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欧美学术界争论兴奋剂让大脑更聪明

2008-03-18
兴奋剂,让大脑更聪明
欧美学术界争论服药现象 兴奋剂让大脑更聪明?欧美学术界争论兴奋剂让大脑更聪明
2008年03月16日 新闻晚报
  为了取得优异的比赛成绩,运动员服用违禁药物时有所闻。

  然而人们从来没有想到过,追究诺贝尔奖或者普利策奖的获得者有没有类似的行为。各国政府部门好像也从来没有因此搜查过科学研究者的办公室,或者测试大学教授的尿样。

  然而,至少在美国学术界,服用大脑能力提高药物的时代似乎将要来临。这一现象已经引发了一场关于政策和伦理道德的辩论。从某些方面来看,这场辩论和围绕运动员服用违禁药物的争论有些类似。

  《自然》杂志评论引发争议

  《自然》杂志最近刊登了一篇评论。两名来自剑桥大学的研究者在评论中报告说,大约有12名他们的同事已经承认,为提高学术研究能力而周期性地服用一些处方药,其中有兴奋剂Adderall和Provigil。前者是一种用于治疗注意力缺乏症(多动症)的药物,后者则可以提高人的警醒程度,用于治疗嗜咧ⅰU饬街忠┪锒际墙┠瓴派鲜械男乱萑衔潜壬弦淮┪锔佑行В嗣堑玫剿堑耐揪兑哺唷?/p>

  上述评论刊发之后,读者的来信汹涌而至,同时网上的相关辩论也立即沸腾起来。《自然》杂志也展开了自己更加严格的调查。《自然》杂志主编菲利普·坎贝尔说,到目前为止已经至少有20名回答者说,出于非治疗性目的,他们使用过以上药物。

  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网站上的相关辩论也进行得如火如荼。学术界人士和学生互相攻击正酣。

  反对者重视社会影响

  但是,出于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准备答辩或者申请补助金等目的而服用药物,真的就等同于运动员为打破纪录或者赢得环法自行车赛冠军而注射激素吗?

  一些人称,考虑到对社会的潜在深刻影响,如此使用药物可能会更加糟糕。特别是学术界的行为,作为知识分子领袖,他们是社会上其他人效仿的榜样。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弗朗西斯·福山在《我们的后人类未来:生物技术革命的后果》一书中也谈到了关于提高大脑能力的问题:“药物的最初目的是治愈病人,不是把健康人变成神仙。”他和另外一些人指出,增加使用这些药物可能会提高人们对“正常表现”的判断标准,使有办法获得这些药物的人与无法获得这些药物的人之间的差距加大,甚至有可能破坏奋斗和性格塑造之间的关系。

  美国全国药物滥用研究所所长诺拉·沃尔考夫和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詹姆斯·斯万孙在给《自然》杂志的信中写道:“即使兴奋剂和其他提高大脑认知能力的药物本来是用于合法的临床治疗,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此类药物的增多将会导致更多的错用和滥用。”

  他们还认为:“在高中生中间,滥用处方药仅次于服用大麻。”

 支持者称无碍学术竞争

  但是其他人坚持认为,伦理道德并不是那么清晰,而且学术能力和棒球或者自行车赛成绩在一些重要方面也毫不相同。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中心主任马莎·法拉说:“我认为,把学术界人士服药和运动员服药进行类比真是误导,因为对运动员而言,他们完全是在竞争谁跑得最快或者谁击出的球最好。而在学术领域,不管你是学生还是研究者,有一个竞争的成分,但竞争是次要的。主要目的是努力学习知识,获得经验,撰写论文和做实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因为服用过某些药物而比别人做的更好,那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马莎·法拉以及其他一些接受采访的资深科学家说,就他们所知,他们的同事中很少有人周期性使用提高大脑能力的药物。很多人确实曾经用Provigil倒时差,或者甚至为了在夜里工作时保持清醒。

  但是大多数人同意,下一代科学家,就是现在还在研究生院和大学里的学生,更有可能使用那些药物作为研究工作的辅助工具,而且他们还会在学术研究的道路上把这个习惯继续下去。

  在大学生中已不罕见

  对大学生的调查发现,4%到16%的受访者说他们使用过兴奋剂或者其他处方药,用以提高他们的学术表现。他们通常是从其他学生那里获得这些药物。

  “假设你正在准备大学入学考试,或者准备工作面试。在这些情况下你必须表现良好,因此这些药物就会变得很有吸引力,”剑桥大学的芭芭拉·萨哈吉亚说。萨哈吉亚是《自然》杂志上那篇评论的作者之一。她说:“提高大脑能力的愿望非常强烈,也许比追求美貌或者体育竞赛能力的愿望还要强烈。”

  在几个研究所待过的细胞生物学研究生杰弗瑞·怀特说,调查得到的数字听上去挺正确。他说:“通常你可以说出谁在使用药物,因为这些人会表现得易怒、性急、注意力高度集中,他们不想被麻烦到。”

  怀特说,他自己并不服用此类药物。他认为那些药物是一种人工捷径,以后可能带来一些问题。他问道:“如果你处于快节奏的外科手术环境下,一旦没有那些药物,会发生什么事?你还能像服过药那样工作吗?”

  实际需要更有吸引力

  不过这些反对意见,包括道德方面的考虑,在大学生和初级研究者面临以下问题时都可能化为乌有:如果我不使用这些药物会有什么后果?如果我得不到好的考试成绩,或者考砸化学考试,结果会如何?

  一匿名人士在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的网站上留言说,他通过每天服用3粒20毫克装Adderall的治疗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学术生涯。他这样写道:“我的意思不是工作的时间能够更长,而且不睡觉。我想说的是,我能够承担双倍的责任,工作速度提高一倍,写论文更有效率,能力更强,注意力更加集中,做出的设计也更好更有创造力。”

  将来可能成为主流做法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神经病学副教授安杰·查特杰早在2004年的一篇论文中就预见到了这场争论。他认为,整容手术的历史能指引我们预测大脑功能加强药物未来的发展轨迹。整容手术最初被嘲笑为虚荣和不自然,但是现在作为自我改善的一种形式,却成为了社会的主流。

  查特杰说:“我们的文化造就了这样一条道路:‘看哪,我们要聪明人,他们必须尽可能富有能力,让每个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要表现出最高能力的人。如果这意味着使用大脑功能提高药物,那好,我们就应该自由选择我们要的东西,只要我们没有伤害到其他人。’”

  “虽然我的立场不像前面说的那样,但我们的文化就是胜者全赢,将来的情况可能就会变成那样,”查特杰说。

  按照查特杰的看法,人类其实已经在使用合法的身体功能增强药物,从浓咖啡到阻滞剂和抗抑郁药物。音乐家使用阻滞剂减少怯场的感觉,而抗抑郁药物能够改善人的情绪。查特杰问道:“关于所有这些东西的问题是,它们到底是功能增强类药物,还是能帮助我们走出阴影的手段?”

  不过查特杰仍旧认为,当使用大脑功能增强药物成为主流后,社会对这种药物的强烈反响才会出现。他说:“你可以想象未来发生如下景象,当你申请一份工作时,雇主说:‘你当然具有做这份工作的才干,但我们要求你服用Adderall。’”

  相关药物
  Addeall:多动症治疗药物
  Provigil:嗜眠症的治疗新药,这种非安非他命、非中枢神经刺激性药物,能够让嗜眠症患者保持清醒
  浓咖啡:同样能防止嗜睡

本栏目主要介绍最新科技发展动态方面,包括最新的现代科学研究成果、现代科技方向、现代科学技术动态、欧美学术界争论兴奋剂让大脑更聪明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