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我的同学是个神

2015-04-06
我的同学是个神,历史文化,日了狗了
我的同学是个神
作者: 董花生

程璐偷偷将试卷上的“90分”改成了“99分”,家长签字这一关险过;但老师将改完的试卷收上来之后---哟!分数变高了!于是在冬天寒冷的早晨七点半,震耳欲聋的上课铃响后,我们还能听到罚站在教室外程璐的哭声。

早自习十分短暂,老师出门后,将郭敬明那么高的程璐拎进了办公室。程璐和老师的影子在清晨阳光的投射下,玻璃上闪过两个悲伤的剪影。

与程璐关系最好的女同学叫刘影,她奸笑着目睹了全过程。而我目睹了她奸笑着看着全过程的全过程。我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人性中最隐晦的东西呢?

因为我就坐在她旁边。

日了狗了!


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给我幼年的心灵造成了深重的、难以弥合的巨大创口。这种毫无遮掩的两面三刀,以及人性中赤裸裸的嫉妒与憎恨,还有围绕于社会规则中青少年那种生涩的厚黑学技巧,都令我对世界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

尤其是当我将这件事告诉程璐之后,刘影再没给我抄过作业。一直到六年级都没有。

而且……

后来刘影跟程璐竟然和好了!女人不可信。绝对的。我再也不相信女人了。我在没发育前我就懂这个道理了。这都是血淋淋的经验教训。

扯远了。当我看到人性中最晦涩的这一幕时,后面的朱逆袭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着对我悄悄地说:“没事的花生,都会过去的。”

擦,他是怎么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但是他的语气很娘炮,我不禁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赶快回过头去思考这其中的科学道理。这说不通啊!

他又拍了拍我,对我说:“没关系的,你长大了就会知道。”

我勒个去!我差点炸了,这什么高科技!我立马回头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儿?!

然后我就因为不停回头说话被老师拎出去罚站了。

没多久,这件事儿我就淡忘掉了。因为朱逆袭总是很是傻逼。他又一次考了全班倒数第一。他还经常饶有兴致的看同桌玩鼻涕,那货将鼻涕搓成球抹在凳子腿上,或者做一个大胆的选择----将鼻涕球弹出去。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弹到我身上来。

朱逆袭很蠢,仅次于汪大。

汪大在班里的排名约为四十九至五十一,朱逆袭垫底五十二。我常常徘徊在全班前三,因为我是为数不多能观察到人性晦涩面的聪颖少年。但是朱逆袭也能看懂这一切,他为什么不能考到前三名?这令我百思不得其姐。

在那个物质贫瘠的年代,少年的自尊是依靠学习成绩维护的。我知道班里前十名的同学,总是背地里认真刻苦的学习,然后装出一副毫不费力的样子。所以我只能比他们还要刻苦,加上自身的天赋,没事儿就考个前三碾压一下他们,还是比较满足的。

我见到班里第二的女同学爬在车棚门口赶作业;我见过排名第五的男生和妈妈一边卖菜一边读书。还有排名第三十几的少年,跟打工的家人住在门帘房里,没有桌子,只能爬在地上写作业,因为水泥地粗糙不平,所以他的作业本总是被小石子咯得破破烂烂。每每想到这些,我就觉得,他们这么努力还这么惨,真是太爽了。

我十分喜欢写作文,理由很简单,我能获得表扬。我认得字儿多,写的东西有道理。老师要求写五十字的日记,我能写一百多字,自然大受欢迎。但是自从2000年,到了三年级下半学期,一切都变了。

因为那一天,叫命题作文日。

因为那个题目,叫:有意义的一天。

我坐在椅子上,窗外有一颗杨树,另一边还有一颗杨树。刘和珍君你妈炸了。我咬着笔杆子,寻思着月亮怎么这么圆,圆的跟球似得。

第二天,语文课上挨个读自己的作文。汪大先读。

他讲:“昨天吃了顿好的,很有意义。”

班级里哄堂大笑,23333、hhhhh声此起彼伏,汪大向右一转,按照老师眼色去门口罚站了。接下来是赵大宝。

赵大宝说,自己很喜欢打游戏,觉得这很有意义。老师告诉他,打游戏是不对的,是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这不叫有意义,这叫典型反例。并且要求他翌日叫家长来谈谈,怎么能让这么小的孩子玩游戏机呢?

赵大宝羞愧难当的站到了汪大旁边,胖嘟嘟的小脸上挂着两道委屈的鼻涕。

轮到肥强了。肥强忐忑的走了上去,不安的瞄了老师一眼。老师则报以坚定的微笑,示意他继续。肥强紧张的扫了大家一眼,然后迅速地将视线拉回至作业本。

他颤抖着、哆嗦的说道:“今天…我扶一个老奶奶过马路……”

肥强的眼神出现了转变,变得非常害怕。

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老奶奶说谢谢我,真是有意义的一天啊。”

肥强说完这句话之后,如释重负。班里鸦雀无声,并没有反对的意见出现。老师微笑着点了点头,肥强一颠儿一颠儿的跑了下去,就像是做坏事被发现的孩子一样,爬在座位上,满脸通红不敢抬头看别人。

老师非常开心的问大家:“肥强写的好不好啊!”

大家异口同声的说:“好!”

这么多人一起说话,我只张嘴不发出声音,老师应该发现不了。因为我打心底里认为肥强不可能扶老奶奶过马路。

刘书宇貌似连嘴都没张。朱逆袭睁眼微笑着,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在睡觉。因为只有他能做到睁眼睡觉。汪大站在讲台旁咬指甲,低着头像个刚出道的小姑娘。

轮到程璐了。

程璐可不似肥强那么忐忑。程璐自信的盯着后黑板,清了清嗓子,用近似朝鲜小队长的腔调;尖尖的、不自然且大声的说道:

“昨天天气真好啊,感叹号。我看到一个老奶奶过马路,我便上去can扶她过马路,感叹号。老奶奶说,冒号,引号,谢谢你啊小朋友,冒号。我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真是有意义的一天啊,感叹号。”

鸦雀无声,死一样的寂静。程璐依旧一副傲娇脸凝望着后黑板,像头钉在十字架上的革命党,若是来一点风,吹动她油腻腻的刘海,背景配上敌人的侩子手---那我一定会将她当做刘胡兰。

老师笑的都合不拢腿了。然后故作镇定地指出她文中的几处错别字,先抑后扬,接着大肆吹捧程璐意识形态的积极正确,年代久远具体细节已经忘了,总之老师将“我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这句话形容为“点睛之笔”,顺道科普了一下这个成语的来历。

可是我看着寂静的班级,只想到一个成语:指鹿为马。老师就是那个赵高,程璐就是献鹿的人。

别问我小学三年级怎么知道赵高,我想你们一定不看粤语电视台拍摄的《成语动画廊》。这个太暴露年龄了。

肥强看程璐的眼神,逐渐起着变化;一开始惊讶,接着变得柔和,最后充满了认同与赞许。他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羞愧的爬在桌子上,反而像觅到知音一般,坐的笔直,极端认真地听着程璐演讲。

那一天,凡是没有扶老奶奶过马路的,都站在了教室外面。

那一天,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成熟。

翌日,老师办公室。

我被留到了最后,因为我是这里面学习最好的一个。老师上来就把我红领巾摘下来了。

我吓尿了,眼泪直接流到了裤子上。

老师愤恨的问我:“花生,你考试能考前三,为什么就写不好这个作文呢?”

我憋了半宿,等鼻涕差不多流干了,我才战战兢兢的问老师:

“老师,写有意义的一天,是不是要我们找一些故事来模仿?”

老师大概没想到我能问出这么高级的问题,低头沉思半天,回复我一句极为接地气的话:

“你就写扶老太太过马路、帮家长做家务就行了。你咋这么不开窍呢?平时不是挺聪明的么,咋这个就写不出来呢?”

日了狗了。


随着时间的进行,班级里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扶老奶奶过马路派,一派是不写扶老奶奶过马路派。但是由于谁也扛不住站教室外面的白色恐怖,最终我们不写老奶奶过马路这一派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也只有刘书宇几个人还在外面晾着。

正所谓,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莫约此后半年,扶老奶奶过马路派又分成了三派:

1,正统扶老奶奶派。

2,给家人做家务派

3,读了一本好书真有意义啊派

我们不写老奶奶过马路派已式微,根本没有任何社会地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派掌门带着自己的徒子徒孙在班级里相互屠戮、贻害苍生;而我们这些自命清高之徒只能挂在班级门口看他们彼此伤害。

直到有一天,刘书宇噙着泪水瞪了我们一眼,回到座位上,大笔一挥,写下了:

《有意义的一天》。

那一天,刘书宇终于扶老奶奶过马路了。

我支部就这么两苗人,书记都走了,我这主席也是光杆司令一条。于是我也扶老奶奶过马路了。从此我们几人泯于众生,隐退江湖。

等到我学会扶老奶奶那一天,已经快五年级了。少年至青年,必经之路叫叛逆。

什么是叛逆?

叛逆就是幼稚的装逼。

我已经不再是一二年级叱咤风云的作文党了,现在的作文界,被三派巨头牢牢把控着。我只能在班级前十名徘徊,不复昔日的辉煌。我在这里找不到存在感,就像退出苹果时的乔布斯,流亡国外的伊朗王室,离开秦国做人质的子楚---从应许之地仓皇溃逃,何等凄凉。

在学习上已经没有我生存の意义,我们只能在其他的地方找找存在感。那时候还没有飞行中国之类的科普网站,我们几个不良少年扎堆躲在厕所里偷偷抽烟,学着别人打架,故意不穿校服……

内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对。我虽然抽烟、逃课、踢皮球,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孩子。

叛逆和暴力总是相互联系。随着身体的发育成熟,意味着精神也在成长。过去那种懵懵懂懂的情绪,到了五六年级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细致量化为单词了---嫉妒、恐惧、卑微、厌恶、喜爱等等等等。

过去有什么不满,只能相互推搡;现在身强体壮了,男孩子会在校外用大飞脚、砖头和墩布斗殴,不至见血不休。

女孩子们呢,则成熟许多。过去有了矛盾,一两节课过后就没事儿了。现在不一样啦,大家分门别类,自动站队。穿耐克的一个圈子,穿批发市场的一个圈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背后可劲诋毁。

我们这些前不扶老奶奶党,多少都是书香门第,虽然叛逆但还没那么地痞;这就遭致了同学们的非议。肥强认为汪大穿牛仔裤太装了,于是召集小伙伴在校门外狠狠地揍了汪大一顿;程璐觉得亚欣用的书包太好了,联名向老师告状,说亚欣涂指甲油。一时间风声鹤唳,白色恐怖又起。

我呢?我在干嘛?

我因为用的钢笔太好而被打了。现在在医院养伤。正好懒得去上课。

我十分不愿意回到学校,因为回到学校又要见到那个痞子强。在家长面前,他可以装的人模狗样,但是在班级生态里,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王。抬头不见低头见,谁的拳头硬谁就厉害。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局面。硬着头皮起床上学的我,一摸枕头上都是汗。

一边是同学的暴力阴影,一边是老师的不屑与颟顸。在课堂上,我只能将多余的怒火发泄在试卷上。我再也不愿意做一个好孩子了,又要写老奶奶过马路,又要受欺负,简直不是人干的活。

头一次我考了全班第三十名。

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好了。唯有万年四十名开外的痞子强略带得意的看着我,似乎从我身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

从那以后我获得了他们团伙的信任,受欺凌的日子明显少了。但是,每次念到我排名的时候,我总是心情忐忑,似乎在等待审判结果一样。每一次宣读,都是一次死刑。

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了,不小心在数学上考了一个满分。

放学就是一顿打,痞子强说我装的太像了,原来我一直是故意隐藏实力,这对丫而言是莫大的羞辱。

最后是朱逆袭把我拉起来的。朱逆袭给了我一根烟,玉溪。

他给我点上,我们坐在学校外的小土堆上,凝望天边的斜阳。他给我一张《数码宝贝》的光盘,那光盘划的跟狗咬了一样。

他说,今天电视台演最后一集,你肯定赶不回去了。我跟你说,最后的大结局,是他们坐上火车回去了。

日了狗了,你剧透个蛋啊。


“哦对了,数码宝贝会有第二部的。”

说完了,他拍拍屁股上的土,走了。

看完数码宝贝大结局的我,脸上不疼了。我换了衣服,洗了个澡,像经历过整个人生一般,十分的平静。睡得特别香。

第二天,迟到了。在门口站了一上午。

下午老师做测试,全选择题。我十分愤怒,我想要打一个0分。说实话,我认字很早,小学的语文题对我来说就是洒洒水。我故意避开所有的正确答案,下了狠心要扎扎实实的向老师示威。在下课铃之前,我认真的检查了四十道题,没有一道正确的。我十分满意,我很难受叫医生来……哦不,瞪了老师一眼然后拉屎去了。

我想,没有人会比我分数更低吧。没有人。

我等待着暴风雨的洗礼,像冲向暴风雨的海燕一样,瞎了吧唧的。

能把选择题全做错的,一定是神。我就是神,

我要用我的实力向世界宣战,不向这个操蛋的世界低头。

朱逆袭在厕所拍了拍我,说这样做是不对的。

我操?!超能力?又来?Shen me gui?

老师上了讲台,咳嗽了一下。他脸色不太好。

“咱们这次测试,竟然有一个零分的同学。蒙你蒙不出个几分?”

我咽了下口水。暴风雨要来了。海燕也许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但是,还有个同学更过分,我给了负一分。”

卧槽,啥是负一分?小学六年级的我惊呆了。

“朱逆袭同学,你所有的答案都修改过,选择题和花生同学答案一模一样。一看你就是嫌自己写的不对,然后抄花生的对不对?抄袭你懂不懂?你以为你是谁?明天把家长叫来。”

我惊呆了X2。

日啊这家伙居然和我一样?!我回头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我,微笑了一下。

我的脑子一下没转过来。

放学朱逆袭叫住我,给了我一个游戏币,让我送给肥强。我推掉了,毕竟这家伙似乎大概可能有超能力,他让我干这些事情肯定有猫腻。

然后我就将游戏币给了肥强。

肥强拿着游戏币去了游戏厅。

我和朱逆袭眼睁睁的看着肥强在游戏厅被几个初中的小混混打的满地找牙,真的是找牙,大板牙让打掉了。

我开心的下巴都掉了,233333。

回家的路上,朱逆袭跟我说,今天他是故意和我答案写成一样,为了给我拉仇恨,防止老师针对我。

朱逆袭说:“如果我不给你垫底,你会很难过的。毕竟你还没有考过0分。”

我不信。

你是怎么做到的?

“傻孩子,我有超能力的。我可以活在不同的肉体里。我睁着眼睡觉,那说明我的灵魂去了别的身体了。你抽烟喝酒踢球,但是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汪大也是,刘书宇也是。所以我要考最后一名,我要维护你们的自尊啊。”

WQNMLGB!

真的假的?别吓我。大哥这是严肃文学啊!

“是真的,你父亲救过我的命。虽然我不会死,但是我很感激他。你父亲是个英雄。”

啊?我父亲是个英雄?他当过兵?他立过功?

“他不是。正因为他不是解放军,他才是个英雄。反正我说了你也不明白,你长大了就会懂得。在你出生前一年,他因为这件事才回到内蒙的。”

那是因为什么?我更糊涂了。

“你父亲,他拉了我一把,不然我内个肉体就被那啥碾烂了。”

朱逆袭语重心长的说。

“你父亲为此丢了北京的工作,不然你也不会在这个破学校长大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朱逆袭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很喜欢读金庸的小说吧,萧峰是坏人吗?韦小宝是坏人吗?世界上的有些事,不能单纯的讲对错。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除了利弊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很珍贵,那就是理想。程璐聪明吧?但是她没有远见。远见是理想的一部分。”

嗯。

“我活了很久了,见到过很多人。我只从我的角度出发帮助我喜欢的人。我喜欢能嗅探到未来的人,因为我能活很久很久,只有这些人能和我有共同的语言。他们能看的很远,他们能恪守底线和正义,他们能做出聪明的决断---尽管有时这些决断会令他们死掉。其他人都是凑合活着,他们很快会死掉,和我的一生比起来太短暂了,与那些人交谈没什么意义。从我遇到哥白尼那一天起,我就决定帮助你们这类人。尽管你比哥白尼差远了。你知道哥白尼吧?就是三楼教室外面挂着的那个大胡子。”

“我见得太多了,我和哥白尼谈笑风生你知道吗。程璐那并不是成熟,那是衰老;从她提笔写下扶老奶奶过马路那一刻,她就已经步入衰老了。成熟是心灵的成长,而不是固化的酱缸。”

“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她已经走入了死胡同,走不出来了。”

“你懂吗。”

我很懂事儿的说我懂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对了,送你一盘磁带,你最喜欢的,和田光司的《Butter-Fly》。”

朱逆袭将磁带给我。磁带盒就像出土文物一样脏。

“我还有很多人要帮助,以后你再也见不到我了,把红领巾摘了吧,过马路时候别惦记着扶别人,别闯红绿灯,永远永远别再写有意义的一天了。”

“成长中的每一天,都是有意义的。只要你不断在成长…每一天都是新鲜的、有价值的。有的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死了,他所过的每一天不过是重复之前的自己,像影子一样,干枯、愚昧、不思进取;行尸走肉。世界在你的心里。如果你的心已经烂了,再好的世界都装不进去。你活的精彩与否只有你自己知道。意义由你自己来探寻。”

然后朱逆袭duang的一声就炸了。

日了狗了!


当我再次想起朱逆袭这番话时,已经在上海工作很久了。我在上海外滩见到了曾经朴实的程璐,因为她耳边的疤痕我永远忘不了----我盯着她看,她似乎认得我,但是明显不想认出我。她缠着一个五十岁的胖子,从人群中闪过。

我也不知道逆袭说的对不对,总而言之啊,我现在过得很好。


格局、结点、路径与命运
临终遗憾:人生最后悔的25件事
探访坪阳“再生人”现象
威廉‧范杜因(光明会盟主)于2014年毕德堡会议的公开演讲
西方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怎么办
帮工科生做社会学论文的选题
平遥:中国最早的华尔街
神秘的人类预感
英学者称社会规范主要受固有文化观念影响
社会规范:多元、冲突与互动
我眼中的复旦政治学
“家族”系列—家族记忆-家族楷模
学术生态五谈
刘东洋博士论“关于读书,关于看建筑
《科学与宗教的关系》科学家与他们的上帝
新生代农民工的集体抗争模式
“家庭农场”是中国农业的发展出路吗
柚子:关于阶层与个人命运——寒门为何难出贵子
学术评价谨防唯洋是崇
湖南农村的变化
美国唐人街为何衰落
嵇少丞:文化有根
林毅夫:我们的理论自信还不够
2014年1月11日台湾洪门共济党成立
年轻科学家濒死前后的震撼故事
美智库:美国应确保中国崛起不挑战现有秩序
“呵呵”背后是回不去的乡土中国
回到政治世界,融入公共生活
中国思想界寻求共识
促进社会流动的高考制度是中国的骄傲
中美两国间的资产负债表:到底谁欠谁
中美差异到底有多大 海归人士亲历两国小孩打架
孔飞力与《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
经济黑帮的大算计-印尼600村庄实验
试着从上海的“排外”分析一下外来人口的心理和原因
犹太人的上海方舟
一场名为“文明冲突”的旅行
告美国人民书(A Plea for Caution From Russia)普京
什么是美生会和中国美生总会
文化自觉的概念界说与本质特征
从人类学视角研究边疆非传统安全
当今社会信任为何成为大问题
中国大学教育的“围城”
为什么918东北军不抵抗
文化人类学对战争的研究
古代高等文明与错乱的人类进化史
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思想家、哲学家,是很可悲的
博鳌观察:伪经济学已成改革阻力
中外文学名著中描写的共济会
哈佛大学裴宜理教授给政治学研究生开的书单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关于日本那些事
保护人类文化的多样性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商品——左手祈祷,右手玩具
一个经济学者关于政治问题的一些困惑
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苏力:认真对待人治
周濂《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世界知名大学的网络课程资源
500本值得一读的电子书
免费电子图书免费下载资源古代文化其他1 古代文化其他2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其他,古代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其他,中国传统文化常识,中国古代文化常识,我的同学是个神,中国传统文化,中华传统文化,中国历史文化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文化其他,古代文化常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