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历史的忽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008-11-23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历史的忽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作者:琉璃锺
从表面上看,中国君王专制社会的崩溃,是因为农民革命。史学界有人因中国历史上频繁的农民革命而把中国文化归结为一种革命文化。从深层看,这种革命文化实质上是一种社会恐怖心理的极端反映,而造成这种社会恐怖心理的原因是社会信息系统的失灵。

在专制社会里,统治者与臣民的关系可类比为绑匪与人质的关系,而臣民都将与人质一样,全部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

在专制社会里,刑法是国家单方面镇压犯罪的工具,刑法具有单向性。正如法国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所说:专制社会的原则是恐怖,因为专制社会是少数人甚至个别人对多数人的统治。

“专制社会下的人格多奴性,最少宽容精神。奴性越大,宽容精神越少。缺乏互相信任是我们这个民族一个源远流长的特点。

孟德斯鸠没有像伏尔泰那样把当时正处于封建专制制度下的中国看成是拥有完美社会制度的天堂,也没有被仁义礼智信等道德原则的美好表象所蒙蔽,而是清醒地看到,当时的中国是一个专制制度根深蒂固的社会,恐怖的情绪深深地植根在人们的心中

秦始皇登泰山封禅,就是忽悠的一个杰作。忽悠与枪杆子,是控制民众的最基本手段。专制社会祟敬忽悠,忽悠乃是智慧,乃是艺术,若忽悠远达到了一种境界,则可到了无所不为地步!一个专制社会供奉的所谓伟人,个个都是忽悠顶级大使。宋朝的高俅蔡京在忽悠中上升,在忽悠中死去。悲耶?非耶?

这种忽悠产生的社会文化基础就在于弱善——弱善(WeakGood):社会心理学术语。尤指专制社会中人们所独有的一种心态和行为表现。顾名思义,“弱善”就是指虚弱的善、软弱的善,有时也指单薄的善、贫困的善。强恶是它的对立词,大善是它的对比词。

像书法、蜡染、工笔、烹调、编织、手绘及其它技艺一样,“弱善”也是一个专制强权社会中必然要相应产生的一种配套产物。它是强权压力下,人们自然衍生的一种缓冲缓减措施。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一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还马虎过得去的人性品质,几乎是专制社会中人们唯一可以去表达的一种善状善举。同时也是官方唯一一种愿意去认同的善良形态。

“弱善”的内涵肯定排除了高智商、大明大义、大善大德的心性因素,它是一种纯属个我形式的自我补救和平衡的安身手段。也许对于那些智商低下、情感愚钝之辈,对于那些缺乏教育、受限诸多的人来说,弱善就是他们唯一的立命基础。也许只有通过弱善,他们的存在才能得到社会的认同;只有通过弱善,他们的内心才能消除那种与生俱来的自卑。弱善之人,一般说来都是通过简单的重复动作来表达他们所谓的弱善之举的。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经常会发现一种被称为“愚蠢美”的东西。他们的所作所为几乎从来就不涉及到任何智力、聪慧、大德的因素,倒是不乏一种一根筋式的憨劲。比如锋哥,据说就读过一本书,叫做什么什么选;比如思德,就会背三篇。弱善之人肯定不是博学深思之人,也许他们为了夸大“德性”上的优势而放任了智力上的疏懒。说不定弱善本来就是一切智力低下者的一种低智力的德性计谋。他们想通过所谓的德性来弥补自身智力的不足。

严格说来,“弱善”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既不值得指责,也不值得提倡,更不值得表扬,因为它是一种影响极小,涉及范围非常有限的个人行为,多少带有一种独善其身的意味。它既不能给社会带来多大的伤害,也不能给社会带来多大的裨益,最好让其自存自在,自生自灭,与其它东西同时共处,相安无牵。

但在一个权威体制的社会中,人们却有意无意地在夸大、强化、抬举着弱善这种本来是被动、无奈的产物。仿佛这是权威社会中唯一一种优异的人性品格。相比之下,人们对世界的大是大非,对人心的大智大德避而不谈,对存在之罪因恶果从不去思考,从不去追究,而一味地渲染着这种小打小闹、细枝末叶式的情感表现。他们抓“典型”,创“品牌”,什么徐虎、雷锋、海迪、素丽,什么进喜、思德、文学、繁森,一个个样板,一个个楷模为人们打造出来,要全国学习之,全民效仿之。大有要把神州故土变为弱善之天堂与善弱之王国的架势。前面说过,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弱善之举本来是无可指责的。但在专制权统社会,弱善已无法保持它的所谓价值中立,它显然已被肢解,被歪曲,被利用,被统治阶级当作了一把强奸民意的“黑枪”。就仿佛它成了政治权势的一种阴谋。他们试图用弱善去消解大善,用小情愫去祛除大感情。

像书法之于国民对于文化幻觉的满足一样,弱善也仿佛同样满足了专制社会中人们对于善的表达和需求。像书法一样,弱善也是一种两全其美之事。一方面,官方通过弱善回避了人们对于他们自身强恶的关注;另一方面,民间通过弱善满足了那种要想去做“大好人”的愚忠心态。所以在专制社会中,弱善再也不是某种可有可无、不痛不痒的小民心态,再也不是某种对社会既无伤害又无福乐的个我行为,它俨然已成为一种奸民的工具和强暴的手段。鉴于此,我们认为,在一个大善阙如的国度,弱善不仅不应该成为一种被呵护、被褒扬的对象,而且应该成为一种被否定、被遗弃的什物。

在专制社会里,当局毫无恻隐之心,社会麻木冷漠,绝食的诉求为专制掌控下的媒体所歪曲,民众的同情被屏蔽,绝食的胜利渺茫无望。...以死抗争”,不吃“嗟来之食”的个人节气和风骨,却无能为力改变任何现状使人民具有“免于恐怖的自由”和“免于匮乏的自由”。

专制社会教化出来的人,被灌输了这样的观念:你靠拢我就是好人,你不靠拢就要把你消灭掉。
历史的忽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人是可以被驯养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成功人生需要“十商”
科学教你“长记性"
中国研究人员发现影响大脑神经活动的新机制
人与人为什么会相爱 一个关于诚实的试验
奴性的起源:中国人在无可奈何之中的悲惨发明
人类进化,人类起源,人类基因研究,人的研究报告 人的研究报告1 人的研究报告2

本栏目主要介绍人类的故事,包括人类的进化、人类的起源、人类学、人类研究、人类基因发现、历史的忽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