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发现长江黄河新源头

2011-01-13
长江新源头,黄河新源头,长江,黄河,新源头,文化研究动态
发现长江黄河新源头
2009年09月17日 《外滩画报》第353期 文化研究动态
发现长江黄河新源头
文/周一妍 图/刘少创等 标签:长江 黄河 新源头

“中华民族第一大河”长江和“中华母亲河”黄河,以及亚洲唯一一条连通六国的国际河澜沧江的源头在哪儿?由青海省政府组织的史上最大规模“三江源头科学考察”,对长江黄河的源头提出新说。近日,该科学成果通过专家组评审,新确定的长江源头为当曲,黄河源头为卡日曲。科考队首席科学家刘少创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最快今年11 月,有关部门就会将最新确定的长江黄河源头信息公布于众。”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地理教科书中,将“中华民族第一大河”长江的发源地,笼统地概述为“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脉南麓”。1976 年8 月, 28 位专家组成的中国江源科学考察队,经过51 天的跋涉,突破冰雪的阻碍,走入长江源头。长江的源头共有5 条支流,当时考察的结论是沱沱河最长,约375 公里;当曲其次,约357 公里,据此确定沱沱河为长江源头。

  这期间,中国江源考察队也从未停止对黄河源头地理位置的考察。此前,玛曲、扎曲和卡日曲都曾被视为黄河源头。
  2008 年9 月,史上最大规模的“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头科学考察”队,通过长达1 个多月的现场考察,对长江黄河的源头提出新说。近日,该科学成果通过专家组评审,新确定的长江源头为当曲,黄河源头为卡日曲。

  科考队首席科学家刘少创告诉记者,此次科考,按照国际上对河流正源(即源头)的惯用标准,即“河源唯长”、“流量唯大”、“与主流方向一致”,其中,“河源唯长”是他们首要考虑的标准。

黄河源头是条“红铜色的河”

  2008 年9 月,由青海省政府组织、国家测绘局指导的“ 三江源头科学考察”正式启动。考察队从青海西宁出发,前往青藏高原腹地三江源地区。那里是“中华民族第一大河”长江、“中华母亲河”黄河以及亚洲唯一一条连通六国的国际河澜沧江(湄公河)的发源地,25% 的长江水量、49% 的黄河水量及15% 的澜沧江水量来源于此。这块面积为30.25万平方米的区域,河流、湖泊、沼泽众多,雪山冰川广布,素有“江河源”、“中华水塔”、“亚洲水塔”之称。

  “这次科考是我国首次进行的三江源头大规模科学考察活动,历经41 天,行程7300 多公里,集合了46 位来自国内测绘、遥感、水文、地质等领域的优秀科学家,还有两位国宝级的院士加盟。”刘少创告诉记者。作为中国著名的河流探寻者,刘少创花了十年时间,走过全球13 条著名大江大河的源头,包括尼罗河、亚马逊河以及非洲的刚果河等。中国的雅鲁藏布江以及“三江源地区”,也是他多次考察的对象。

  “精确,是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表示。此次科考的目的,就是用世界上最先进的测量与遥感技术,探寻出三江的真正源头。”刘少创告诉记者。此次科考采用了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地理信息系统、遥感技术等现代高科技技术,很多都是首次用于三江源头科考。
  科考队考察的第一站,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条中国的内陆河呈“几”字形,由东向西,流入渤海。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它位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北麓的源头。黄河河道下游笔直,中游次之,上游段最曲折。自古以来,人们对黄河源头地理位置的考察从未停止过。此前,玛曲、扎曲和卡日曲都曾被视为黄河源头。

  “从卫星图上看,扎曲无论长度还是流域面积,都明显小于玛曲和卡日曲,首先被排除在外。”考察队出发前,刘少创仔细分析了三江源地区的高清晰卫星云图。于是,黄河源头锁定在玛曲和卡日曲。

  在藏语中,“玛曲”的意思就是黄河。许多藏民因此认为,玛曲是黄河的源头。早在清朝时期,一旦发生洪水灾害或是旱情,当地藏民就会聚拢在玛曲,祭拜河神。1952 年,黄河水利委员会水文局赶赴三江源查勘,由于技术条件限制,未能进入黄河源头。于是决定听取当地藏民的建议,确定玛曲为黄河正源。

  “卫星云图上显示,玛曲和卡日曲流域面积相当,但长度上,卡日曲要比玛曲略长,卡日曲或许是黄河的正源。”刘少创告诉记者。
  走过青藏高原,翻过日月山,科考队进入黄河的源头区——玛曲与卡日曲的汇合点扎陵湖。

  科考队员兵分两路,一路负责测量玛曲和卡日曲的河域面积。在扎陵湖入两河汇合处,河势散乱、流速缓慢,科考队员决定先测玛曲。玛曲河水不深,一会儿工夫,队员就测量完毕,玛曲宽度达43 米。然后,科考队员转到南面的卡日曲。由于卡日曲十分散乱,近处找不到一个水流归槽处,队员走了30分钟,才看到一个利于测量的地方,中间有一处沙洲。经测量,这段河宽有84米,减去中央沙洲26 米,等于河宽58 米。与此同时,刘少创带领着一个小分队去卡日曲上游勘查。此行刘少创等人带去了误差达到厘米的先进GPS 测量仪。“过去的地理坐标都是用误差较大的GPS 测量的,这一次,我们有信心测量到最精确的数据。”

  卡日曲地区是一片沼泽,刘少创等人步行了7 公里才抵达这条河的源头。回来的路上,天已经黑了,一不留神,越野车的两个轮子陷入一条深沟,汽车几乎要侧翻过来。

  但当时车上只有一把铁锨,几名科考队员只能轮番用铁锨在陷车的地方挖坑。此地海拔近5000 米,人的体力极为有限;一铁锨下去,挖不下多深。足足挖了4个多小时,越野车终于开了出来。

  当天,科考队测得数据,卡日曲最长的支流——那扎陇查河长度为362.63千米,比玛曲最长的支流约古宗列曲长36.54 千米。

  “在藏语中,‘卡日曲’的意思是‘红铜色的河’。我们亲眼所见,蓝天白云倒映在河水中,泛着红霞般的光彩。”到达卡日曲后,队员们忍不住纷纷品尝,他们说,卡日曲的水有一股清甜,“那是母亲河独有的味道。”
  依照“河源唯长”的原则,科考队当场认定:卡日曲才是黄河的源头。

长江原来没那么长

  相比黄河,长江源头则更加扑朔迷离。按照1976 年的结论,长江的源头被确定为沱沱河。
  然而,随着遥感技术的发展,不少科学家对这一结论提出质疑。刘少创就是其中之一。

  “通过测量卫星遥感图,得出的结论是,当曲长360.8 公里,沱沱河长357.6 公里。当曲比沱沱河长3.2 公里。”刘少创说,“但卫星遥感图还存在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地图中的蓝色或许不是河流,而是冰川、积雪或其他物质。要弄清楚当曲和沱沱河的真实长度,唯有实地考察。”
  进入沱沱河,必须翻越唐古拉山脉主峰各拉丹东雪山,那座山峰海拔6621米,四周全是冰川,宛如进入一个“冰河世纪”。站在沱沱河站观光台上,考察队可以看到宽阔的沱沱河。河面银光闪耀,清澈的河水在一片片河心滩地之间散乱流淌,时而分岔,时而聚合。通过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测绘仪器,刘少创测得沱沱河的最长支流长度为348.63 千米。

  348.63 千米,这个数字让刘少创大为惊喜。原来,早在两年前,刘少创就曾测量过长江另一源头当曲的长度,测出的结果为360 千米左右。但在当时,刘少创不敢轻易下结论,说当曲是长江的正源。那时候,他主要存有两个疑问:其一他不知道沱沱河的长度;其二考察当曲的时候是春天,旱季尚未来临,水量丰富。一旦进入秋季,当曲源头可能就没水了,那么当曲就不符合国际公认的“正源必须一年四季都有水”的标准。

  走出沱沱河,刘少创一行赶赴当曲。2008 年10 月8 日,刘少创步行了几十公里路,终于来到当曲的尽头。现场所见,尽管旱季已经到来,当曲不仅有水而且水量丰富。刘少创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刘少创手持先进的GPS 测绘仪,一言不发,一个人走在队伍的最前端。他双眼紧紧盯着GPS 显示屏幕上跳动的数字,最终,数字定格在“360.34 千米”,比之前测得的长江源头另一支流沱沱河长出11.71 千米。“瞧,这才是长江的源头。”他顾不得疲倦,声嘶力竭地叫喊。

  一瞬间,整个考察队都沸腾了。
  队员们纷纷俯下身子,品尝长江第一滴水的甘甜。在这里,虽然见不到“中华民族第一大河”波澜壮阔的浩瀚气势,听不到震耳欲聋的江河怒吼,但能感受到一份特有的宁静。随队的藏族导游答英,一个脸色黝黑、身材高大粗壮的康巴汉子,一下子双腿跪地,双手合十,在泉水边念着藏语祷告。当曲位于青海省唐古拉山脉东段的一片高原沼泽中,答英曾数十次流浪至此,却从未在此膜拜过。此前,他跟大多数人一样,认为长江的发源地,是位于唐古拉山脉主峰各拉丹东雪山上的沱沱河。

  藏语“当曲”是“沼泽河”的意思,和沱沱河的“冰河奇观”不同,当曲则是另一番风光。这里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沼泽地,地下水源丰富,到处是成片的沼泽。从高空往下看,大大小小的水潭星罗棋布,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着奇光,好似银河繁星。

  “队员们用皮划艇在当曲和沱沱河的交汇处划行,可以轻易感觉到,当曲的水量比沱沱河充盈许多,水流的速度是沱沱河的五六倍。”刘少创表示。

  随着长江新源头的产生,长江的长度终于也尘埃落定。长江最新的长度是6236 公里,比公认的约6300 公里“短”了60 多公里。

  此次科考的另一大发现是结束了澜沧江“没有源头”的历史。由于澜沧江源头支流众多,长期以来,澜沧江源头的历史记载一直属于空白。此次考察,刘少创对澜沧江上游众多支流作了比较,最终确认澜沧江正源位于青海省杂多县的吉福山,被称为千古“无源之水”的澜沧江总算有了源头。

“探寻江源,好比伽利略探索宇宙”

  “确立三江源的源头,不仅为了精确掌握国家的重要地理坐标,还能进一步了解源头地区的生态气候条件,以及各方因素对源头带来的影响。”科考队队长、青海省测绘局副局长唐千里表示。

  此次科考发现,在三江源地区,草场植被破坏严重。“8 岁以前,这里的草还很高,能看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场景,现在却完全看不到了。”科考队地理队队长刘锋贵在三江源地区长大。作为一位从小生活在三江源地区的藏族同胞,重归故土看到眼前的一切,他已经没有了家的感觉。

  “三江源俗称动物天堂。然而,这一次,我们看到高原鼠兔的大量繁殖,它们危害草场,使草场退化。在重度退化的草场中,每100 平方米里,能发现200 个左右的鼠洞。”刘少创分析说,三江源地区的植被破坏,原因并不是过度放牧,而是气候变化。“在三江源地区,当地居民很少,大多是游牧藏民,他们世代在那里生存,对环境的破坏并不大。反而是当地受到气候变暖影响,冻土下沉,地表含水量锐减,干燥的地表成了高原老鼠的温床。”

  当地牧民则指出,草场退化还与开挖金矿有关。
  在与当地牧民交流中,科考队员得知,三江源区玛曲北边数条山沟里有大量金矿,一些私人老板在此开矿。但慑于这里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挖,多是以勘探的名义悄悄挖。

  “如果黄河源头定在卡日曲,玛曲可能就不再是核心保护区了。那些金矿老板或许会趁此机会继续挖下去,如果再这样挖,麻多乡就完了!”玛曲发源地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麻多乡副乡长罗松扎西表示,三江源源头的改变,或许将改变全乡人的命运。

  目前,三江源的科考结果已通过国家测绘局评审,正在等待法定的审核批准。刘少创乐观地表示,最快今年11月,有关部门就会将最新确定的长江黄河源头信息公布于众。
  “三江源头的发现能改变历史吗?”

  记者问。
  “ 这样说有点大了。去探寻江河之初的流水,本身就很有乐趣。从前,人们对尼罗河的源头是白尼罗河还是青尼罗河争论不休。直到2006 年,3 名来自英国和新西兰的探险家,经过80天考察,徒步走完最后70 公里,终于在卢旺达的纽恩威雨林中找到尼罗河的源头,该发现将尼罗河的长度增加了约170 公里。” 刘少创回答。

  “随着人类科技进步,人类观察世界、了解世界的手段也在不断进步的。伽利略当时用自制的望远镜看到星空,看到月亮,看到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三江源地发现没有伽利略的发现那样富有颠覆性,但也是人类进步的一种行为。”
本文《外滩画报》链接:http://www.bundpic.com/link.php?linkid=9538

诺亚方舟惊现土耳其可能性99.9%
南京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大楼奠基
世界伦理学家孔汉思:中国文化是最为古老的高级文化
北京大学收藏西汉竹书3300多枚汉简
清史纂修基础工程中规模最大文献整理项目《清代诗文集汇编》完成
字体之争:我们仍没跳出历史怪圈
法报让网民投票是否归还兽首

150万年前脚印揭史前人行走之谜
汉语外来词的新发展
温家宝在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畅谈中国传统文化
改革开放三十周年10大流行语今揭晓
中国学者破解“龟甲形成之谜”改变传统观念
华师大举办庄子国际学术研讨会
>文化动态1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资讯,文化研究动态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动态新闻,文化发展,古代文化研究成果,文化研究动态,发现长江黄河新源头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考古发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