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工程院选院士要求“品行端正” 被批太苛刻

2009-01-04
工程院选院士要求“品行端正” 被批太苛刻

核心提示:中国工程院近日出台新规,规定2009年新增院士,除业务考核过关外,还首次要求院士具备优良的学风、品德和生活作风。该规定刚一出台立马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争论。

要求院士“品行端正”太苛刻?

竞报1月4日报道? 元旦假期里,中国工程院也进行了每两年一次的院士增选工作。按照新规定,2009年新增选的60名中国工程院院士,除各项业务考核要过关外,还首次增加了“品行端正”的内容。学风道德首次进入院士的评选标准。

在评选条件的解释中,“品行端正”指院士应具备优良的科学道德和学风,良好的行为品德和端正的生活作风。

也就是说,今后的工程院院士必须符合德才兼备的条件。

但是,怎样才算具备“良好的行为品德”?什么叫做“端正的生活作风”?在热热闹闹的评选中,人们也第一次遇到了无法用数值和标准明确衡量的条件。

面对这样的条件,年少逃学的爱因斯坦、以数学零蛋考入清华的钱钟书,科学界的偏才和怪才们,是否还有入围院士身份的机会呢? 工程院怎么拿不出具体标准?

司马平邦(资深媒体人)

新年刚到,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增选就有了“新气象”:新增选的60名中国工程院院士,除业务考核要过关外,还首次增加了“品行端正”的内容,学风道德首次进入院士的评选标准。

其实,莫说学风道德应成为院士评选标准,就是成为学士毕业标准也不为过,但遗憾的是细究这次中国工程院的院士考核标准中关于“品行端正”一项的解释却大大有失“院士水准”——优良的科学道德和学风,良好的行为品德和端正的生活作风。

这也是该标准会留下非议话把儿的根源,即以如何量化的方式、更为科学的方式,来评定那些备选院士们的品行够端正或不够端正呢?还有,由怎样的民主化即更科学化的评价方式和筛选过程来给出这些备选院士的品行是不是端正的判断呢?

我的建议是:既然是国家工程科学院选科学类的院士,还是要量化,即将所谓的“品行端正”标准进行真正科学的量化分解,以帮助选士评选的裁判们用一种更科学和民主的手段行使权力,而不是现在囫囵个儿的拍脑袋式判断。

说老实话,这个所谓的“优良的”、“良好的”、“端正的”标准,真的不如湖南卫视搞的超女快男的选秀方式和标准更为科学。

堂堂的中国工程科学院如果连这样更科学化和量化的标准都拿不出来,就只能证明:一,或者是它科学研究能力实在有限;二,或者现在这个“品行端正”标准的出台本身就是为了对付某件差事,是又一种科学态度上的品行不端。

■争论点1

院士有必要跟品行挂钩吗? “除了有高智商必须有好品行”

“老渔翁”:社会评价标准中,对于院士这样的顶尖人才必然是有所要求的。院士首先应该是在品行方面可以做表率的,其次才是学术成绩。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可以接受一个具有爱因斯坦的智商,但品行上基本和恶棍画等号的人当院士。

其实,院士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公众人物。学术界马首是瞻,社会也期待他的成绩。院士的言行举止对于其他人具有更大的影响力。一两个院士的学术造假,就可以被放大为院士群体的舞弊。几例论文抄袭,就可以被公众得出院士都没有真材实料。

社会需要院士群体起到好的、正确的、符合一切道德评判标准的作用,所以对其身份进行品行考查是非常有必要的。 “评价技术成就没必要强调品行”

彭嘉华:恩格斯曾经说过,任何人在自己的专业之外都只能是半通。也就是说,人不可能样样都是天才。爱因斯坦在物理上的贡献,并不能说明他在体育方面也是天才。

所谓术业有专攻。中国工程院院士,这个称号显然是指其在自然科学的不同领域有所建树。他们的工作应该是潜心研究和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应用于对人类有益的地方。因此,过分强调品行,并将品行考量与院士身份挂钩没太大必要。

“学术腐败损害院士形象”

张承安:中国工程院自1994年成立以来,目前有700多名院士。我国工程院院士在人数上已经足以和英国皇家学会媲美了。但在科研成果上我们还停留在第三世界水平。院士们被明确要求“品行端正”,只能说明现在的院士群体已经因为品行不太端正而影响了整体形象。

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在2008年6月召开的中国工程院第九次院士大会上,就表示“近年来科技界受到社会上浮躁心理和急功近利思想的不良影响,出现了一些不容忽视的现象,科学道德建设面临新的挑战,院士群体的科学道德也面临更高的社会期望。”

学术腐败、论文抄袭、夸大成果等,这些品行不良的行为几乎成为整个院士群体的污点。院士身份的终身制,使一些人利用自己的研究领域,不负责任的发表结论。同时,到处演讲、报告的走穴,俨然把自己当成了明星。既然要对院士的品行进行考量,最有效的评价就应该是实行淘汰和退出机制。

争论点2 对“品行端正”如何判断?

?“院士品行应有‘行业标准’”

周暄:“品行端正”对于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期都有相对不同的评价标准。

2007年中国工程院在给33位新当选的院士的倡议信中就要求,院士应避免参加各种与自己专业无关的评审、鉴定、咨询等活动,拒绝为商业性广告造势,旗帜鲜明地反对伪科学和封建迷信活动。

我认为,院士品行端正要包括这些标准:谦虚谨慎、客观公正、平等待人,不以“权威”自居,带头营造科学民主的学术环境和氛围;弘扬科学精神,以身作则,努力成为科学道德建设的模范,唯真求实,力戒浮躁,做淡泊名利的身体力行者,正确处理成果、论文和报奖的署名和知识产权问题;严守院士纪律,谨慎公正地用好院士的推荐权和选举权;听取并正确对待各种意见,自觉接受各方监督;广泛团结自己周围的科技工作者,共同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而奋斗。

“对院士品行不应苛求”

彭嘉华:对于院士的品行判断,不能因为他们的头衔而随意夹注条款。身为院士,必然被人们看作是学术典范、权威和能力超凡。因此,人们往往要求这样的人“零缺点”。

但事实上,任何一个权威,首先他都应该是一个人。既然是人就不可避免会拥有缺陷、不完美。因此,对于院士品行的评判,也应该是合理的、人性化的。而不是一味的苛求。尊重科学、尊重他人的研究成果,这些都应该是成为院士最基本的条件。

但院士就一定能在地震发生时做到先人后己吗?所以,评价一个人群的品行,应该从身份、职业的需要出发,而不是一个劲儿地戴大帽子。

■争论点3

品行是否端正谁说了算?

“加强道德委员会的约束力”

何祚庥:院士的制约机制需要改革。目前中科院设有学部道德建设委员会,一旦有院士违反了院士自律准则,在审核后会委员会要求当事人纠正错误。道德建设委员会同时具有向院士会议建议采取相应制裁措施的权利。

但学部道德建设委员会只是建议,最终的决定权在院士会议。现在,应该加强道德委员会对院士品行评判的约束权利。同时,目前我国还设有学部咨询评议工作委员会。主要是对部分院士从本单位、小集团利益出发,靠申请项目获利的行为,进行约束。学部咨询评议工作委员会的作用,就是防止院士成为部门利益、小集团利益的代言人。

“应该有可行的社会监督机制”

张承安:有了“举嫌不避亲”的古话,很多评选就面临被内部化、集团化的问题。院士的评选本来就是很专业的、内部的推举,社会其他层面的人根本不能参与。因此,对于一个人的品行评判,自然也是学术界的这么几个人说了算。

这样就很难保证公平性。关系好的,自然就认为这个人品行没问题。而在学术或研究领域有分歧的,难免会造成人身攻击的言论。道德败坏、作风有问题,几乎是中国人用于诋毁和自己已经向左的对手的法宝。

因此,对院士候选人的品行评判,除了学术界内部外,还应该有一个比较可行和完善的社会监督机制。

■争论点4

国人能接受行为特异的院士吗?

“爱因斯坦、爱迪生都挺怪异的”

彭嘉华:古怪、叛逆、冒失鬼、乖僻、讨厌鬼、个人主义者……在爱因斯坦逝世50年的时候,美国的杂志曾用这些词语评价他。但同时独创、健谈、与众不同、有音乐天赋也是人们对这个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的评价。如果有哪个人像爱因斯坦一样伟大,在中国当个工程院院士必然不过分。因此,国人是应该可以接受一个学术怪才成为院士的。

现在梵高是被世界公认的艺术大师,但他却患有精神病。1888年因为与好友争论艺术思想,甚至割下自己的耳朵。爱迪生在家宴请朋友时,可以因为一个研究念头就丢下客人几个小时,自己到实验室搞研究。这些人在日常生活中是无能的、乖僻的、不合群的,但他们的发明、研究和创造,确实给社会带来了无法超过的贡献。

既然人们需要科学、艺术、精神领域的进步,就应该能接受那些全身心地投入研究和创作的人表现出的与众不同。

“社会需要偏才、怪才”

周暄:元旦当天,北大、清华同时在全国进行了2009年自主招生考试。用英文评论中国古代经典、曲解成语和清华大学首次增设的综合能力测试,都是希望在全国拔尖的高中生中再寻找出顶尖的。

自主招生的高校也明确表示,这些题目的设置就是要选拔对某些专业领域表现出特殊潜能的考生。

这说明社会是需要这样的偏才甚至怪才的。如果钱学森、袁隆平、王选等院士,是在各方面都八面玲珑、无可挑剔的,那么就根本无法潜心自己的研究。

科学研究过程是痛苦的也是孤单的,搞研究就是要耐得住寂寞。但凡沉浸在学术研究中的人,都会心无旁骛。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人就是有怪癖的。

“科学家也不能任意妄为”

张承安:作为院士,相对普通人而言必定是某一领域里的天才。人们允许天才因为研究而忽视其他方面,比如衣着上不修边幅,走路吃饭睡觉时满脑子都是研究命题。但这并不能说明,人们可以接受一个放任自己言行、举止怪异的人当院士。

科学家同样是人,所以就应该遵守社会的普遍道德观和评价标准。不应以自己是科学家为理由,去做很出格的事。天才不等于可以妄为,天才犯了法也一样要受到惩罚。因此,评选院士也一定要考察品行、道德。社会需要天才,但并不能容忍天才漫无边际的任意妄为。本版采写竞报记者邓跃
现代科学研究专题其他1 现代科学研究专题其他2

本栏目主要介绍科学技术方面,包括现代科学研究成果、现代科技、现代科学技术、工程院选院士要求“品行端正” 被批太苛刻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