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动态 考古发现 历史研究 历史人物 外国文化 民俗文化 成语故事 国学经典 文化其他

冯克利:小观念里的大见识

2015-04-07
冯克利,小观念里的大见识
冯克利:小观念里的大见识
2015-03-11 冯克利 智友会

马基雅维里在他落魄的晚年,曾给好友圭恰迪尼写过一封著名的信,记述自己伏首写作《君主论》和《论李维》的情形。白天他 “四处游荡,捉画眉,拾柴火,跟当地粗人一起打牌,玩十五子棋 ”。傍晚回家后,他“脱掉脏兮兮的衣服和靴子,穿上宫廷的华服,与宫廷中的古人一起用餐,……毫无羞涩地与他们交谈,向他们请教他们的行为动机,他们也友善地回答我。这时我几个时辰都不觉得无聊 ”。据普林斯顿大学史学教授、阿尔伯特 ·赫希曼的年轻同事阿德尔曼说,毕生喜爱阅读马基雅维里的赫希曼,在写作《欲望与利益》的过程中也像马氏一样,将自己沉浸在与古人对话之中。那时的赫希曼,在卡片上记满了古人的名字和箴言:“与古代哲人一起追思旧邦,……连他的衣着,都让人想起文艺复兴时代的服装。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大厅里,人们一眼就能认出既博学又衣冠楚楚的赫希曼。”

马基雅维里缅怀旧事,是为了让他的同胞重建罗马人的荣誉意识,赫希曼回到古人中间,则是要唤醒今人对早期资本主义的记忆,恢复他们对其诞生的 “奇迹感 ”。因为在他看来,那个时代的道德焦虑推动着对人性的反思,但人们通常都低估了它内生于传统话语的程度。那是一个在既有的人性论内部发生缓慢变化的神奇过程。

其实,赫希曼本人的一生就是个很传奇的故事。二○一二年底他去世后,《纽约客》专栏作家格莱德韦尔(Malcolm Gladwell)曾著长文《怀疑的才能》,讲述了他不同寻常的经历。一九一五年赫希曼出生在柏林一个犹太富商之家,一九三三年入索邦巴黎大学,然后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后是在意大利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这样的教育背景足以使一个人有开阔的知识视野。而在学业之外,他的经历更加不同寻常。西班牙内战期间,他曾投身于共和派反抗佛朗哥的战斗,“二战 ”初期在法国马赛大力营救过数千名犹太人,其中包括画家杜尚、人类学家列维 ·施特劳斯和政治哲学家汉娜 ·阿伦特。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加入美军成了一名文官,在意大利参与过对纳粹战犯的审判。战后他先是供职于美联储,参与过 “马歇尔计划 ”的实施,然后在哥伦比亚为世界银行工作多年。当赫希曼真正转向学术生涯时,已过不惑之年,先后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耶鲁、哈佛和普林斯顿几所精英大学。他留下的著述并不很多,却常有独特的创见,以致有人认为,他没有拿到诺贝尔经济学奖,不是他的遗憾,而是诺贝尔奖委员会的错误。

确实,赫希曼通常被人视为一个杰出的发展经济学家。他的《经济发展战略》和《退出、呼吁和忠诚》,使他在经济学界享有盛誉。但赫希曼同时也是一个喜欢跨学科思考的人,现代森严的学科壁垒可以成为 “专家 ”躲开质疑的避风港,但在赫希曼看来,却是使人眼界狭窄的知识牢笼。所以我们看到,写出《经济发展战略》的赫希曼,同时也是《欲望与利益》的作者,前者是典型的发展经济学理论著作,后者则是对十七和十八世纪观念史甚至是修辞史的精深研究。它的主题虽然涉及经济行为的动机,亦有对斯密和重农学派的讨论,叙事方式却完全回到了古典语境之中,调动的许多知识资源通常不会进入经济学研究视野,例如培根、维柯、斯宾诺莎、孟德斯鸠和米拉等等。

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清晰看到赫希曼与哈耶克的相似之处。

第一,他们两人都是不好归属于任何学科的思想家;其次,与哈耶克的无知理论相似,赫希曼认为,社会生活的复杂性给人类的认知能力设定了根本性的限制,但这种限制本身并不是一个不利因素,反而为人类以纠错方式发挥创造力提供了广阔空间,所谓发现无知要比已知更令人着迷,改进的动力也正是来源于此。这种思想在赫希曼写于一九六七年的名篇《隐蔽之手原理》中有最集中的体现。或许经历过太多人世间的不测,他对那些以理性假设作为前提的理论推演一向不以为然,更看重计划的失败为创新提供的机会:“创新的出现总是令我们惊奇,在它出现之前我们不可能想到它,甚至难以相信它是真的。换言之,我们不会有意识地从事这样的任务,它所要求的创新我们事先就知道将会发生。我们能让创造力得到充分发挥的唯一方式,就是对任务性质的错误判断。”无知确实能酿成恶果,但那多是因为政治领袖们的虚妄。他们宣称拥有自己并不具备的整全知识并强力加以贯彻,结果是扼杀了个人根据变化做出调整的机会。

尽管赫希曼本人宣称,《欲望与利益》一书与他过去的经济学著作有着截然不同的性质,我们从这本著作中仍可以看到以上思想方法的运用。他认为,新的观念并不是从外部对抗旧体制中产生的,而是内生性危机因素的意外作用。新思想的产生类似于一个应激性的进化过程,而应激源只能从它的机体内部去寻找。为描述这个过程的发生,就需要考察和辨别一系列相互关联的观念与主张,找出其源头与变异的来龙去脉。

从这个角度来观察思想史,往往会发现一种新观念的产生并不是来自周密的论证,而是一些存在于原有话语体系中的 “小观念 ”和“局部知识 ”,它们在意识形态中看似不占核心位置,更不能提供认识社会的整全知识,但是在某种社会变迁 —本书中的例子是商业活动的增加 —的刺激下,却具有动摇既有意识形态的强大力量,能够引起社会风尚的深刻变革。此外,十七和十八世纪的思想者,与今天的理论家们最大的不同,大概是他们喜欢讨论的不是 “主义 ”,而是 “人性 ”。翻一翻洛克、亚当 ·斯密和孟德斯鸠的著作,我们便会发现,他们很少讨论以 “主义 ”冠名的各种思想,也不会把带有 “ism”后缀的词作为核心概念。毕竟那时的西欧尚未进入 “意识形态 ”时代,其世界观仍是以自古典时代便已形成的各种人性论及其相关概念作为基础。当然,这也是赫希曼能够从修辞学的角度分析那个时代商业伦理的前提。

像“欲望 ”和“利益 ”这类概念,便是能够引出大见识的小观念。

《欲望与利益》的副标题是 “资本主义胜利之前的政治辩论 ”,由此可知它是一本有关资本主义早期观念史的著作。为了寻找这些小观念的影响,赫希曼必须冒险步入那个丰富而复杂的思想大厦,重建观念序列而忽略其各种思想体系,这使此书更像是对十七、十八世纪思想生态的一次田野调查。那个时代发生过一场对商业行为的思想推销运动,采用的方式之一,是通过对包含在 “欲望 ”(passion)这个古老概念中的某些成分重新给予伦理学解释,使人们从其负面价值的负担中解脱出来。

据赫希曼本人说,他这本书的构思,肇端于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中的一句话:“幸运的是人们处在这样的境况中,他们的欲望让他们生出作恶的念头,然而不这样做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由这个表述察觉到,对于人的 “欲望 ”,自十七世纪始,一些思想家开始从中区分出一种 “利益 ”的成分,而在过去这样的区分是不存在的。

“欲望 ”中最突出的表现之一,即对财富的贪婪,一向被基督教认定为人类 “七宗罪 ”之一,奥古斯丁将它同权力欲和性欲并列,称为导致人类堕落的三大诱因。不过基督教神学的希腊化因素也给奥古斯丁的思考留下了烙印,他在谴责欲望的同时,还观察到在不同的欲望之间存在着某种张力。比较而言,权力欲也许比另两种欲望要好一些,它包含着追求 “荣誉 ”和“公共美德 ”的倾向,可以抑制另一些罪恶。这虽然仍是一种古代世界的欲望观,但它提示了欲望的不同成分是可以进行语义学操作的,这就为以后的 “欲望制衡说 ”埋下了伏笔。

一种发生在语言深处的变化,逐渐完成了把一种原来被视为人性中恶的因素变为值得称颂的美德的使命。按赫希曼的分析,在前资本主义时代,基督教力主戴罪之人当以谦卑为上,文艺复兴之际则出现了十分排斥利益考虑的 “荣誉观 ”和“英雄主义 ”。然而不知起于何时,这两种价值观开始同样受到怀疑,一种为商业行为的新辩护诞生了。它既不像基督教的谦卑观那样压抑欲望,也不像骑士的荣誉意识那样放纵欲望,而是对欲望加以解剖,区别出它的不同功能。在赫希曼看来,最能代表这种思想转变的,便是维柯下面这段话:

社会利用使全人类步入邪路的三种罪恶:残暴、贪婪和野心,创造出了国防、商业和政治,由此带来国家的强大、财富和智慧。社会利用这三种注定会把人类从地球上毁灭的大恶,引导出了公民的幸福。这个原理证明了天意的存在:通过它那智慧的律令,专心致力于追求私利的人们的欲望被转化为公共秩序,使他们能够生活在人类社会中。

这段话的意义在于,以往被认定为 “人性之恶 ”的欲望,只要为它注入 “智慧的律令 ”,便可以变为有益于人类福祉的力量。人类持有善恶观或是一个常数,但何为善恶却未必是一个常数,人作为一种能反思的动物,会随着环境的变化对其进行调整。

这一调整的大背景是,文艺复兴以后(尤其是十七世纪后),人们对于用道德教化或宗教戒律来约束人类欲望,已逐渐失去信心,于是他们开始寻找约束欲望的新方法。神的权威既已不足恃,重新解释欲望本身的努力也就随之产生。帕斯卡为赞扬人类的伟大而找出的理由是,他“经努力从欲念中梳理出了美妙的格局 ”和“美丽的秩序 ”。人的欲望是 “有秩序的 ”,而在理性主义者眼中,秩序永远是美丽的。它的美也许处于欲望者的意识之外,但就如同物质世界一样,可以通过理性的分析对它加以认知甚至操控。

这种基于理性分析的思考,引发出许多非常著名的学说。培根站在唯物主义的立场上,严肃地思考 “如何让一种欲望对抗另一种欲望,如何使它们相互牵制,正如我们用野兽来猎取野兽,用飞鹰来捕捉飞鸟一样 ”。斯宾诺莎更是直接断言:“除非借助相反的更强烈的欲望,否则欲望无法得到限制或消除。”曼德维尔从欲望中区分出奢侈与懒惰,休谟则将贪财与贪图安逸相对照,他们都认为,前者要比后者对社会更加有益。

然而有一个问题。这些见解不管从哲学角度听起来多么动人,它能否落实为一种真正可以制伏欲望的制度,仍是非常不确定的,按休谟的著名说法,理性很容易被欲望征服,成为它的奴隶。需要一种新的解释方式,使欲望能够与理性建立起可靠的联系。完成这一解释任务的关键,便是 “利益 ”的概念。

赫希曼在 “一般利益和驯化欲望的利益 ”这一节中,追溯了它的出现与词义变化的过程。最初它是见于治国术中,罗昂公爵提出了“君主主宰臣民,利益主宰君主 ”一说。继之又有爱尔维修对道德家的讽劝:“假如有人打算劝说轻佻的女人端庄而收敛,他应该利用她的虚荣心去克服她的轻佻,让她明白端庄稳重是爱情和优雅享乐的来源。……用利益的语言代替欲望有害的语言,他们便有可能成功地使人接受其箴言。”另一位活跃在十八世纪中叶政论舞台上的英国主教巴特勒,则对利益和欲望的区别做了最清晰的表达:

特殊的欲望有悖于谨慎和合理的自爱,后者的目的是我们的世俗利益,一如它有悖于美德和信仰的原则;……这些特殊的欲望会诱发不利于我们世俗利益的鲁莽行为,一如它会诱发恶行。

在传统的道德说教失效的情况下,“利益 ”这个概念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它不是一个独立于欲望和理性之外的概念,而是可以成为沟通和平衡两者的桥梁:使欲望变成融入 “理性 ”的欲望,使理性成为替 “欲望 ”服务的理性。这种从利益的角度处理欲望的方式,促成了古老的人性论的一次制度主义转折。由于人们认识到,欲望虽然无法克服,却有可能使之向着利益的方向转化,这不但 “能使欲望更好地得到满足 ”,“在获得财富方面有更大收获 ”(休谟语),而且较之受单纯欲望驱动的行为后果,它具有另一个明显的优点:可以形成一种社会风尚,使贪婪在商业社会中变得有益无害。

正如斯密在《国民财富论》中所说,长期经商会使商人养成 “长时间的勤勉、节约和小心经营 ”的习惯。曼德维尔在对比商业社会与古代的人格时,这一点说得更加清楚:“未开化者的 ……种种欲望更游移,更善变。在野蛮人身上,那些欲望比在有教养者身上更经常地相互冲突,争占上风。有教养者受过良好的教育,已经学会了如何获得个人安逸和生活舒适,如何为了自身利益而遵守规矩和法令,常能屈从较小的不便,以避免更大的不便。”当然,这种驯化欲望的利益也使理性不再那么洁净,而是归属于算计利益的个人。然而正是有这一认识,才使得思想家们能够阐述商业活动在敦风化俗方面发挥良好的作用,这在孟德斯鸠 “哪里有商业,哪里就有良好的风俗 ”这类著名的说法中,得到了最好的表达。据赫希曼的考察,用利益去对抗其他欲望,以此推动社会进步,“这种思想已经变成了十八世纪相当普遍的智力消遣”。

此外,它对政治生态也产生了重大影响。一方面,商业利益的发展使统治者获得了影响社会的巨大物质力量,后来的福利主义和帝国主义都可由此得到部分解释;另一方面,它使统治者的滥权行为也受到了一定限制。其中作用最为明显的,就是孟德斯鸠所大力赞扬的动产的增长,它不同于土地这种传统的财富形式,其易于流动性限制了君主的暴虐。孟德斯鸠认为,人类的权欲就像贪欲一样,也是自我膨胀和不知餍足的,但利益的考虑同样能够使之得到驯化。他把当时流行的利益制衡欲望的观点与他的权力制衡理论融合在一起,阐述了汇票和外汇套利可以成为 “宪法性保障 ”的补充,充当对抗专制主义和 “权力肆意妄为 ”的堡垒。用今天的话说,动产持有人可以用钞票,甚至用脚投票,是使宪政得以形成的要素之一。

当然,欲望向利益的转化并非没有问题,在很多人看来它会让世界变得 “庸俗 ”,使人生 “无趣 ”,更严重的是,它阻碍了 “人类个性的充分发展 ”。马克思的 “异化说 ”,马尔库塞的 “单向度的人 ”,都是对这种现象最著名的批判。对此,赫希曼以反讽的口气说,这类指责恰恰表明,早期资本主义辩护家所取得的成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人遗忘了。通过赫希曼还原的思想史场景可以看到,早期思想家对商业社会寄予希望,恰恰是因为 “人性的充分发展 ”并不可取,而商业能够 “抑制人类的某些欲望,塑造一种不那么复杂和不可预测,更加 ‘单向度的 ’人格 ”。他们对欲望可能释放出的能量有着强烈的道德忧虑,所以才将利益驯化欲望作为商业社会的伟大成就之一。而一个多世纪之后,这项成就却被谴责为资本主义最恶劣的特征。

赫希曼在这本书中与斯密乃至韦伯一样,同样关注理性对资本主义行为合理化的作用,但他用更加具体鲜活的 “利益观 ”取代了韦伯的 “新教伦理 ”。这一论证路径的缺点是没有解释为何资本主义在一个地区得到接受的程度强于另一地区,好处则在于它为认识资本主义发生学提供了一个更加一般性的视角。我们也可以由此重新检讨一个被赫希曼一笔带过、没有深入讨论的问题:现代资本主义的全球性扩张,与以往历史上的大规模征服有何不同?

赫希曼在全书结尾处谈到资本主义带来的 “有益政治后果 ”时,引用了熊彼特的一段话:“一般说来,领土野心、殖民扩张的欲望和好战精神并不像马克思主义者所说,是资本主义制度不可避免的结果。倒不如说它们产生于残存的前资本主义精神。……然而不幸的是,这些精神深深地植根于欧洲主要国家的统治集团之中。”熊彼特这段话并未涉及欲望和利益之分,但它却暗含着这样一层含义:殖民扩张是源于赫希曼所说的 “欲望 ”,而不是 “利益 ”。在很多痛恨资本主义扩张的人看来,这种区分或许没有意义;但忽略这种区分,可能也意味着看不到历史上不断发生的征服与资本主义扩张有何性质上的不同。

我们不必否认,资本主义为殖民扩张提供了强大的技术和物质手段,但这种征伐与扩张的原始动力,与其说是来自资本主义本身,不如说同奥斯曼帝国、蒙古帝国或西班牙帝国的前现代扩张方式的关系更为密切。就如赫希曼所说,在十六世纪的西班牙人看来,“尊贵之人靠征战获得财富,要比卑贱之人靠劳动挣钱更光荣,更快捷 ”。当他们从 “大征服 ”(Reconquest)中崛起时,这成了他们特有的基本信念。换言之,它背后的动力是作为 “欲望 ”之古典含义的贪婪,而不是受到现代商业社会推崇的“利益”。不妨这么说,满足欲望无法使人与动物相区分,获取利益才是文明人的特征。所以,从赫希曼的分析来看,这种扩张与掠夺的现象,也只能视为一种前资本主义欲望的遗存,而不是来自 “开明的自利 ”—工商业阶层对 “欲望 ”的一种独特理解。这个团体也重视民族国家的建设,但是与过去的征服者不同,它的 “利益观 ”使它并不把国家的武力,而是把 “温和得体的商业活动 ”,视为获取财富的主要手段。它最想直接获得的不是金银财宝,而是市场;它所建构的体制,也不同于近代之前的帝国体制,而是被笼统称为“资本主义”。

二○一四年十二月五日于泉城历山南麓
文章来自共识网


格局、结点、路径与命运
临终遗憾:人生最后悔的25件事
探访坪阳“再生人”现象
威廉‧范杜因(光明会盟主)于2014年毕德堡会议的公开演讲
西方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怎么办
帮工科生做社会学论文的选题
平遥:中国最早的华尔街
神秘的人类预感
英学者称社会规范主要受固有文化观念影响
社会规范:多元、冲突与互动
我眼中的复旦政治学
“家族”系列—家族记忆-家族楷模
学术生态五谈
刘东洋博士论“关于读书,关于看建筑
《科学与宗教的关系》科学家与他们的上帝
新生代农民工的集体抗争模式
“家庭农场”是中国农业的发展出路吗
柚子:关于阶层与个人命运——寒门为何难出贵子
学术评价谨防唯洋是崇
湖南农村的变化
美国唐人街为何衰落
嵇少丞:文化有根
林毅夫:我们的理论自信还不够
2014年1月11日台湾洪门共济党成立
年轻科学家濒死前后的震撼故事
美智库:美国应确保中国崛起不挑战现有秩序
“呵呵”背后是回不去的乡土中国
回到政治世界,融入公共生活
中国思想界寻求共识
促进社会流动的高考制度是中国的骄傲
中美两国间的资产负债表:到底谁欠谁
中美差异到底有多大 海归人士亲历两国小孩打架
孔飞力与《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
经济黑帮的大算计-印尼600村庄实验
试着从上海的“排外”分析一下外来人口的心理和原因
犹太人的上海方舟
一场名为“文明冲突”的旅行
告美国人民书(A Plea for Caution From Russia)普京
什么是美生会和中国美生总会
文化自觉的概念界说与本质特征
从人类学视角研究边疆非传统安全
当今社会信任为何成为大问题
中国大学教育的“围城”
为什么918东北军不抵抗
文化人类学对战争的研究
古代高等文明与错乱的人类进化史
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思想家、哲学家,是很可悲的
博鳌观察:伪经济学已成改革阻力
中外文学名著中描写的共济会
哈佛大学裴宜理教授给政治学研究生开的书单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关于日本那些事
保护人类文化的多样性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商品——左手祈祷,右手玩具
一个经济学者关于政治问题的一些困惑
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苏力:认真对待人治
周濂《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世界知名大学的网络课程资源
500本值得一读的电子书
免费电子图书免费下载资源古代文化其他1 古代文化其他2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其他,古代文化知识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其他,中国传统文化常识,中国古代文化常识,冯克利:小观念里的大见识,中国传统文化,中华传统文化,中国历史文化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传统文化,历史文化频道首页 文化其他,古代文化常识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