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台北“故宫”背后的乡愁

2008-11-22
台北故宫,故宫博物院
台北“故宫”背后的乡愁
2008.11.21 报刊文摘
在中国有两个故宫,一个是北京故宫博物院,一个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由于两岸之间的隔阂,几乎没有多少大陆人知道台北“故宫”的情况,包括北京故宫的专家对台北“故宫”也都缺乏真正了解。 12集大型纪录片《台北故宫》即将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人们由此可以了解到台北“故宫”全貌。日前,记者专访了总撰稿胡骁。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会对台北“故宫”产生兴趣?

胡骁:这是一个宝库,号称65万件文物,而且都是代表中华文明顶级东西,在世界博物馆界占有第四或第五大的地位,又是从大陆搬过去的。可是大陆13亿人对它的历史一无所知。

2006年,台湾有一股很特殊的势力,我们叫“文化台独”。这些人从文化上要割裂台湾,他们制造出一个所谓本土文化,割裂和大陆的关系。有很多论文都是些很专业的人士搞的,甚至台北“故宫”当时的“院长”也都是民进党人,他们对台北“故宫”也是想方设法去割裂。没法割裂,他就淡化。比如说原先台北“故宫”每次展览,不管在哪里展览,都有很大一个展板,展板上用电灯绘制出文物迁徙到台湾的地形图。 1933年从北平出发,怎么样到了南京、上海,然后从南京、上海怎么样到了四川、贵州、陕西,后来又迁回南京,又从南京运到台湾,又建了这个台北“故宫”。秦孝仪担任院长时,都要有这么一个很大的展板,就是告诉老百姓这些是来自于祖国的。后来这个展板就没有了,每件文物底下都有简介,他们就改动简介。比如说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羲之的老家是哪儿,什么朝代、什么地点创作的,这些都说得很清楚,一看就是中国的。他们把这些都删了,比如就写王羲之,也不说东晋。当时有很多论文都出来了,有人说这是外国的文物,还有人说这是亚洲艺术品,极力篡改历史。于是我们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这个片子来,起到以正视听的作用。

三联生活周刊:当时和台湾专家接触是有什么感触?

胡骁:台北“故宫”的建筑不是很宏伟,跟北京故宫没法比,它坐落在台北郊外的一个叫外双溪的风景区,那种设计很讲究风水。

那些专家给我留下印象比较深的是,台北“故宫”里搞清史研究的专家叫庄吉发,他退休了。因为当时是民进党当政时期,他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那些人只要一跟大陆接触就会被扣帽子,说你“卖台亲中”。他说非常愿意跟你聊天,但不接受采访。他特别希望能促成两岸共修清史这件事。清朝的档案很大一批在台北 “故宫”,也就是说台湾的清史专家看不到大陆那部分,大陆的清史专家看不到台湾那部分。修清史你看不到原始档案怎么修?他觉得两岸应该联合起来共修清史,因为清史这个项目在台湾已经被陈水扁当局给停掉了,改弄台湾史。台湾的清史专家是中国的清史专家中最优秀的一批,他们这些人的这种传统观念依然特别强,他希望有朝一日两岸专家能够共修清史,因为清朝都灭亡那么多年了,清史还没有修出来是件很不应该的事。

台湾专家对于中华文化的研究非常深刻,长期以来都关注这边,比如说这边出土了一个什么东西,他们很快就获得了,然后他们就归纳,和他们那边的进行对比。两岸的局势松动后他们也经常能来这边,参观咱们的博物馆看咱们的史料,他们人在台湾其实心在大陆,割舍不掉这些东西。秦孝仪有一个想法,就是1933年南迁的箱子到了台北,他说这些箱子我都不动,有朝一日,我把这些文物全都装回箱子里运回北京去。他们还是抱着这个理念。还有我这次采访的索予明,90岁了,他是第三船押运文物去台湾的,是搞漆器研究的一个专家。他说台北“故宫”是由两个单位合并起来的,一个是“故宫”,另一个就是叫“中央博物院”(现在的“南京博物院”)。他说将来最大的愿望就是“故宫”的文物还都回到北京,“中博”的文物还回到南京,我也还回到那里去。实际上“中博”已经消失60年了,但现在台北“故宫”的文物和“中博”的文物在编号上还是分开的。

三联生活周刊:这个纪录片当初怎么构架的?

胡骁:除了向大陆人介绍台北“故宫”的历史,还有就是那些当年跟随文物去台湾那一部分专家,他们的人文精神,应该被现在大陆的老百姓所认识。他们当年跟着文物去,并没有政治上的选择,战争一来,这些学者不考虑政治问题,政府让他们迁到哪里他们就迁到哪里。这些文物在战火之中是很危险的,他们的考虑很简单,打起仗来子弹不长眼,万一文物被毁了怎么办?打完仗,我再运回来不就完了么,就是这么一个很简单的想法。所有去的人,都觉得几个月之后就回来了。所有的随船走的人,甚至有的连家属都没有带,就把门一锁,装上船就走了。那志良才逗呢,他说我们在那里都别买木头家具,就买点竹子的,但真没想到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另外,他们对传统文化的继承特别根深蒂固。庄尚严当时走的时候是一家六口全去了,后来升任了台北 “故宫”的“副院长”,他是一个特别著名的书法家。文物到了台湾之后在雾峰乡一个叫北沟村的地方待了15年,这15年是条件非常艰苦的,就挖了个山洞,把文物全搁在里面,然后盖了几间平房作为展览室。他们在那儿就体现出中国传统文人乐天知命的精神。首先学术研究从来没有间断过,就在那种环境中,他们依然搞出版、搞研究、做展览,还有人带学生,教育大学生、跟国外的收藏界进行交流。还有他们每年搞一个活动,就是王羲之在《兰亭序》里说的那个曲水流觞,这些人在一条小河边,河里漂着酒杯,漂到谁那停了谁就喝,喝完酒之后要吟诗,是对王羲之他们当年生活的怀念。曲水流觞在中国文人中是一种很盛行的游戏,在咱们这边没有了,在台湾依然还有,很多名人都参加了他们这个活动。给我最深的一个印象就是他们的学术,他们的文化并没有脱离他们的生活。不管那条件多艰苦,他们都乐呵呵的,一点都不抱怨,也没有钱。那些专家还要养鸡。庄尚严的太太也是“故宫”的专家,家里穷,养鸡卖鸡蛋来维持生活,但是从来没有抱怨过怎么到这儿来。

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思乡。很多专家的一生没有安安静静在图书馆或书房里从事研究,精力都耗在搬运文物的过程中了,一刻都没有停过。庄尚严、那志良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他们大学一毕业20多岁就进故宫了,到1933年没几年就开始搬,也就是从1933年到1965年,30多年,但是学术研究从来没有中断过,对于学生的教育,对于后代的教育从来没有停过,对于他们自己所坚持的文化理念从来没有怀疑过。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咱们这边,我们会把它拔得很高很高,但他们就觉得,生活不就是应该这样的么,我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奢望,我就是搞我这个书画研究的,只要有块地方,能让我把这个画摊开来看就行了,有钱没钱没关系。

还有很多很多戏剧性的故事,比如说李济和他的儿子李光漠。李光漠现在是近80岁的老人了。李济是中国考古学界的开创者,他是安阳殷墟考古发现的第一人,当年是带着李光漠一起到台湾的,可是李光漠不愿在台湾待着,又回来了,他觉得不可能两岸隔绝。当时李光漠是在同济大学念书,他觉得去了台湾学业就中断了,还得回来念书。李济不让他回去,说大陆那么乱,你回去干嘛。他就死活要回来。这件事李济也很伤感,李光漠回来后两岸就隔绝了,父子就这么分开了。直到李济去世,李光漠也没有去台北。后来李光漠到台湾看到他爸爸当年住的地方,在台北的温州街,把李济留下来的遗物全都拿回来了。这种悲剧性的结局在我们采访中遇到很多。我采访李济的学生,“中央研究院”的院士,老头都70多岁了,李济当年在台北把甲骨文都摊开在地上给他们讲,给他们讲当年安阳考古是怎么回事,考古队怎样的,旁边还有两棵杨树,多年以后李济过世了,他的学生回到安阳考古现场,看到李济当年考古的那个坑,还找到了那两棵杨树,那些事情都是他们在故事中、教学中听到的,他回到这个地方亲自看到这些。老头接受我采访的时候,眼泪一直忍不住流。

三联生活周刊:台北“故宫”在台湾民众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

胡骁:他们博物馆的理念跟我们不一样,咱们这边偏重于收藏和高端学术研究,他们那边收藏和高端学术研究非常发达,但是他们的理念就是一定要进行民众教育。民众教育是他们到了台湾就有的,台北“故宫”历史上起到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它迁到台湾的时候,台湾受日本统治已经50年了,1945年刚光复的时候,台湾人都没有姓,都是姓日本姓。 “故宫”的这些文物和专家去了之后,用这些东西慢慢让台湾人知道,我们是中国人。这些东西像物证一样,因为那些人传播中国文化,扫荡了日本的皇民化教育。所以从一开始到台湾,哪怕是在北沟那么艰苦的时期,他们花了很多钱建了一个陈列馆,让学生去,他们给那些学生讲,这好像是他们的一个传统,一直到现在。现在有了声光电的现代化设备,他们就做得更好了,他们做了很多光盘、影像资料,甚至做成电子游戏。咱们的电子游戏就是打杀,他们有个电子游戏叫《国宝总动员》,讲台北“故宫”晚上闭馆了,那些文物都活起来了。 “翠玉白菜”上面有个蚂蚱,叫冬,从上面跳下来跑了,这些文物就开始找冬,宋孩儿瓷枕也活起来了,在那里跳来跳去地去找。谁找到了就奖励谁,比如找到这个东西奖励一个汝窑的作品,就像咱们这边得分一样。然后让小学生去玩这个游戏,在游戏中受到一些历史教育。

我们会在片子中讲述台北“故宫”对台湾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影响,他们从小对“故宫”的感受都很深,从里面获得了很多熏陶,还有很感人的是他们会把这些东西拿到监狱里去展览,会给犯人来看,教育那些犯罪的人,给他从灵魂上进行一些净化,还有对于残疾人的教育。对于非专业的人,你让他们去谈故宫,他们都能说出很多东西,我们不板起面孔来讲历史、讲道理,就是很亲切地说。 2004年我去台北,台北“故宫”正在搞一个展览,规模空前。我在那儿观察,好多青年人,还有义务来给大家做解说的大学生,他们讲得非常好,解说的水平我觉得相当于咱们这边的教授、副教授。

三联生活周刊:《台北故宫》在拍摄过程中有什么新发现?

胡骁:有一件事,当年从南京搬去台湾不是有三艘船吗,第三艘船有一个人还健在,就是刚才我说的索予明。那个船上当时发生了一件事,他从来没跟别人讲过,就是船长想起义。船走到长江口的时候突然往北开,北边是解放区,南边是往台湾去,他们就很奇怪,怎么往北边走了。然后这个船上的大副和枪炮官联手把这个船长给架空了,这艘船后来还是到台湾了。这件事儿他一直没给外人讲过,因为当时这个船长好像也没受到太重的处理,他不便于说。在蒋介石时代说你要投共,肯定拉出去毙了,一点不带犹豫的。我约了他四五次之多,他都以身体太坏给拒绝了,这次去我说无论如何要找到这个人,去拜访他,请他能够接受我们采访,他挺感动的,接受了采访,后来把这个事情给说出来了。这件事他在回忆录里也没提过。 (黄艾华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08第41期 作者 王晓峰)
被中国人误传了数千年的七句话
闻一多擅讲古诗《诗经》实为一部淫诗
深入上海的记忆-《永不拓宽的街道》
汉字的惊艳与沉思
我的上海往事6
求善不求真,善也不会真
刘铁骝:中国人的智慧在儒家文化圈里
做“考古学家”启“青春之旅”
中国慈善的广东式困境
木版水印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的上海往事
得不到和已失去
语言符号是约定俗成的吗古代文化其他1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其他,古代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其他,中国传统文化常识,中国古代文化常识,台北“故宫”背后的乡愁,中国传统文化,中华传统文化,中国历史文化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文化其他,古代文化常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