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女知青口述:上山下乡时混乱的男女关系

2015-02-12
女知青口述,上山下乡,男女关系,中国文化
女知青口述:上山下乡时混乱的男女关系
作者 : 连胜武

1955年,毛泽东提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成为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口号。文革爆发后,数量巨大的对政治高度热衷的无业青年会对政治稳定构成严重威胁,毛泽东发动全国范围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活动。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知青开始回忆当年的生活。据这篇文章中的主角回忆称,呆久了才发现,那时乡下的男女关系其实是很乱的,几乎每一对夫妇都有各自的相好,相互间心知肚明,互不干涉。本文选自共识网,由亚雯(化名,昔日的插队知青)口述,沉钟记录并整理,原题为《女知青口述:青春的躁动》,全文摘录如下。


我那时总也想不明白:我长得并不难看,怎么就没有一个男孩跟我找对象?

和我一同到“星火”插队的小芸没比我漂亮,一来就有好几个小伙子粘上了她,她还看不上眼,隔三差五跑回镇上去和化肥厂的工人谈恋爱,在生产队劳动纯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时深夜了才由男朋友自行车送回,还让我替她开门,一度令我心生憎嫌。不过,转年她就嫁到宁波那边去了。

星火大队田多,男人做不过来,做得心烦,也就不会怜花惜玉。这里的女人太苦,生来要担负比男人更重的责任,每天一同下田,回到家里,男人搁起脚歇力,女人烧饭、喂猪、奶孩子。这里的姑娘都想找个机会往外跑,大都不太愿意与本队的小伙子搞对象,听说谁和本队的搞上了,无不鼻孔里打哼哼:“闭着眼摸,还摸个好点的!”有一次,水娥姑娘从山里相亲回来,脸上满是得意,说起山里的情形:那山叫“银子山”,村居散落在山坞里,傍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房子都很宽敞,楼窗、板壁散发着暖暖的松脂香;那里的妇女不用下田,不用挑肥担秧;烧柴尤为方便,灶孔特别大,烧一顿饭少说要一捆柴,不像这里的女人连一根稻草都舍不得浪费。水娥还介绍了山里人冬天洗澡的奇特方式:在某人家一间小屋内,左邻右舍的男男女女聚在一起,灶口里火光熊熊,大铁锅里水烧开,再一盆盆舀进一口足以容纳三个人的腰形木桶,掺上凉水调好水温,便三人一组轮流洗。先是男人,男人洗了再女人。洗的洗,等的等,一边说说笑笑,其乐融融。雾气中人影斑驳,光溜溜的身体挨挨挤挤,谁也不觉得难为情……队里的姑娘们听得惊诧万分,啧啧不已。水娥翘起头,一脸高傲而不屑的样子。我既感到水娥的好笑,又由衷地为她祝福,希望她如愿以偿。

春天在田间劳作,我的心有些失落。休息时,就独自去采野花。那是些不知名的小花,黄的,白的,有四瓣、五瓣的,开在田头、水边,无人在意,可捧在手里,搂入怀中,却有一种楚楚可人的韵味,显得特别有情有义。

有时坐在地磡边打盹,微闭双眼,感受着眼皮上阳光轻轻的撩拨,谛听耳边微风的叹息和小鸟的啁啾,会不期而然地产生一种幻觉,清晰地听见自远而近传来得得的马蹄声,一位英俊的白马王子飘落到我的头顶,可当我渴望他伸手牵我时,他却突然扭过头,拍马扬尘而去……

那边打扑克的人群忽然爆发出哄闹声,大概是哪个输了不肯受罚,激起众怒,于是演变成一场狂野的“叠人山”游戏,两个中年汉趁机抱住水娥等几个大姑娘的腰肢,在她们胸口乱摸一通,惹得她们尖声怪叫:“要死啦!贼坯!……”一个个脸孔胀得绯红,却不生气,反而闹得更疯。我向来看不惯这种恶作剧式的玩笑,城里来的女孩反而比乡下姑娘古板。但久而久之,却对她们有了理解的同情:姑娘好比一朵花,花是很容易凋零的,成天拴在生产队里,就那么点空间,日复一日,再娇美的花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谢去,谢了也没人当回事,只有姑娘自己心知。这样的情形教人如何不伤悲,教人如何不焦虑?出格的玩闹不正是女孩心中苦闷的渲泄吗?

呆久了才发现,那时乡下的男女关系其实是很乱的,几乎每一对夫妇都有各自的相好,相互间心知肚明,互不干涉。队里有个叫土钱的光棍,还是地主的后代,人长得清秀,穿着也干净,成了不少妇女的“公众情人”,和大队支书的夫人也搭上了。而那个时代,唯独这种事情可以超越阶级路线,居然大队支书从来没有难为他。原因很简单,支书和夫人年纪差距大,惧内,只好听之任之。好在支书自己在外也好这一口,甚至是“老少通吃”,也没让自己吃亏。后来土钱与一位年轻寡妇好上了,结了婚,为此,有一段时间,包括支书夫人在内的不少女人对那寡妇没少讽刺挖苦的刻薄之语。

生产队这种集体组织,既提供了社员群众拌嘴相骂争风吃醋难解难分的场合,也为那些结交私情的男女提供了接触、调情、野合的机会和便利。现在回想起来,假若当时没有这种野性聚合、放纵的机会,没有这种欲望渲泄产生的愉悦和快感,要打发那种严酷、枯燥而漫长的日子,情况肯定会严重得多。

而我的洁身自好有时也会招来误解。队里有位中年男子,读过一年初中,与周围土生土长的农民合不来,却专喜找插队知青闲聊,一说就是国际新闻国家大事等不着边际的事。起初我对他还有几分好感,以为他善解人意,行为不粗鲁。有一次在田里干活,不知为什么,他老婆跟他吵起嘴来,吵着吵着,那女人抢到我面前,点点戳戳,指桑骂槐,说我是什么“狐狸精”,把她老公迷住了,直气得我浑身发抖,话不成声;而当她老婆如此侮辱我时,他这男人却蹲在一边,一声不吭!从此,再懒得理他。

转眼,插队四五年了,二十三四岁,在当年农村就是老姑娘了。我还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个男人的真切的关心。要是当时有个男人果真有心于我,会照顾我,呵护我,说不定我也会不顾一切地投入他的怀抱!哦哦,幸好当时没人看上我……

乡下女人会不会梦见白马王子?

队里有个老疤叔,从前在莫干山替上海的洋人老板看别墅,土改时移民到此。老疤自身劳力不强,性情木讷,却有一个模样标志的妻子。老疤婶那时也有四十七八了,看上去与周围的农妇就是不同,衣服虽旧,却总是那么素净、合身,短发齐耳,衬着两个白色的发夹,带一种含而不露的风韵。最让生产队里那班老爷子们忌恨的是她对丈夫的那份周到体贴。老疤下田从来不穿未经洗涤的衣裳,双夏季节,更几乎是一日两换。一般的男人何来这等享受,想都不用想。话说白了,女人凭什么要给男人这份享受呢?男女平等,女人比男人更苦,女人自己蓬头散发、拖丝夹骨,也不在乎男人的装束。老疤的女人却无论如何不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自己再累再苦,也不肯让男人在外面丢了面子。她早年在上海洋人老板家当过“相帮娘”(即保姆、佣人),见过多多少少上等男人的活法,懂得怎样通过女人的打理去改变男人。她当然绝无奢望让自己的男人变成上等人,却认为让男人穿戴干净、整齐是女人的责任。老疤每天收工回家,那真是老爷派头,就是架起腿抽烟,什么事都不用做,洗脚水端到面前。

老疤的女人生性温和,生产队百十号人成天不是猪操死羊,就是羊操死猪,唯独她最不要事情,也不让老疤在外多管闲事。她平时说话细声慢气,对任何人的表情都是淡淡的。因为曾经同住吉水坞,老疤婶对我这个插队女知青却表露出一种虽不热烈亦非寻常的友好。有一次我向她讨要纳鞋底的纸样,她从箱底翻出厚厚一叠旧画报给我挑,让我一看就走了神:那里面全是些外国的洋房和风景,有花园、喷泉、装饰华美的卧室,还有穿着花裙的女人,西装革履的绅士,有骑马的,有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我简直不敢相信,天底下还有那样一个世界!

“你在洋人家里生活好吗?”

“我替他们做家务,人很轻松,不用晒太阳。他们在中国住了多年,喜欢我烧的乡下菜。我替亨利少爷结毛衣,少爷对我结的花头十分喜欢……”

老疤婶拿出一张褪黄的照片给我看,那是她在上海洋人老板家里拍的,穿一件白底细花的旗袍,站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梳两支粗辫子,额前留海烫得微微卷起,眼睛又圆又大,波光闪闪!“这还是亨利少爷给我拍的呢!他的中国话讲得很好,人高马大,就是有点孩子气……”她当我面又一次提起那位洋少爷,尽管眼里剩下的只是坦然,却掩饰不住一种发自内心的欣悦。

老疤的女人最终跟着老疤来到此地当了农民。因为人世沧桑,洋人老板回国了,她亦深知自己的身份,梁园虽好,终非久居之地。她为老疤生了五个女儿,第六个是儿子,但据说不是老疤生的,是邻队的单身汉长庚生的。老疤上年纪了,劳力弱,养不活一大家子人,为了减轻丈夫的负担,同时满足丈夫所好的一口小酒,老疤婶不得不屈服于现实,同时承担起为两个男人的服务……

我还在做着白马王子的白日梦。夏夜,累了一天,晚饭后在门前道地泼了水,在菜园竹篱旁熳起一束干艾,躺在竹榻上仰面数星星,数着,数着,睡意渐浓,手中的蒲扇脱落在地,不知不觉,似有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抓住了我的臂膀,那是传说中的白猴精,它把良家妇女掳到山中做妻子,生下了浑身长毛的毛孩……我心里怕着,却任由它摆布,丝毫不敢作声……蓦然惊觉,坐起,使尽全力摆脱梦魇,只见头顶一片星月正对我窃窃的笑。广播喇叭息了,远远听得有男人的叹息:“唉,明日又是大热天。”邻家主妇扯着嗓子喝斥儿女:“喇叭都息了,还不进屋困去!”那时候乡下人家少有钟表,全听广播作息,夏季夜间9点结束,白天也常常听广播出工收工。比起从前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那年月已经相当进步了。

可是,我的梦亦似流星,再也找不回来。

那年春天我离开星火大队,临走前去向老疤婶告别,她正靠着窗口为女儿缝补衣服,我忽发奇想,蹑手蹑脚凑近去,蓦然伸手蒙住她的双眼,正暗自发笑,猛然吓一跳,只听她吐词清晰且喜悦地随口叫出一声:“哈喽--亨利!”

“什么?你在叫谁?你会说英语?”

她顿时一阵慌乱,急忙收起针线,说:“这件衣掌是用我旧裙子改的……亚雯,听说你要走了?”

我走了,走时心里仍然空落落的。乡下女人的世界没有白马王子,老疤婶没有,我也没有。

补遗:30多年后,星火大队连同它的老地名“八都村”已从地图上彻底消失,再见不到一点痕迹。政府和开发商看中了莫干山下的这块风水宝地,在此建起了高尔夫球场。当地村民被整体搬迁到了德清新县城(即我下乡插队前的户籍所在地武康镇)近郊的一个居民小区。农民们都转为城镇户口,田地却没有了。有一次我去寻访几位熟人,转了老半天都没摸到门头。也没看到老疤婶。


格局、结点、路径与命运
临终遗憾:人生最后悔的25件事
探访坪阳“再生人”现象
威廉‧范杜因(光明会盟主)于2014年毕德堡会议的公开演讲
西方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怎么办
帮工科生做社会学论文的选题
平遥:中国最早的华尔街
神秘的人类预感
英学者称社会规范主要受固有文化观念影响
社会规范:多元、冲突与互动
我眼中的复旦政治学
“家族”系列—家族记忆-家族楷模
学术生态五谈
刘东洋博士论“关于读书,关于看建筑
《科学与宗教的关系》科学家与他们的上帝
新生代农民工的集体抗争模式
“家庭农场”是中国农业的发展出路吗
柚子:关于阶层与个人命运——寒门为何难出贵子
学术评价谨防唯洋是崇
湖南农村的变化
美国唐人街为何衰落
嵇少丞:文化有根
林毅夫:我们的理论自信还不够
2014年1月11日台湾洪门共济党成立
年轻科学家濒死前后的震撼故事
美智库:美国应确保中国崛起不挑战现有秩序
“呵呵”背后是回不去的乡土中国
回到政治世界,融入公共生活
中国思想界寻求共识
促进社会流动的高考制度是中国的骄傲
中美两国间的资产负债表:到底谁欠谁
中美差异到底有多大 海归人士亲历两国小孩打架
孔飞力与《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
经济黑帮的大算计-印尼600村庄实验
试着从上海的“排外”分析一下外来人口的心理和原因
犹太人的上海方舟
一场名为“文明冲突”的旅行
告美国人民书(A Plea for Caution From Russia)普京
什么是美生会和中国美生总会
文化自觉的概念界说与本质特征
从人类学视角研究边疆非传统安全
当今社会信任为何成为大问题
中国大学教育的“围城”
为什么918东北军不抵抗
文化人类学对战争的研究
古代高等文明与错乱的人类进化史
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思想家、哲学家,是很可悲的
博鳌观察:伪经济学已成改革阻力
中外文学名著中描写的共济会
哈佛大学裴宜理教授给政治学研究生开的书单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关于日本那些事
保护人类文化的多样性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商品——左手祈祷,右手玩具
一个经济学者关于政治问题的一些困惑
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苏力:认真对待人治
周濂《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世界知名大学的网络课程资源
500本值得一读的电子书
免费电子图书免费下载资源古代文化其他1 古代文化其他2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其他,古代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其他,中国传统文化常识,中国古代文化常识,女知青口述:上山下乡时混乱的男女关系,中国传统文化,中华传统文化,中国历史文化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文化其他,古代文化常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