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阿尔文·托夫勒:第一次浪潮

2008-12-30
阿尔文·托夫勒,第一次浪潮,《第三次浪潮》
阿尔文·托夫勒:第一次浪潮
王焱为FT《睿》杂志撰稿 2008-12-30
1981年春天,翻译家董乐山先生访美归来,向我们谈及托夫勒的新书《第三次浪潮》在美国产生的巨大影响,并为《读书》杂志选译了该书的主要观点。这篇书摘在同年第11期、12期上连载。后来我在出版社工作的同事朱志焱等翻译了全书,三联书店于1983年出版了中译本。

起初,该书首印虽然只有3000册可还是乏人问津,不久,由于国家高层关注在世界兴起的新技术革命浪潮,结果让托夫勒的这本书一下子成了畅销书。仓促之间出版社赶印不及,第一版一度成了只有凭部级介绍信才能购买两册的内部供应书。在后来的几年中,单单是三联书店的这个译本,累计印数就高达86万册,如果再加上其他译本,大约有几百万册之多。托夫勒这本书还带动了一大批同类译作的出版热潮,如法国学者施莱贝尔的《世界面临挑战》、奈斯比特的《大趋势》等等。一本书还让中国诞生了一门新的学科——未来学。

科学实验表明,只有和外界进行连续的信息交换,人们才能保持正常思考能力。如果与外界信息隔绝,那就意味着人类理性丧失的开始。至少从五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末,中国文化基本上与外界保持隔绝状态。在整个“文革”期间,既没有给老百姓涨过一块钱工资,也没有为城市居民修建过一栋住宅楼,在老百姓的生活世界里,时间停止了。

按照托夫勒世界文明史三次浪潮的区分,刚刚从“文革”噩梦中醒来的中国,广大农村还滞留在第一次浪潮中,即便是在城市里,第二次浪潮也还远未完成,然而托夫勒的书却告诉国人,在世界范围内,第三次浪潮来势汹涌,已经在叩击中国的大门了。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托夫勒的书不仅仅是一本未来学的新书,而代表了一个新的文明浪潮扑面迎来。在此之后,新知识、新思想给国人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托夫勒的书让中国人惊觉,就在中国闭关的大约二十年里,世界发展一日千里,发生着日新月异令人目不暇接的巨大变化。

在世界各大民族当中,中国人尤其重视历史时间观与世界的空间观,因此“天道”与“天下”的观念在中国文化中尤为重要。清代末叶,严复曾将英国学者赫胥黎的《进化论与伦理学》易名为《天演论》翻译出版,就曾让还沉溺在天朝上国之梦中的士大夫从梦中惊觉,历史演化的观念从此深入人心。科学实验表明,把24小时没有吃过东西的老鼠放在迷宫中,在研究过迷宫的各个角落和通道,确定自己在迷宫中所处位置之前,它是不会注意吃食的。托夫勒的新书帮助中国人确定了当时中国在世界上所处的位置,其巨大影响应当说不亚于一个世纪前的《天演论》。此前,中国只存在一种时间,即连续而无望的现在。那时报刊上流行的一句话是:中国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反映了国人对于现代化的紧迫心情。年届耄耋的文化老人夏衍,曾认真研读了托夫勒的新书,作了详细的读书笔记在《读书》杂志上发表,一时在读书界传为美谈。

托夫勒在这本书中别出心裁,提出了一个“实托邦”(practopia)的新概念。“实托邦”既不是大跃进时期流行的那种至善论的乌托邦,也不是“美丽的新世界”那样反面的乌托邦,而是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及其对社会生活的影响来反观现在,以理性态度来确定应对未来的手段与途径。这实质上意味着需要一种新的历史-社会理论。

今天回首自托夫勒此书出版近三十年间世界与中国的变化,书中的很多预言如跨国企业的盛行,电脑的普及与在家工作,核心家庭的瓦解,DIY流行等等,不知不觉中,不但在世界上而且也已经在中国变成了现实。还有一些方面,正在朝向托氏的预言演变,也有一些还有待观察。

中国传统文化推崇“君子不器”的观念,将技术视为“奇技淫巧”,经历了《第三次浪潮》的洗礼后,已经一变而成为欢呼技术进步的乐观主义。人们已经习惯了各种技术进步带给社会生活的巨大变化。在这种意义上可以说,托夫勒的书已经先期为国人做好了心理上的准备。纵观世界,无论在欧洲各国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对技术进步的文化心理障碍,唯独中国,科学技术的应用正在社会上凯歌行进,没有任何障碍,每个人都唯恐被急速发展的新技术甩在后面。当托夫勒预言第三次浪潮的时候,也有不少国人多少认为这是天方夜谭,但是今天的人们却不断地在更换手机与电脑,沉迷于网络上的虚拟世界。中国人已经习惯了变化,变得对此波澜不惊。一个那样停滞僵化、闭关自守的中国,终究为改革开放的中国所取代。回首《第三次浪潮》出版近三十年来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我们不能不对前景抱有乐观的期望。

几个人 几本书

萨特
虽然萨特早在1960年代就到访过中国,但是成为中国的一尊偶像却是在1980年代中期。“自我”、“选择”、“责任”、“自由”,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对习惯“集体主义”的中国都是震撼性的主题。萨特和西蒙•波伏瓦的男女传奇,他的自传体小说,他的激进左翼经历,在中国都有天然的传播优势。

马尔克斯
马尔克斯也许不同意以下说法,魔幻现实主义首先或者主要是出版于1967年并且获得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然后在1984年被引进中国的《百年孤独》。一个比中国还落后的国家创造了这样一个文学奇迹,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写作阶级和文学阅读阶级的激情,这种激情在此后的20年中渐渐消退。另一个令大陆作家分外倾倒的拉美作家是阿根廷的博尔赫斯。

塞林格、村上春树
由村上春树重新翻译的《麦田里的守望者》,2003年4月在日本各大书店面市,旋即登上畅销书排行榜,“麦田热”再度波及整个日本。其实塞林格就是村上春树,至少中国新一代阅读阶级是这么以为的。《麦田里的守望者》在1960年代就被放入著名的“黄皮书”系列被“内部阅读”,这个译本在1980年代“公开出版”后蔚为大观。掺杂了更多时尚元素的村上和他的《挪威的森林》等小说则蔚然于1990年代中后期。

点评人介绍:王焱,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走向未来》丛书编委。其曾任编辑部主任的《读书》与任主编的《公共论丛》影响深远。王焱是学界大家,台湾林毓生先生曾称王焱为大陆学人中见识第一。阿尔文•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节选首发于王焱主事编辑部时的《读书》杂志。
守候百年村小
盖茨也请华人考察风水
国际视野下的价值体系建设
跨文化交流与主流文化构建
台北“故宫”背后的乡愁
世界知名大学的网络课程资源
500本值得一读的电子书
免费电子图书免费下载资源
十个“三角形”汉字 好看不好认
不能将西方的价值观念尊奉为所谓的普世价值
被中国人误传了数千年的七句话
闻一多擅讲古诗《诗经》实为一部淫诗
深入上海的记忆-《永不拓宽的街道》
汉字的惊艳与沉思
我的上海往事6
求善不求真,善也不会真
刘铁骝:中国人的智慧在儒家文化圈里
做“考古学家”启“青春之旅”
中国慈善的广东式困境
木版水印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的上海往事
得不到和已失去
语言符号是约定俗成的吗古代文化其他1 古代文化其他2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其他,古代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其他,中国传统文化常识,中国古代文化常识,阿尔文·托夫勒:第一次浪潮,中国传统文化,中华传统文化,中国历史文化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文化其他,古代文化常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