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大脑工作原理导论

2009-09-13
大脑工作原理
大脑工作原理导论

本文对智力提出了两个系统的原理,从而首次正确地解释了人和动物智力上的差距的原因,说明了智力原理。提出了定势思维理论解释了思维原理,和思维过程。在心智上提出了虚拟感觉的理论,为理解心智打开了一扇大门。
汤凤林
绪言

人与动物在智力上到底有什么区别?本质性的分别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人类有语言而动物没有语言等等,都是人类几千年来想解开的谜,但直到现在我们连一个可正视的假设和猜想都未见到。现在依据我们掌握的一些线索,也许我们能解开一些谜团。

狗、猫、猴等都是比较聪明的动物,对于家养的狗和猫,我们往往会不自觉的将它们当人看待,同它们说话,同它们玩耍,殊不知它们同我们在智力上却有天壤之别。有一个突出的现象是我们能窥见智力之谜的一丝光亮,即照镜子的问题:猫、狗、猴都是不会照镜子的动物,一辈子不会,无论你怎样教它,启迪它,它们也永远弄不明白镜子里面就是自己;其原因我们认为是由于它们的大脑中根本就没有一个独立的思维系统。

模仿是智力水平的一种体现。在不会照镜子的动物中,可能模仿水平最高的要数灵长类动物:非洲猩猩、狒狒和猴类了。模仿,我们认为是一种应对,是较高级动物的神经系统对外界信息的留存反映,也是体现在自身身上的馈对。这是建立在动物的神经系统已高度把握了自身全部动作的基础之上的,并且知道自己的动作行为的结果;这表明了这些动物不仅能全面把握自己的动作行为,而且还有反馈机制以校正自己的动作和行为。这也说明了这阶段的动物其神经系统已经有了层次上的分工,已经有了记忆层次和思维层次;这个记忆层次包括能使动作自动化的动作记忆系统,思维层次能根据来自外部或内部的刺激在记忆中选择合适的应对方案;这就决定了它们能进行学习和面对复杂的情况可采取正确的行动。狗、猴、猫都属于这一阶段的动物,都能在不同程度上进行模仿、学习和接受训练。但是,要它们懂得镜子里面就是它自己就离题太远了。

对于一只猫来说,镜子里的它自己只能是另一只猫,如果要它明白镜子里的猫就是自己,那它神经系统必须有能进行再思的能力;这个能力的最基本的条件是要有独立的储存记忆系统和能够从储存记忆系统中提取信息的相对独立的思维系统,否则要搞清楚对面那个与自己形象一样,动作一样的猫就是自己是完全不可能的。

这就是说,储存记忆系统和思维系统的相互独立,是生物智力发展到达高级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黑猩猩、倭猩猩、长臂猿等动物能从镜子中认识自己,
说明它们进入了这个阶段,它们都有了再思的能力。两个系统的产生和分离意味着该动物能够根据目前所需,对全部相关记忆进行检索,并能做出多层次的连惯反应行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再思”。由于有了这种再思的能力,黑猩猩才能因此而会使用简单的工具,会将几个木箱叠起来取下吊在高处的香蕉。这是不用学都有可能会的,而狗、猴等动物永远不会这种程度的智力行为,就是进行长时期的强化训练,教会了它们类似的连惯性行为,它们也永远不能理解;不会在别的、类似的情景和条件下自动地“故伎重演”;原因就有于它们的大脑中没有相对独立的思维系统,有的仅是与记忆紧密相联的“思维层次”,只能进行总体反应,不能再思。

但是黑猩猩的智力仍然是很简单的,正如雅克.沃克莱尔所说:“尽管经过反复的训练,人类仍没有教会一个黑猩猩打结”(注①)虽然黑猩猩等动物的神经系统尽管已完成思维系统和储存记忆系统的相对独立,但至今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黑猩猩等最聪明的动物的智力水平能超出直观反应的范围。它们还不能概念性地掌握获得的信息,也不能对所掌握的信息进行综合。如学会了几十个手语单词的黑猩猩,它尽管懂得每个单词所代表的含义,并能进行简单的组合,但它所能表述的句子极短,一般超不过五个单词,也不能将这些手语单词组合成新的句子以表达整体性的新的意义。这说明在黑猩猩等动物那里,思维系统只是相对于储存记忆系统而言是独立的,这是单向度的独立。它们的思维系统还不能对来自外部和内部的信息进行加工,也就是进行综合和分析。
形象一点说:当外来信息传到黑猩猩的大脑中时,它的思维系统我们可以理解为将这个信息以一种“波”的形式将该信息发向储存记忆系统保存起来。思维系统根据来自内外的信息需要储存的“波”时会向储存记忆系统发出相应的“波”,根据这个“波”,储存记忆系统会发出原有的“波”,如果这个“波”不能解决问题,那么储存记忆系统还将不断地发出相关的“波”,直到问题的解决或改变注意方向。这就是黑猩猩的思考过程。这个过程很像我们人类的联想,但人类的联想是以思维系统为主导的,因而可称为“想”,而黑猩猩是以记忆系统为主导的因而我们称为“思”。在这个过程中思维系统尚不能对信息进行加工,没有对信息进行概念化的能力,没有像人类那样的能进行“想象”的思维活动,因此它们只能“再思”不能“反思”。
几十年来,众多学者对八十年代黑猩猩的实验所体现出的一个问题迷惑不解,今天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说清楚原因了:
“让人类伙伴给黑猩猩传递信息,友好的伙伴总是指点放食物的容器,而敌对的伙伴总是指点错误的容器。在这次实验中,黑猩猩(四只中的3只)居然能分辨出正确信息和欺骗信息。在接到欺骗信息后,它们的反应是朝着指示的容器走过去,却并不打开它,然后再朝着放食物的容器走去,翻过来拿到奖励的食物。”(注⑵)

这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黑猩猩为什么一定要先走到那个没有食物的容器前,然后才走向有食物的容器?有人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对敌对伙伴的反应还存在另一个问题。它对知情黑猩猩发给自己的假信息为什么不试图反对(朝第二个容器走去),这难道不令人奇怪吗?然而在传递假信息的情况下,这只黑猩猩的确就是这么做的。这种奇怪的无反应的举动可能说明它:⑴根本没明白知情者了解真相与自己行为之间的联系;⑵或认为知情者完全是傻瓜[C.A.里斯托(Ristau),1986]。”(注⑶)这种解释是不能使人信服的,因为黑猩猩在接到它认为信得过的人或黑猩猩的指点时它会毫不犹豫地打开那个容器的盖子;只有在接到它认为一定是错误的信息时它才会先走向错误的容器,然后才走向正确的容器。如果它不明白自己与了解真相者之间在行动上的联系或者认为知情者是傻瓜它都会打开那第一个容器的盖。而且,这不是一只黑猩猩的偶尔的行为,也不是一次实验所表现的行为,而是一个普遍行为。它们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先走向错误的容器但不会打开它,然后走向正确的容器。

现在来看要解释这种现象已很容易,黑猩猩的大脑只能“再思”而不能“反思”。实际上在黑猩猩没有走到第一个容器前它根本就还不知道食物在第二个容器里。它们大脑这种“再思”的工作方式决定了它们对事得一层一层来处理。人类小孩两岁多就能在这种实验中直接走向正确的容器,这是人类能够“反思”的作用,能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并采取直接的行动。但黑猩猩不行,它们得一样一样来反应。这是人同黑猩猩智力上的根本区别。根本上来说人的思维是概论化思维因而能知道2+2=4。而黑猩猩的大脑不能形成新的、更复杂的概念,因而对它来说2+2就只能等于2或者是两个2,不会有4出现。皮亚杰的“同化”说用到人的大脑上是正确的,人们总是将新旧知识整合或者说“同化”在一起形成新的认识,有时这就表现为“顿悟”。但这不能用到动物身上,任何动物都没有这种能力。人类的小孩二岁时对于敲核桃这样的事几分钟就能学会,而对于也会敲核桃的黑猩猩来说,大家知道它们学习的时间是十年。如此之长的学习时间可见黑猩猩的学习与我们的学习有本质的不一样,我们可以说是以“同化”为基础的整合,而黑猩猩是以记忆为基础的“凑合”,充其量是一种以记忆为基础的联想组合。从思维深度来说,黑猩猩的智力可以概括为:能制造和使用工具,但不能用工具制造工具。

除人以外最聪明的动物黑猩猩、大猩猩等至多也只能“再思”,而不能“反思”。尽管如此,它们与狗在智力上的差距却又是一种质的差距。由于黑猩猩能够再思,因而它们能对以往的经验进行回忆,因此说它们能掌握上百个手语单词是可信的。但狗却不一样,狗只能进行直接的条件反应,尽管这种反应是以它的全部经验为基础的,但由于没有独立的思维系统,不能进行再思,因而狗不可能进行回忆。正如波林所说:“狗‘记’得它的主人,在他离开时不会‘想到他’,但感觉到不舒服,他重新出现时就乐于看见他”。(注④)猫、狗、猴都是关得“家”的动物,就是说只要把它们关在家里一段时间,它们就会认这个很可能是虐待它的家为家了。而以前的那个家将从它的记忆中永远消失,不再影响它的行为。这说明它们的两个系统并未分离,其记忆会被覆盖并直接指导行为。

在语言方面,就是黑猩猩这样很接近人的思维能力的动物,只要它的思维系统还没有进化到能对信息进行概念化加工前,就不可能有语言出现。因为语言的首要前提和基础是神经系统能将信息概念化,并且能按句法组织单个概念形成更新的更高级的概念,而要达到这一步的关键是思维系统与记忆系统的各自绝对独立。更为重要的是由于黑猩猩神经系统中两个系统仅是单向度的分离,思维系统是内向性的,这就意味着它们之间是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来自于思想上的交流,而语言是产生于交流和用于交流的。雅克.沃克莱尔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在黑猩猩小群体内部学习的语言符号中,是否也像人类语言一样,存在着传达的可能性呢?手头的某些数据表明,如果我们认真观察黑猩猩同类中所使用的一些手势(聋人语),就可以看出它们只在社会性玩耍或平安的环境中使用,却从未被用于交流有关外界发生的事件和物体。”(注⑤)
依我们的理解记忆是由本能演化而来,如蜜蜂的行为大多来自本能,它们的一切行为都受本能的控制,它们由于基本上没有记忆的功能,因而不能进行学习。在高级一点的动物如鸡那里,我们就能看到记忆的功能开始出现了,因此鸡能够学习一点简单的东西,如听从我们的呼唤等。越高级的动物记忆的作用就越大,学习的能力就越强,而到了虎、熊那里如果幼年没有很好的学习,甚至难以生存,动物园中的这种动物如放到野外去都将难以生存,原因就在于此。这个阶段的动物应该说是受记忆控制的阶段,因为这阶段的动物的思维系统还不能主导它们的行为,而本能能够指导的行为已经很少。饿了想吃东西是本能,但吃什么却要根据记忆来决定。到了人类才进入了思维主导行为的阶段。这里我们将生物的智力分成三阶段,第一阶段是本能阶段,第二阶段是记忆阶段,(能够再思的黑猩猩也属于这个阶段,但已是这个阶段的最高峰了)第三阶段是思维阶段,即人类的智能阶段。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高级阶段是以低级阶段为基础的,记忆阶段以本能为基础,人的思维以本能和记忆为基础。这是我们性格、兴趣的本源。将因各人的经历和生活差异而不同。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记忆与本能的一些关系来,本能是不变的记忆,记忆是可变的本能。在下面的第一章中我们还将看到记忆系统有着很强的主动性,这个系统对思维的影响有时甚至超过本能对思维的影响。

人作为一个种属,她的大脑神经系统一旦完成思维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的相互独立,并能互相交流信息,对信息的概念化就成了人脑的一个基本功能。以前很多人对于人脑能进行概念化迷惑不解,如心理学巨匠墨顿曾说:“概念化:许多研究证实,人类思维具有一种倾向,会自动地把一些类似的物体在记忆里面组成相同类别,并从其相似性中找出总体的概念或者范畴。哪怕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好像都知道进行简单地概念化工作。一项研究显示4个月大的婴儿会把不同的蓝色、绿色、黄色和红色分成类别。看到过一种色彩组的不同物体以后,它会显示出对别的任何色彩组的爱好。结论是:色彩分类要么是天生的,要么是在出生后迅速形成的。”(注⑥1)今天这个谜团可以解开了:因为思维系统和储存记忆系统的相互独立,接受的信息将被思维系统进行整理,整理的过程也就是思维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进行对应和交流的过程,对信息的归类和概念化就是一种必然,反过来讲,也只有两个系统的相互独立大脑对信息的归类和概念化才有可能。别的动物由于没有一个完全独立的思维系统存在,因而就不能进行这种两个系统的对应和交流,也就不能对信息进行归类和概念化。胜任对信息进行概念化加工的进化后,人就从自然界脱离出来了。也就是人在能够进行反思时,她就从动物界独立出来了。她就有了意识、有了时空观、有了内心世界、开始有了语言、有了梦、有了对未来的想望、有了艺术、也有了迷信,人类的文明进程也就由此时开始了。作为种群来说,主宰世界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如果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发现遥远的某一颗星球上有强盛的生命存在时,那么我们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应该是:那里是否有神经系统中两个系统完全分离的生物,就是说那里是否有智能生物。

思维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的交流,据我们的理解,就是当思维系统接受到来自内部或外部的刺激时,能同储存记忆系统一起对信息进行综合、分析;这个分析、综合的过程和得出的结果都同时被储存记忆系统记录下来,在必要时又将被思维系统提取进行更高级的综合与分析。我们的大脑就是这样在我们清醒时不停地进行着这种交流,加工。(在梦中这种交流也肯定在进行,但这种交流是杂乱的,以储存记忆为主导的,因而也是很难有效的)我们就是在这种思维活动中不断提高认识,不断提高思想水平。
问题还要回到概念的归纳上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们的思维系统对来自外部或内部的刺激和信息的加工,应理解为是对我们所认为的这个概念的加工,并成为新的概念。除人以外的任何动物都不能产生这种新的概念,这就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一个意念是一个概念,一句话也就是一个概念,只有在这个意念需要表述时,才会被解码成语言。黑猩猩的思维系统不能进行这种综合和分析,不能形成这种含有丰富内容的、概括性的概念,因此它们不可能有语言,也理解不了人类的语言。这同时也说明无论怎样原始的民族,其语言都有十分复杂的结构。这是被我们大脑神经系统的这种功能性结构决定了的,只有在人们大脑能形成和应用复杂的概念和意念后才会有语言出现。这也说明无论怎样原始的民族的儿童,也能接受我们的文明教育,同样可以成为科学家。因为他们属于人类,大脑功能与我们一样。或者更进一步说十万年前的人如果从出生开始就放在今天的人文环境中,也一样可以成为科学家。
由此,我们对某些弱智的形成也可进行一点初步的考虑:神经系统在二个方面出现问题将可能导致弱智;一是思维出问题,而记忆完好,这种人较常见。这种人中有些甚至有超常记忆,他们什么都能记住,但什么都理解不了。这些人如果从小训练,完全能掌握一技之长,自食其力,自娱终身,不会成为社会的负担。有些甚至会成为社会的特殊人才,某种技能的特高手。二是记忆出问题而思维能力尚在,这种人估计是记忆系统难以记忆较复杂的概念,因而思维也简单化。这种弱智者如从小进行专门的记忆训练让他们掌握那些他们必须掌握的记忆内容,从而为他们进行正常思维奠定基础,这种人很大部分我们认为能进入正常人的行列,从事较简单的工作。这两种类型的弱智者在人群中十分常见,这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了两个系统的说法的根据所在。

第一章 记忆

目前,记忆被公认分为三种;即瞬间记忆、短时记忆、长时记忆。这是从记忆能保持的时间来进行分类的,并且仅有几十年历史。但这却是人类对自身心理认识的历史性的标志性认识和进步,是心理学史上至今为止最伟大的发现,特别是短时记忆的发现,为我们打开了真正了解大脑工作原理的大门。
“乔治•米勒1955年在东岸心理学协会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过一篇演讲,这篇演讲后来成了研究记忆的认知心理学理论家们的界标。米勒以惯常的活泼风趣把这次讲话称作‘神秘的第七,加上或者减去二’。他一开始就说:‘我的问题在于,我一直受到一位整数的折磨。’这个整数就是7,米勒为此感到很神秘和难以忍受的东西是,如许多实验已经显示的,人们可以立即转入记忆的往往是这个位数。(人们经过短时间的研究之后可以暂时记住像9237314这样一位数字,但记不住像5741179236这类数字。)”(注⑥2)
可惜人们至今对短时记忆仍没有充分认识,但历史会使很多事情逐渐地清楚起来,也许不远的将来人们在评定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发现时,会把短时记忆的发现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相提并论。从下面的分析中我们马上就能看到,这些发现意味着人类心理学水平已进入了真正的科学分析阶段;在这以前人们处于对心理的思辨分析阶段,对心理的认识极其有限。
但是对记忆的这种分类显然只能说明我们对记忆仍只是处于较初步的认识。因为它既没有说明记忆的性质,也没有说明记忆的作用。用停留时间的长短来对记忆进行分类,也许会混淆了记忆本身应有的分类,混淆其内容和形式的界限。
如果从记忆的作用来考虑,我们就会发现,瞬间记忆和短时记忆实际上一个是外来信息在感觉上的停留;一个是具体信息在思维中的停留,是感觉和思维的具体体现。与长时记忆有本质的不同。另外,作为记忆,应该说,被我们记住并能再现的都应称为记忆;那么,我们经过训练才行成的技能或动作是不是一种记忆?我们的习惯性动作行为是不是一种记忆?
因此我们认为应从记忆的作用来对记忆进行分类和研究,因为要对记忆进行研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搞清楚它的作用以及它们在思维中所处的位置。因此,同时也根据我们前面所述的概念理论和“两个系统”的理论,我们认为从其作用的不同,记忆可分为:一、储存记忆、二、动作记忆、三、思维记忆和感觉记忆。下面我们就各种记忆的形式和作用逐一进行分析。

一、储存记忆
储存记忆是对我们的经历、经验、知识、体验过的情感、反思的过程和结论,以及各种方式进行学习所得到的知识进行储存的记忆功能。其突出特点是能长时间保存信息,并能随时提取或反映出来。其作用在两方面:一是直接为思维服务,是认识的基础,丧失储存记忆也就不能进行认识活动,思维将简单化,对外来信息的分析、判断、综合都难以进行。二是对外来刺激和信息进行直接反应,如一个极怕蛇的人突然见到一条蛇时,在他的思维系统还未进行思考时,他的恐怖反应已布满全身。
一个人储存记忆的总内容是他的知识的总汇,是个人智慧的总量,也是个人能力的主导部分。
储存记忆的内容,有通过学习得来的,经验的,具体的,形象化的,也有通过反思得来的,抽象的,概念化的。
储存记忆系统所储存的内容是思维系统进行思维的基础,我们接受的一切信息,无论是来自外部还是来自内部,都必须得到储存记忆系统的印证才能认识和反应。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因为这牛犊的储存记忆中没有虎的概念,不知虎为何物,因而不会怕。巴甫洛夫所谓的“条件反射”实质上就是储存记忆系统对外来信息印证后的应对反应。
现实生活中或医学临床上,经常能见到丧失记忆的患者,但他们并不会因此而失去意识,失去行走,说话等等的思维和行为能力。只是这些能力将变弱,特别是思维将简单化,储存记忆严重受损的老年性痴呆症患者将弄不清楚镜子里面的人就是自己。
储存记忆中内容的形成,有些需要反复多次,如字的结构,诗词文章的背诵等,但绝大多数内容则无须反复就能记住。现在心理学界很多人认为长时记忆的形成需要进行多次反复,而且是由短时记忆转化而来,但我们如果认真想一想就会得出相反的结论:我们的绝大部分经验、如看电影,看小说,旅游,与人谈话的内容等都能长时间记住,根本无须多次反复,与短时记忆的关系也不大。对一个信息进行长时记忆,是否要反复多次要看该信息的类型和我们对掌握该信息所要求的精确度有关。
储存记忆是一个主动性很强的系统,不断地向思维系统发出信息是这个系统的基本功能,这个基本功能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的思维和行为。个人的兴趣和爱好各有不同,也就在于各人的储存记忆的内容不一样,同时也是储存记忆系统主动性的表现。比如一个喜欢看历史书的人,当他有一段时间没在看这类书时,他的储存记忆系统会不断地向思维系统发出有关历史的信息,这些信息会激起一些情感的产生,这时他就强烈地感到要找一本有关的历史书来看一看。当初亚里士多德断言“求知是人类的本性”时,他是凭感觉来说的,二千多年来很多人都想进一步解释这种“本性”,但没有任何进展。今天我们终于可以确切地说:当人类的神经系统进化到两个系统分离后,由于储存记忆系统的主动性使它会不断地向思维系统发出信息,这些信息同时也会刺激情感的产生,在这些信息中有需要进行思考的,有需要进行求证和完善的,我们的思维系统接到这些信息后一般都要进行处理,这样思考和求知就成了人类的本性之一了。这也是马斯洛对此问题不得其解而含混地凭感觉所说的:“智力本身就是一种冲动”的原因。(注⑦)梦的形成就是储存记忆的这种主动性的一种体现。
弗洛依德和马斯洛两人都看到储存记忆系统的这种主动性,但两人显然没有分清本能、记忆同思维之间的关系和特征。弗洛依德是将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他的“潜意识”实际上就是将意识硬塞进了储存记忆系统,把记忆思维化。因此我们在弗洛依德那里常能见到两个思维系统即意识与潜意识,两个系统都能决定我们的行为:一个是我们自觉的,一个是不自觉的。当两个系统有较大矛盾时,就产生了精神病。因此弗洛依德认为精神病的产生大多是由于思想矛盾引起的,这样精神分析自然就成了治疗精神病的关键;这样人类的全部成员或多或少都有了一点精神病,都有可能成为精神病。其实事情并没有这么复杂,储存记忆就是储存记忆,它虽然有强烈的主动性,会不断地向思维系统发出信息,并在某种程度上主导思维系统,(这主要通过我们最后一节所讨论的虚拟感觉来实现)但这仅仅是思维的来源和基础,而不是思维本身。思想矛盾并不等于精神病,我们的思维系统永远控制着我们的行为,因此思想矛盾绝不会使我们成为精神病,只有思维系统失去了它的控制力的时候,也就是大脑生理上受到损伤后,精神病才会出现,而这个时候要用精神分析解决思想矛盾的方法来治愈精神病,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意义的。如有些精神病人会出现幻听,并且按这种幻听去行事。这种病依我们的理解是由于大脑器质性损伤或病变导致思维系统不能正常工作,如果一个人能分辩出自己的幻觉是幻觉那他就不是精神病,这时用精神分析法也许能搞清病人行为的一些原因;但治病是要恢复病人的思维系统正常工作,因而是另一回事。而马斯洛却正相反,他的人类需求层次的理论却是把复杂的事情搞简单化了:人的需求与人的本能有关,也与人的储存记忆的内容有关,把人们那些与认识有关的需求也看作与本能一样简单,混淆了社会与个人、文化与本能之间的区别;事情看来是简单了但却失去了基础,难免造成认识上的巨大混乱。比如自尊的需要,我们在生物智力发展的第一阶段即本能阶段是见不到的,如昆虫,鱼类那里是没有的;但在生物智力发展的第二阶段即记忆阶段却十分普遍,特别在是在群居动物那里普遍存在,可见这种需要并不完全是本能也有一部分是学来的,是会根据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而生存和安全的需要则是本能的,这在第一阶段的生物那里明显可见。本能是不可变的,记忆是可塑可变的,并且因人而异,因环境不同而不同,两者不可一概而论。马斯洛曾说:“对于像安全、爱这样的需要来说,就大不相同了。它们是可以满足的,它们的满足的确会滋生健康,它们的挫折的确会导致疾病。”(注⑦2)(他这里所指的疾病主要是指精神病)这样马斯洛从另一个方向与弗洛依德竟走到了一起,真会这样吗?这也许是一个历史的大误会,不只是弗洛依德和马斯洛,几千年来人们都普遍认为人会因某些要求得不到满足、思想矛盾大或思想压力大等而产生精神病,会被“逼”疯。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监狱里就应不断地大量产生精神病患者,但情况却相反,那个地方很少出现精神病。笔者曾参加过刑事审判工作,参与过对近百名死刑、重刑犯人的审判和执行,未见一例产生精神病或有这种倾向。可见精神病只能根据我们的说法产生于生理上的神经系统的病变,这种病变导致思维系统不能正常工作。思想矛盾,思想压力都不会产生精神病变,至多只能是一种诱因,那些神经系统本身就比较脆弱或已处于易病变边沿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会导致精神病,但这精神病与思想矛盾根本就已不是一回事了。几千年来人们由于不了解思维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的区别,特别是对于储存记忆系统的主动性与思维系统的控制性的区别不了解,因而产生上述看法是正常的,现在是澄清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人类储存记忆中最重要的内容是观念和概念性的内容,每一个概念或观念的产生和掌握,都是大脑反思的结果,这是人类独有的思维能力,是地球生命智慧高度发展的最高体现。

二、动作记忆
动作记忆是明显有别于别的类型的记忆的,甚至与思维系统的关系也不大,如我们走路时从不会去想这路怎样走,根本不去考虑身体的平衡和脚的动作。反过来说,如果思维系统参与了对动作的指挥和考虑,我们的动作行为反而会出问题。如大多数人在平地上走独木,只要稍加训练便能轻松地长距离行走,但如果是架在深谷上的独木桥就是经过长时间平地训练的人也很少能走好的;甚至可以肯定地说:无论在平地上走独木走得多么平稳,多么万无一失,一旦走上深谷上的独木桥,大多数人都会掉下去。其原因在于走深谷上的独木桥时,由于恐惧,思维系统参与了对脚走动行为的指挥,反而干扰了动作记忆系统的自动化功能,导致我们不能正确地行动。不下水是学不会游泳的,无论我们的储存记忆系统掌握了多少关于游泳的知识都无济于事。动作记忆的完成是要经过反复的训练才能完成的,就是很简单的动作也有一个练习过程。动作记忆的完成,就是动作自动化的形成。动作自动化也就是无须储存记忆系统和思维系统的支持该动作也能自动完成。一个熟练的打字员未必能一下子说出某个字母在键盘的位置,但他的手却知道,并能准确地用条件反射的速度击打字母键。正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弗朗西斯、克里克所说: " 诸如开汽车之类的过程性知识很难从一次经历中获得,往往需要重复练习,它可以保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一旦你学会游泳,即使多年没有游泳你也会游得很好。当谈及一道熟悉的乐曲时,一位著名的钢琴家曾经对我说:肌肉的记忆是最久的。这意味着乐曲的演奏是自动的无需思索的。”(注⑧)
动作记忆的学习和应用,关键在于直观性原则上。因动作的自动化实质上就是该动作已不需要大脑思维系统和储存记忆系统的参与,凭感觉系统获得的信号便能自动地完成。违背了这一直观性原则,我们便不能很好地应用动作记忆这一大脑的功能,甚至会人为地为动作记忆的学习和应用设置障碍。
电脑汉字五笔字型输入法之所以在我国得到广泛的应用,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较其它汉字输入法更符合大脑动作记忆的学习和应用上的直观性。但这个输入法有缺陷,它在很多方面违背了动作记忆的直观性原则,有些地方甚至人为地为学习该输入法设置了障碍。该输入法将一百三十多个字根排列在二十五个键位上,平均每个键位才五个左右字根,但设计者却在安排上至少用了六种规则,如此之多的规则比没有规则好不了多少,再加上方案设计者未注意到储存记忆与动作记忆不是一回事,便又雪上加霜地编了二十五句口诀以帮助人们背诵字根位置,这是一堵人为砌起来的墙,很多人就是畏惧背字根和难以记住那二十五句口诀而迟迟入不了五笔字型的门。其实根本可以不用去背字根,因为你就是背熟了它也仅仅是储存记忆系统知道,动作记忆系统还没有开始,至多也就等于在岸上学游泳,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据我们的实验,如果将字根分几批让初学者直接上机进行动作记忆的训练,至多十来个小时的非连续训练,一般就能基本完成动作记忆,掌握字根在键盘上的位置,根本不用背字根。五笔字型输入法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它的拆分规则太多,如成字字根规则、键名汉字规则、键外字规则、识别码规则等等。有些规则直接与动作记忆的基本原理相违背:如识别码,要得出一个识别码至少要思维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交流二次以上,才能发出击键的指令,这违背了直观性原则,这对于有十分之一的常用字需用识别码这一点来说,必将大大降低输入速度和增加学习难度。五笔字型输入法是一项很好的发明。它为电脑在中国的应用极大地提高了效益,它存在的问题有汉字本身的结构问题,也有受传统心理学影响造成的失误和缺陷。
对于动作记忆,目前我们仍缺乏研究,但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领域,对它的研究,无论是在技能学习,体育训练或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都有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三、感觉记忆和思维记忆
感觉记忆现被普遍称之为瞬间记忆,最早由斯波灵一九六零年提出。他发明的“部分报告法”确切地将感觉记忆的特征揭示出来。现在人们已经确认: 瞬间记忆的特点是:信息直接来自感觉刺激,对信息的保持时间非常短暂,视觉信息的保持约在0.25-----1 秒之间,听觉信息的保持稍长一些,但不超过4 秒。信息的编码完全依据信息的物理特性,具有鲜明的形象和单一性。(注⑨)
感觉记忆的揭示,对于了解大脑工作原理来说,至少在两个方面为我们提供了信息:一方面,感觉记忆本身由于是感觉到的信息的瞬间停留,是感觉神经对外界刺激的具体体现,因而应被认为是神经系统的一种功能。进一步说,感觉记忆与其说是记忆不如说是信息能被感知的必然条件,是感觉的一部分。正因为有这种瞬间的停留,电影电视才能被我们所欣赏,将一幅幅快速出现的画面,组合成行动的人和物。如果某种动物的感觉记忆的停留时间不足0.04秒的话,那么它看我们的电影就不会感到是动着的人或物,而是一幅幅固定的画面。
另一方面,也向我们显示了感觉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思维系统有着严格的区别和各自不同的分工。这种区别及工作方式、原理的不同,也就是大脑工作的特征表现,这对我们了解大脑工作的过程和原理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因此,我们认为,将这种记忆形式称为“瞬间记忆”是不准确的,应称为“感觉记忆”。
“思维记忆”现在被心理学家们定名为“短时记忆”,同时人们对这种记忆的研究大多也是围绕着该种记忆能保持的时间和容量来进行的。
以记忆内容保持的时间长短来确定记忆类型,有它的片面性,关键是要搞清楚它的作用,将它固定在“短时”这个圈子里是不合适的。
当我们要打某一电话时,首先要从储存记忆中将要打的电话号码提到思维记忆中来,也就是我们常说要“想”一下,然后才去拨那个号码。这个提取过程是很明显的,打完电话后这个号码很快就会在思维中消失,如果还要再用这个号码,就得重新想一想。这里明显看得出储存记忆与思维记忆的区别,也看得出各自的作用,思维记忆尽管“短”却不属于记忆,而属于思维。
思维记忆是为思维服务的,同时也是思维的一个组成部分,就像感觉记忆是感觉的一部分一样。感觉记忆和思维记忆实质上都是工作记忆,其作用都是工具性的,这一点早就不断地有人提出。
思维记忆的特征在于,一方面它对任何信息的保留都是随着思维的需要与否进行取舍,另一方面,来自外界或内部的刺激都将不断地进入思维记忆系统,并将保持一段短暂的时间,从而能使思维系统对该信息进行处理。这在思维的表现形式上出现了两种情况;一是我们的注意力不可能长时间地专注于某一点,使注意力的转移成为必然,成为大脑工作的必然程序。另一方面是思维记忆的存在也就让注意力能暂时集中,使思维系统能对信息进行加工。
思维记忆是思维系统赖以进行思维的一张平台,思维系统需要的信息将被提到这张平台上来,以供思维系统进行综合或分析的加工。
思维记忆由于容量小,并能保持一段时间,因而能让思维系统进行相对专注的工作。进一步考虑,思维记忆的容量也许是思维能力的一个重要因素。思维记忆的最大容量,如果是数字,不超过十三个,这也许只是一个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侧面的揭示,也是以前人们研究的方向的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问题在于应搞清楚在思维记忆这张平台上到底能放多少东西?就是说我们的思维系统能同时对几个信息进行加工?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这个数量不多,大约在三个左右,而且与每一个的内容有多大有关,比如说别人告诉我,要找某人可打两个七位数的电话,那么我在几分钟内是能记住这两个号码并反复拨打的,但告诉三个号码就很难同时记住。我们列解决问题的方案,一般最多列三个等等。这些都揭示了人类思维记忆的一些性质。
思维记忆对个人的思维能力肯定有着较大的影响;接触过老年性痴呆症患者的人都知道,这类患者的思维记忆和储存记忆都是很弱的,刚做过的事立即就忘了。这类患者实质上根本不能进行有效的思维,只能进行极简单的应对。精神病学教授许又新就已注意到这个问题,在他的《精神病理学》一书中曾说: “ 意识障碍的记忆特征是即时记忆受害很明显,而痴呆病人短程记忆受害严重,即时记忆却相对保全”。(注⑽)
思维记忆是思维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思维的具体平台,对思维能力来说至关重要。一个丢三忘四、说话东一句西一句难以同他讨论一件事的人,可以肯定是一个智商较低的人,他们的问题是思维记忆太弱,难以对复杂的事情进行深入的分析和综合。
这样我们就看得出来也许思维记忆最大的作用在于:人类思维方法的出现已是一种必然;因思维记忆这张平台已能放一个东西在那里帮助思维了;这样逻辑、辩证法都能够被我们所掌握和运用。这或许也是人类出现语言的一个决定性条件。
动物界,除了少数几个灵长类会照镜子的动物有很弱的一点思维记忆外,根据我们的理论别的动物都不存在有效的思维记忆。因为它们没有独立的思维系统也就没有思维记忆这张思维的平台,也就更不会有思维方法出现。因而也可推论:动物界由于没有能进行“想象”的平台,因而没有“内心世界”也就不会有精神病;除黑猩猩等少数灵长类动物可能有一点淡淡的梦外,别的动物不会有梦存在。
思维记忆同时也是一道对来自内部或外部的刺激进行过滤的屏障,人们在气愤或有要事考虑时不会感到饿,其原因可能就在于此。
思维记忆和感觉记忆一样,与储存记忆有一个本质性的不同点,它们不会主动发出信息去影响思维系统,而储存记忆系统则会不断地发出信息去影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控制思维系统。这种特性在动作记忆中也存在,比如打篮球,踢足球等运动的爱好者,如果一段时间没有从事这些运动,那么他就会有要进行这些运动的强烈愿望。
前面我们说过:人与动物在智力上的差别,来源于人是由于思维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的绝对分离。据我们的考虑,这种分离也同时伴随着思维记忆的出现和完善,也有可能是由于思维记忆的出现导致了这种分离,因为两个系统的分离,其结果是我们的大脑出现了能进行想象的功能,出现了内心世界,而这些都要以思维记忆为基础和平台的。这也是人与动物的差别,养过狗的人都知道,如果狗犯了错误,要进行惩罚以使它以后不再犯,那就一定得在它犯错误的一二秒钟内惩罚它,在三秒钟后就不会有任何效果,狗也会感到莫名的受到惩罚。这说明像狗这样的动物也没有思维记忆这张平台。对于狗这一类动物的训练是建立在条件反射这个基础之上的。而人类的学习是建立在思维记忆的基础之上的,因而人类能进行概念化的学习,这也是人与动物大脑工作原理的根本差距之一。黑猩猩显然与狗不同,它们有一点思维记忆,因此有时人们会认为黑猩猩同人有很多相同之处,也比狗要聪明很多。但黑猩猩的思维记忆是很弱的,只能让它们进行“再思”而不能像人一们的“反思”。没有思维记忆就没有我们的想象功能,就没有内心世界;清楚地认识思维记忆,也就基本认识了我们的思维。因此我们说思维记忆(也就是短时记忆)的发现,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之一。


第二章 思维的结构和过程

一、思维的结构
思维是人脑神经系统极其复杂的活动,是由多个相互联系的系统共同完成的,只有尽可能搞清楚它的结构才能进行深入的探索。
从已知的材料来看,大脑神经至少能形成如下几个系统:一是思维系统;二是记忆系统,包括储存记忆和动作记忆;三是感觉系统,包括来自内部的刺激,如病痛、饥饿等;四是虚拟感觉系统,这个系统包含了我们的感情,情绪,并能在某种程度上控制我们的思维。
这之中思维系统是处于中心位置的,这个系统我们称之为思维系统,并不是说它本身就能独立进行思维,思维是大脑的上述全部系统共同形成的,是整体行为。我们所说的思维系统其主要作用是对各种信息进行选择、综合、分析并发出进行动作行为的指令,根据我们的理论关键在于这个系统能够生成新的概念。思维记忆便是该系统的一种表现形式。
思维虽说处于大脑神经系统的中心位置,或者说处于总调度位置;但这并不是说,别的系统接受和发出动作和行为的指令就一定要通过该系统。比如,一个合格的汽车驾驶员在遇到紧急情况时,他的手脚会立即采取必要的应急措施,思维系统根本就来不及参与。这常被称为条件反射。从巴甫洛夫的研究,我们能看到条件反射甚至包括了内分泌系统。在较低级的动物那里,这种条件反射的行为尤其突出。思维系统是人类所独有的神经组织高度发展的产物,这个系统无疑是人类的“智慧之花”,但在紧急情况下,这个系统也是会被搁置的。
在思维的结构中,其主要基础是储存记忆系统,这个系统为思维提供材料和根据,说知识是力量,就是说储存记忆的内容决定着我们的行为。
另一个对思维活动至关重要的系统是动作记忆系统。这集中体现在语言上,语言作为概念是储存记忆系统储存的,但它的表现形式又是由动作记忆来完成的,它的产生是十分复杂的,是思维系统、动作记忆系统、储存记忆系统及听觉,视觉系统共同参与才能完成的。
我们说话时各发音器官动作是自动化了的,这一连串的自动化发音动作,其表现形式却是声音,声音在大脑中又形成概念。可见,具体的言语行为其实是发音器官的自动化与听觉反应系统的一种结合。而我们的储存记忆系统对概念的储存,很大部分是以语言为形式的。就是说我们用语言进行的思维交流等行为,说到底还是以发音系统的动作为其过程和形式。但仅仅是形式;聋哑人用手势等动作来进行思维,本质上与正常人无差别,又由于我们的思维是用我们前面所说的概念来进行内部交流的,因而聋哑人的思维反应速度不会比正常人差,所不同的是他们失去了听觉这一工具,会有一些不便。由于概念要有这么一个形式,因此动作记忆在思维中占有的位置十分重要和突出。这是华生的“行为主义”和皮亚杰的“动作内化”的理论的来源之一,但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并不重视思维的形式与内容的划分。
我们将我们的自我感觉、情感、情绪等来自内部的感受归纳为“虚拟感觉”。虚拟感觉是情感自我体验的体现,也是人类神经系统中两个系统相互独立的一种表现。它也是人类之所以有文学、艺术的心理来源。
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了我们所理解的思维的结构以后,我们就可以来研讨思维的过程和一些相关的东西了。

二、思维的形式和过程

1、应对思维
我们认为研究思维,应站在生理学的角度来研究。传统心理学对思维的研究,其着重点是方法问题,这是站在哲学的角度来看待思维的。站在生理学的角度来研究思维首先考虑的是过程。我们现在将从过程来寻求原理,传统心理学是从形式来寻求方法,由于角度不同,因而提法也就不一样。我们将思维形式和过程分为应对思维和定势思维,与人们常说的感性思维和理性思维、抽象思维有相同处,也有不同处。
当我们在街上遇见一个熟人时,我们的思维系统会立即将这个信息发向储存记忆系统,储存记忆系统在接到这个信息后立即便会将此人的相关信息发向思维系统,于是我们便“认”出了此人。谁都有这样的经验:遇见一个很面熟的人,却想不起这人是谁,只有我们想起了这人的一些事后我们才“认”出了这人。这说明外来信息必须能够得到储存记忆系统的印证,我们才能“认识”。认识就是一种印证,失去了记忆就不能印证,就不能认识。而思维系统在这个过程中起的作用,无非是根据外来信息和储存记忆提供的信息进行选择、分析、综合的过程。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的思维系统本身并不能完成从具体到一般的认识过程,并不能从树木就看见了森林,从具体到一般的认识过程是思维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共同完成的。
那么我们就得弄清储存记忆系统的知识是怎样来的。这就是定势思维的内容和作用了

2、定势思维
一九九七年,电脑“深蓝”一举击败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举世瞩目。但这并不能说电脑就能同人脑相比,其实两者根本就很少有相似之处,这只能说明国际象棋有很强的计算性和“深蓝”有着强大的计算能力。就以下棋而论,如果是围棋,据说按“深蓝”的速度,每秒两亿次,要走出它自己有把握取胜的一步,至少也要“想”一年时间。(注⑾)而对于下围棋的人来说,关键是确定下一步下在哪里,然后才是进行计算,一般计算步数不过六七步而已。棋艺的高低的体现在于行棋方向的把握和选择,计算是后一步的事,是对思维结果的验证。面对一盘下了一半的围棋,任何一个会下棋的人都会在几秒钟内初步根据自己的水平确定行棋方向。这被人们称为“感觉”,这种“感觉”就是一个人棋艺高低的具体体现;这种“感觉”就产生于储存记忆中已形成的对围棋的全部经验;也可理解为我们所说的带有我们全部信息的概念。
就是说人脑是一种整体性的面性思维,也就是皮亚杰所说的“图式”,我们把这种思维形式理解为概念。而计算机却是点性计算,根本不是一回事。计算机的功能顶多只能是人脑思维后的具体验证而已,而不是思维本身。一个中学生面对一道几何题,他立即就能明白自己能否解这道题,因为他如不理解这道题根本就谈不上计算;一个学者往往能不用讲稿而进行几小时的演讲,在演讲前他对于自己要讲的内容是心中有数的,至于具体的演讲就像进行具体的运算一样,只是一种具体的表现而已。
说我们思维是面性的,而不是立体性的,是因为我们认为思维有它的层次性,这是由于记忆形式的概念性决定了的。我们对问题的研讨总是一层层深入,也就是说我们的思维是一层层进行的。这是站在主观上的反省,如果是站在客观的立场看主观,那么思维是相对客观的一层层应对,而应对的内容又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同时这也为我们建立了以思维记忆这张思维的平台为基础的思维方法,如为逻辑这样的思维工具提供了条件和使之成为必须和必然,动物没有思维记忆因而不会有思维方法。从这里我们就可以很好地理解康德的“预成说”:一方面我们先天如果不具备某种能力,我们就不可能在后天进行分析和综合;另一方面,就是在后天不懂音乐的耳朵,再美的音乐也引不起他的共鸣的。
而且,站在主观的方面看待客观,我们对客观的理解表现出的是一种整体性的“感觉”,比如说看一本理论书或小说后,对该书我们会有一种总的“感觉”,随着这种“感觉”我们会有态度出来,知道这本书达到一个什么水平。关键在于要论证这种“感觉”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们的这种感觉是总体反映,要论证清楚就得一层层分析下去。并且在这个“感觉”中,有主观的东西,也有客观的东西,因而才有了仁者见仁的说法。正如英国心理学家弗雷德里克所说: "假定一个人面临复杂的情境……他的主要知觉倾向,是以整体知觉为基础的。以此为基础,他构念可能的细节。他所构念的东西极少是确实观察到的,而且正如易为实验所证明的那样,其中有许多的内容就涉及的事实而言是歪曲的和错误的。不过,正是这种构念为证明他的一般印象提供了服务。”(注⑿)华生的行为主义,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马斯洛的“标签化思维”以及格式塔心理学,我们都能看到对大脑这种概念性思维的一定程度的揭示和理解。由于大脑的这种概念性思维有它的稳定性,它一旦形成便不易更改,因而我们称之为“定势思维”。
定势思维的形成一部分来自学习,比如说语言中的绝大部分词,语法,各种社会已有的概念。这种学习是以思维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的相对独立并能进行概念性综合和记忆为基础的,这也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在绪言中我们已经分析过,动物的学习主要是直观模仿,不能由思维系统形成新的概念,就是说不能进行反思,因而学习能力极其有限。就是像黑猩猩这样能照镜子,表明它们能进行“再思”的动物,尽管它们已有了独立的思维系统,并且该系统与储存记忆系统已分离,但由于是单向度的,只能“再思”而不能“反思”,因此它们的学习也只能限定在单个概念的门坎前,永远不可能学会人类意义上的语言。语言这个工具,人类三岁小孩就能基本掌握和运用,但对于黑猩猩来说,只要它的大脑未进化到能“反思”的程度,它们的群体就不可能产生语言;就是从出生就生活在人类的环境中,也永远不能理解和掌握人类的语言。
形成定势思维的另一部分的内容来自储存记忆与思维系统的相互作用即“反思”。当感觉系统将外部或内部的信息或刺激发向我们的储存记忆系统和思维系统时,我们对信息或刺激的应对,一般来说是在思维系统来进行的,思维系统根据储存记忆系统提供的资料进行分析和综合,并将结果一方面通过语言或其他形式向外表达,一方面又以概念的形式发向储存记忆系统。这个概念在无数次反复应对的过程中将不断变得复杂、丰富和基本地稳定起来,小孩的思想比较简单,原因就在于此。就是说在应对的过程中同时也是一种综合分析,也是对自己的丰富和改造。罗曼、罗兰曾经说过:“ 每个人都从书中研究自己,要不是发现自己就是控制自己……最伟大的书不会把内容像电报印在电讯带上那样铭刻在脑海中,而以充满生机的刺激诱导别的观点,使作者和读者之间传播着同情的火焰,用各种元素扇旺着,蔓延成一片大火,从森林卷向森林。”(注⒀)看书是与书的对话,是应对,无论你以后是否还能记得这本书的内容,甚至你可能会根本就忘记了看过这本书,但是它实际上已经丰富了你,验证了你和改造了你。这样,从储存记忆系统发向思维系统的概念便带有了越来越丰富的内容。所以我们往往对于自己的一个很有把握,很清晰的思想却不能用三言两语准确表达出来。从这个角度来看,人们的语言积累首先是思维方式的积累,是表达方式的积累,因而中学生大量阅读高水平的科普和文学作品是提高思维能力、思想水平和进行语言积累的一条捷径。
由于定势思维的作用,明显地给我们带来了两方面的作用和问题;一方面是能使我们高度地把握客观世界,创造性地发明出为人类生产和发展服务的工具和方法;为个人积累和应用经验提供了条件和前提。但另一方面,定势思维也使人们固执己见,用已掌握的规律,经验去理解新接触的事物,使我们犯下自己难以理解的错误。特别是理论上的争论,很少见有一方会被说服,往往是争论的双方各自都认为自己比以前更正确了。

3 、思维的内在环境——虚拟感觉
虚拟感觉最典型的表现是我们的“心”的感觉,以至于有“心理学”这门学科。其实这个“心”是我们的大脑虚拟出来的,与我们的心脏不是一回事。这个“心”是我们身体的中心点,而我们的心脏几乎都不在这个点上,一般人的心脏都在胸腔的左侧,离这个中心点约五到十厘米左右。我们大脑虚拟的这个中心点的最原始的作用是平衡我们的身体,这是我们行动的所必须的,如果没有这个虚拟的中心点我们甚至不可能在沙发上坐稳。所有的动物都有本能的平衡系统。但除了黑猩猩等少数灵长类神经系统已出现两个系统分离的动物可能会有这种“心”的感觉外,别的动物由于没有独立的思维系统,不能反观自己的内部,因而不会有一颗具体的“心”的感觉。黑猩猩有这种感觉,我们知道黑猩猩在情绪激动时有拍打自己胸口的习惯,这种在动物界几乎是绝无仅有的行为,说明黑猩猩不仅有“心”的感觉而且这颗“心”还充满了情感。
我们人类的这种虚拟感觉完全可以认为是我们思维系统用来控制我们行为、情感甚至部分思维的一个内在工具。同时它也是我们感觉到的我们的“自我”的表现形式。就是说虚拟感觉仅是我们整体“自我”的一部份,比如人们所谓的意志就不是虚拟感觉本身,但要通过虚拟感觉来实现。意志力在某些时候实质上就是我们控制虚拟感觉的力量:如一个人遭到严刑拷打要他讲出其同伴的名单时,他如果有足够的意志力来将他的心态稳定在一个较为平常的状态下,那么对他的任何折磨都将无济于事。肉体在遭受打击时我们会感到剧烈的疼痛,面对疼痛我们本能的要去躲避或设法解除这种疼痛,而如果只能忍受的话,那就要靠我们的虚拟感觉去抵抗来自感觉系统的这种疼痛的冲击;这需要有强大的意志力,意志力这时就体现于稳定我们的心态的力量,是将我们的心态稳定在受到疼痛冲击而不向我们躲避疼痛的本能屈服的状态上。如一个内心充满仇恨和愤怒的人,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往往能坦然待之,这是因为他的仇恨的情感占据了他的虚拟感觉并且稳定了他的虚拟感觉系统,使他能够承受巨大的痛苦。由此可见我们这颗虚拟的“心”本身只是一个形式,它的内容还要来自思维系统和储存记忆系统。
但虚拟感觉对我们的身体本身却是控制性的。很多人从十多岁开始背部就有一点弯,谁都知道这样的形体是不太美观的,但要改变这种习惯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按以往的看法,这是我们在青少年时由于不正确的姿态导致骨骼长成型而形成的。如果是这样,那么人的骨骼长得最多的年龄段是有十二至二十岁之间,这种习惯的形成应是在这个年龄段,或者说在这个年龄段是纠正这种体形的最佳时期,但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到十二岁来纠正这种形体已经太晚了,要纠正我们骨骼和肌肉的形态是容易的,但要改变我们对“心”的感觉却很难,就是这个“心”的虚拟感觉决定了我们怎样安排我们的骨骼和肌肉,就是说决定我们的形体。因此要有良好的体态必须从幼年开始培养,“心”直身体方能直。由此可见电影《出水芙蓉》的台词“自信才能体形好”是很有道理的。我们知道幼儿学走路看来是很难的,但却有内在的必然性,先天弱智和痴呆的幼儿也能学会走路,这一定是我们这个虚拟感觉起的作用,它先天就决定了我们必须直立,否则我们就会感到难受和不自然。
虚拟感觉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人们的幻觉了。有些精神病人会出现幻听,并按幻听去行动,这是神经系统出现了病变导致的,也是人们理解的。但人们自己造成的幻觉却很少被理解甚至带来严重后果。如我国古已有的“气功”就是如此:一个人如果将注意力长时间多次集中于身体的某一点,并且想着这里会有一股气会走到身体的另一个地方去,那么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感到真有这么一股气在那个地方流动,就像“xx功”练习者练不了多久就会感到有一个轮子在小腹里转动一样。这是我们的虚拟感觉的杰作。问题在于有这种感觉的人绝不相信这是幻觉,就像亚里士多德坚定地认为人的思维器官是心脏一样。以至于很多人在练“xx功”以前曾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练“xx功”以后不久便坚定的认为自己快要成神了。这是我们的虚拟感觉给我们开的一个大玩笑。而这个玩笑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一旦这种虚拟感觉形成,要想消除它就很不容易。这是形成唐吉诃德式的,某些人在旁人看来什么都正常,就是一说到某个问题时就不正常了的现象的根本原因。
我们前面说过动物绝大多数没有“心”的感觉,但并不等于说动物就没有虚拟感觉,只不过这种感觉是更接近直觉,更接近本能的感觉,并且是动作行为的动力来源,是控制系统。比如刚从蛋里孵化出来的小鸡,它见到的第一个活动的物体将是它成长阶段跟随的目标,它的大脑里是不是建立了一个虚拟印象,或者说建立了对这个印象的依赖性情感?很多动物的母爱比人类的母爱有过之无不及,我们知道这种情感与体内的一种分泌物有关,但这种分泌物的作用是使主体有一种感受;如果没有一个虚拟的感觉,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一个能进行自我体验的内部机制,动物的这种某种分泌物转化的母爱何以体现?很多动物会因为自己的小宝贝身上的气味有变化而无情地将其弃之不管;这种现象正说明了母爱的消失实质上就是虚拟感觉受到了破坏,使主体失去了相对于客体而言的内在体验。
人是理性动物,能够控制自己的虚拟感觉,比如能够轻而易举地对内心十分反感的人做出笑脸。黑猩猩肯定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隐藏自己的感情,因它们是能再思的动物,这从它们也能欺骗同伴的行为上可以看出来。除此以外的所有动物都将跟着它们的“虚拟感觉”走,虚拟感觉是它们行为的绝对的控制系统。一只带着小鸡的母鸡会毫不犹豫的同老鹰打架,这是因为它的虚拟感觉里充满是母爱,而对于未处于这种状态的母鸡来说看见老鹰它感到的是恐惧,因而它将发出特有的叫声和采取躲避的行动。就是对于人类来说虚拟感觉也是第一控制系统,思维系统也只能说是第二控制系统。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思维系统甚至是在为虚拟感觉服务,如单相思就往往能使人魂不守舍,成天想着的就是怎么样去接近或亲近那个人。
几千年来人们对艺术的起源总是不断地进行探索,客观上的探索应该说是很有成效的,但谁都知道这其实是一个主观上的问题;而恰恰是在这一点上人们的研究收获甚微,谁也没有说清人类为什么会有音乐,会有舞蹈,甚至几个月大的婴儿,也会啊、啊地唱自己的歌。听见节奏明快的音乐,不足周岁的幼儿就会高兴地随着节奏抖动自己的身体。动物界我们至今没有见到有关报到,估计也许黑猩猩等少数灵长类动物会有一点这种节奏感。现在根据我们的理论已完全可以认定:这些都是我们的虚拟感觉的杰作,是内在感受的外现,是人类特有的。黑猩猩可能会有节奏感,但由于其思维系统的单向性特征,它们即使有一点节奏感也不会外露,就是说黑猩猩不会有意识的做出有节奏的动作。而我们人类一岁以上的小孩,随时都会自发地出现节奏性动作。
人类这种先天的节奏感又是由什么机理构成的呢?人们也许一开始会想到我们的心跳,但稍有点音乐知识的人都知道,音乐的节拍与我们的心跳基本上没有关系,这与我们感觉到的“心”和我们的心脏完全不是一回事一样。当我们听着慢三步的舞曲跳舞时,我们会感到我们的“心”也在以嘭-----喳---喳---的节拍速度跳动,但其实我们的心脏仍以每分钟约六十次的匀速跳动着,可见不是一回事。
问题还是要回到两个系统的原理上来:我们前面分析过,思维的第一阶段是应对,是思维系统根据外来信息对储存记忆系统已有信息进行应对,否则我们就不能进行认识。而对于需要进行体验的信息如音乐等,这种应对就会被放在虚拟感觉中来进行应对。如节奏感:当我们听见一首熟悉的乐曲及它所带有的节奏时,我们会用我们以前听过的这首乐曲的节奏去应对它,如果这个应对合拍的话,我们会感到舒畅和兴奋,但如果不合拍的话就会使我们心烦意乱。笔者就曾在一家营业性的大型舞厅中见到过一次有趣的事:乐队奏的是一首大家熟悉的中四步舞曲,开始时一切正常,大家高兴地跳着舞,但几分钟后不知怎么搞的节拍的重拍落到了第三拍上,这对于未必精通音乐的大众来说,不一定是个很明显的错误,但仅持续了十余秒钟,舞池中的几百人便全部停止了跳舞,人们都将迷惑的目光投向了乐队。事后笔者曾问过几位这其中的人,他们均表示:节拍有点不对头,至于为什么不对头,几乎都不知道。由此可见,我们听到的节拍一旦与我们的记忆中的节拍不合的话,也就是说我们的应对一旦不能成立的话,我们的虚拟感觉就要受到破坏,我们的节奏感也就不存在了。这就有力地证实了我们的节奏感是产生于虚拟感觉中的两个系统的对应;是这种对应在虚拟感觉中的共鸣和体现。在我们唱歌时是思维记忆同储存记忆之间的对应。这与听别人唱歌有本质的不一样,如一个人如果在开始接触音乐时,比如学某种乐器时如果该乐器的音不准,那就有可能将导致这人一辈子发不准音;原因就在于我们自身的这种对应以及虚拟感觉中的体验上出现了偏差,这是绝大多数人唱不好歌的原因。历来人们都感到奇怪,大多数人能听准别人的发音,却听不准自己的发音,甚至一些歌唱家也会在个别音上自以为发音最准时唱走了音。其实,听别人唱歌是思维系统主持下的储存记忆系统与外来信息的应对,这之中有一个自动校对的过程;自己唱歌是储存记忆系统与虚拟感觉系统的馈对,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思维系统参与的程度较浅,因而出错的可能性很大。
依我们的理解,虚拟感觉就是感情环境中的思维系统与记忆系统相互作用而形成的心态,如果这个环境出现缺省其表现形式也许就是我们知道的自闭症。因这种缺省将导致情感的感受能力出现问题,以及两个系统的交流倾向原始性的向内性,因而语言能力也将出现问题。
虚拟感觉是心态,是来自外部和内部的各种刺激的体验,是内在的心理环境,艺术和文学的产生就是虚拟感觉中情感体验的外现体现。无论是进行艺术和文学的创作还是对艺术和文学的欣赏,都离不开情感体验,都要以情感体验为基础。一部精彩的小说必须是能让读者产生强烈的情感体验,无论这种情感是悲的还是喜的。反过来讲,没有强烈的情感体验也就不可能写出精彩的小说,动人的诗歌来。这是人类的本能,是与生俱来的。由此来看,艺术产生于人类的劳动和生活的说法是片面的。应该说,艺术的内容来源于生活,但它的形式、它所包含的情感却产生于我们那颗虚拟的“心”。说文学艺术产生于我们的“形象思维”也是没有根据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形象思维”。文学艺术中的形象只是我们虚拟感觉中情感体验的具体体现而已,如果说文学艺术是我们的“体验思维”可能还差不多。
虚拟感觉主要的组成部分是情感。前面我们说过,在较低级的动物那里就有了饱含情感的虚拟感觉。体现在我们人类的思维上,表现出来的就是态度和动力,也是自身的感受。我们的一言一行实际上都带有感情色彩,对事对物都有相应的态度。情感的强弱决定着行动的动力的力度。情感的产生是一种生理现象,我们并不认为我们的记忆系统会记下情感本身,但我们认为我们在某种心境下记下的概念,当它再次被忆起时,它将同时刺激产生情感的生理系统,重现当初的心情。反过来讲,当某种心境控制着我们时,我们也会到储存记忆中去寻找相应的记忆:如在心情忧郁时往往会脱口哼出忧郁的歌,高兴时唱出明快的曲调。这样也许我们就能解释我们的一些特殊的心理现象:有时我们会突然记起一件使我们深感不快的事来,但如这时受到别的信息的干扰,这件事立即便被遗忘了,但它刺激起来的不愉快心情却不会立即消失,这时我们便会觉得我们莫名其妙地在生气。这便是人们时常不知为什么会突然感到烦躁,害怕等心理的原因;也可从这里看得出思维与情感的关系,以及虚拟感觉作为心态的独立性的体现。

以上是我们对心理学中一些基本的问题进行的一点探索和思考,希望能有所收获;或者能对同样也在这个方面进行研究的人们提供一点思考的材料。

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修改于贵阳

附注:
注①:见雅克、沃克莱尔(Jacques VaucLair)著《动物的智能》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4月第一版第170页。
注②:同上130页
注③:同上130页
注④波林(Edwin G .Boring)著《实验心理学史》商务版81年版719页
注⑤:同上注①147页
注⑥1:见墨顿、亨特(Hunt .M)著《心理学的故事》书名原文The Story of Psychology 海南出版社1999年版第685页
注⑥2同上第678页
注⑦1:见马斯洛(A. H . Maslow)《动机与人格》华夏版87年版(下同)第3 页
注⑦2:见《动机与人格》第326页
注⑧。见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著《惊人的假说》湖南科技出版社1999年版第70页。
注⑨:见斯波灵(G. Sparling)参见《实验心理学简编》杨治良等编,甘肃人民出版社84年版233页。
注⑽:见许又新著《精神病理学》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版211页。
注⑾:见《读者》1998年第二期19页,乔治、约翰逊著《看看电脑有多高明、让它下盘围棋吧》。
注⑿:见(英)弗雷德里克C、巴特莱特(Fredlic C.Bartlett)著《记忆、一个实验的与社会的心理学研究》,浙江教育出版社98年版270页。
注⒀:见《罗曼、罗兰妙语录》甘肃人民出版社88年版276页。

作者通讯联系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太慈桥阁老巷29号附22号
人类思想起源新说:考古认为人类八万年前就有了思想
揭开宇宙与物质之谜
美科学家称人造生命年底前问世
人死后灵魂真的存在吗
脑科专家的长寿秘诀
大脑扫描能窥探人类思维
超弦理论简介
大脑的奥秘
牛顿的预言
关於群体情绪与个体情感
用神经学方法治疗贪婪
俄5岁女孩由狗养大:用舌头舔食不会说话
西方遇见东方:大脑如何将我们联系在一起
电池发明灵感源自青蛙腿
意识的生物学基础是什么
揭开人类创造性思维之谜:灵感源于积累
每个人都无法解释的三件事
本栏目下分类文章部分科学探索1 科学探索2

本栏目主要介绍科学探索发现方面,包括现代科学研究探索、探索奥秘、宇宙探索科学、科学探索未解之谜、大脑工作原理导论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