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童年时期的动物

2009-10-27
[人与自然] 童年时期的动物
2009年10月26日来源:《人与自然》(2009年10月号)卡特里娜·佩林/文 托尔斯坦·米尔斯/图 李亦萌/译
这些浑圆幼嫩、易受伤害的动物宝宝无时无刻不牵动着我们的心。它们的一举一动、一喜一怒总能引起我们心灵上的震颤。它们和童年的人类真的如此不同吗?法国精神科专家、动物行为学家博里斯·西鲁尔尼克以及来自巴黎植物园动物部的兽医玛丽-克劳德·蓬赛尔将向你讲述这一切。在这里,一场颇具启发性的对话开始了……

数年来,玛丽-克劳德·蓬赛尔(Marie-Claude Bomsel)一直在巴黎植物园动物部担任兽医。同时,她也是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动植物部的教授、法国电视二台(France 2)“今日话题”(C’est au programme)节目评论员。这位灵长类动物专家曾在家中饲养过幼熊、老虎和猩猩等动物。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Boris Cyrulnik)身兼神经科专家、精神科专家和动物行为学专家三重身份,目前任法国土伦大学人类行为学教研组主任。博里斯·西鲁尔尼克曾大力完善“心理韧性”的概念,并根据对动物行为方式的观察来重新验证某些既定的心理学观念。他著述颇富,最新出版的《稻草人自传》对童年心理创伤问题进行了论述。

在自然环境下观察年幼的野生动物,例如老虎或大猩猩,绝对是一种充满感动的奇妙体验,看着这些憨态可掬的小肉球,谁能不感到怜爱?

一头小老虎和它的母亲依偎在一起,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场面。不过除此之外,我们在其他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的亲子行为上还能观察到什么?从它们身上,我们是否能见到人类的影子?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首先,请不要忽略一点——我们也是哺乳动物!其次,在动物之间对比其行为的时候,我们不应该过多地关注两者的相似性。的确,我们与其他哺乳动物,尤其是灵长类动物之间存在许多共同点,但同时也有不少差别。作为一门把动物行为当作研究对象的科学,动物行为学对我来说是由各类假设构成的。对比法可以帮助我们弄清人类和其他物种之间的相似与差异,但这种方法的应用却是经过一番长期论战之后才得到的结果。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精神科专家拒绝使用这种对比法,他们鼓吹人类只生活在一个语言世界中。在我求学的时候,师长们曾对我说:“一个孩子如果不会说话,那他就不可能理解任何东西。”诚然,人类生活在语言中,但这并不是事实的全部。当我和一些精神科同事刚开始着手动物行为学研究的时候,有人谴责我们竟然将人类下降到动物的等级。兽医和动物行为学家向我们提出一系列问题,而这些问题是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根本不敢向自己发问的,此外,他们还向我们推荐了不少观察动物的方法,将它们用于人类可以得出相同或不同的结论。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除了包括我们在内的灵长类动物之外,普通动物的大脑与人类的大脑没有什么相似性,其听觉区、嗅觉区和视觉区都有所不同,因此普通动物和人类的感知能力并不处在同一讨论范围内。正因如此,我们才常常认为,将两者进行对比是一件很难的事,但目前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做这种尝试,兽医、动物行为学家与心理学家、精神科专家之间的合作也日趋频繁。

和大多数哺乳动物一样,在老虎的世界中,母亲也是呵护并训练宝宝的唯一人选。小老虎一直要到6个月大的时候才断奶。它们通过观察母亲的行动和玩耍来学习捕猎技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幼虎与母亲见面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但在重聚时,温情并不曾远去。

既然猿猴是人类的近亲,那我想两者在亲子关系上总会有些相似性吧?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孩子与母亲之间的关系总是最基本的。不过,人和猿猴的主要区别在于,从宝宝出生的最初几天开始,人类母亲就可以做到将孩子放在一边,然而在其他灵长类动物中,母亲从来不会这么做,它们总是一刻不离地将孩子抱在怀中。两者的共同点是,猿猴出生的时候和人类一样,感官发育程度并不高,但猿猴能够通过与母亲的接触来唤醒所有的感觉。七八个月里,猿猴宝宝始终和母亲守在一起,它们紧紧抓住母亲的皮毛,浸润在母亲的气味中。而人类宝宝从一出生开始,其感官就会被来自外界的各种刺激所困扰。

对于小袋鼠来说,母亲的腹袋是一个极富战略意义的地方。它会在这个柔软的“吊床”中度过生命中的最初几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出来活动的频率会越来越高,时间也越来越久,在这个过程中小袋鼠树立了自信。但当它长到9个月大的时候,就再也不能钻进妈妈的腹袋了!这时,妈妈一般已经怀上另一个宝宝,年长的小袋鼠该自立门户了。

这些身体上的接触让我们联想到“爱抚”,对于人类来说,这种行为重要吗?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这些行为是非常重要的!触觉是相当原始的一种感觉,如今妇女已经逐渐丧失了这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她们将大部分对于触觉的需要转移到伴侣的身上,可一开始,这种触摸应当是和宝宝一起完成的。不要忘记,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触觉和视觉就是我们最基本的两大感觉。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这种通过触摸来实现的联系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在孩子尚未出生前,这种联系就已经存在了。当哺乳动物幼仔还在子宫里的时候,它们就已经通过脊背、嘴巴和手与母亲的身体进行各类接触。外界的高频振动被身体和羊水所过滤,而频率较低的振动则很好地得到了这些物质传递,此类振动相当于一种爱抚。因此根据物种的不同,当母亲说话、喊叫或发出一些声音的时候,低频振动会传递到胎儿的嘴和手上。这种现象首先在母羊的身上被观察到,随后在超声波技术的帮助下,我们在人类身上也发现了相同的情况:当母亲说话或情绪发生波动的时候,胎儿的心脏会加速跳动,这意味着它作出了反应。此类交流早在孩子出生前就已经建立起来了,该结果是通过动物行为学中的某些研究方法获得的。而如今,一些源自精神病学的研究方法则反过来为兽医和动物行为学家提供灵感,尤其是在亲子依赖研究方面。

小北极熊的第一次外出,第一次游戏。对于这些小熊来说,提高肌肉组织的强度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们在两次吃奶的间歇中学会了如何正确地行走。接下来的节目有:追踪、跳跃、撕咬……这是一场真正的训练,当它们开始捕猎的时候就会明白这些技能是多么有用。

哺育幼儿最为关键吗?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对哺乳动物而言,答案很明确,由于乳房长在母亲身上,因此只有她能够向宝宝提供乳汁。而对于鸟类来说,情况就不同了,它们必须先孵蛋然后再捕食喂养雏鸟,通常在这个过程中,亲鸟之间的互助是非常重要的。正因如此,许多鸟都成双成对地生活在一起,帝企鹅就是个鲜活的例子,在它们的群落中,负责孵蛋的是雄性企鹅。

在一段时期内,人们曾把哺育幼儿视作最重要的任务。现在情况是否依然如此呢?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弗洛伊德曾说“食物创造爱,此外皆是虚”。1957年,美国灵长类学家哈里·哈洛试图通过实验来验证这一说法的准确性。为此,哈里从一只母恒河猴身边取走了它的孩子,然后将这只小恒河猴安置在一个房间里,并在它触手可及的范围内放上两个状如母猴身体和头部的物件,这些物件专门被用来代替小恒河猴的母亲。其中一个被装上了橡皮乳头,并能够流出乳汁,而另一个则覆盖着一层绒毛,这层绒毛酷似成年恒河猴的皮毛。研究人员观察到小恒河猴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那个毛茸茸的物件身边,于是他们总结出来,正是这种温柔的接触使小恒河猴感到安心。这一实验结果有力地反驳了弗洛伊德的断言。现在,这项实验在我们眼中显得习以为常,可当时它对我们认识的颠覆却是根本性的。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现在如果有人在动物园做此类实验,一定会遭到抨击,这个可怜的动物所受到的心灵创伤将永远无法愈合。不过,对于兽医或动物行为学家而言,这个实验结果依然意义非凡。在动物园中,刚产下幼仔的母亲有时会抛弃自己的孩子。我们将这些弃婴捡回来,然后立即把它们放在合成皮毛上,并捂上一个热水袋。在对待老虎和猎豹这些更重视嗅觉而非触觉的动物时,我们也会采取相关的方法。

当全家人出发去远足的时候,妈妈表现得非常细心,它会经常停下来搂抱孩子,用自己厚厚的皮毛帮助它们抵御严寒。耐心的熊妈妈任由小熊爬上自己的身体戏耍

年幼的掠食动物,例如小老虎、小猎豹或小北极熊必须学会捕猎。这一学习是怎样进行的?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学习,我认为它更像是一种模仿。教育的使命感和那种“因为你不知道,所以我要教你”的观念都是人类独有的,动物并没有这种概念。在母亲下达“断奶令”之后,小猎豹很自然地就会开始捕猎,因为它很饿,必须吃东西。即使被人们一手养大的猫科动物也会捕猎,虽然它们没有从同类那里学过准确的动作而显得比较笨拙。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学习”这个说法中存在着意向性的概念。在大脑中有一个控制预测能力的区域,即额前叶。犬科动物的大脑中有一小部分额前叶,而对于除人类以外的灵长类动物来说,额前叶的体积远远大于犬科动物。当然,还要数人类的额前叶最为发达,其重量占大脑总重的三分之一。额前叶受损的个体将失去预测能力。通过类比,我们推断,一个生物如果没有或几乎没有额前叶,那么它就很难拥有意向,它将无法应对那些出乎其意料的事物。而灵长类动物却可以做到这一点,它们能够制作工具,并在一两个小时后使用这些工具,这意味着猿猴们拥有一种较为初级的意向性。但如果要判断他人的意向,那么我认为只有在一个拥有话语的世界中才能做到,这正是人类所特有的。

猎豹宝宝会用很多时间聚在一起,很快它们就变得亲密无间了。兄弟间很早就会结下深厚的手足之情,而后它们会用一生的时间来维系这种感情。在离开母亲的时候,它们会共同进退:大家一起捕猎、一起捍卫领地要比单干容易多了。与人类的孩子喜欢玩“官兵捉强盗”一样,小猎豹经常进行“猎手追猎物”的游戏,这是为将来你死我活的狩猎生活打基础呢。
对很多物种来说,母亲几乎担当了所有的责任。那父亲在这方面又做得如何呢?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你说的没错,不过,对某些动物而言,父亲也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帝企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此外,长臂猿等灵长类动物也在此列,而南美狨猴和南美柽柳猴这样的林栖动物则更是如此。因为在后两种动物的种群中,母亲一胎生两个,它们的体重加起来是母亲体重的四分之一,因此,做妈妈的难免需要一些帮助,它的丈夫以及兄弟姐妹都会过来搭把手。事实上,一个物种的居住环境越封闭,比如说森林,那么抵御掠食者就越容易,就更有可能出现好父亲。在这些动物中,雄性和雌性很少争斗,暴力行为相当少见。相反,对独居动物来说,父亲可能在面对自己的孩子时也会表现出攻击性。但动物园中的一些经验告诉我们,事情可能更为复杂。在巴黎植物园动物部,我们见到过很多例子。当出生在野外的雄猩猩索罗克和一只雌猩猩拥有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们立刻把它们分开了。因为我们认为雄猩猩习惯于独处,而且颇具攻击性。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索罗克竟然显得很消沉。它不再进食,整日无精打采的。于是,我们将它和那只雌猩猩再次安置在一起。结果,在小家伙开始断奶后,雌猩猩就将它托付给了索罗克,而索罗克则尽心尽责地照顾着孩子。在一种喜好独居的动物身上观察到这样的场景是一件十分令人吃惊的事情。这可能与索罗克过去的经历有关。

玛丽-克劳德,你刚才提到过一只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捕获的猩猩,它是如何愈合化这一心灵创伤的呢?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我来讲讲林加。它是一只雌猩猩。1986~1987年,林加的外婆拉尔菲娜还只是一个小宝宝,它在海关被查获。我们把它带回动物园,安置在育婴室里,然后又转运到另一个动物园。后来拉尔菲娜产下了一个名叫瓦塔娜的雌性宝宝,但它最终遗弃了这个孩子。此后,瓦塔娜回到巴黎,这一次,轮到它生孩子了,瓦塔娜顺利产下了女儿林加。可当林加出生的时候,瓦塔娜不知所措,它也像自己的母亲一样抛弃了孩子。慢慢地,我们将林加和它的叔叔安排在一起,没想到后者竟然很好地扮演起母亲和大哥的角色,通过一番忙碌将林加领回了猩猩世界。简略地说,林加的外婆幼时曾受到过心灵创伤,恶果在它抚养自己女儿以及它的后代抚养自己的女儿时都反映了出来;我们希望外孙女林加今后不要做出同样的事情。至于瓦塔娜的故事也同样令人吃惊,因为它的智力水平非常高。瓦塔娜是全世界唯一一只会打绳结的雌猩猩,它可能是通过观察饲养员绑鞋带而学会这项技能的。由此可见,创伤和补偿是同时存在的。这一切听上去好像无关痛痒,但实际上却至关重要,因为它引发我们进行很多思考。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我没有听过这个故事,它太动人了!对从小在狭小铁笼中被养大的雌猩猩的研究显示,它们虽然从生物学角度能够生育,但却不知道如何抚养自己的孩子,而轮到这些孩子再繁衍后代的时候,其行为通常会发生偏差。人类和其他动物一样,孩子的成长会因母亲的经历而受到影响,于是这种行为偏差会世代传递下去。因此,我们必须设法弄清个中原因,从而修正这种行为偏差。事实上,我们的确能够修复这种偏差,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

在生命的最初几个月里,大猩猩宝宝总是攀附在妈妈的皮毛上,与它进行接触。和所有灵长类动物一样,大猩猩一刻也不会放下自己的孩子。这点与人类相反,人类母亲在孩子出生后的几天就会把他(她)放在一边。这种身体上的接触是宝宝健康成长的基础,这一点对于灵长类动物和人类都一样。

有些小象会因为近亲死亡或被盗猎者射杀而受到心灵创伤,此后它还会表现出一些异常的行为。另外,由于没有在象群中长大,它的身心也无法得到正常的发展。其他动物是否也出现过同样的情况?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许多种动物都会面临同样的处境。我记得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曾多次目睹这样的情况。被奶瓶喂大的小动物可能在一段时间以后会变得充满攻击性。这种情况在小狗和小猫身上很常见,它们总会做出一些让人吃惊的事情。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对这些小动物灌输一些属于它们自己的行为准则和礼仪规范。在这方面,独居动物表现得非常典型,老虎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比起狮子和猎豹这样的群居动物,它们生活中的准则更多。我曾用奶瓶饲养过3头老虎,它们的身体发育得很好,但成年后回到猛兽笼中,这些老虎的行为出现了一些偏差。我变成了它们的妈妈,它们无法理解我为什么把它们丢弃在那些长满条纹的怪物身边!现在,我们不再人工哺乳,而是让母猫或者母狗来当乳娘。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小动物之间还有一种互相教育的作用,人类的孩子之间也是如此。在卢旺达,从来都没有孤儿院,这种机构从未出现在他们的文化中。当父母去世的时候,孩子会得到宗族的照顾。战争中,家长和宗族都遭受灭绝后,那些十三四岁大的少年就会向年幼的孤儿施以援手,而这些孤儿都会成长得很好。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你曾对“心理韧性”展开过研究,这一机制可以帮助人们克服心灵创伤,并在经历巨大的心理冲击后恢复健康的身心发展。心理韧性是否也存在于人类以外的其他动物中?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首先,我们要知道,心理韧性分为好几个等级,它包括“生物韧性”(或称“神经韧性”)和“情感韧性”。这些概念诞生于动物行为学家和精神分析学家的观点碰撞。后者曾对那些因为年纪太小或心灵受创而无法说话的孩子予以关注,并观察他们的行为。心理韧性的概念是指心灵受损的个体能够从逆境中恢复自身发展,但这种发展并不像他在没有遭受心理冲击的情况下本应具有的那样。可以说,他的身心进入了另一条发展的轨迹。

在医学成像技术的帮助下,我们了解到哺乳动物的大脑仅通过与周围环境的互动便会得到改变。现在我们已不再进行动物感觉剥夺试验,但在人类身上,这种试验依然在进行,尤其在保加利亚。当年在罗马尼亚,12万儿童在特殊的环境中被养大——他们被安置在一张张折叠床上,没有人与之交谈。年复一年,他们只能通过舔舐床上的铁栏杆和摇摆身体来打发时间。久而久之,这些孩子的行为出现了异常,其表现与那些猩猩竟然一模一样,而且CT扫描显示,他们大脑中的某些区域发生了萎缩。这一案例是我们思考“生物韧性”概念时的出发点。我们考虑到,既然环境能够对大脑造成损害,那么我们就可能通过环境对其进行修复,这一点恰好与我在医学专业中学到的知识相反。过去,神经学领域曾一度流传的说法是:“遭到改变的大脑是无药可救的大脑。”然而现在我们却知道,这句话完全是无稽之谈。

在生命的最初阶段,生物韧性对于人和动物来说都是一样的。在学会说话以前就失去父母的孩子会作出和所有哺乳动物相同的反应。其“感觉保护膜”遭到了破坏,这将导致他们的神经系统、行为模式以及生长激素和性激素的分泌发生改变,而这与其他动物的表现如出一辙。情感韧性与生物韧性有些相似,尽管两者的表现形式有所不同。当一个失去父母的宝宝被人领养的时候,他(她)可能会恢复成长,但一段时间之后,当这个孩子开始有自我体验时,他(她)会说“别人都有一个真正的家庭,而我却没有妈妈”,可动物并不会这样。因此,尽管所有的哺乳动物间都存在一种高度的生物相似性,但人类与其他物种间的区别还是相当明显的。不得不承认,我们生活在一个话语意象构成的世界中,而这种能力是其他动物所没有的。

在帝企鹅的世界中是由雄性企鹅来孵蛋的,这种情形在鸟类中很少见。这时候,企鹅妈妈正在海中觅食。当蛋孵化的时候,企鹅爸爸会把腹部皮肤的褶皱像被子一样盖在孩子身上,使其免受严寒之苦。对于企鹅宝宝来说,和父母的重逢是第一堂声乐课,它必须学会在吵吵嚷嚷的鸟群中辨别出父母的声音。

我们真能确定动物不具备这种能力吗?它们是否会通过一种我们尚未了解的方式进行表达呢?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我认为除人类以外的动物不太可能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我们在大型类人猿身上发现了一些共情(心理学名词,指理解对方的处境和心理状态,并产生与对方相同、相近的感情)的萌芽。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的确如此,但这并不重要,动物本身并不意识到自己有意识。我很难相信它们能够替他人着想。目前,这个问题不太可能有定论,因为我们没有足够多的证据。诚然,我们与某些物种拥有很多相似点,但在意识他人的问题上,即便是大型类人猿也有一些无法逾越的障碍。任何一只所谓“会画画”的类人猿从来就没有画出过一幅面部肖像。不过,我的观点也有可能是错的,因为越来越多的观察结果显示,这种障碍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我们对动物的研究越深入,就会越多地注意到它们的能力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但这里面还牵涉到人类的一点私心,这是一种不想和动物一起被纳入自然范畴的私心。

为什么动物宝宝总会令我们如此感动?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我觉得这是因为它们长得圆滚滚、肉嘟嘟,看上去很惹人怜爱。我们的审美被训练成这样,尖嘴猴腮的样子不是我们喜欢的类型,社会潮流决定了一切。不过实际上,我们对这些圆滚滚、毛茸茸的形象拥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更多的是先天决定的。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对,这种形象是最能引起我们怜爱和共鸣的一种视觉信号。而一切尖利的东西,例如爪子、鸟喙和牙齿都会让我们感到害怕。

在见到这些小家伙的时候,女性是不是比男性更容易受感动?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哈哈,这是一个暗藏陷阱的问题!

博里斯·西鲁尔尼克:应该说两者都会被感动的,但就个人而言,当我年纪越大,就越容易被这些小动物所感动,而在我看来,女性似乎在越年轻的时候越容易被“宝宝”的形象感动。这当中牵涉到一个巨大的教育因素。从3岁开始,小女孩就会说 “我永远都不可能当爸爸,因此我要当个好妈妈”,于是,她会对文化中那些有助于使自己成为母亲的信号变得非常敏感,不过这种敏感也有可能是由女孩身上大量分泌的雌性激素引起的。

玛丽-克劳德·蓬赛尔:动物也有情感。一个分娩不久的灵长类动物母亲会用几个小时的时间来照看和嗅闻自己的宝宝,这真是太神奇了!那只著名的雄猩猩索罗克照顾起自己的孩子可谓尽心尽力,它看这个小家伙时的眼神是如此温柔!我想,这可能就是“老男人情怀”吧,哈哈!
人类理性对秩序的探究
人体器官寿命全解密:心脏20年更新一次
人类学家研究称人类体质变差
友谊新解:人类的交友定律
人与动物的智力鸿沟
“长寿之乡”基因外另有“长寿秘诀”
美研究发现被遗忘记忆可能仍留在脑中
中英科学家首次直接测量人类进化的步伐速率
互联网如何影响你的大脑
研究称竞争促使古人类脑容量增大
人过目不忘的秘密
科学家找到大脑智力中心
人类进化,人类起源,人类基因研究,人的研究报告 人的研究报告1 人的研究报告2

本栏目主要介绍人类的故事,包括人类的进化、人类的起源、人类学、人类研究、人类基因发现、童年时期的动物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