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曹明华:转基因食物在美国的争议

2011-09-04
曹明华:转基因食物在美国的争议,转基因食物,转基因,孟山都公司
《文汇报》刊登曹明华文:《转基因食物在美国的争议》 (2011-07-06 08:39:22)
我作为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在美国学习分子生物学、基因表达研究的研究生,一个至今在美国已生活了二十年的中国人,目睹了转基因食物产业在美国的兴衰……

在中国人传统的主粮:稻米,准备“转基因”的今天, 想谈一点我所了解的、转基因食物在美国的争议。

为什么著名的生物学家Barry Commoner会说:目前的转基因食物产业和种业所基于的“科学”, 是已经过时了的生物学理论?

曾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科学家Barry Commoner如是说,指的是——转基因食物的研究和制造产业,最初发展起来时所基于的、对于“基因”的认识和研究的理论、以及相关的“分子生物学”模型——在日新月异的分子生物学发展进程中 (特别是发展到了今天这个阶段) —— 已一再被证明是“错了的”。

因为已经失去了可靠的生物学原理的指导和依据,目前的转基因食物行业,便成为一门充满风险的、带有赌博性质的“实验科学”。

Commoner博士还说: “公众所惧怕的, 并不是这门实验科学本身,而是根本性的荒谬——在我们还没能真正弄懂它的原理之前,就让它溜出实验室、进入现实世界中。” (尤其溜上我们的餐桌)

(一) 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

转基因生物公司向政府游说时最爱好用的游说词是:

“任何事物都有风险,而发展转基因食物的利益要大于风险。”

——可问题的关键是:谁获利益?谁得风险?

(谁利益>风险? 谁风险>利益?)

美国目前将转基因食物都尽可能在向落后国家“转”移 ——

而美国国内的转基因食物正愈来愈减少…… 除了动物饲料、生物燃料、和工业原料,已趋于将“转基因”只用作极微量的食品添加剂,就是这样还被人避之不及 【我曾专门撰文讨论和详细罗列:美国目前到底有些什么食品被转了基因?为什么西方高加索人(白种人)的传统食物,都没有被转基因、或“转”了的也已被彻底地撤下市场了?】

但美国政府还并不想让以追逐商业利润为目标的转基因公司倒闭吧——

因为它巨额的股票还在上市啊,

因为出口到“发展中国家”的转基因食物,还可以为政府带来税收啊!

—— 所以对美国政府来说,这个“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目前还是微妙的……

但是中国,假如在自己本土、立志将几千年传统的主粮都“转基因”,其“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又是怎样的呢?

转基因专家鼓动中国政府学习美国,他们有没有作过这个简单的“利益”与“风险”的“不等式”的逻辑推导呢?

(二)科技工匠的短视

转基因技术,是一门富于探索性的实验科学,它可以贡献给人类关于生命奥秘的知识。而商业化了的转基因食物产业,则是科技工匠的作为——它基本上无视已更新了的、重要的生物学原理,而在拿他人的风险赌自己的利益。

孟山都之类的生物公司及其鼓吹转基因食物的“专家”,一再信誓旦旦地保证:转基因食物对人体在短时间内没有危害,长时间后也没有危害,对吃了转基因所生的后代也没有危害……

——可他们自己连几年一过,转基因食物研发所基于的重要的生物学原理的变化都未曾料到;对于农作物转基因后,将农田里的小害虫转成大害虫都未曾料到;对于农田里次要的小杂草可以被“转”成农民无法对付的“超级草”都未曾料到——人们何以能相信他们(?)对于消费者未来的健康、以及消费者后代健康的预料和担保呢?

预料不到——说明他们对于生命体系的宏观认识缺乏整体的、长远的、智慧的洞见。

说明专家“专”到了这个地步,已成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见分子、不见生命的科技工匠了……

这离真正的科学探索的精髓相去有多远啊!

转基因食物的所谓“安全”,几乎已沦落为——吃下去短时间内不见死人就可以了。至于长期么,反正混在别的致病因里,查不清楚冤大头就可以了……

“转基因”食物的得天独厚之处也许是,它所导致的健康危害,比一般的致病因更隐蔽、更深远——因此被“当场捉拿”的机会便大大减少……这是孟山都之类的生物公司值得庆幸之处;这也是它目前在世界各国一片的抗拒声中,还有可能在某些地区大行其道的一个奥妙。

近二、三年来,关于转基因食物危害生命体健康的科学研究,已愈来愈为人们所了解 (请参考文后所附的各国科学家在国际 “主流” 科学期刊上发表的—— 包括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网站—— 对转基因食物危害健康的研究的科学论文【见“引证的科学文献”:1,3,4,5,6,7,8】)。

“孟山都”在四面楚歌的挫败和挣扎中, 于二○○八年八月, 被迫宣布撤除它整个的转基因牛生长激素部门—— 从部门管理人员、到科技团队、到销售团队……

“但是, 这个基因巨人是不会轻易倒下的!” —— 支持它的人这样说。

也就是在二○○八年, 它开始种植转基因甜菜 (beet ),可以制作糖、这类调味添加剂用。

是的, 感谢我们人所拥有的一个了不起的免疫系统! 当它足够强壮时,我们可以指望它有力量抵御所摄入的形形色色的“病原体、有毒有害物质” —— 也包括“转基因成分”……

但这有两个前提:

前提(1) 所摄入的量不能太大,必须低于某个“阈值” —— 这就是少量疫苗可以产生抗体,大量疫毒就会损害肌体。

也是孟山都这样的 “转基因巨人” 都始终没能玩成 (或“完成”) “主粮转基因” 这个宏伟的目标—— 因为 “量”变可以引起“质”变的威胁吧!(著名的 “三聚氰胺”,就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例子。毒害台湾近三十年的“塑化剂”在食品中的微量添加,也并没有使人“致病“的报告吧?)

——孟山都到了目前这个地步、除了指望 “出口”,还都只能指望“甜味添加剂”这样的小打小闹来履行公司的生存之道……

它不是没有拼命努力过。就拿美国人的主粮小麦和另一主要食品土豆来说吧,当2001年,全美国的“麦当老”联锁店拒绝销售 Bt转基因土豆所制的法式炸薯条后,迫使孟山都将转基因土豆“NewLeaf”彻底撤下了市场。

2004年,孟山都不得不宣布撤销它的抗除草剂(Roundup Ready)转基因小麦的商业化种植计划—— 因为面对主粮小麦,全美国的抵抗太强大了!而且美国的农民也起来抵抗了,还有小麦加工业的组织团体…… 【见“引证文献”:10】, 假如主要是“出口”到别的国家或让动物吃呢,农民还没有那么大的动力抵抗,因为最初几年种“转基因”, 农民可以省力,而且生物公司会给农民种子上的”优惠” 而把他们套住……

前提(2) 要能够有效地抵抗这些“病原体、有毒有害物质、和转基因成分”,人的免疫系统必须处于健全地行使功能的状态。而对于病人、或人的免疫机能刚好下降时,风险便加大。

这是为什么美国环境医学研究院的医生强烈忠告病人不能吃转基因,因为在病人的免疫系统已经薄弱的状况下,转基因食物所可能导致的对人体的侵害便难以抵抗……

孟山都公司2008 年开始种植转基因甜菜,那么去年和今年,它的衍生物应已加工上市了。

在过去几个月里, 我特别注意观察了美国各类超市里对糖的供应,发现有一个醒目的金色“标识”明显地增加:“100% pure cane, contains no beet sugar” (100%纯甘蔗,不含甜菜制的糖)。

—— 就连最普通的、并不专卖有机食品的超市里,6个品种的糖里,也有5 个如此标示。

看到这个孟山都的最新品种—— 转基因甜菜制的糖在美国国内如此没有市场,我在担心它会不会又要被出口到 “发展中国家” 来了, 包括中国……

(三)转基因“增产”的承诺与失败

关于“转基因”农作物能高产的神话,一直到二○○九年才被美国“忧虑的科学家联盟”戳破【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发起组织的科学家联盟 – 其研究报告:<>】。然后人们互相询问:“为什么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相信转基因作物是可以增产的?”其实,最初“转基因食物”行业的研究刚刚兴起时,确实主要是以想要高产、想要尽可能增长效益为目标的。当初支持转基因农作物研发的最响亮口号却是:它能最大限度地增产! 能解决全世界穷人的饥饿问题……

科学家曾将人的生长激素基因转到猪的身上,目的是要制造出极快速生长的猪来… 可没料到的是,所产生的小母猪居然没有肛门……

科学家又制作了转基因酵母,目的是增加酿酒产量——但很惊讶地发现: 这种酵母中原有的一种自然毒素——可能致癌的因子被意外地提升了40到200倍。

这个实验的研究者不由得感叹:“看来公众对转基因食物的恐惧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指出在这一实验中,还并没有转入任何异类基因,而只是——将酵母自身的基因多转了几个拷贝进去……

那么,不是基因操作可以精确、定向、“一对一”地产生我们想要的效果吗?为什么毫不相干的系统会出现预料不到的情况呢?

转基因技术刚开始时,生物学家还以为,真核生物 (如植物、动物、和人) 的基因编码规律与原核生物(如细菌) 是一样的 ------ 即:一个基因只编码一个特定的蛋白质。按这一传统的遗传学模型,生物学家曾估算了 ------ 人体中的蛋白质约有十万个或更多,那么,他们预测在人类DNA 中的基因约有十万个。

而在2000年6月26日, 整个科学界在震惊中发现:人类基因总共只不到三万个。更令人困惑的是,比人低等得多的杂草却可以有二万六千个基因。那么,大多数基因都不只编码一个蛋白质,有些基因可以产生许多、许多不同的蛋白质, 比如果蝇, 它的一个基因可以产生 (38016) 个不同的蛋白质分子。

在这一更新了的分子生物学模型面前,转基因食物产业的主要根基动摇了……【而转基因食物产业主要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的】。

再想一想人与杂草间的特性、功能等等有那么巨大的差异,而在基因数量上却并没有呈现出数量级的差异,

--- 那么一定是有些什么东西错了,

那是我们对于基因的认识,是把生命当作机械来处置的工匠式思维。

【顺便提一下,即便与“可变剪接 Alternative Splicing”的原理无关的原核生物转基因 --- Bt转入的玉米 --- 据加拿大食品检测机构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 报告: Bt-11 玉米居然被发现产生四(4)种不同的 Bt 蛋白。这不能不引起消费者们忧心重重。(请见所附参考资料 9)】。

因篇幅所限,这里暂省略探讨其它几大重要的、转基因食物研发所基于的生物学原理的变化(将另文探讨)……

这些更新了的生物学原理愈发令人感叹:

基因学研究实在还是一门尚处于“婴儿期” 的科学。转基因专家们尽可以关起门来继续实验、继续探索、继续证实、继续证伪……

而急于将一门如此不成熟的“科学”尚处于矛盾重重的尝试阶段中衍生出来的产物 ------

搬上人们的餐桌, 未免太草率了吧!

以为破译了基本的遗传密码,便掌握了生命的终极奥秘了; 以为能把细菌、病毒捣鼓来、捣鼓去,就可以运用相同的原理来随心所欲地操纵地球上的其它生命形式了…… 没有任何一个具备真正科学精神的人会选择这样做。

“可变剪接”(Alternative Splicing)原理的发现和证实,在相当大程度上破灭了想以转基因来实现农作物增产的良好企图。

当最初以为,高级生命的构成原理(这里包括真核生物植物)是与低级生命(原核生物)一样时,对“增产基因”的人为操纵曾经是想当然地可行。而随着 “可变剪接”的原理在真核生物中的确定,对于真核生物基因的操纵已无疑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贸然举动。因此,想用转基因来实现农作物增产的目的基本上已被证明是一条行不通的路。

当然,也有执着的转基因专家目前已申请到一大笔研究基金在搞水稻的增产基因,声称二十年后或许可以搞出增产的转基因水稻来。那就让他们关起实验室的门好好地练,让我们记得,二十年以后再听消息吧!

有意思的是,中国的转基因专家,一直到现在、目前、今天,仍在用2000年之前的基因学理论向中国公众“科普”转基因种业:

“转基因可以把我们已知的、有用的、优良的、安全的基因,非常精确地去做一个转移,它的安全性完全能够得到保障……”

--- 显而易见!中国正在从事转基因作物研究的这些“专家”在2011年的今天,还在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于原核生物所适用的基因学理论来认识真核生物(包括农作物、动物、和人)。他们的知识更新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且情有可原,但还要继续扮演“专家”的角色来向中国的大众进行“科唬”,来向政府的决策者进行“误导”,那就是我们所不能同情与原谅的。

在对待转基因种业和转基因食物的问题上,终有一天人们会明白:

到底有哪些是属于科学的问题?

到底有哪些是属于人性的课题?

还有哪些(?)是沉默的自然企图教训我们自负的人类所给出的艰难试题……

曹明华 (《生命科学手记》作者) 2011. 6. 于美国

http://blog.sina.com.cn/minghuamingyi

引证的参考文献:

A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s of Three GM Corn Varieties on Mammalian Health.
Int J Biol Sci 2009; 5:706-726, Ivyspring International Publisher.
Published 2009-12-10 .
http://www.biolsci.org/v05p0706.htm / http://www.biolsci.org/v05p0706.pdf 。
PMID: 20011136 [PubMed - indexed for MEDLINE]/PMCID: PMC2793308,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0011136 ..
Smith, JM. Genetic Roulette. Fairfield: Yes Books.2007.

3. Finamore A, Roselli M, Britti S, et al. Intestinal and peripheral immune response to MON 810 maize ingestion in weaning and old mice. J Agric. Food Chem. 2008; 56(23):11533-11539.

4. Malatesta M, Boraldi F, Annovi G, et al. A long-term study on female mice fed on a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bean:effects on liver ageing. Histochem Cell Biol. 2008; 130:967-977.

5. Velimirov A, Binter C, Zentek J. Biological effects of transgenic maize NK603xMON810 fed in long term reproduction studies in mice. Report-Federal Ministry of Health, Family and Youth. 2008.

6. Ewen S, Pustzai A. Effects of diets containing genetically modified potatoes expressing Galanthus nivalis lectin on rat small intestine.Lancet. 354:1353-1354.

7. Kilic A, Aday M. A three generational study with genetically modified Bt corn in rats: biochemical and histopathological investigation. Food Chem. Toxicol. 2008; 46(3):1164-1170.

8. Kroghsbo S, Madsen C, Poulsen M, et al. Immunotoxicological studie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rice expression PHA-E lectin or Bt toxin in Wistar rats. Toxicology. 2008; 245:24-34.

9. Syngenta’s GM Maize Scandals: A trail of unstable GM maize varieties, dead cows, cross-contamination and misinformation.” ISIS Press Release, March 30, 2005.

10. Lisa H. Weasel. Food Fray – Inside the Controversy over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AMACOM. 2009.

全球转基因作物累计种植面积逾10亿公顷
基因改造猪角膜皮肤内脏都可移植给人
全世界都在反对转基因ZT
人类学家颠覆经典理论:文化发展源自基因突变
中国转基因猴子诞生记
郑风田:印度为什么拒绝了转基因品种
转基因玉米惹祸
基因在脑记忆区发育中扮关键角色
划时代的论文与划时代的问题
基因粮食的人体危害
中国科学家发现白癜风易感基因
基因研究再次证明长寿是遗传的
转基因食品是天使还是魔鬼
基因谱分析证实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交配
科技随笔:基因并不决定一切
英国Nature基因组研究
中国科学家首次成功解析肥胖蛋白基因结构
湖北等地转基因水稻形成规模种植
人体“第二基因组”初现端倪
绿色和平调查报告称转基因作物代价惨重
Science基因地理组计划
基因预测:遇见未来的自己
基因歧视第一案探触社会公平
染色体:诺奖得主的不完全答案
公众DNA测试意义何在
转基因棉引发减产之忧
基因未来(Genentech)
GENETIC CLUES TO LUNG CANCER AMONG SMOKERS
dna,基因1 dna,基因2

本栏目主要介绍基因工程方面,包括人类基因组计划、转基因、基因技术、曹明华:转基因食物在美国的争议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