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威廉‧范杜因(光明会盟主)于2014年毕德堡会议的公开演讲

2014-07-02
威廉‧范杜因,光明会盟主,毕德堡会议,公开演讲
威廉‧范杜因(光明会盟主)于2014年毕德堡会议的公开演讲
2014-07-02
自我鉴别、理性评论、切勿迷信

威廉‧范杜因(光明会盟主)于2014年毕德堡会议的公开演讲
毕德堡会议主导人为光明会盟主威廉‧范杜因,由内容中可以明确的看到阴谋集团操控世界的事实已经浮出台面,不过当然,他们可以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很好的控制者,而不是坦诚的招供他们就是破坏这个世界的始作俑者。

这篇内容主要反映出阴谋集团的行事风格和价值观,罗斯柴尔德家族提倡包容性、资本主义,而光明会派系则是提倡新世界秩序、拯救苍生,他们用这种似是而非的道德观念合理化所有的做为,并且透过各种手段不管是在狠在毒都可以说是为了人类长远利益打算来使用
※本文内容如下,内容下半部附上部分与会者名单

各位先生女士:

欢迎大家莅临哥本哈根参加第60届毕德堡会议。

回想1954年毕德堡俱乐部刚成立的时候,先父贝恩哈德亲王(本名:威廉‧盖瑞特‧范杜因)和亨利‧季辛吉就决定要办一场活动,让全世界的产业大亨、政界名流和文人学者可以齐聚一堂。 1958年第四届毕德堡会议结束之后,俱乐部成员合力促成了罗马条约。欧洲经济共同体就在只有六个成员国的情况下诞生了。
如今欧盟有28个成员国家,而毕德堡俱乐部会员为134个会员国家提供咨询建议。

译注: 官方纪录罗马条约于1957年3月25日就已经签署,1958年1月1日生效。除非范杜因这位光明会盟主知道内幕,不然暂且当成是口误。

本人今天的演讲会透过我们的新敌人—新闻媒体正式对外发表。毕德堡俱乐部不是秘密组织,从以前开始就不是。社会大众或许会认为我们很神秘,但我们只是希望让讨论的主题和决策保留给内部成员知晓罢了。我们不是邪恶组织,我自己也没有全知之眼。就连我的祖先们也只是确保美钞上会出现全知之眼的图样,仅此而已。

毕德堡俱乐部无关阴谋,不过总是有民众和阴谋论者对我们有种幼稚的幻想。我不管在座的各位权势有多大,我相信这里没有人会手牵手围坐在某间暗室的会议桌旁,一边眼睛盯着水晶球,一边策划着世界的未来。

毕德堡俱乐部的外界形象一直深受阴谋论者、专题记者和媒体大亨编造的各种夸大的流言蜚语影响。但是那些传说真的就是我们聚会的原因吗? 难道我们有用豪奢而且神秘的形象包装自己吗? 回归主题,我今天跟弗立兹‧史普林梅尔这位备受争议的学者讲过话。他花了二十年以上的时间研究光明会。我十分钦佩这位先生的勇气和远见,而我想要改变历史。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权利活到未来。如今许多民众因为自己国家领导人的缘故,过着水深火热、任人摆布甚至是灰心丧志的生活。但是他们总是心怀笛卡尔式的无谓幻想,盼望神某一天会派救世主来解救苍生! 神对人类有别的计画。祂创造善恶两者之间的平衡。

时代一直在改变,而我乐于感受这些改变。我感觉到现在民智渐开,而且觉醒的人数急速增加。人们开始问我一些很深刻的问题。他们最想知道的是:什么才算是对的事情? 多半是杞人忧天的人会问这种问题,他们以为整个世界乱到无可救药,到处都充斥着贫穷、不公不义和悲情。

毕德堡俱乐部何德何能可以如此地强盛?

正是因为它本身坚忍不拔的毅力。我们的成员和访客来来去去,但是组织制度却越发茁壮。地球上没有总统、独裁者还是总理胆敢对我的名字有意见,就连俱乐部会员也没人有种造次。因为他们全部都知道,真正掌权的是幕后运作的光明会,而自己只不过是强大组织在前台的魁儡。

世界的经济正在崩溃。民众被他们搞不清楚的事物牵着鼻子走。但这股力量又驱使他们为了自身利益而盲目行动。

这就是民众近来在几个重要国家和美国做的愚蠢行为:他们想要自己决定国家的命运! 希拉蕊‧柯林顿昨天告诉我:美国近来发生了一连串的社会运动,搞的国家尊严快要扫地了。就因为民众感觉自己的身家受到威胁,就连忙祷告,责怪自家的政府、毕德堡俱乐部还有万恶渊薮的光明会。

前几天外交关系委员会在布鲁塞尔开会,我在会议中针对全球的觉醒浪潮可能导致革命的议题提出了警告。

在场的各位有着各式各样的意识形态,每个人的经济、文化和政治背景都不一样。但正是想为全人类找出一条生路的决心,在座诸位今天才能团结在一起。

至于那些沽名钓誉、贪图名利就出卖自己国家的鼠辈。布希家族、穆加比、奥班、巴希尔、金正恩,这些人都是叛徒。他们不仅背叛了自己的民众和国家,更是背叛了全体人类。

毕德堡会议的目标就是成立单一的世界政府。 7年前的欧洲经济差点解体。并不是因为欧洲的景气不振,问题的元凶是美国和它不稳定的银行系统。

2006年美国房市大泡沫,所有与美国不动产连动的证券一片惨绿。全世界的金融机构都受到牵连,各国国债跟着爆增。美国人的房市造成了全世界的经济危机?就因为美国人贪得无厌吗? 世界各国真的得依赖美国的景气过活?

另外美国还有一个问题:全民有奖的社会福利。但是社会福利不代表一群没路用的废物可以成天坐在沙发上,独自一人吃披萨、喝啤酒看电视,然后等下个月拿失业补助金。

如果一个正常人被问起人类或是政府存在的意义,难道他/她的回答会是为了让后代子孙有全面福利津贴可以拿吗? 我可不这么认为。

人们想要有个国家,乃至于一个帝国。诸位要教导民众去追求全球化。人们以为开创帝国需要很多钱。但是金钱不是财富的成果。世界经济的基石不是金钱,而是生产和创新。金钱没办法让世界保持运转。金钱根本不具价值。当一家人在自己的菜园采收蔬菜水果的时候,他们拥有的才是真正的财富。

说到心灵控制。人心能影响整个地球,而以下是我对心灵控制的看法: 它意味着人类的灵魂得以永存不灭。我们因为它而得以享受其它普世价值。它使人类可以创新、有信仰而且它调和了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现代人追求更高的生活水平,其实是在刻意地破坏自己的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结果被自身债务逼得自寻死路。如果人类不改变这种生活态度的话,35%的人口将会走向灭亡。这些人毫无理由地糟蹋自己的创造力。

社会大众责怪经济不景气。但是2008年的经济萧条不是要消灭全世界的资本主义者,而是要让全世界的老百姓看清自己生活中的贪婪和懒散,还有见识贫穷的意义。他们只知道责怪银行、政府和在场的各位。

我们就让他们予取予求吧:

我们何不如让老百姓们来管经济、社会福利、看是哪天要发动战争还有负责未来世代的创新…. 希腊人和他们那笔还不清债务成天拖着其他欧洲伙伴下水,法国人正在投票给极右派的民族阵线来挽救自己的爱国心,义大利人死性不改。我不是要各位感情用事,大伙儿可不是西班牙人。我更不想走上东欧、俄罗斯和亚洲的老路子。

然后轮到布鲁塞尔和欧盟。让他们放把火烧得一干二净吧! 那些成天坐在豪华会议室里面,却一无是处的废物官员也一并烧了吧。让他们把赫尔曼•范龙佩轰出地球吧(抱歉啦,赫尔曼),不过他本来就是个废物。要知道: 布鲁塞尔是光明会统治的邪恶首都

至于华盛顿嘛,说穿了就是群没脑袋的老屁股。智障的共和党员呼喊着拥枪自由和福音社区,白痴的民主党员宣扬社会主义教条和专制统治。你在华盛顿问个共和党的乡巴佬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差别,然后再去问个民主党的小白脸枪枝管制和宗教信仰,结果都是一样无解。政府真的清楚民众的需求吗?政府官员知道自己国家的公民缺乏教育吗? 还有废除健保制度的真相? 我们在座的诸位要为美国的民众解决他们的问题。强大的美国可以把世界经济导向人道支援的方向。我们将更能了解亚洲的市场。枪枝、福音书和社会主义在这里是不管用的。每个美国民众都要以身作则,让美国强盛起来。

老百姓可以为了全人类的崇高利益打理好这个世界!

我现在讲的是道德,而不是科学或经济问题。人们真的会为未来的10年做打算吗? 人们在未来50年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他们有权拥有梦想吗? 坏蛋又是哪些人呢?

我告诉我自己全人类都必须得救。但这种事情真的有可能吗? 人性当中的残暴等待着某人的蛮勇,而理性的人类等着完善国家的概念。我相信国与国之间的兄弟情谊。但仅限于政客和商人们有心想解决国家内部问题的时候。

光明会的责任就是控制所有政府的一举一动,提供社会大众安全的保障。因此我们制订了各种规则,我们决定国家的政策。毕德堡俱乐部必须引导世界的经济走向,并且在人与人之间建立信任!

所有我们私下偷偷摸摸做出的决策,我一概拒绝。为何我们要继续在门的后面统治世界? 我们何不面对群众,并且出现在家家户户的梳妆台说声:嘿,该醒醒了!

毕德堡会议就是光明会的工具。它就是因为光明会才得以运作。
毕德堡俱乐部是地球上权势最大的团体。它就是世界秩序的警察,安居乐业的象征,还有人类在理性时代的启蒙导师。

我希望今年的毕德堡会议是我们为了后代子孙,而开始向世人敞开大门的第一场会议。

明年将会有许多正面的结果向世人证明我们不是坏人,而是在拯救全人类。因为人类根本无力自救。

原文:http://pentracks.com/blog/2014/05/william-c-van-duyns-opening-remarks-bilderberg-mtg-2014/

如果一群世界菁英和权利人士齐聚一堂真能拯救全人类改变世界,那为什么地球上90%以上的人还处在一个艰苦的生活里,为什么每天都有因战争、疾病、分裂冲突、饥荒而死的人,又为什么全球90%以上的人口都是贫困的,却只有这些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极少数人握有全球1/3的财富和资源,Why? 原因是什么?这其实很明显可不是吗,是时候揭开阴谋集团的谎言了,部分各国政府也仅只是阴谋集团的操纵工具,每个人辛苦赚来钱最后都是回归到阴谋集团手上,花点几分钟就能理解为什么,这并不难,难的是没人愿意面对问题不愿意接受真相,这才是造成这种现况永远无法改变的原因。

我们所能做的事情就是传递真​​相解放大众头脑,当人民团结一致后,才能做出正确且最好的选择。

另外附上两本可能值得参考的书籍:
《操纵二十世纪历史的黑手-锡安长老会绝密纪要》
《毕德堡俱乐部》

2014年毕德堡会议正式与会名单&流程表

活动流程

5月28日
欢迎第一批抵达会场的成员

5月29日
毕德堡年度会议开幕典礼─由威廉‧范杜因致开幕词。
开幕演说─亨利‧卡斯特里谈去年发生的革命、问题和改变。
全天的会议与游说活动。
晚宴活动

5月30日
就毕德堡俱乐部的各项计画进行辩论。

5月31日
敲定明年的计划方针。
宣布各项计画的讨论结果。

6月1日
威廉与欧盟各国领袖的早餐聚会。
下午:与银行业界召开政策与人事会议。
晚上:毕德堡传统舞会

6月2日
威廉与希拉蕊‧柯林顿的单独早餐聚会,随即会同其他成员召开脑力激荡会议。
亨利‧卡斯特里、希拉蕊‧柯林顿、赫尔曼‧范龙佩与威廉就未来的欧盟-美国关系进行讨论会议。

6月3日
指导委员会公布2014毕德堡会议总结纲要

指导委员会名单
亨利‧卡斯特里,安盛集团总裁暨执行长
艾迪安•戴维侬, 比利时国务卿(荣衔)
威廉‧科内利斯‧范杜因,慈善家(光明会盟主)
赫尔曼‧范龙佩, 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
彼得•卡灵顿,前英国外务大臣
乔治•奥斯本,英国财政大臣
2014年毕德堡会议正式与会名单
Paul M. Achleitner, 德意志银行股份公司董事长
Josef Ackermann, 苏黎世保险集团董事长
Marcus Agius, 巴克莱银行前总裁
Helen Alexander, 博闻公司总裁
Roger C. Altman, Evercore Partners投资银行执行总裁
Matti Apunen,芬兰商业暨政策研究论坛召集人
Susan Athey,史丹佛商学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Aslı Aydıntaşbaş,土耳其民族报专栏作家
Ali Babacan,土耳其副总理暨国务部长
Ed Balls,英国影子财政大臣(在野党经济事务的发言人)
Francisco Pinto Balsemão, 葡萄牙媒体集团总裁暨执行长
Nicolas Barré, 法国回声报总编辑
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 欧盟委员会主席
Nicolas Baverez, Gibson, Dunn & Crutcher LLP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Olivier de Bavinchove,欧洲军团指挥官
John Bell, Regius牛津大学医学教授
Franco Bernabè, ,义大利电信集团总裁暨执行长
杰佛瑞•贝佐斯, 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暨执行长
Carl Bildt, 瑞典外交部长
Anders Borg, 瑞典财政部长
Jean François van Boxmeer, 海尼根执行长
Svein Richard Brandtzæg, 挪威HYDRO集团总裁暨执行长
Oscar Bronner, 奥地利标准报发行人
Peter Carrington,毕德堡俱乐部前任荣誉主席
Juan Luis Cebrián, 西班牙PRISA媒体集团执行董事长
Edmund Clark,多伦多道明银行金融集团总裁暨执行长
Kenneth Clarke, 英国内阁大臣
Bjarne Corydon, 丹麦财政部长
Sherard Cowper-Coles, 英国航太系统公司业务部主任
Enrico Cucchiani,义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执行长
Ian Davis,麦肯锡公司资深合伙人
Robbert H. Dijkgraaf,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院长
Haluk Dinçer, 土耳其Sabancı控股公司总裁
Robert Dudley, Group Chief Executive, 英国石油公司总执行长

Nicholas N. Eberstadt, 美国企业研究院-政治经济的亨利‧华登席位研究员
Espen Barth Eide, 挪威外交部长
Börje Ekholm, President and CEO, 瑞典银瑞达集团总裁暨执行长
Thomas Enders,空中巴士集团执行长
J. Michael Evans,高盛集团副总裁
Ulrik Federspiel,丹麦托普索公司执行副总裁
Martin S.Feldstein,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退休所长
François Fillon, 法国前总理
Mark C. Fishman,诺华生医研究中心总裁
Douglas J. Flint, 汇丰控股有限公司主席
Paul Gallagher,资深大律师
提摩西•F•盖特纳, 美国前财政部长
Michael Gfoeller, 美国政治顾问
Donald E. Graham, Chairman and CEO,华盛顿邮报主席暨执行长
Ulrich Grillo, CEO, 德国Grillo-Werke公司执行长
Lilli Gruber, 专题记者–义大利La 7 电视台女主播
Luis de Guindos, 西班牙经济和竞争力部部长
Stuart Gulliver, Group Chief Executive, 汇丰控股公司总执行长
Felix Gutzwiller, 瑞士联邦院成员
Victor Halberstadt, 莱登大学经济学教授;毕德堡俱乐部前任荣誉秘书长
Olli Heinonen, 约翰•F•甘迺迪政府学院-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
Simon Henry, CFO, 壳牌公司财务长
Paul Hermelin, 凯捷集团主席兼执行长
Pablo Isla,印地纺集团主席暨执行长
Kenneth M. Jacobs, Lazard集团董事长暨执行长
James A. Johnson, Johnson Capital Partners房贷公司董事长
Thomas J. Jordan, 瑞士国家银行董事长
Robert D. Kaplan, Stratfor安全顾问公司地缘政治首席分析师
Alex Karp,大数据公司创办人暨执行长
John Kerr, 英国上议院独立成员
亨利•季辛吉, •季辛吉顾问公司主席
Klaus Kleinfeld,美国铝业公司董事长暨执行长
Klaas H.W. Knot,荷兰中央银行总裁
Mustafa V Koç,.土耳其山羊集团主席
Roland Koch, CEO, 德国Bilfinger 建设集团执行长
Henry R. Kravis, 科尔伯格-克拉维斯-罗伯茨集团共同董事长暨共同执行长
Marie-Josée Kravis, 哈德逊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副主席
André Kudelski, Kudelski 集团董事长暨执行长
Ulysses Kyriacopoulos,希腊银和重晶石矿业开采公司董事长
J. Kurt Lauk, 德国基督教民主党经济事务委员会主席。
Lawrence Lessig, Roy L. Furman 哈佛法学院-法律与领导教授
Thomas Leysen, 比利时联合银行董事长
Christian Lindner, 德国自由民主党主席
Stefan Löfven,瑞典社会民主党主席
Peter Löscher, President and CEO, 西门子集团总裁暨执行长
Peter Mandelson, , Global Counsel董事长; Lazard集团董事长
Jessica T. Mathews,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会长
Frank McKenna,布鲁克菲尔德资产管理公司董事
John Micklethwait,经济学人总编辑
Thierry de Montbrial,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
马利奥•蒙蒂, 义大利前总理
Craig J. Mundie,微软公司执行长的资深顾问
Alberto Nagel,米兰投资银行执行长
毕翠克丝,前任荷兰女王
Andrew Y.Ng, Coursera科技公司共同创办人
Jorma Ollila,壳牌公司主席
David Omand, 伦敦国王学院客座教授
Emanuele Ottolenghi, Senior Fellow, 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资深研究员
Soli Özel,土耳其卡地尔哈斯大学资深讲师;土耳其Habertürk 报专栏作家
Alexis Papahelas, Executive Editor, 雅典Kathimerini 日报执行总编
Şafak Pavey, 土耳其国会议员
Valérie Pécresse, 法国国会议员
Richard N. Perle,美国企业研究院驻院研究员
David H. Petraeus, 美国陆军退役将领
Paulo Portas,葡萄牙副总理
J. Robert S Prichard,德瑞思国际律师事务所董事
Viviane Reding, . 欧盟委员会负责司法、人权和公民事务的副主席
Heather M. Reisman,加拿大Indigo Books & Music Inc执行长
Hélène Rey,伦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Simon Robertson, Robertson Robey Associates LLP合伙人;汇丰控股公司副总裁
Gianfelice Rocca, Techint集团总裁
Jacek Rostowski,波兰财政部长暨副总理
罗伯特•鲁宾,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美国前任财政部长
马克•吕特,荷兰首相
Andreas Schieder,奥地利财政部长
Rudolf Scholten, 奥地利控管银行执行董事
António José Seguro,葡萄牙社会党秘书长
Jean-Dominique Senard,米其林集团执行长
Kristin Skogen Lund,挪威工商联合会总会长
Anne-Marie Slaughter, 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与国际事务教授
Peter D. Sutherland,高盛集团总裁
Martin Taylor,瑞士农用化学品公司前任董事长
Tidjane Thiam,英国保诚集团执行长
Peter A. Thiel, 泰尔基金总裁(paypal共同创办人)
Baroness Williams (Clara Molden)英国专业摄​​影师,名人御用摄影师
Craig B. Thompson,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总裁暨执行长
Jakob Haldor Topsøe, AMBROX Capital A/S投资公司合伙人
Jutta Urpilainen, 芬兰财政部长
Daniel L. Vasella, Honorary Chairman, 诺华公司荣誉董事长
Peter R. Voser,壳牌公司执行长
Brad Wall,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省长
Jacob Wallenberg, 瑞典银瑞达集团董事长
Kevin Warsh, 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杰出客座研究
Galen G.Weston,加拿大Loblaw Companies Limited执行董事长
Baroness Williams of Crosby, 英国上议院议员
马丁‧沃夫, Chief Economics Commentator, 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家
James D. Wolfensohn,詹姆斯•沃尔芬森投资公司总裁暨执行长
David Wright, 巴克莱银行副总裁
Robert B. Zoellick,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杰出客座研究员

特别来宾:希拉蕊‧柯林顿,美国前任国务卿

※翻译:Patrick Shih

英学者称社会规范主要受固有文化观念影响
社会规范:多元、冲突与互动
我眼中的复旦政治学
“家族”系列—家族记忆-家族楷模
学术生态五谈
刘东洋博士论“关于读书,关于看建筑
《科学与宗教的关系》科学家与他们的上帝
新生代农民工的集体抗争模式
“家庭农场”是中国农业的发展出路吗
柚子:关于阶层与个人命运——寒门为何难出贵子
学术评价谨防唯洋是崇
湖南农村的变化
美国唐人街为何衰落
嵇少丞:文化有根
林毅夫:我们的理论自信还不够
2014年1月11日台湾洪门共济党成立
年轻科学家濒死前后的震撼故事
美智库:美国应确保中国崛起不挑战现有秩序
“呵呵”背后是回不去的乡土中国
回到政治世界,融入公共生活
中国思想界寻求共识
促进社会流动的高考制度是中国的骄傲
中美两国间的资产负债表:到底谁欠谁
中美差异到底有多大 海归人士亲历两国小孩打架
孔飞力与《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
经济黑帮的大算计-印尼600村庄实验
试着从上海的“排外”分析一下外来人口的心理和原因
犹太人的上海方舟
一场名为“文明冲突”的旅行
告美国人民书(A Plea for Caution From Russia)普京
什么是美生会和中国美生总会
文化自觉的概念界说与本质特征
从人类学视角研究边疆非传统安全
当今社会信任为何成为大问题
中国大学教育的“围城”
为什么918东北军不抵抗
文化人类学对战争的研究
古代高等文明与错乱的人类进化史
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思想家、哲学家,是很可悲的
博鳌观察:伪经济学已成改革阻力
中外文学名著中描写的共济会
哈佛大学裴宜理教授给政治学研究生开的书单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关于日本那些事
保护人类文化的多样性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商品——左手祈祷,右手玩具
一个经济学者关于政治问题的一些困惑
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苏力:认真对待人治
周濂《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世界知名大学的网络课程资源
500本值得一读的电子书
免费电子图书免费下载资源古代文化其他1 古代文化其他2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其他,古代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其他,中国传统文化常识,中国古代文化常识,威廉‧范杜因(光明会盟主)于2014年毕德堡会议的公开演讲,中国传统文化,中华传统文化,中国历史文化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文化其他,古代文化常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