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物哀:谈《雪国》与《源氏物语》、《枕草子》的审美沿袭

2011-06-29
物哀,《雪国》,《源氏物语》,《枕草子》,审美沿袭
物哀:谈《雪国》与《源氏物语》、《枕草子》的审美沿袭
作者:文徐可可
一,“物哀”——日本独特的美学气质
“物哀”是日本传统文学与美学理论中的核心概念之一。作为本土性的文论概念,“物哀”给日本文学趣味打上了民族烙印。
早在18世纪,日本国学泰斗本居宣长曾在其《紫文要领》中曰:“世上万事万物,形形色色,不论是目之所及,抑或耳之所闻,抑或身之所触,都收纳于心,加以体味,加以理解,这就是感知‘事之心’、感知‘物之心’,也就是‘知物哀’。”[1]
物哀精神在《古事记》、《日本书纪》中初见端倪,《万叶集》中得到深发,而到平安时代的《源氏物语》、《枕草子》时达到高峰期;到近现代时期,它还根植在从川端康成、芥川龙之介等作家笔下,挥之不去。笔者认为,物哀的特点是审美主体在幽寂情绪中,糅杂着哀怜、愉悦、悲悼、同情、伤感、幻灭等其他情绪。

二,《雪国》与《源氏物语》的“事之心”
川端康成(1899.6-1972.4)童年时代屡失亲人,性格孤僻忧郁;这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他与古典文学审美之间的契合。川端最早受教于《源氏物语》和《枕草子》,对平安王朝的文学赞誉极高:“《源氏物语》集中表现了王朝的美,后来形成了日本美的传统。”[2]“《源氏物语》和我都在同一的心潮中荡漾,我在这种境界中忘却了一切。”[3]对日本传统美的痴醉,由此可见一斑。
在描绘人物内心,感兴其事上,川端与紫式部有异曲同工之妙。
紫姬在女三宫入住六条院之后的事迹,最易引人兴叹。紫式部多次描写紫姬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而独处时内心苦楚,与源氏相处时却斟酌分寸,不敢任情:
例2-1: “夜风忽起,春寒袭人,一时不能入睡。……如此独寝毕竟是痛苦的。深夜听见鸡声,不胜凄凉之感。”
例2-2:“紫姬连忙把稍稍泪湿的单衫衣袖藏过,装作和蔼可亲、毫无怨恨的样子,但又并无放怀不拘之状,其姿态之优雅令人叹佩。”[4]
紫式部克制的笔调,使哀情之中增添了优美、凄凉、孤独种种因素,便有了浓郁的物哀之美,比肆意渲染更引人戚悯。
驹子展现了相似的美感:
例2-3:“她既不向这边走来,她的身子也没有弯一弯做出迎接的媚态,从她肃然不动站立的姿势来看,即使远远观望也看得出她那严肃认真的样子……那女人涂着浓厚白粉的面孔,一想要微露笑容,却反而现出要哭泣的面色……”[5]
例2-4:“她藏着身子站立在走廊里,也不想到屋里来,岛村拿着毛巾走出去,驹子把眼睛避开不和他打照面,略微伛着背领先前行。她的姿态宛如有什么罪恶暴露出来被人牵着走去似的……”[6]
例2-3描写了驹子与岛村久别重逢的场景,此时她为替未婚夫治病被迫当了艺妓,境遇有了很大改变,心情之沉重可想而知;而作者只极力营造了一个严肃寂静的场景。在相对无言中只有女人微微一笑、却近似哭泣的脸庞,岂能不令人感同身受?
例2-4是驹子误以为岛村耻笑她而愤然离去,却又不舍而悄悄折回后的场景,其心情之复杂,也是凝固在她进退两难的寂静场景里,连作者本人也在后文中不禁感叹她“心中有难于抑制的悲哀”,读者又怎会不知其心?
在情节设计上,川端的“火场”与紫式部的“云隐”也趣味相通。
例2-5:“人们这里那里大声谈着类似的话……却有一种寂静统御着火场,这寂静贯穿着远近的中心,使大家相对无言,只象是在静听火烧的声音和水唧筒的响声。”[7]
例2-6:“源氏已经是弥留之际了,他对空蝉和胧月夜说:‘我们一起诵经吧!’大家便一起念诵《阿弥陀经》,突然,没有了源氏的声音,两人一看,源氏已经停止了呼吸。她们要叫中值事僧写信通知夕雾来此料理后事,就离去了。”
在叶子葬身之地,与源氏辞世的时刻,二位作者皆将情节设置在寂静里,使悲哀气氛更加浓重。

三,《雪国》与《枕草子》的“物之心”
笔者认为“物之心”乃是由客观事物引起的情绪反映,即“天色本无成见,只因观者心情不同,有的觉得优艳,有的觉得凄凉。”[8]
“《枕草子》优雅、艳美、光灿、明快而生动。它潜流着一股美感,给人新鲜而敏锐的感觉,让我的联想驰骋。……有些批评家认为我的风格,与其说是受到 《源氏物语》的影响,不如说受到《枕草子》的浸润。”[9]比较他与清少纳言笔下的蛾与“女人独居之处”,可知此言非虚。
岛村最后一次到雪国,在旅馆纱窗上观察蛾子:
例3-1:“这一点点的淡绿色反而如死寂一般。只有前翅和后翅重叠起来的部分,绿色较浓。一刮起秋风来,羽翼就像薄纸似的飘飘摇动了。”[10]
例3-2:“衣领的缝隙漏出擦着浓粉的脖子,比蚊子还细小的虫子成群地落在上面。有一些虫子眼看着就死掉了,留在那里不能动。”[11]
川端着力描绘蛾子朝生暮死之脆弱,来兴叹驹子薄凉的身世,和岛村与驹子之间爱情的虚幻易碎。描写以幽寂为内核,糅杂凄冷与荒凉,正是物哀之美。
例3-3:“女人独居的地方须是很荒废的,就是泥墙什么也并不完全,有池的什么地方都长着水草,院子里即使没有很茂的生着蓬蒿,在处处砂石之间露出青草来。一切都是萧寂的,这很有风趣。”[12]
例3-4:“荒废的人家庭院里,爬满了拉拉藤,很高的生着蒿艾,月光普遍的照着。又风并不很大的吹着。”[13]
以萧寂为核,饰以缺憾、颓废、荒凉,使观者睹其景而知其心,方才显示居者“知物哀”。这与蛾的意趣相通:在空寂中感知哀情,从哀心中衍生高雅凄清的美感。
四,物哀的其他因素与其影响
笔者认为,徒然也是物哀的元素之一。《源氏物语》中紫姬之死,《枕草子》中宫的生平起落,皆引人叹息,川端之“虚无”、“徒然”沿袭自此,且不赘述。《方丈记》、《徒然草》亦有先声:
例4-1:“朝死夕生,复而不已,恰似水泡。”[14]
例4-2:“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以前的恋人,还记得她情深意切的话,但人已离我而去,形同路人。”[15]
岛村认为驹子写日记、甚而驹子的爱都是徒劳,其内在精神与古典文学是相通的。

五,结语
川端受到西方文学的影响,利用大量的隐喻与象征来传递稍纵即逝的“新感觉”,但总体来说“西方文化对他的影响技巧多于精神,而传统文化对他的影响则精神多于技巧。”[16]
沿袭《源氏物语》、《枕草子》与其他日本古典文学名作以幽寂为核心,糅杂荒凉、哀戚、克制、清冷、徒然等元素的审美观,《雪国》营造出了高雅凄美的物哀之境。它贴切地反映了大和民族独特的审美气质,因而为川端赢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殊荣。
[1] 【日】本居宣长 著,王向远 译,《日本物哀》,吉林出版集团,2010年10月第一版,66。
[2] 【日】川端康成 著,叶渭渠 译,《川端康成文集——美的存在与发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4月第1版,255
[3] 同上,148
[4] 【日】紫式部 著,丰子恺 译,《源氏物语》,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12月第1版,557
[5] 【日】川端康成 著,侍桁 译,《雪国》,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年第1版,8
[6] 同上,98
[7] 同上,112
[8] 《源氏物语》,40
[9] 《川端康成文集——美的存在与发现》,231。
[10] 《雪国》,57
[11] 《雪国》,61
[12] 【日】清少纳言 著,周作人 译,《枕草子》,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1年第一版,第270页。
[13] 同上,189
[14] 【日】鸭长明,吉田兼好著,李均洋 译,《方丈记·徒然草》,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6月第1版,3。
[15] 此处采用文东译本,第19段。
[16] 叶渭渠 唐月梅著,《物哀与幽玄——日本人的美意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9月第一版,205。

唤起灵性的旅程《百年孤独》
鲍勃·米勒:FBI的十年舵手
裕仁天皇弟弟曾公开承认徐福是日本神武天皇
关于日本的一些体质人类学资料
加藤嘉一,一个强悍到变态的日本人
如果美国是家公司
美国人研究淮海战役是如何评价国共军队的
中国人与韩国人的心结
《菊与刀》美人类学家:日本有“羞耻感”但无“罪恶感”
罗马帝国
文艺复兴
美国10年《亲历美利坚》
谁是日本人的“统战”对象
西方的宗教
专家分析高额遗产税为何没有导致日本富人流向海外
中国学者中没有对美国的研究
《美国独立宣言》全文
西方的养老革命
从三个人看美国的文化
美国现在为什么出不了思想家
一位博导经历的两种“自治”
英国华恩设计公司-流传百年的诚信
“华尔街永远只有两种情感:恐惧和贪婪”
传微软召集说客研究“搞臭”谷歌
西方伦理学中的道义论和目的论
西方也有“阴阳五行”
英语历史渊源简述
希腊和罗马神话中的神和女神
解读美国——独立而无规则与法规乃是一盘散沙
中世纪哲学的“风采”
日本国名竟然来自中国
俄学者重申预测美即将一分为六
西方国家有多少搞“三权分立”
外国文化1 外国文化2

本栏目主要介绍外国文化,中外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国外文化,外国文化习俗,外国文化遗产,外国文化知识,物哀:谈《雪国》与《源氏物语》、《枕草子》的审美沿袭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外国文化,中外文化知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