行及宗教生活五个方面应比原居住地好,不应对扎巴青年择偶造成大的困扰。第三,要办好教育。扎巴人搬迁后,儿童及青少年的适应主要依靠学校教育的力量,藉此提高其知识水平与谋生技能。第四,有少数扎巴人迁移到城镇谋生,可能会发生族群的摩擦,再加上接触现代社会,有可能引起激烈的心理疾病。总之,希望这个变动不致太骤,不致影响最紧要的人伦关系——母系制婚姻家庭的关系。扎巴人搬离原居住地之后的处境基本上取决于优势族群对待他们的态度与行为。

  最后申明一点,仔细阅读《扎巴藏族·婚姻》后,每个人的解释不一定相同,甚至有所抵触。这是因为每个人都对扎巴藏族访问婚习俗做了个人的解释,重要的不在于不一致的解释,重要的是反映解释的丰富性与多元性。更为重要的是,整个藏彝民族走廊许多不同族群的婚俗(如永宁纳西族母权制婚俗、道孚扎巴藏族母系婚俗、康巴藏族的婚俗、安多藏族的婚俗、松潘藏族的婚俗、凉山彝族的婚俗),从结构学来解释,是否可以说不是一个简单的婚俗问题,而是一个民族结构关系的问题,值得学者们思考。

参考文献:
  [1] 冯敏.扎巴藏族——21世纪人类学母系制社会田野调查[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1.
  [2] [美]C·恩伯—M·恩伯.变化的变异[M].杜杉杉,译.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88.
  [3] Li Yiyuan. Cultural Images: Minorities Culture[J]. Taiwan, Series of Yunchen,38.
  李亦园.文化的图像·少数民族文化[M].台湾:允晨丛刊,38.
  [4] QiaoJian. Multiethnic, Multicultureand Cultural Advisory[J]. Taiwan, Series of Ethnic Research Institute, Spring, 2000,89.
  乔健.多元族群、多元文化与文化咨询[J].台湾:民族研究所集刊,89.
  [5] [英]开鲁窝顿.近代人类学与阶级心理[Z]//马林诺夫斯基.两性社会学.李安全,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
《民族学刊》2012年第3期 收稿日期:2011-11-20责任编辑:许瑶丽
扎巴藏族母系制走婚习俗研究
玉树地区藏文典籍文献遗产类型研究与反思
藏汉文化视野中的绝地天通思想
花腰傣的文化与变迁
人类学视野中的西藏文化
《语言民俗与中国文化》:“厚描”式的语言民俗研究
土著人民权利的国际保护——兼评《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
元宵节该怎么过嘛
论藏民族史诗《格萨尔王传》的“崇高”之美
圣诞节在中国为啥这么火
藏传佛教思想对藏族婚俗的影响——以四川省甘孜县农区婚俗为例
彝族的传统天时习俗
儒家进入中国政治思想中心
参与民俗旅游表演与女性的东道主地位
凉山彝族漆器纹样研究
一对摩梭兄弟的文化守望-摩梭民俗博物馆
感恩节知识大全
解读真实的走婚:受道德约束 承担家庭责任
《兔侠传奇》:民族动画新标杆
民俗学家:少数民族庆中秋风俗各异
王母娘娘简介和王母娘娘传说
青海湖茶卡石头山王母娘娘
鸟巢水立方旁边的北顶娘娘庙的传说
上海城隍庙介绍
科考占星术:星座的科学依据
略论民俗的形成与演变
上海19幢优秀历史建筑本周末免费开放
布莱尔:宗教为何重要
揭秘梁祝文化:原型是东晋时代的士族文化产物
《鬼谷子》
南市、静安、卢湾……我们城市的财富
那些个从北大清华出家的同修们
[杜靖]谁是“宗族社区”概念的最早提出者
贵州水族“卯节”被人类学家称为“东方情人节”
专访纪录电影《外滩佚事》导演周兵
专访纪录电影《外滩佚事》导演周兵
北京位于风水大师们所津津乐道的极佳之地
北京古城的五大风水镇物
明清与春秋时的中国人
中秋节的习俗
晚明士人生计与士风
《荒村公寓》与中国第一古城
李白故里之争、诸葛亮躬耕地之争
海派文化-上海各区名字来历
钟敬文:耕作民俗园地的农夫
四合院与禅宗文化
周易与分形的关系
按《易经》的方式生活、画画、做生意
“八十年代”的记忆、铭写和神话
庄学本:被遗忘的大师
泼水节——傣族民俗延承的文化符号
西藏有个沐浴节
寻找上海的秘密复兴岛上的白庐传说
族群记忆与国家认同
卜卦——康熙读《易经》
北京文化分三个层次两个群落
从当代系统论、信息论、协同学看易学原理
禅法与脑科学的关系考察
上海1600亿老洋房盛宴
各种宗教禁忌民俗文化,民风民俗1

本栏目主要介绍民风民俗,民俗文化方面,包括中国民俗,民俗文化,中国民俗文化,民俗风情,民俗学,民风民俗,中国民风民俗, 民俗文化村,扎巴藏族母系制走婚习俗研究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中国民俗,民俗文化,中国民风民俗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