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我们如何做决定

2010-01-27
我们如何做决定
2009-02-22贝小戎 读品走私

约拿·莱尔说,神经科学看上去很抽象,讨论的都是知觉细胞、果蝇的记忆等问题。但近年来,该领域开始遭到一些实用派思想家的入侵。他们使用现代神经科学巧妙的实验来解释日常生活中的一些问题,使得这些问题有史以来首次得到科学的回答。

他说神经科学使我们对自己及我们做决定的过程有了全新的认识。自古希腊以来,我们一直假定人类是理性的动物。当我们做决定时,我们要分析各种选择,认真权衡利弊。“这一简单的观念是柏拉图和笛卡尔的哲学的基础,是现代经济学的基础,它驱动了几十年间的认知科学研究。”但神经科学研究发现,我们并非先天即理性的。哪怕当我们努力做到理性和节制时,情感冲动也会暗暗地影响我们的判断。

我们不如自己认为的那样理性,但我们比自己以为的更聪明。我们的大脑非理性的部分是一台非常强大的计算机,能够收集和运算数量惊人的我们没意识到的信息。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那么多东西。

大脑的这个部分使得棒球运动员能够准确地判断来球的角度和高度,使得扑克玩家能够发现对手是否在使诈。相比之下,大脑的理性部分前额叶一次只能处理七种变量,因为它进化的时间没有情感部分长。“有意识的大脑看不到发生于前额叶之外的神经活动。所以人们才拥有情感:情感是朝向无意识的窗口。是感觉而非前额叶从经验中提取智慧。你经常从经验中获益,哪怕你没有意识到。”没有理性的部分也不行,因为有时我们需要用它来约束情感。大脑意识和无意识部分之间的相互作用才使得人类如此富有创造性和适应性。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做决定呢?有时我们需要思考各种选择,分析各种可能性。有时,我们需要听从我们的感情和直觉。秘诀在于知道何时信任直觉,何时使用理性。

心理学家蒂莫西•威尔逊做过的一个实验。他让本科生品尝草莓酱。同学们都选择了诺氏牌。当威尔逊用另一组学生重做该实验时,他先让他们填写问卷。这次诺氏跌下了榜首,因为学生们不是直接选择他们喜欢的,而是判断那些本来不会考虑的因素,像涂布性、块状感。他们思考得太多了。莱尔说,过多的思考会导致我们选购了难看的沙发、做了不必要的背部手术、在不恰当的时机卖掉了股票。“当你思考得太多,你切断了自己跟情感智慧的联系,而它们更适于判断真正喜欢哪个。失去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的能力,你就会选择最糟糕的草莓酱。”

大脑中的情感区域是我们的智力的一大组成部分,也导致我们具有一些先天缺陷,金融危机就与此有关。实验表明,大脑中负责期望获得奖赏和学习教训的多巴胺能系统不适合处理像股市这样复杂、非理性的东西。冒险行为带来的神经奖赏让我们上了瘾,所以我们允许自己相信股市会继续上涨。在这种情况下,人与其说是理性的,不如说是在理性化:用我们的前额叶对后脑告诉我们的东西进行合理化。“这不禁让人寻思,是不是该让黑猩猩或随机数生成器为我们管理股票。因为黑猩猩在应该得到奖赏时不会恭维自己。”

贵的酒真的比便宜的好喝,还是只是因为我们对便宜货有偏见?莱尔说,当人们饮用更贵的酒时,大脑掌管快乐情绪的区域会更加兴奋,所以更贵的酒不仅味道更好,而且确实带来更多的主观效用。

为什么我们使用信用卡时会比使用现金时花更多的钱?这也跟大脑的先天缺点有关。用现金购物时,我们会有实在的损失,钱包会变瘪。使用信用卡则不会带来这种实际的感觉。大脑扫描表明,用信用卡支付会减少跟负面情绪有关的岛叶的活动。

我们为何会一边希望健康饮食,一边迅速吞下一块巧克力蛋糕?斯坦福大学的巴巴•希弗曾经设计了一个实验,让实验对象分别记住一个两位数和七位数,然后让他们去另一间屋子,途中会经过一个桌子,上面放着供选择的巧克力蛋糕和水果沙拉。要记住七位数的人大多会选择蛋糕。这是因为我们的自我控制依赖于大脑的前额叶,本来它跟大脑其他部分相比就比较虚弱,加上长期记忆也会用到它,当调动它进行长期记忆时,我们的自制力就会下降。

Lehrer at one point describes a neurological patient named Elliot. After damaging the orbitofrontal cortex of his brain, 'routine tasks that should have taken ten minutes now required several hours. Elliot endlessly deliberated over irrelevant details, like whether to use a blue or a black pen, what radio station to listen to and where to park his car.

'When he chose where to eat lunch, Elliot carefully considered each restaurant's menu, seating plan and lighting scheme, and then drove to each place to see how busy it was. But all this analysis was for naught: Elliot still couldn't decide where to eat.'

Clear what happened to him, I thought. It's nothing to do with his orbitofrontal whatsit. He's just changed sex.

The decision to make that joke, my prefrontal cortex now tells me, is one I may regret.
每日邮报书评的结尾:

有一个病人艾略特,大脑的ofc区域受损,通常只要干10分钟的活现在要用几个小时。艾略特没完没了地考虑无关紧要的细节,像用蓝笔还是黑笔,听哪个电台的节目,把他的车停在哪里。

选择去哪儿吃午饭时,艾略特仔细考虑每家饭馆的菜单,格局、照明,然后开车过去看人多不多。但研究完了之后,丫还是不知该去哪儿吃。他的问题很明显,跟什么ofc无关。他只是刚刚变性。
快乐时光终觉短 “觉时间短必快乐”依然成立
心理学家研究发现6小时痛苦记忆消除法
研究证实大脑可对别人的疼痛产生生理反应
津巴多的权力服从实验(米尔格拉姆实验)
人性的经典总结
聪明与否并不取决于脑容量大小
脑中的营销战--神经营销
人造神经
科学家发现新生脑细胞能清除旧记忆
五个有趣的心理规律
美智囊团发布报告称家庭和孩子阻碍女科学家前行
童年时期的动物
女性比男性更会“观色”重要因素:先天差异
人类理性对秩序的探究
科学家找到大脑智力中心
人类进化,人类起源,人类基因研究,人的研究报告 人的研究报告1 人的研究报告2

本栏目主要介绍人类的故事,包括人类的进化、人类的起源、人类学、人类研究、人类基因发现、我们如何做决定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