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华尔街永远只有两种情感:恐惧和贪婪”

2009-08-30
《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约翰·戈登,外国文化知识
“华尔街永远只有两种情感:恐惧和贪婪”
文/李卉,王清 外滩画报

由于著有《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等书,约翰·戈登被公认为当今世界最了解华尔街真相的经济历史学家。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他表示:“上个世纪美国曾有5000多家银行倒闭了。像房地美和房利美这样的抵押贷款融资机构,因为太大而不能倒闭的现象并不健康。我很赞成像雷曼兄弟这样的大银行倒闭,因为它们的问题太多了。”他说:“若干年后,我会为此写一本书。”谈到美国总统奥巴马,他马上就激动起来:“他?正在倒退,麻烦太大了。”

  红彤彤的脸,一头花白的头发,再配上一身松跨跨的赫色西装,65 岁的约翰·戈登走进来的时候,看起来更像一位来自美国南部田纳西州的农民。
  但话匣子打开后,他就完全是一副纽约人的模样了——语速飞快,对于历史年分和数字,有着超常的记忆。一谈到美国总统奥巴马,他马上就激动起来:“他?正在倒退,麻烦太大了。”

  由于著有《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资本的冒险》等书,约翰·戈登被公认为当今世界最了解华尔街真相的作家。
  “在中国,他也许比在美国更有名。”《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说。此次,约翰·戈登就是参加该报与平安保险公司的“中国行”活动,才第一次来到上海,门外的粉丝蜂拥而来。
  “据说,华尔街一直是‘段子王国’的首都。现在的华尔街流行什么段子?”记者问约翰·戈登。
  “嗯,去年是很刺激的一年,尤其是在9 月、10 月份的时候,那些段子听起来甚至有点可怕,不利于我的血压稳定。”他大笑道。
  2009 年,金融风暴中的华尔街,流行的一个笑话是:“假设去年你有1000美元,如果买了AIG 的股票,剩下约12美元;如果买了房地美的股票,剩下约2.5 美元;如果买1000 美元的啤酒,喝光后再把易拉罐送去回收站,还能换回214 美元。”

  “在华尔街,贪婪与恐惧是永恒的。”对此,约翰·戈登淡然地说。
  在大学专修历史的他认为:“金融恐慌,本质上是一个心理学的术语,而不是一个经济学术语。它提醒我们,经济学本质上是研究市场中人的学问。而人有着与生俱来不可预测的奇怪天性,就像爱,无法简单用一堆数字来解释,经济学同样如此。”

  约翰·戈登的家族一贯有写作传统,他的曾祖父是《纽约先驱报》的编辑。“我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纽约交易所的经纪人,我的祖父总是给我讲华尔街的故事。”“当我刚刚学会骑车的时候,我就从祖父那里知道了怎么通过‘卖空’来赚钱,在高价把股票卖出去,再在低价将股票买回来。”他说:“没有太多6 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叫卖空。”
  20 世纪70 年代,约翰·戈登大约只有20 多岁时,就开始了写作。“我记得我的祖父给我讲了伊利铁路股票大战的故事。但当我到图书馆查资料时,我非常吃惊地发现,最后一本关于伊利铁路股票大战的书出版于1871 年。而那时这场争夺战还在进行中,此后这个话题就再也没有人问津了。于是我写了第一本书《华尔街上猩红的女人——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的华尔街历史》。”

  “我不是一个经济学家,我研究经济史。我喜欢故事,喜欢用故事来诠释历史。我从来没有创作,我只是在写真实的历史和人物,因为真实的历史和人物本身是非常有意思的。” 约翰·戈登说。“后来, 我成为一名经济史和金融史的专栏作家,我发现我很适合这个工作。因为没有太多人可以把经济史写得可以让普通人看懂。”


B=《外滩画报》

G= 约翰·戈登


“我在祖父的影响下熟悉华尔街”


  B:你的祖父在华尔街做交易员,有多长的时间?他当时的工作状态在你看来,与现在有什么特别的不一样?
  G:我祖父是在1898 年进入华尔街工作的,那年他16 岁;直到1974 年我30 岁了他才退休。当时他已经94 岁了,真是一段漫长的职业生涯。
  那时,整个华尔街的市场规模非常小。在19 世纪90 年代末,如果某天能达到30 万股的交易量,那已经算是非常忙碌的了;50 年后,一天300 万股的交易量才算得上是比较大的;而今,一天30 亿股才算多。增长得非常快。
  B:小时候,你对祖父下班后讲述的那些华尔街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G:其实,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祖父年老的时候讲的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在一本有关华尔街历史的书上,读到了1920 年9 月华尔街那场著名的大爆炸。我就去问我的祖父,他那天是否在华尔街,有没有亲眼目睹那场爆炸。
  他说他看见了。那天他在一家俱乐部吃午饭,正好可以俯瞰到爆炸点。餐厅的玻璃被震碎了,幸运的是祖父没有受伤。
  那一场大爆炸中,老肯尼迪(肯尼迪总统的父亲)在华尔街还算不上一个人物;他当时离危险中心不远,但只是被气浪掀翻在地,并没有受伤;而斯维特饭店老板,百万富翁斯维特却被炸得粉身碎骨。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祖父停顿了一下,两眼望着远处。他说他还记得那天和谁一起吃饭,那个人就是我的外祖父,他也在华尔街当经纪人。
  而那时,我的父亲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我母亲过一年才出生。所以真是个巧合,两个人一起吃饭,没想到竟然遇上了大爆炸,更巧的是两人的子女后来居然结婚了!这不仅是华尔街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也和我的家族史联系在一起。至今,摩根大通银行大楼的一角还保留着当年那次爆炸留下的洞。
  B:从小,你是怎么看待你祖父和外祖父的这份工作的?他们对你的成长有什么影响?
  G:我觉得这份工作很刺激。我今天之所以会成为一名专门写华尔街故事的作家,全是仰赖他们的熏陶。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华尔街,对于华尔街的那套话语体系和诸多掌故都非常熟悉。因此,我才能把那些繁复的术语,转化成一般人可以看懂的语言。他们真是帮了我的大忙。


千万别负债买股票
  B: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你小时候就没想过自己也会到华尔街去做一名交易员?
  G:不,我从没想过。因为我觉得自己没这个天分。就像你是个球迷,你对足球的规则等等非常熟悉,但是真要你上场踢你可能就不行。我就是个棒球迷,但是纽约的棒球队肯定不会聘用我!(笑)
  B:你现在看见华尔街,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G:当我走在那条街上,许许多多的故事一下子就会涌上来,就是这种奇特的感觉。下个月,我就要到华尔街的高盛去做个演讲。
  B:会想起你的祖父和外祖父吗?
  G:是的。我的祖父曾经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工作的时候,有家酒吧只要你花点小钱买杯啤酒,就有免费的午餐可以送。
  他后来带我去过。不过,现在那间酒吧已经不在了。
  我的祖父自己从来不喝啤酒,所以他每次都把那杯啤酒送给店里最渴的人喝,他自己只吃那份附送的午饭。他总是笑着说,到头来他还是花钱买了那份“免费的午饭”。
  B:当华尔街发生各种股灾时,在你家的日志中有记载吗?对于你家有影响吗?
  G:每个人都在华尔街遭遇低谷,因为人人都有可能在投资中犯错。但是我的祖父并没有遭遇1929 年的那场危机。因为那时他已经完全退出市场了,所以他没有遭受什么损失。
  他很痛恨负债,因为他是个来自美国南部的农民。在美国内战时期,南部几乎被完全摧毁了,所有人都非常贫穷,那简直是所有南部人民的噩梦。
  所以他坚持从不负债——他从来不贷款去买股票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我从我祖父那里得到了关于投资的一句至理名言,“千万不要把钱花在那些让你半夜惊醒的东西上”。


“摩根可以称得上是个英雄”
  B:你选择的范德比尔特大学,和华尔街历史上那位叱咤风云的范德比尔特先生有关联吗?
  G:是的。这所大学原先是在纳什维尔的一所很小的学校。1869 年他捐给这所学校100 万美元。在当时,100万美元是美国所有教育机构收到的金额最大的一笔捐款。因此学校也改名为范德比尔特大学。
  他不仅是一个捐助者,也带领整个学校从一个不知名的小学校,改变成为现在全美最优秀最杰出的大学之一。
  B:这是你选择这所大学的原因吗?
  A:不,因为那里是我祖父的家乡,我家族的祖先们就葬在此地。我从来没有到过南部,因此想去南部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
  B:在你的成名作《伟大的博弈》这本书里,描绘了华尔街历史上很多有趣的人物。在你心目中,你觉得谁是华尔街历史上最伟大的英雄?
  G:我觉得“英雄”这个词并不是很确切,当然华尔街确实有许多重量级人物。
  或许,摩根大通的创始人可以称得上是个英雄。在1895 年和1907 年的危机中,美国不得不依靠摩根个人来扮演中央银行的角色,力挽狂澜。当年,他表现得的确像个英雄,他也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银行家。
  可摩根死后,人们发现他账上只有6000 万美元,在当时远远算不上是一个富人。摩根银行目前仍是美国最大的银行,而且再也没有哪个普通美国公民能拥有像摩根那样伟大的影响力。
  我也很喜欢范德比尔特,他并没有花很多精力在华尔街上。他对投机一点都不感兴趣,而对蒸汽船之类的新鲜事物比较热衷。


“我的乐趣是挖掘故事”
  B:作为经济历史学家,你最大的乐趣来自哪里?
  G:就是发掘各种我不知道的故事。美国前总统杜鲁门也很喜欢历史,他曾说:“阳光下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除了你所不知道的历史。”
  当年我写作的时候,还需要去图书馆亲手翻报纸。我大概阅读了10 年的《纽约时报》,整个19 世纪60 年代的报纸,是那种硬皮的复制合订本,这花了我很长时间。
  虽然我的目标很明确,但是在查找的过程中,我常常发现一些很有趣的文章,它们和我的写作没什么关系,但我还是忍不住看一看。
  B:你年轻时曾经放弃工作,花9个月时间,自己开着一辆路虎穿越了五大洲47 个国家,行程达39000 英里。请问当时你为什么会进行这样一场旅行?
  G:因为我热爱旅行。如果你是坐飞机漫天飞,到了一个地方就住酒店,你所见到的世界顶多只是透过一扇出租车的窗户。但如果你自己开着车,你就需要到超市去买食物,你会和当地人接触,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情况,有好的有坏的,但我从来没有特别倒霉过。
  B:在旅行中你发现了一些新的故事?
  G:是的,到处都有有意思的故事。我去之前从来没有在书上看到过这些,美国人不喜欢游记,但英国人非常喜欢。我曾经在1975 年写过一本关于如何旅行的书,叫《Overlanding》,但那样的旅行适合年轻人。而我现在已经是一个65 岁的老人了。
  B:这段旅行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
  G:我想肯定是有的,但具体是什么我说不清。能进行这样一次旅行,感觉真是非常美妙。我最远到了南美的最南端——火地岛,那里有一艘达尔文当年划过的小船。当你开车到了那里的时候,你的车就成了全世界最南边的车。我在那儿给我的车拍了张照片,我觉得真是太酷了,我的车开了8000 英里,终于到达了那里。
  B:你现在还经常旅行吗?
  G:不是很频繁吧。但我要感谢这次金融危机,让我有了很多旅行的机会,因为大家都想听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去了西雅图、费城,去了很多地方。我热爱旅行,尤其是有人替我买单的时候。(笑)


“若干年后我会为此写本书”
  B:你觉得2008 年的这场全球金融风暴,所带来的危机是否即将结束?
  G:我希望如此,但是现在下定论还太早。我认为我们绝对不是在重复1929 年和1933 年的大萧条。有些国家的政府发言人说“我们已经快要触底了”,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B:你如何看待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帝国轰然倒塌?美国的金融体系,一直是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学习的典范,但这次危机的发生使得大家都很迷惑,你认为问题出在哪里?
  G:我觉得美国的金融体系没有完全倒塌,人们还是在用美元交易,只是有点不稳定而已。
  我认为美国不会永远都处在上升期,美国的发展也会经历各种低谷和可怕的危机。过去我们克服了这些危机,如今我们也一定可以克服此次的金融危机。
  B:此次金融危机的根源,也有人本身的原因吗?
  G:当然。经济就是关于人的一门学问,金融危机也是如此。如果人人都能进行缜密的思维,审慎而行,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金融危机。在华尔街永远只有两种情感:恐惧和贪婪。那是永恒的主题。
  B:你对奥巴马的新政打多少分?
  G:太不幸了(笑),我不是奥巴马的粉丝。我觉得,他现在遇上了一些政治麻烦。现在只能看以后的几个月,他如何应对了。
  B:你认为他的金融改革能挽救美国经济吗?
  G:我认为他的金融政策不能算改革,顶多是加大国家监管,倒退到一个僵化的失败的体系中去。我信奉的是自由市场准则,奥巴马政府的金融改革介入太多,而市场自我调控的表现不够。几百年来,适者生存的法则在金融界也一样,上个世纪美国曾有5000 多家银行倒闭了。像房地美和房利美这样,因为太大而不能倒闭的现象并不健康。我很赞成像雷曼兄弟这样的大银行倒闭,因为他们的问题太多了。若干年后,我会为此写一本书。
  B:你觉得在中国,能产生类似华尔街这样的金融帝国吗?
  G:我想会的。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强大的经济体,不仅仅是规模上的庞大,也具有一定的国际影响力。所以我想在中国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融市场指日可待。

外滩画报2009-08-27 总第 350 期
解读美国——独立而无规则与法规乃是一盘散沙
中世纪哲学的“风采”
日本国名竟然来自中国
俄学者重申预测美即将一分为六
西方国家有多少搞“三权分立”
谁来应对经济民族主义
华尔街一位华人白领的2008
陈嘉映:维特根斯坦后期思想
陈嘉映:维特根斯坦早期思想及其转变
俄罗斯人最怕什么
“韩剧”的秘密
北欧神话和希腊神话中诸神姓名和简介
外国文化1 外国文化2

本栏目主要介绍外国文化,中外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国外文化,外国文化习俗,外国文化遗产,外国文化知识,“华尔街永远只有两种情感:恐惧和贪婪”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外国文化,中外文化知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