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赫尔佐格:人的自然性在哪里

2008-10-30
人的自然性,赫尔佐格
赫尔佐格:人的自然性在哪里
文/杨波 2008-10-25
10月18日至11月9日期间,所有双休日里,广东美术馆多功能厅将放映德国导演维尔纳·赫尔佐格的8部早年(多在1970年代)作品。这个展映的名字叫做“着魔的银幕”,全部免票。在中国,能从大银幕看到这些国外经典电影的机会似乎仅可源自电影节、艺术节,或中国与某国的联谊文化节上,这次广州得以放映这些电影,与歌德学院和德国驻华使馆举办的“德中同行”文化活动选择广州为举办地不无关系。

赫尔佐格生于1942年,高中毕业后就去拍电影,1960年代成名,1970年代,与法斯宾德、施隆多夫和文德斯一起,并称为德国新电影四大旗手。他当时是这四个人里名声最弱的一位,但时至今天,法斯宾德已死,施隆多夫江郎才尽,文德斯被好莱坞招安,却只留下他一个人,66岁,继续特立独行且恣意妄然地,至少一年一部地,做自己的电影。当今欧洲,依旧活在世上,并有心胸来秉承电影这种东西刚出现时可能承载之物,既不矫枉过正,亦不鼠目寸光的人,可能就他一个了。

赫尔佐格是一个相当激进的人,他几乎鄙视一切大众价值观里认为神圣、正确的东西,甚至对一些基本定义都发出连连嘲笑声。一个例子是,他完全不同意有人将他称作“艺术家”或“天才”,他认为这些词都是随着年代的逝去而丧失意义的说谓,只有在“那个情敌还会在黎明时进行决斗,少女还会在知悉噩耗后晕倒在床头的时代”里,这些词意因未被消耗至尽,方存意义。他说,“我不是制造艺术品的人,我更希望他们把我的电影看作是一位生活在中世纪末期的工匠所做出来的作品。那种有着自己的工作间和学徒,从不把自己看作是艺术家的工匠。”

回头来看,赫尔佐格做导演的年月可分为两半,前一半用来拍剧情片,后一半来拍纪录片。这次广州放的片子,全部是他早年的剧情片,恰恰表态出对其电影一种非常保守的看法,那就是,拍纪录片是他黔驴技穷之后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而他最好的作品,都在他三四十岁时拍的剧情片里。事实上,近来这么多年,随着他的纪录片一部部频繁问世,评论界和影迷已基本改换了这种观念,认为他的纪录片或许更加令人着迷。

这十数年来,他拍的多是纪录片,全在讲人类和自然宇宙之间的关系。题材上基本分两块,一是人的自然性,即人尝试着离开社会,在至少一眼看不出有人类文明迹象的所在做一些事情,譬如与灰熊生活十几年,直到被灰熊吃掉为止(《灰熊人》(2005));再是对当代文明的极致讽刺,也就是对天堑变通途这种论调的,有情有理的,极致反戈。

他上一部作品,2006年的《浩淼的蓝色远方》正是如此,它不是概念确凿的纪录片,而是“伪纪录片”,即用纪录片的格式和既定美学,来摆拍和杜撰。它讲述宇航员去宇宙中寻找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找到后兴冲冲返回地球,却发觉人类业已灭绝,而植物与其它物种则长得异常繁盛。他乐于以更疯的视角来观察人类的疯狂,深谙德语系文人怀疑或绝望于人类意志与自然(绝对意志)自在间的彻底不和谐之传统,他强烈的末世观基于对人类贪婪、狂傲的本性发出的一阵咯咯冷笑。

这部电影里,赫尔佐格句句实话,却一派恶意的台词令人无语:“目前人类火箭的最高时速是一万五千英里,假如你是那艘飞船(飞向人类适宜生存的最近星球)的船长,并假设你从两万年前开始旅行,那时,法国南部的猿人刚刚懂得在岩洞的石壁上画画,他们尚停留在狩猎社会。你就这样以每小时一万五千英里的速度向目标飞行了一万年,现在你的家乡已进入新石器时代了,人类开始懂得农业,逐渐学会了驯养家畜:羊、牛、马、猪——我这里说的猪是人类驯养的猪——这件事可能是人类史上的第一件罪行,因为人们为了更方便地养猪,就须建立公共卫生系统,接着有了村镇、城市、国家等一切将导致人类毁灭的东西——养狗没有错,因为它可以陪着你到处走,养猪则是罪行……我跑题了。飞船又飞了六千年,金字塔;又飞了几千年,罗马;然后进入中世纪,罪恶扑天而至。一个意大利诗人决定去爬山,仅仅是为了好玩;19世纪时,无聊而有钱的英国人继承了这个游戏。接着,征服山峰成为一项人类印证荣誉的传统——这是另一件罪行。飞船接着飞,独立宣言、第一次世界大战、共产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玛丽莲·梦露……那么,在此时此刻,你认为你走了多远呢?你只完成了去人马星座的旅程的百分之十五,在人世你已是你五百世曾孙的曾祖,你怎能保证你在这段时间里会更加健康、道德,不杀同伴也未曾杀自己,你怎能保证自己不会变成一个怪物,并完全忘记了开始这次旅行时的目的?”

他的最新作品是《世界尽头的奇遇》(2007),在极昼期间,他来到南极的麦克默多站,也就是国际自然科学基金会的总部,去拍企鹅,并用挖苦的音调问那些来南极工作的科学家,怎么解决性生活。片中,上万只企鹅向即将有鱼群游来的北部海湾走,只有一只企鹅离了队,一点不犹疑地朝南面没有食物、全部是冰山的极点方向走,这只企鹅像一个傻子,赫尔佐格的镜头却一直跟住它,并调侃着说:“你这样走死路一条,而且背朝同伴,多么寂寞。”那只企鹅置若罔闻,恰像拍它的那个人。
人类进化,人类起源,人类基因研究,人的研究报告 人的研究报告1 人的研究报告2

本栏目主要介绍人类的故事,包括人类的进化、人类的起源、人类学、人类研究、人类基因发现、赫尔佐格:人的自然性在哪里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