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洛阳盗墓背后利益 盗墓者移师省外十墓九空

2011-08-14
洛阳盗墓背后利益 盗墓者移师省外十墓九空,文化新闻,洛阳盗墓
洛阳盗墓背后利益 盗墓者移师省外十墓九空
2011/08/14 鲁中晨报 有人在洛阳邙山摆出了“盗墓”字样。
  一份数千字的举报材料上,赫然印着“叩迎全国记者到古都洛阳揭黑”的大标题,材料的落款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专案组部分民警。 “之所以向山东媒体反映这一情况,主要是因为这股黑恶势力在垄断了洛阳文物黑市的同时,还将‘业务’范围扩大到了国内的其他地区,其中也包括与河南相邻的山东。” 洛阳,古中原文化盛极之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让以“打击犯罪”为本职的民警向全国媒体发出求助?

  洛阳刑警寄来“情况反映”

  8月3日,一份来自河南洛阳的举报材料让本报记者感到惊讶。在这份数千字的举报材料上,赫然印着“叩迎全国记者到古都洛阳揭黑”的大标题,材料的落款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专案组部分民警。根据所留电话,记者与举报人取得了联系,对方称自己原是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警察,如今,在侦破公安部督办的大案过程中,倒在了黑恶势力的组合拳下。据上述举报人介绍,他们之所以找媒体帮忙完全是迫于无奈,因为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但由于这股黑恶势力太大,每一次举报都中途夭折。“而之所以向山东的媒体反映这一情况,主要是因为这股黑恶势力在垄断了洛阳文物黑市的同时,还将‘业务’范围扩大到了国内的其他地区,其中也包括与河南相邻的山东。” “如今,我们这些举报人甚至已向家人交待,如果我们有一天出事了,那一定是这股黑恶势力绑架了正义,因为除此之外,我们这些打黑刑警没得罪过任何人。” “我们并不惧怕黑恶势力,怕的是这股势力背后的保护伞,他们是与之关联的官员,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有多名领导和民警惨遭报复。”

  盗墓之风在洛阳愈演愈烈

  8月5日,为进一步了解事件真相,调查洛阳盗墓的现状,本报记者跨省展开采访,采访中记者发现,如举报人所述,“警察斗不过盗墓贼”在这里已成了公开的秘密。在去往洛阳城郊的多处盗墓案发地途中,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自几年前一起曾经轰动全国、公安部挂牌督办的盗墓大案不了了之,盗墓之风便变得愈演愈烈。以洛阳市瀍河回族区小李村为例,8月6日下午,记者在举报人的带领下对这里进行了探访。小李村是盗墓利器洛阳铲的发源地,此处古墓遭盗掘情形之严重,可谓将洛阳铲之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小李村的村南有一片约400亩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记者共找到了100多个盗洞,最密集处,约200平方米的范围内,记者找到了20多个盗洞,文物的残片与先人的遗骨散落在盗洞周围。由洛阳铲所挖的探洞更是随处可见,现场许多探洞周围被洛阳铲带出的泥土还很新鲜。小李村的村民告诉记者,新鲜的泥土证明了探洞被挖于头天夜里,而从被盗墓者挖出的汉砖以及被挖开的墓室大小来看,则多是汉代平民墓。据村民回忆,从2011年年初至今,这里已被很多盗墓者“光顾过”,盗墓者并不害怕被人发现,不但晚上有人挖,白天也很少消停。 除此之外,盗墓者不仅在田地里盗挖,甚至还在农户的房前屋后打洞探墓。在当地,洛阳铲的制作作坊虽然不多,却随处均可买到这一盗墓工具,价格从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据举报人介绍,目前,洛阳民间盗挖的文物都要卖给当地一些文物贩子,他们再将文物偷运到广州,然后出境交易。

  盗墓者移师省外“十墓九空”

  “目前,由于洛阳‘十墓九空’的现状以及当地盗墓行业的极度膨胀,许多盗墓者开始有组织地移师省外。”8月6日,洛阳警方提供了一个案例:2009年11月2日深夜,5名洛阳市孟津县农民,携带洛阳铲等盗墓工具,驾车到山东寿光盗掘古墓,被当地警方一举抓获。 “这仅仅是被查实案件中的一例,没有报案或者没有查实的案例更多。”警方说。现实中,洛阳盗挖古墓现象古已有之,以前一直在严厉打击,不仅对文物盗挖者毫不手软,对利用职务之便参与犯罪的公职人员也坚决清除。上世纪90年代初期,洛阳曾经发生了著名的“洛阳缉私队全军覆没”事件。当时,时任洛阳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刑警队副队长的郭勇利用职务之便,多次盗挖、倒卖文物,非法获利26万多元,被执行死刑。不久,洛阳其他缉私队长也陆续因为文物犯罪被依法处理,洛阳缉私队因此“全军覆没”。几年后,当地崛起了一个新的盗墓团伙,至上世纪90年代末,该团伙在洛阳已成气候,当时已发展至数百人之众。很快,这个盗墓团伙的触角延伸到山西、陕西、山东、湖南等地,原因并不是仅仅因为洛阳“十墓九空”的现状。极度膨胀的黑色行业、不断增加的盗墓人员,使这个行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过剩的人员因此被有组织、有目的地输送至省外其他地区。“如果没有足够的官方背景和雄厚的经济实力做支持,跨省从事盗墓行业其实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在此前的调查中我们也发现,但凡跨省作案的盗墓团伙在省外都有同伙,对方除了要有官方背景,还要有一定的社会运作能力。”原专案组一成员说。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几乎所有从省外盗得的文物,多数都会返回洛阳进行销赃,通常的渠道是从洛阳先去广州,从广州再到香港,最后由香港完成出境交易。

  盗墓行业暴利远超贩毒盗挖古墓走私文物的利润究竟有多大?

  采访中,根据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专案组成员提供的信息显示,以一个从盗墓者手中收购的古瓷瓶为例,一只收购价几万元的瓶子,走私拍卖后的价格可能达到百万甚至上千万,“利润比贩毒还高得多。” 8月7日,专案组成员之一的原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警支队支队长李小选坦言,在洛阳当地,“要致富,挖古墓”一直是当地许多农民的共识,主要是因为盗墓的门槛很低,三五个人一伙,只要有力气,跟着老手去,挖两回就上路了。在洛阳盗墓最关键的是要会看土,这早已成了公开的行业秘密。洛阳铲打进去,从带出来的泥土分辨下面是否有墓。一般土质均匀的说明没有,出现断层的则可能有墓。此外,土灰的颜色还能区分是哪个朝代的墓。通常情况下,白灰是汉墓,草木灰则是唐墓。据此前当地破获的盗墓案显示,绝大多数盗墓者都热衷于盗挖唐墓。记者多方求证后得知,唐墓坐北朝南,呈菜刀状,刀柄就是墓道,刀身就是墓室,很好挖,一口墓大概几个小时就可挖出来,进去把东西取出来即可。盗墓者钟情唐墓的原因,在于多数情况下都能有收获。因为汉墓的陪葬多是金银珠宝,早就被人盗完了,唐墓陪葬除了钱财外,还有陶瓷,以前的盗墓贼只拿走财宝,瓷器是看不上的。 “盗墓者所盗挖的任何一件文物,不需要向国家交一分钱,他们唯一害怕的就是公安,只要能把公安摆平,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李小选说,而摆平公安无非就是两种渠道,一是用钱收买,二是借外力打压,专案组成员的遭遇属于后者。

  洛阳盗墓背后的利益博弈 警察斗不过盗墓贼

  文/图 鲁中晨报记者姜涛 发自河南 41岁的王建国原本是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组的一员,如今已是满头白发,在被调整到警犬队喂狗之前,他没有一根白头发。现实中,与王建国有着类似遭遇的还有十余名当年从事“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的成员…… 提及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洛阳宋氏兄弟的故事便不得不说。在洛阳民间,人们对宋氏兄弟“两红两黑”的特殊背景格外关注。经查证,宋彦彬、宋彦庆兄弟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涉足倒卖文物活动,并形成了盗掘古墓、倒卖、走私文物一条龙的犯罪网络,逐步控制洛阳地下文物流通渠道,垄断了洛阳倒卖文物黑市。

  优秀民警 “沦落”去喂狗

  从洛阳警官学校毕业后,王建国被分到了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至今,在刑警支队已干了20年。据王建国的一名原领导回忆,在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之前,王建国先后荣立一、二、三等功8次,在当时整个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中是数一数二的优秀民警。在遭遇了“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之后,2005年,王建国被调整到刑警支队下的警犬队去从事喂狗的工作。截至目前,王建国已经整整喂了6年狗。据这名领导介绍,当年王建国之所以能进入专案队伍就是因为其为业务骨干,是刑警支队重案二队的中队长。“我认为,是这个专案背后的保护伞毁了一名优秀的民警。” 现实中,与王建国有着类似遭遇的还有十余名当年从事专案的成员。 “两红两黑” 宋氏兄弟提及公安部督办的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当地宋氏兄弟的故事便不得不说。在洛阳民间,人们对宋氏兄弟“两红两黑”的特殊背景格外关注。洛阳盗墓行业有名的宋家兄弟指的是宋家长子宋彦彬以及排行老三的宋彦庆。宋家其他两位兄弟,老二和老四均供职于洛阳市公安系统。经专案组查证,宋彦彬、宋彦庆兄弟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涉足倒卖文物活动,并形成了盗掘古墓、倒卖、走私文物一条龙犯罪网络,逐步控制洛阳地下文物流通渠道,垄断了洛阳倒卖文物黑市。公安部督办的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的背后,涉案的宋氏兄弟是谁为其撑腰?据一名当年的专案组成员介绍,2003年1月13日晚的大抓捕,本来是一次绝密行动。行动之前,洛阳市只有书记、市长、公安局长等不超过5个人知道,但当晚,列为抓捕首要对象的宋氏兄弟却漏网了。 10多天后,重新抓捕宋彦庆归案时,专案组通过一系列调查才发现,宋氏兄弟在闻风逃跑时,其同车逃犯何健康与洛阳市公安局缉私大队一名领导频繁通话。

  特大涉黑文物专案被搁浅至今

  要进一步了解王建国等人的遭遇,还应从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说起。 2002年11月底,公安部接到了一封举报信。一名自称文物爱好者的人士称,他发现洛阳市倒卖文物现象猖獗,称自己收藏了一辈子文物也没亲眼见过如此的精品,而这些文物经广州过香港而流失海外。对方在信中还提到,洛阳市的文物走私一条龙基本都由洛阳市的宋家兄弟控制。 2002年12月4日,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白景富作出批示,“组织专门力量,精心设计指挥,尽快一网打尽。” 2002年12月13日,时任河南省公安厅厅长张程锋也作出批示,务必高度重视,确保一网打尽。 2003年1月13日晚,专案组采取首次抓捕行动。1月28日,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宋彦庆被抓捕归案,另一名主犯宋彦彬潜逃至今。截至目前,专案组共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91名。但就在专案组调查取得进展之际,事情起了变化,4月18日,多名专案组成员被“双规”。这一切的理由是洛阳市刑警支队涉嫌私设“小金库”,之后,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因上述原因被搁浅至今。

中国盗墓者发掘新市场
照片证实亚马逊神秘部落真实存在
发现长江黄河新源头
诺亚方舟惊现土耳其可能性99.9%
南京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大楼奠基
世界伦理学家孔汉思:中国文化是最为古老的高级文化
北京大学收藏西汉竹书3300多枚汉简
清史纂修基础工程中规模最大文献整理项目《清代诗文集汇编》完成
字体之争:我们仍没跳出历史怪圈
法报让网民投票是否归还兽首

150万年前脚印揭史前人行走之谜
汉语外来词的新发展
温家宝在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畅谈中国传统文化
改革开放三十周年10大流行语今揭晓
中国学者破解“龟甲形成之谜”改变传统观念
华师大举办庄子国际学术研讨会
>文化动态1

“小金库” 成专案拦路虎?

  专案组发现了宋氏兄弟背后“保护伞”的线索,待进一步调查之时突生变故。 2004年3月,被专案组抓获的文物贩子蔡武堂为立功赎罪,要求面见时任洛阳市公安局局长、专案领导小组主要负责人张太学。4月16日,张太学带领办案人员提审了蔡武堂。专案组调查资料显示,蔡武堂揭发了一位副厅级官员很多违法违纪问题。但就在张太学提审蔡武堂之后的第二天,“意外”发生了。这一天,河南省纪委的调查组进驻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调查“小金库”问题。专案组具体工作负责人、刑警支队党委委员张建岳和公安局副局长、刑警支队支队长李小选被“双规”,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原副大队长、专案组材料内勤尤益民被要求到纪委接受调查。不久,参与专案组工作的刑警支队原政委王宗文也被“双规”。

  尤益民负责“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的全部案卷和材料,张建岳时任文物案的主办侦查员,这些人都属于专案组的骨干力量。采访中记者证实,张建岳被“双规”时,滞留在洛阳金城宾馆,由于有多年刑警经验,他在一个中午顺利“出逃”。出来之后,与“拒不接受纪委调查”的李小选会合,辗转赴京,到公安部等有关部门说明案情。 “小金库”调查最终的结论是什么?记者经调查发现,从几名被“双规”的办案民警的遭遇来看,“小金库”的问题似乎并没有那么严重。 “我被省纪委的人问话时,他们基本就没提‘小金库’问题,反而一直逼问我专案组的工作情况。”张建岳告诉记者。 “我想不通,因为我当时的职务是洛阳市刑警支队党委委员、政工科长,具体负责‘02·12·10’专案组工作,与‘小金库’没有一点关系,后来我们都明白了,表面是查‘小金库’,实际针对的是‘02·12·10’专案。”张建岳说。

  那些被洛阳铲“铲倒”的专案组民警“实事求是地讲,刑警支队在财务管理上存在一些问题,当时刑警支队每年需要经费250万,但财政拨款每年只有40万元左右。经争取,市局给予支队‘返还罚没款40%’的政策;同时,经市领导和局领导协调,支队和烟草局、电业局联合成立办案中队,每年由两部门各提供50万元的办案经费;和交警部门开展防盗抢业务,每年收入90万元。”原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一名负责人说。 “以上经费的来源和用途是经市领导协调,市公安局领导同意,刑警支队党委集体研究过的,并建立了严格的管理制度,每年都经财务部门审计。

  对“洛阳警察干不过盗墓贼”这个说法也许没有多少人会信,但是“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组成员职务身份的巨大变化却印证了一个一个尴尬的事实——当年的专案组民警确实被洛阳铲“铲倒”了,而且倒得很委屈,甚至很窝囊。不信,请看当年的专案组成员的巨大变化:2004年5月,原洛阳市公安局局长张太学被调任河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时任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警支长;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原副大队长尤益民调入巡警支队任副大队长;王建国虽没有离开刑警队,但被调去养警犬。队支队长、专案组负责人李小选脱下了警服,调至政法委;原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党委委员、专案具体负责人张建岳被调任洛阳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任副局 此外,其他专案组骨干成员也在很短的时间内被调离。之后,专案组成员中又有多人被“双规”,最长的达两年之久,但最后并未查出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英雄远去,积案难破,洛阳铲仍非法寄生在古墓盗窃行当中。这才是我们关注洛阳铲的主要目的。

  专案组成员 人生轨迹被改变

  调查结果表明,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小金库”收支明细管理规范,警察个人在经费使用上均未出现违规,也就是说所有“小金库”支出都用在办案上。在证明了专案成员的清白后,原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党委委员、专案具体负责人张建岳一行回到了洛阳,“但干扰调查的无形力量并未因此放弃。”张建岳说。从2004年5月起,洛阳市警方疾风骤雨式的人事调整展开。时任洛阳市公安局局长、素有“青天”之称的张太学被调任河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此后,时任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警支队支队长、专案组负责人李小选脱下了警服,调至政法委;张建岳被调任洛阳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任副局长;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原副大队长尤益民调入巡警支队任副大队长;王建国虽没有离开刑警队,但被调去养警犬。此外,其他专案组骨干成员也在很短的时间内调离。之后,专案组成员中又有多人被“双规”,最长的达两年之久,但最后并未查出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查出来的话,我们也就不在这儿了。”尤益民说。 …… 记者多方了解,在2004年“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组骨干队员被调离之后,再无关于该案实质性进展的任何公开信息。公安部挂牌督办的这个大案,搁浅数年。

  河南警界 “张青天”的无奈

  说起洛阳警察干不过盗墓贼,有一个人的心里最委屈,他便是张太学。曾为专案领导小组主要负责人的张太学警校毕业即成为一名刑警,因成绩卓越,1984年被提拔为淮阳县公安局副局长,时年28岁。1993年6月,张太学就任太康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同时兼任县公安局局长一职。之后,他先后担任周口市公安局副局长、小浪底公安处处长、商丘市公安局局长。 2001年9月12日,张太学履任洛阳市公安局局长一职。采访中本报记者了解到,张太学填补了多项公安史上的空白,他不但是第一个在全国公安机关发禁酒令的人,还是最早在全国提出打“市霸”的人。至今,许多洛阳市民仍清晰地记得,1995年,张太学最早提出平安城市概念时说过的一句话,“走夜路不害怕,逛商场无牵挂,搞经营无敲诈,坐客车无路霸”。张太学曾经的下属回忆说,张太学在太康县当公安局局长,把城里那些违法乱纪者管得服服帖帖,一扫当地乌烟瘴气的混乱局面。有一个细节是,当地老干部还曾联合做了两个木铡刀:一个虎头铡,一个狗头铡,送给了张太学,称他是当代包公,而没做龙头铡的原因是张的官太小。还有一次,当地百姓送给张太学一箱苹果,打开一看,每个苹果上都刻着:我们热爱张青天。在当地,张太学还有一句名言:谁欺负老百姓,我就欺负你!谁对不起老百姓,我就对不起谁。

  洛阳警察仍在为自己正身

  2004年7月,检察机关指控宋家老三宋彦庆涉嫌倒卖文物罪及非法拘禁罪,宋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然而在收监两个月后,宋彦庆就被保外就医。其他被抓获的犯罪团伙成员也分别被判刑,2006年之后,汤建强等宋氏团伙的骨干力量陆续出狱。据当地的文物收藏爱好者介绍,宋家老三宋彦庆出来后,还特意到市内的几个文物交易市场转了一圈,圈内人士无不叹服,“人家就是牛气,连公安局长都奈何不了”。现实中,公安部挂牌督办“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的搁浅,确实给公安局办案人员心理造成了压力,对盗墓这一违法行径基本上不会主动出击了。遇到有相关线索时,也都是“转领导阅”,领导也只是“阅一阅”就过了。“没人愿意花力气去办文物案,大家心里都清楚,关键是已无信心。”8月8日,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干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采访中本报记者还了解到,在公安部的历年通报中,洛阳“02·12·10”专案一直被列为未办结督办案件,尽管该案已搁浅9年之久。即便如此,当初的专案组民警们,依然在以专案组的名义不断在互联网上申诉,一些民警仍坚持每个月都向中央、省市和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领导邮寄实名控诉材料。“洛阳警察斗不过盗墓贼,这是河南公安系统的耻辱,我们一定要挖掉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打击文物犯罪。”一名原专案组民警说。

洛阳盗墓背后利益 盗墓者移师省外十墓九空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资讯,文化研究动态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动态新闻,文化发展,古代文化研究成果,文化研究动态,洛阳盗墓背后利益 盗墓者移师省外十墓九空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考古发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