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福山:历史并未终结,但美国民主已败

2014-04-21
福山,美国民主,历史研究,美国政治制度
福山:历史并未终结,但美国民主已败
(2014-04-21
弗朗西斯·福山:美国政治制度的衰败

美国有很多政治制度当前都日渐衰败。这与更为广泛的社会或文明衰落现象并不是一回事儿。这里讲的政治衰败其实是说,一项特定的政治进程——有时是一家政府机构——已出现机能障碍。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是:思维僵化;地位稳固的政治行为方对改革和再平衡起到了阻碍作用,而他们的实力在不断壮大。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已走上永久性的衰退之路,也不意味着美国相对他国所具备的实力肯定会下降。但制度改革极难实现。在政治秩序不发生重大混乱的情况下,根本不能确保可实现制度改革。因此说,虽然衰败和衰退不是一回事儿,但对这两个问题的讨论并非没有关联。

  三大结构特征都有问题

  人们对美国当前的困局作出了多种诊断。在我看来,制度衰败——或者说衰落这个范围更广泛的观念——绝非“一蹴而就”。但总体来讲,美国政治发展的历史背景基本上总是会被忽视。

  如果我们更仔细地审视美国相对于其他自由民主国家所走过的历程,我们就会发现,美国政治文化有三个主要的结构性特征。不论它们如何演进,也不论它们在过去发挥过多大效力,这三个特征当前都出了问题。

  第一,相对于其他自由民主国家而言,司法和立法部门(也包括两大政党所发挥的作用)在美国政府中的影响力过大,而受损的是行政部门。美国人一贯信不过政府,由此就催生了立法部门解决行政问题的局面。久而久之,这种处理行政需求的方式变得成本极高、且效率低下。

  第二,利益集团和游说团体的影响力在增加,这不仅扭曲了民主进程,也侵蚀了政府有效运作的能力。生物学家们所称的亲缘选择和互利主义是人类社交的两种自然模式。当与个人无关的当代政府失效时,人们就会回归到上述关系中。

  第三,由于联邦政府管理结构在意识形态上出现两极分化,美国的制衡制度——其设计初衷是防止出现过于强大的行政部门——也就变成了否决制。往好了讲,决策机制变得过于松懈——也就是说太过民主了,有太多的行为方由此得以阻止政府去调整公共政策。我们当前需要更强大的机制,以力促实现集体决策。但由于政府的司法化以及利益集团影响力过大,在不发生系统性危机的情况下,我们不太可能建成此类机制。

  由此说来,这三个结构性特征已呈盘根错节之势。

  直接引发代议制度危机

  在当代自由民主国家里,政治制度的三个核心范畴——政府、法治和追责能力——具体表现为政府三权分立:即分为行政部门、司法部门和立法部门。

  由于不信任政府权力的传统十分悠久,美国总强调要把采取手段——即通过司法和立法机构——制约政府作为制度建设的重点。

  美国政府在质上的衰败与美国人倾向于建立“由法院和政党主导的”政府有着直接关系。法院和立法部门在不断篡夺行政部门的很多正常职能,由此造成政府运作在整体上缺乏连贯性且效率低下。在其他发达民主国家由行政部门处理的职能被逐步司法化,由此引发成本高昂的诉讼出现爆炸式增长、还导致决策迟缓以及执法工作严重缺乏协调。法院不但没有对政府发挥制约作用,反倒成了扩大政府职能的替代性工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由于担心“大政府”会做强,美国最终反倒建立了一个规模非常庞大的政府,但这其实更难追责了,因为政府主要控制在法院手中,而法院并不是经选举产生的。

  与此同时,由于利益集团丧失了腐化立法部门的能力,它们于是找到了新的理想方式,即通过司法手段俘获并控制立法议员。这些利益集团会扭曲税收和开支,并朝对它们有利的方向操纵预算,进而抬高整体赤字规模。利益集团有时会利用法院实现此目的并获得其他好处。但它们也会通过多项通常自相矛盾的授权——它们会引导国会支持这些授权——去破坏公共行政管理的质量。而相对弱势的行政部门通常无力阻止它们。

  所有这些引发了一场代议制度危机。老百姓觉得,本应发挥民主作用的政府再也无法代表他们的利益了,政府反去迎合各类神出鬼没的精英。

  简言之,美国政府的问题源于,既有实力也有能力的政府与原本旨在约束政府的各个机构之间出现了结构性失衡。当前有太多的法律, “民主”程度也过了头,其表现形式就是立法部门在干预美国政府发挥职能。

  两极分化导致决策困难

  行政部门司法化和利益集团对国会的影响力就是美国政界出现政治衰败的实例。这些问题有美国政治文化等深层次原因,但原因也包括最近发生的偶然性事件,如两党的两极分化。

  整体上讲,政治衰败的根源——思维僵化和精英集团的影响力——在民主国家是普遍存在的。实际上,各国——不管是民主国家还是非民主国家——政府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其他发达民主国家也有过度司法化和利益集团这样的问题。但利益集团的影响力主要取决于各个机构的具体特点。虽然在形式上五花八门,但面对各种政治行为方,民主国家都会构筑激励机制,它们由此也多多少少会受到这些势力的影响。美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的、也是最发达的自由民主国家。政治衰败问题对当今美国的折磨程度超出了对其他任何民主政治制度的折磨程度。信不过政府一直都是美国政治的特征。这种长期存在的不信任感导致政府呈失衡状态,由此也削弱了在必要时采取集体行动的前景。这就最终形成了否决制。

  我所说的否决制是一项进程,通过该进程,美国的制衡制度导致以大多数选民意志为依托的集体决策变得极为困难。从某种程度上讲,在多个层面重复设立权力部门,进而让联邦、州和地方权力部门都在整个公共政策范畴拥有管辖权,对任何一种此类制度来说,这都可能造成政府各部门很容易互相掣肘的局面。但在意识形态出现两极分化、主要政党的选民支持度(或不支持度)旗鼓相当的情况下,制约就会变得很严重。

  这就是我们当前的处境。2013年月,美国政府关门歇业并就提高债务上限问题爆发危机。这些都表明,少数人(即共和党内的茶党一派)的立场可危及政府整体运作能力。这就是美国政治制度在21世纪初未能解决预算持续膨胀等问题的原因所在。

  恶性均衡阻碍政府运作

  当两极分化遭遇美国的制衡政治制度时,其结果尤其具有毁灭性。原因是,现在有太多的行为方可以否决掉为解决问题所作的决策。

  久而久之,由于传统制衡制度不断根深蒂固且越来越僵化,美国政治制度就走向了衰败。在政治严重两极化的时代,这种权力下放制度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能力在不断下降,反而给利益集团和维权组织的观点提供了过多的代议权。但它们总起来说都代表不了至高无上的美国人民。

  美国当前陷入一种恶性均衡。由于美国人过去一贯信不过政府,他们并不特别情愿把权力交给政府。恰恰相反,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国会通常会颁布复杂的规章制度,这不仅削弱了政府的自治权,还导致决策迟缓且成本高昂。这样一来,政府的表现就会很差,这又十分荒谬地肯定了人们原本对政府所持的不信任感。

  在这种背景下,大多数美国人不愿增加缴税,因为他们担心政府会把税收肆意挥霍掉。然而,虽说财力并不是导致政府效率低下的唯一根源——甚至连主要根源都不是,但如果没有资金,政府也就无望正常运作了。这样一来,对政府的不信任就成了一个自行应验的预言。我们当前能扭转这种衰败趋势吗?可能吧,但现在有两个障碍,它们都与衰败这种现象本身有关。

  首先是一个简单的政治问题。美国政界的很多行为方都认识到,政治制度当前运作得并不好。尽管如此,他们维持现状的意愿已根深蒂固。两大政党都鼓不起勇气割舍掉利益集团提供的资金。利益集团也怕出现一种金钱买不到影响力的制度。

  第二个问题是一个与理念有关的认知问题。制衡制度导致利益集团享有过大的影响力,也不能在总体上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这种制度是无法通过少许简单改革得到修复的。拿总统制来说,政府总想通过行使一大堆新的行政权力去解决立法部门陷入瘫痪的问题。虽说此举会解决很多问题,但同样也会引发很多问题。在意识形态出现两极分化的情况下,取消特别拨款以及强化党纪实际上可能增加在立法领域达成广泛妥协的难度。虽说利用法院执行行政部门的决策可能效率极低,但由于没有更强大且更统一的官僚机构,或许并没有其他办法可行。其中很多问题是可以得到解决的,条件是美国开始实行统一度更高的议会制。但对美国的制度结构进行如此激进的改革是很难想象的。美国人一直把他们的宪法视为一部准宗教文献。如果美国的制度不发生彻底崩溃的话,要说服美国人重新思考美国宪法中最基本的原则,其可能性微乎其微。由此说来,我们当前是出了问题。


(来源: 《美国利益》双月刊2014年1-2月号)

新兴民主国家正在加速溃败

当乌克兰首都基辅燃起熊熊大火的时候,没有哪个西方政治人物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说:“这是民主的胜利”。尽管西方并不喜欢亚努科维奇总统,虽然他在之前,他是可以被西方接受的乌克兰政治人物。街头的、革命的大火,曾是西方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民主反抗独裁”的利器,这在利比亚、叙利亚、埃及等国家的革命浪潮中都是如此的论述。

在利比亚,当青年军的战士们将“独裁者”卡扎菲的尸体从战壕中拖出来时,整个西方备受鼓舞。虽然在此之前的不久,伟大的法兰西总统萨科奇还紧紧拥抱了利比亚的独裁者卡扎菲,伴随卡扎菲政权的溃败,西方坚信利比亚的行动是一场伟大的民主胜利,利比亚的青年战士们终结了卡扎菲的独裁体制,利比亚将迎来民主的春天。西方相信,利比亚的民主运动将会终结历史,虽然那些青年军战士们的行为与民主相去甚远。当西方赋予利比亚青年军的民主光环渐渐褪色时,西方审然发现,这个国家已经陷入了混乱的部族战争去了,信息的流通使得西方不得不去再次重新审视利比亚的民主春天。第比波里的爆炸声,美国外交官的尸体呈现在世人面前时,更是加剧了西方对利比亚民主前程的忧虑。

今天的第比波里仍然可听到枪炮声,没有人相信民主将会很快的降临这个北非的小国,包括西方在内的舆论也普遍的认为民主在利比亚扎根开花的希望极其的渺茫,这里的盘根错综的部落关系使得西方望而却步。当民主的进程在第比波里遭遇挫折时,舆论视野从北非转到了中东,叙利亚的巴沙尔总统显然不是西方所能接受的政治人物,这个可恶的独裁者必须尽快的、无条件的下台,于是西方为推翻叙利亚的独裁政府使用了除直接军事干涉之外的各类手段去援助叙利亚的反叛军。然而当反叛军的青年战士生吃政府军士兵血淋淋的心肝视频传回西方时,没有声音再认为民主会取得胜利,尽管反叛军一再要求西方为了民主的胜利提供一切的援助。

叙利亚局势显然不再具备民主要素,况且还有北极熊的极力抵制,西方再次的将目光聚焦到了埃及这个尼罗河畔的古老国家。如果说之前的军方“罢黜”埃及历史上第一位民选总统穆尔西不算军事政变的话,那么很难保证就此之后任何一位埃及总统的命运。可以由此预判的是埃及军方既然能将穆尔西这位史上首位民选总统“罢黜”且软禁的话,那么他们完全可能会将同样的手段付诸于另一位总统,令人意外的是,穆尔西总统的被军方的罢黜,其行为有着显而易见的军事政变所具有的一切特征,尽管包括IAEA前总干事巴拉迪在内的部分人士认为这不是政变。

埃及的军事政变,以及之后的军人政权的再次确立,虽然在此之前西方难得的对埃及的军事政变保持了缄默,然而当“尼罗河畔惨案”消息震惊世界时,西方的目光不得不再次转向,这次是亚洲的泰国。泰国这是一个佛教徒的国家,“红衫军”与“黄衫军”的在曼谷燃烧的大火,又不得不让西方再次去大火中寻找民主的希望。这次真的似乎找到了,曼谷街头相对平静的抗议行为为泰国的民主化进程找到了一丝机会,这里没有血腥的屠杀,抗议的民众的也相对的克制了自己的行为,虽然有暴力,但尚属可以接受。民主在经受一系列的失败之后,似乎在泰国,西方可以找到一丝推动民主的希望,虽然就如前所说,泰国是个佛教国家,宗教的力量束缚了人们的暴力因子,但总的来说泰国的抗议声相对保持了平静,然而在曼谷不断的抗议声显然正在侵蚀这个佛教国家的稳定。

再次将目光聚焦回乌克兰,亚努科维奇总统是乌克兰人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总统。他似乎“亲俄”,却又与欧盟保持了紧密的关系,他希望乌克兰是构架俄国和欧盟之间的桥梁,这不仅是他竞选时那么的说,似乎在他竞选之后当上总统也是如此做的。很显然的是亚努科维奇总统虽然是人们的选择结果,他是民主制度下的幸运儿,但他显然不是一位称职的总统。基辅熊熊燃烧的大火不能简单的说是“东乌克兰人”或者说是“西乌克兰人”人们自由的选择,而是在于乌克兰糟糕的经济状况。

在乌克兰,民主是借口,向东走或是向西走也是借口,当人们生活不得不忍受经济萧条时,民主就选择了暴力。在乌克兰,这个已经民主了20余年的国家,民主成功或是失败,与政治正确性无关。乌克兰的人们对民主制度的失望,是因为当一个制度解决不了人们基本生活需求之后,人们只能起来反抗它。虽然在基辅的暴力行为与民主理念相去甚远,虽然乌克兰是个民主国家,虽然设在美国的“自由者协会”将乌克兰与美国等国家称之为民主国家,但这一切都未能阻止在基辅燃烧的大火。

在基辅燃烧的大火中映出了乌克兰经济的窘况。曾经的乌克兰是苏联时期最为富裕的地区,作为欧洲的“粮仓”和前苏联的重工业基地,基辅完全有理由自信在独立之后能做的更好。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与谋略不相一致。综合多加媒体报道称:独立20年来,今天乌克兰经济仍未恢复到1990年水平。通胀率约16.6%,失业率7%,贫穷线下人口19.5%”。如此糟糕的经济使得近年来乌克兰的革命不断,此次基辅熊熊燃烧的大火更有将这个国家带入分裂的状态。



《纸牌屋》背景:共和党民主党简明党史
普京与记者谈话的全文
伊顿毕业精英日渐平庸的规律总结
奥巴马政府缩小收入差异的一个高招
美国寒门难出贵子
所谓“古希腊哲学”纯属欧洲共济会学术的一个虚构
关于华人如何融入美国人的圈子
凭什么才能使日本人服输
美国梦转向 人口从郊区迁回城市
美国智库繁荣并非神话 中国更需要职业化的现代智库
彼尔德伯格集团:暗中玩转地球
美国的城镇化建设
中美之间最大的差异之我见
美华媒:安倍为“侵略”翻案 根源还在美国
揭开玛雅文明灭绝原因
释永信:西方宗教问题比我们严重 教皇都做不下去
美国人的故乡是中国
修身以德养性于富:商业社会生活之何去何从
耶鲁历史系高材生眼里的当代美国战争
日本人性畸形:追求完美导致的失衡病态
古希腊的哲学之源在亚洲
日本人为什么还需要天皇制
日本人性决定必强抢钓鱼岛
西方世界透过中国基层官员观察中国
我的美国历程-后来,我就又想说中文了
现代日本人从哪儿来?与韩国为“孪生兄弟”
古书暗示“耶稣之死”蹊跷 基督教可能将面临巨大的“崩溃”
我们为什么爱加缪
发现《死亡之书》最后残缺手稿 咒语指引灵魂转世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基督教
自然状态是我的理想状态
许钧:解放思想——法国文学与文学翻译
美国兰德公司简介
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牛人传及留学之害
《自然》特写:外国年轻科研人员在中国
华裔美军陈果伊拉克战地日记
甘阳:美国内战引出的四大政治理论难题
寻找《圣经》密码末日预言家的末日
为什么我们不应对金融危机感到意外-彼得·席夫
雷慧明就任共济会总会长
外国文化1 外国文化2

本栏目主要介绍外国文化,中外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国外文化,外国文化习俗,外国文化遗产,外国文化知识,福山:历史并未终结,但美国民主已败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外国文化,中外文化知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