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建文帝出亡宁德之谜:建文帝逃亡路线图的终点是泉州

2009-10-10
建文帝之谜,建文帝逃亡路线,雪峰寺,洁庵禅师
建文帝出亡宁德之谜:建文帝逃亡路线图的终点是泉州
2009年09月28日

 朱元璋之孙,明建文帝朱允炆的下落一直是一个谜。省内外的一部分学者认为,建文帝最后逃到了闽东。而宁德市古墓研究小组成员则认为,2009年上金贝发现的墓葬可能就是史学界苦苦寻找了600年的建文帝陵寝。  墓上的唯一雕刻文字也隐藏着建文帝的信息。全文是“御赐金襕佛日圆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之塔”。“圆明”是“明朝和功德圆满”之意,谁的功德最圆满?当然是皇帝(指朱元璋)。“第三代”是孙辈之意,与“朱允炆是朱元璋之孙暗合”。“沧海”是法号,暗喻神州一统的帝王心理。“珠”是俗家名字的后一字,是“墓主姓朱”的隐喻。

  2009年05月21日,南京市文化局明史专家马渭源、郑和第十九世孙、南京郑和研究会秘书长郑自海,郑和第二十世孙、郑和研究会学术研究中心副主任郑宽涛,都到实地查看古墓。他们发现,古墓顶上有一处莲花座托着的火龙珠雕刻。学者郑自海说,该标志是明代朝廷尊崇的“国教”———藏传佛教中标志性的器物构造,象征着仙逝后的墓主朱允炆已升入天界,龙归沧海(有诗为证:龙归沧海碧云深)。

雪峰山简介 福州市避暑度假胜地,位于闽侯县大湖乡,海拔800米。传说五代时闽王王审知到山上朝圣,得知“山顶暑日,犹有积雪”,便下令把山名定为雪峰山。雪峰山与鼓山、旗山合称“全闽三绝”,有“琼瑶第一峰”之誉。

泉州开元寺简介 泉州开元寺是我国东南沿海重要的文物古迹,也是福建省内规模最大的佛教寺院。开元寺位于市区西街,建于唐垂拱二年(公元686年),原名莲花寺,后改名为兴教寺、龙兴寺。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唐玄宗诏天下诸州各建一寺,以年号为名,遂改今名。开元寺南北长260米,东西宽300米,占地面积7.8万平方米,现存仅为原来的十分之一二。在宋、元鼎盛时期有寺院120所,僧侣达千人。 1962年,泉州开元寺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3月又被列为国家级第二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重点佛教寺院.


历史烟尘已尽,年代久远的泉眼仍在雪峰山上。

  ●如果说建文帝逃亡线路图终点所指即是泉州的话,那么,曾当过开元寺住持的正映洁庵禅师应当就是他们所要寻找的对象;

  ●洁庵禅师——1个曾被大明开国帝王朱元璋所倚重,而后来又“被模糊”了的佛教界中的重要人物,研究小组认为他曾受朱元璋托孤保护建文帝;

  ●神秘的洁庵禅师,在“保皇”期间,终究暴露了行迹,最终的下落成谜;

  ●建文帝藏身雪峰寺的确定,为研究小组考证建文帝由福州入闽东扫清了论证道路上最大的障碍。

  在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历史资料分析中,研究小组最终断定,建文帝一行直奔泉州要找的人一定就是曾在那里当过住持的洁庵禅师。

  而之后紧接着发生的一系列朱棣派出人马四处追查建文帝的事件,被认为是建文帝逃亡小组放出的烟雾弹而已。于是,正当朱棣命令郑和、李挺等人组织强大阵容南下西洋搜寻之时,建文帝一行绕了一个弯,北上来到了地处僻地的福州雪峰寺,并藏身其间。直至有一回郑和下西洋归来,送瓦塔上山并遇见了这个前朝君主。

  那么,在泉州开元寺寻找不着的洁庵禅师上哪儿去了呢?建文帝一行又为什么选择北上雪峰寺,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研究小组一行又是否从史料中找到了有关的线索呢?

  洁庵“保皇”暴露 成第二个溥洽?

  有着这样一种可能存在的托孤之举,洁庵禅师俨然已是“保皇”团队中的重要一员。对于洁庵禅师之后的身世,研究小组再一次从众多的史料中,印证了这位高僧曾因保护建文帝而产生的“奇妙”的人生轨迹。之所以称之为“奇妙”,是因为自永乐15年后,洁庵禅师的行踪与身份便在史籍中开始“模糊”起来。

  首先是洁庵禅师曾经住持过的雪峰山寺的《雪峰山志》。这里到底隐讳了什么?

  郑和后人郑自海先生在雪峰崇圣禅寺考察访问中,从《中国福州雪峰崇圣禅寺》的第74页中有了新发现。该书根据《雪峰山寺》记载登录了当山(即寺庙负责人)世系表,郑自海在研究当山世系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明永乐至正统年间当山变动极勤,从第六十七代洁庵禅师至第七十五代庆预禅师简介都很简要,只载出生地和姓氏,事迹空缺。而第七十代象祖禅师、第七十二代祖渊禅师则干脆没有一字记载。郑自海认为,这与当时雪峰崇圣禅寺发展为闽中寺院之冠的辉煌历程极不相称。而没有记载更说明雪峰寺此时可能发生了重大事件。最恰当的解释就是雪峰崇圣禅寺隐藏了建文帝,洁庵禅师放走了建文帝,最终走漏了风声,遭到朝廷的封杀。

  郑自海这一结论还有更多的文献支撑。首先泉州文史专家为了寻找建文帝出亡泉州开元寺线索,翻遍了地方文献,却怎么也找不到洁庵禅师接班人念海和尚的任何信息。而闽东研究小组负责人王道亨在泉州市图书馆古籍部查找到一本明代木刻本的《今献汇言》杂文集,令人奇怪的一幕出现了。在一篇《蒙泉杂言》中,文中作者的姓名被浓墨涂去,而这篇文章被认为与建文帝诗文风格极为相似。郑自海判断,这极有可能是永乐宣德朝廷文化清理、封杀建文帝及旧臣的真实存在。

  更奇怪的一幕出现在永乐十六年。据《雪峰山志》中记载的,永乐十五年冬郑和到雪峰寺,永乐十六年洁庵禅师受方处高人指点迷津,毅然辞去雪峰寺住持一职,并随即离开雪峰寺。《雪峰山志》与胡滢所撰碑文都说他退隐钟山灵谷寺。

  不过,《灵谷禅林志》中关于洁庵的记载显然与《雪峰山寺》有较大出入。最让人看不懂的是隐去洁庵在开元寺、雪峰寺最辉煌的十几年历史。最好的解释是洁庵隐藏建文帝一事,被人告发,“后游北京”是到北京接受审查,知恩图报的洁庵拒不承认隐藏建文帝之事,迫于洁庵在佛教中的威望,朱棣只好将洁庵软禁于灵谷寺,成为第二个溥洽(囚禁北京十多年,后经姚广孝恳请,朱棣恩准释放了溥洽,回到南京大报恩寺养老至终)。


建文帝出亡宁德之谜:逃亡路线图的终点是泉州

  郑和见到建文帝 最后知而不报?

  可以说,在所有记述建文帝逊国出亡的史料中,最为生动详实的莫过于在《罪惟录》志卷三十二中的《建文逸记》里,记载着郑和在雪峰寺上见到建文帝的那一段描述了:“建文帝携一子至浦江郑氏家,后又纳一妄,生四子……走住福州雷(应为雪)峰寺。三保下洋过之,泣拜于地,为之摩足,帝微嘱三保举事,泣对不能,别去。”

  据闽东研究小组的推算,郑和在见到的建文帝隐身雪峰寺的时间大约在其第三次下西洋之后、第四次之前的某个时间段。《雪峰山志》证实了明末清初大史学家查继佐所著的《罪惟录》中所提到的郑和到过雪峰寺一事。时间系“永乐中”,也即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年),郑和第四次下西洋归来时视察雪峰寺。就是在这次,郑和还送给雪峰寺2座来自西洋的“瓦塔”(陶制佛塔)。

  不过,此前我们说,郑和率领大批人马下西洋就是为了“踪迹建文”,那为何又在历尽千辛万苦、踏破铁鞋,终于在雪峰寺见到了“真身”后,却又密而不报呢?

  现在,从诸多史料上可证,郑和与建文帝相遇于“雪峰寺”,并且拒绝了建文帝“举事”的要求,既不违背“建文正统”的观念,更重要的是没有背叛明成祖,忠于皇权,体现了封建社会忠君与爱国的一致性,同时也避免了一场大分裂,大屠杀。

  关于这一记载,也并非孤证。据康熙二十二年纂修的《江宁县志·陵墓》卷五记载,三宝太监郑和墓,在牛首山之西麓。永乐中命下西洋,有奇功,密知建文踪迹,回朝皆奏不闻,史称其有隐忠云。由此可见,郑和确实是“踪迹建文”,并且终于在福州雪峰寺找到了建文帝。

  不过,建文帝最后还是离开了雪峰寺。

  投奔洁庵禅师 明太祖临终之托?

  建文帝一行顺着秘箧指引,千里奔袭,一直逃到泉州。但最终发现,这个逃亡的终点站并不能给自己提供安全的保障。因为,他们要找的人已经离开了开元寺--这个人便是之前在此当过住持的洁庵禅师。

  为什么

  建文帝一行非得要寻到泉州找洁庵禅师呢?对于这个问题,郑和后人郑自海先生在研究之后有这样一段论述:明洪武末年,泉州开元寺空缺了一位住持,在众僧遴选无望的情况下,朱元璋亲自安排当时还在南京天界寺的洁庵禅师出任开元寺住持。奇怪的是,在洁庵禅师临行前,朱元璋单独召见他,并很富深意地对他说:“现在要当好住持很难,要是太善良了就要被人欺负,要是奸恶的话,就要受人攻击,只有洁身自好才能长久啊!”

  郑和后人认为,现在看来朱元璋当时对正映和尚的告诫含意深刻,他流露出担心皇孙太善良会被人欺负之意。

  而闽东研究小组通过多方考证认为,明太祖朱元璋在临终之年召见洁庵禅师并把他派到泉州开元寺任职,应该是很有深意的。朱元璋所遗秘箧中的路线图终点是泉州,这本身就印证了这一观点。

  因此,研究小组负责人王道亨认为,朱元璋定然是对洁庵禅师有行过托孤之举,即要洁庵禅师对少帝朱允炆大力支持。否则建文帝君臣一行不会马不停蹄地径直往泉州开元寺与福州雪峰寺跑的。

  不过,奇怪的是,就在洁庵踌躇满志的时刻,永乐元年,他突然被调离开元寺,前往福州雪峰寺任职。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朝京回榕旋被众山长老推举为雪峰寺住持。自然,一路上隐姓埋名的建文帝一行最后扑了个空。

  正映洁庵禅师自小宁德出家与皇室关系密切

  被朱家如此倚重、甚至是有托孤之意味的洁庵禅师何许人也?


建文帝出亡宁德之谜:逃亡路线图的终点是泉州

  据史料记载,洁庵是江西抚州金溪县洪氏子,幼不菇荤。据《灵谷禅林志》卷8《高僧》记载:正映,字澄渊,号洁庵,一号月泉,自称雪老。洁庵禅师从小便到宁德三峰寺(南峰寺)、安仁寺出家,当小沙弥。曾于明洪武十九年到南京钟山灵谷寺拜住持慧明谦禅师(福鼎人)为师。洪武二十九年(公元1396年)“赴考试经得度”住灵谷寺,才口道谦,领维那。后游北京。在明洪武晚年之际,洁庵禅师受命前往泉州开元寺当住持。后离开泉州前往雪峰寺当住持,正是该寺第六十七代传人。

  在泉州干得好好的洁庵禅师为何又会跑到雪峰寺的呢?

  据有关资料记载,在开元寺“成绩斐然”的洁庵禅师是在众山长老的集体推举之下,才入主雪峰寺的。在这里,洁庵禅师在一帮太监舍财之下,重创佛殿法堂、山门、两廊,开万工池,修金鳌桥,使得原本破败的雪峰寺焕然一新。洪熙元年,退隐钟山灵谷寺。在雪峰山共住持一十五载。宣德元年,擢僧录司左讲经。正统四年(公元1439年)冬,示寂灵谷。

  对于这样一个在佛教界颇有名望的高僧,他究竟与皇家有着怎样的渊源呢?研究小组通过考证后认为,从有关资料中可以看出,明成祖朱元璋与洁庵禅师相识不浅。在朱元璋在位期间,这位曾当过和尚的皇帝,就钦命过慧明谦禅师、洁庵禅师到灵谷寺与开元寺当住持。而慧明谦禅师、洁庵禅师又是师徒关系,二人交情自是非同一般。凭着这种关系,研究小组认为,朱元璋临终前将朱允炆托付给洁庵禅师是完全有可能的。正因如此,注定了洁庵禅师是没有理由拒绝朱允炆的。

  建文帝史料

  减赋崇古

  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正月,建文帝令减轻江浙地区的田赋。明初以来,江浙地区的田赋明显重于其他地方,这是因为朱元璋憎恨江浙地区的缙绅当年依附张士诚而采取的惩治措施。另外,朱元璋特意规定江浙人不许担任户部的职位,目的在于防止江浙人偏袒家乡。而建文帝则认为江浙重赋只是用惩一时,不应该形成定制,既然田赋减轻了,浙东人自然也可以担任户部的官职。他还针对寺庙侵占民田的情况,下令僧道每人占田不得超过5亩,多余的要退官分给农民。

  然而,建文帝在安定的生活中成长,接受的是儒家学说的熏陶,缺少对现实的了解,而且他所重用的大臣也多是读书人,因此改革中难免有理想主义色彩。他接受方孝孺的建议,甚至要恢复西周时期的井田制度。他还使用一些《周礼》中的官名,依古制改革某些官职。



建文帝之谜,建文下落之谜



  建文帝的结局到底怎样,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成为明史第一谜案。因为建文帝在太祖严苛统治之后,力行宽政,所以他的遭遇引起了无数人的同情,他的下落就格外引人好奇,在各种野史、戏剧里可以看到人们无尽的猜测和演绎。下台后的建文帝下落,却又成了千古疑案,众说纷坛。主要有:

  1.自焚说。《太宗实录》中记载,燕王进入金川门后,建文帝也想出来迎接燕王,然而又自叹道:“我何面目相见耶!”,不得已下令焚宫,顿时火光熊熊,建文帝携皇后马氏,跳入火中自焚,妃嫔侍从等,大都亦随其蹈火而死。燕王朱棣入宫后,清宫三日,搜查建文帝下落。宫内侍人都说建文帝已自焚,并从火堆里扒出一具烧焦的尸体证明之。燕王见到尸体,分不清男女,惨不忍睹,朱棣不胜悲戚,抚尸痛哭,说他只是前来帮助皇帝学善,你又何必自寻死路呢?其继位称帝后,只得以天子“礼葬建文皇帝”燕王事后,遣官致祭,辍朝三日。《明史·成祖本纪》及《明史·方孝儒传》均持此说。近人孟森等学者也持建文帝自焚说。

  2.出亡说。《太宗实录》的可靠性为人们所质疑,因为朱棣就曾经三次修改《太祖实录》,目的就是要美化自己,为自己夺取皇位寻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太宗实录》所记的建文帝自焚事,就有很多人持怀疑的态度。由于永乐朝的政治高压、文网严密,对建文帝出亡之事没有留下记载。天顺、正德朝之后,严峻的政治环境有所好转,关于建文帝出亡说的史料开始多起来。

  我们发现,越是早的史料越是含糊,越是晚的史料越是具体。万历二年十月,13岁的神宗曾向张居正问及建文帝下落一事,张居正回答:“国史不载此事,但先朝故者相传,言建文皇帝当靖难师入城,即削发披缁,从间道走出,后云游四方,人无知者。”可见首辅张居正也倾向于建文帝出亡之说。值得注意的是,民间传闻已经入天子耳中,而且这时谈论建文帝出亡已经不再是禁忌话题。

  关于建文帝出亡一事,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中的记载最具有代表性。他认为建文帝并未自焚,而是在大臣的保护下由密道逃出南京。

 上面这段文字的真实性的确让人有所怀疑,可谷应泰偏偏讲得栩栩如生,至此,建文帝似削发为僧,继承了祖业。真是令人真假难辨,清代名人吕安世和近人蔡东藩等则采信之。建文帝到底是自焚而死呢,还是由密道逃离南京?史学家对此各持一说,尚无定论。当年清朝编修《明史》之时,明史馆中诸史臣即对此意见不一。撰写《明史·恭闵帝本纪》的徐嘉炎认为建文帝未死于火,而是逊国外逃。而同在明史馆的著名学者朱彝尊则相信《明实录》的记载,认为建文帝已死于火。于是,正如我们所见,《明史·恭闵帝本纪》便有如下的表述:“宫中火起,帝不知所终。”看来当时谁也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只好选择这种折中的意见。

  现在,随着对建文帝出亡问题研究的不断深入,对史料掌握的不断增多,相信建文帝未自焚而是出亡的人渐多。那么,明成祖朱棣礼葬的是建文帝吗?有人认为当时下葬的并不是建文帝而很可能是马皇后。朱棣在废墟中找到的尸身面目全非,难以分辨真伪。而且,史料没有发现安葬马皇后的记载。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明朝中后期竟然没有人知道建文帝葬于何处,可见当时的人也都不认为真的安葬过建文帝,因此不用祭奠扫墓,时间久远就变得无人知晓了。其实,朱棣本人也可能知道礼葬的并不是建文帝本人,但这并不影响举行礼葬仪式,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遮蔽天下人耳目,才可以名正言顺地坐上皇帝的宝座。

  另外的一个疑点就是城破时没有发现建文帝的长子。当时建文帝有两个皇子:长子朱文奎,7岁,次子朱文圭,2岁。朱文圭,史称建庶人,被成祖幽禁在广安宫,直到英宗天顺年间才被放出来,当时已经57岁了。由于一直被关在宫内,出来时连牛马都分辨不清。然而作为建文帝长子的朱文奎却一直下落不明,《明史》中说“燕师入,七岁矣,莫知所终”。既然朱文奎可以逃脱,没有理由相信建文帝不能出亡。而且,所谓的“靖难之役”长达4年,并非朝夕之间,建文帝有充分的时间准备。朱棣进入南京时,江南、西北、西南、东南等大部分还都不在朱棣的控制之下,建文帝有能力组织有效的反攻。

  也有人指出,建文帝自焚身亡是历史真实,因为当时燕军兵临城下,把紫禁宫团团围住,建文帝想逃也来不及了,更何况经考查也无鬼门、御沟逃路。建文帝也深知他的四叔是个贪权无厌、残暴无情的武夫,落在他手里决无好下场,不如以死了之为上策。燕王朱棣也绝不会让建文帝活下去,否则,他就不能当皇帝。
  那么,既然建文帝有可能逊国出亡,他又去了哪里呢?综合各种资料,有如下几种说法:

  2.1.逊国为僧,云游四方正如《明史纪事本末》记载,建文帝从南京逃出后,带着杨应能、叶希贤、程济两比丘一道,隐名易服,云游天下。学者根据地方志、遗迹、遗址等资料考证,认为建文帝曾流亡于云南、贵州、四川、湖北、江浙、广东等地,《明史纪事本末》说他为逃脱追捕,“西游重庆,东到天台,转入祥符,侨居西粤,中间结庵于白龙,题诗于罗永,两入荆楚之乡,三幸史彬之第”。

  西南数省,留有很多有关建文帝的遗址和传说。徐霞客在《徐霞客游记》中记载有建文帝曾在贵州白云山修行时遗留的遗迹:“有巨杉二株,爽立磴(dènɡ)旁,大合三人抱;西一株为火伤其顶,乃建文君所手植也。再折而西半里,为白云寺,则建文君所开山也;前后架阁两重。有泉一坎,在后阁前槛下,是为‘跪勺泉’。下北通阁下石窍,不盈不涸,取者必伏而勺,故名曰‘跪’,乃神龙所供建文君者。中通龙潭,时有金鲤出没云。由阁西再北上半里,为流米洞。洞悬山顶危崖间,其门南向,深仅丈余,后有石龛,可旁为榻。其右有小穴,为米所从出流以供帝者,而今无矣。左有峡高迸,而上透明窗,中架横板,犹云建文帝所遗者,皆神其迹者所托也。洞前凭临诸峰,翠浪千层,环拥回伏,远近皆出足下。洞左构阁,祀建文帝遗像(阁名‘潜龙胜迹’,像昔在佛阁,今移置此)乃巡方使胡平运所建,前瞰遥山,右翼米洞,而不掩洞门,其后即山之绝顶。”
  一些书中还记载有建文帝的诗文,虽然无法判断是否是后人假托,但还是有些符合建文帝身份的。下面这首诗据说是建文帝避难贵州金竺(今贵州广顺)时所作:
  风尘一夕忽南侵,天命潜移四海心。
  凤返丹山红日远,龙归沧海碧云深。
  紫微有象星还拱,玉漏无声水自沉。
  遥想禁城今夜月,六宫犹望翠华临。

  此外,在《明史·姚广孝传》和《胡濙传》里记载:明成祖朱棣当了皇帝后,对建文帝自焚而死,也产生过怀疑,又听说了很多传言,有人告诉他那具烧焦的尸体是马皇后的,建文帝削发为僧外逃了。他就把建文帝的主录僧溥洽抓了起来关进监狱长达十余年,逼他供出建文帝下落。《明史·胡传》载“惠帝之崩于火,或言遁去,诸旧臣多从者,帝(指成祖)疑之。(永乐)五年遣颁御制诸书,并访仙人张邋遢,遍行天下州郡乡邑,隐察建文帝安在,以故在外最久。”即朱棣是让户科都给事中胡濙以颁布御制诸书和访寻张邋遢的名义,遍行郡、乡、邑,搜寻建文帝的下落,前后长达16年之久。这里所说的张邋遢,就是小说中经常出现的张三丰。他是个奇人,不修边幅,飘忽不定,据说能一日千里。成祖对胡濙侦缉建文帝的事情非常重视,不允许胡濙为母“丁忧”的请求(官员父母逝世,应守孝三年,称为丁忧)。

  《明史》中说:“先未至,传言建文蹈海去,帝分遣内臣郑和数辈浮海下西洋,至是疑始释。”就是说,朱棣得不到确切消息,故另派郑和下西洋“欲寻踪迹”。
  一直到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的一个晚上,胡濙匆忙赶回北京,恰巧成祖北征驻军宣府。胡濙赶到宣府时成祖已经睡下了,但听说胡濙回来了,急忙穿上衣服,在卧室单独召见。二人一直谈到四更。看来胡濙是打听到了建文的确切消息,似乎事隔多年建文帝已经没有重夺帝位的想法了,成祖朱棣由此放心,不在究问建文帝踪迹。
  2.2.漂洋出海,不知所终有传言建文帝泛舟出海,去了南洋,并在某个小岛上过着自食其力的恬然隐居生活。当时中国去往南洋的人很多,据说张士诚失败后,他的一些部下就逃往南洋,拓荒移民。近人有人考证建文帝避难泉州开元寺,并在开元寺扬帆出海,最终隐居印尼苏门答腊岛东海岸,然而没有更多的证据,仅仅是猜测而已。
  成祖朱棣担心建文帝纠集当地的中国人,或者是以宗主的身份号召南洋诸国兴兵,因此很不放心,特意派遣郑和数下西洋,一为宣扬国威,一为踪迹建文帝。据《明史》载 :“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踪迹之,且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永乐三年六月,命和及其侪王景弘等通使西洋,将士卒二万七千八百余人,多赍金币。”在郑和的船队里,还有一部分是锦衣卫,专门负责侦缉,至于是否探知建文帝踪迹,就不得而知了。

  2.3.北京西山说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和郑晓《吾学篇》中,记载有正统七年,建文帝因年纪已老,就到广西思恩州官府,自称是建文帝。当地官员急忙上报朝廷,将其送至京师。朝廷派老宦官吴亮前去辨认。建文帝一见到他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吴亮否认。建文帝又说当年他进膳时,扔一片鹅肉到地上,吴亮像狗一样趴下去吃掉。吴亮听后伏地大哭,回去后就上吊死了。建文帝被迎入西内,老死于宫中,葬于西山,不封不树。

  其实这是谣言,不过还是有一定根据的。《英宗实录》载正统五年(1440年)十一月,有个僧人从云南到广西,自称是建文帝,年90余岁。当地官员将其遣送到京师,大臣们怀疑他是假冒的。经过究问,他承认本名叫杨行祥,河南人,洪武17年为僧,受到别人的蛊惑才假冒建文帝的。于是英宗将其押入大牢,过了4个月就死在狱中了,同谋的12名僧人被发配到辽东守边。

  2.4.江苏吴县说 《文汇报》的记者徐作生通过查阅文献和亲自到江苏吴县去考察,发现了建文帝出亡时遗留下的一些遗迹、遗物,并结合文献资料,认为建文帝当年离开紫禁宫后,削发为僧,既没有去神乐观,也没有去西南、东南周游避难,而是被僧司溥洽所救,一直藏于江苏吴县普济寺内,此后一心为僧,无复国之意。不多久姚广孝归隐禅寺,在姚广孝的监护下,建文帝隐藏于穹窿山皇驾庵,直到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病殒于此,终年47岁,葬于庵后山坡上。这也自成一说。
  2.5.四川望京寺说 有人则认为建文帝在四川平昌佛罗寺躲藏过,并病逝于此,葬于寺后山坡上。建文帝之所以选择佛罗寺,是喜欢这里偏僻难寻,不容易被发现。因他常常面向京城的方向暗自哭泣,后人就把佛罗寺改称望京寺。
  2.6.还有一种说法,据《江油县志》记载:明朝建文帝(朱允炆)兵败归隐此山。不详。
  2.7.近几年有人自称建文帝后人,献出《让氏家谱》,称建文帝通过地道逃离南京,假扮僧道,云游各地,后隐居于武昌,死后就葬在武昌洪山。当然,这一说法还有待于进一步的验证。

  2.8.湖南一说:位于永州市新田县西南的武当山(现称南国武当山),有碑文曰:“明时有西粤僧名明贤者登是峰,爱其层峦耸翠,上出重霄,有寄迹挂锡之意焉”。这位叫明贤的明代西粤僧人到底是谁?如何又选中了这个有玄武殿的武当山挂锡呢?新田县文物所收藏有一件从武当山下石古寨村征集上来的象牙朝笏,据说,是祖辈得自一位武当山老僧之手。上朝用笏板,自明朝而止,且所用材料很有规矩,皇帝用的是玉板,太子亲王一级才用象牙板,其他大臣用檀木板或竹板,这件象牙笏板怎么就落到了这偏远的武当山的老僧之手呢?谷应泰撰写的《明史纪事本末》说他为逃脱追捕,“西游重庆,东到天台,转入祥符,侨居西粤,中间结庵于白龙,题诗于罗永,两入荆楚之乡,三幸史彬之第”。这位叫明贤的老僧会否就是去过西粤的建文帝?

  南国武当山有个规矩,每当修路立碑等大事必在十二月初五。“重修武当山路碑记”就是十二月初五立的。据《正说明朝十六帝》公布的朱允炆个人小档案,朱允炆出生的时间是洪武十年(干支丁巳,1377)十二月五日,十二月初五办大事,是为纪念建文帝的生日吗?而在玄武殿挂锡,一是建文帝属蛇,而玄武正是龟蛇之相;一个“武”字,可说是为建文帝怀念祖父明太祖朱洪武,所以建文帝选在南国武当山挂锡,是既为自己讨个好彩头又能纪念祖父,一举两得。而作为僧人敢于取名明贤(明朝的贤人)。此外《徐霞客游记》中记载的跪勺泉和流米洞在南国武当山也有其遗迹和传说。

  在南国武当山古寺院旁的有一处古摩崖石刻,上阴刻“浚灵天一”四个大字,字迹遒劲大气,显非凡人所书。“天一”之义,汉郑玄《易经注》中“天一生水”之说,“浚灵”可意译为祈求显灵,全句可理解为祈求神灵降下甘霖。水可克火,火为朱,为当朝永乐帝朱棣,是祈求永乐帝不要再追杀了。这体现出建文帝当时的一种心境。
  在新田县骆铭孙村的一段历史故事。明洪武年间,太祖朱元章的太子长孙8岁无疾而终,太祖问方士,方士说,如再得一男,必独乳奶妇之乳哺之,方得太平。太祖得言,遣官吏四处寻访,等寻到骆铭孙村时,果有一独乳妇人,名为三姑,又刚生骆姓一小儿名叫骆寄保。官吏便带其与骆寄保一起到京,与新生太子一并哺之。这个太子就是后为建文帝的朱允炆。骆寄宝与太子共一奶妈,为总角之交,感情很好。21年后,太子登基成了皇帝,把儿时的玩伴也变成了身边的侍卫,后又升官,成了锦衣卫的一个官。孩子大了,三姑惦记家人,又回到了骆铭孙村。后皇帝感谢三姑的哺育之恩,封三姑为一品夫人(现存一品夫人墓碑)。这就是当地著名的独乳奶妈的故事。

  根据以上故事,新田县文化局副局长王亚平分析,到后来,建文帝想到了他唯一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就是哺育他长大的,新田县骆铭孙村的独乳奶妈!于是他来到新田,出示象牙朝笏与奶妈相认。奶妈自是关心自己一手哺育成人的建文帝,便让他到武当山挂锡。同时独乳奶妈三姑与建文帝有总角之交的亲生儿子骆寄保,已被明成祖赐爵千户侯(新田县嘉庆壬申年县志有记载)。三姑一方面暗地里要求儿子安排部分锦衣卫人员回到武当山保护建文帝,另一方面凭着自己的身份指使骆氏一族分成数村,驻守在武当山四周,防止闲杂人等上山,以保护山上的建文帝。至今,武当山周围的茅头坊、小山下、平石头、井窝、长亭、平山等骆氏宗谱均记载着骆铭孙族人迁居的历史。这是一个有力的佐证。而新田骆氏在新田南乡一带自古民风彪悍,武艺出众,又是从另一面反映了他们的祖先曾负有特殊的历史使命。骆铭孙村自三姑之子骆寄保被明祖文皇帝赐爵千户侯,其后代骆安定、骆运昌、骆启、骆安、骆春、骆思恭、骆养性等在朝庭历任锦衣卫百户、锦衣卫都指挥使和两任锦衣总宪(左都督掌卫士提督),他们一方面为朝庭效力;另一方面,秉承祖命保护建文帝,可谓居功至伟。现在骆铭孙村还存有明代皇帝御赐的“楚南望族”和“锦衣总宪”两块牌匾。

  对建文帝出亡谜案的解释、传说、附会决不是上面列出的几种,有许多凄美的故事在许多书籍、口头上流传开来,而且也必将流传下去。也有人指出,建文帝自焚身亡,朱棣为了不留下“杀侄夺位”之臭名,故意苦心寻找建文帝下落,留下了历史疑案,这可能是朱棣的用心之机。
  综上,朱棣在即位后,下令搜寻建文帝,这是历史事实。但他的真实用心及建文帝的真正下落和结局到底怎样,谁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至今仍是一个难以解开的历史之谜。各类词书字典,也只好注明;“建文帝不知所终”。
建文帝出亡宁德之谜:建文帝逃亡路线图的终点是泉州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书信往来
美国第32任总统罗斯福
卢武铉自杀和卢武铉简介等
罗斯福:拯救国家、拯救世界
历史对蒋介石的裁决或许过于严厉了
《小团圆》张爱玲路线图
谷牧谈对孔子认识的变化
毛泽东语录在国外
中国历史上的接班人困境
罗孝全与洪秀全
美国百人会会长傅履仁:美国第一位华裔将军
杨绛谈往事朴素蕴真情
门缝里外透视历史人物
影响世界历史的10位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1

本栏目主要介绍历史人物,历史人物评价,历史人物故事方面,包括最新的中外历史人物评说,中国历史人物,历史人物传记,近代历史人物,评价历史人物,建文帝出亡宁德之谜:建文帝逃亡路线图的终点是泉州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历史人物,历史人物故事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