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伦理与政治考量过滤科学之真

2011-04-07
伦理与政治,科学之真,黄锷,科技伦理
伦理与政治考量过滤科学之真——访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海洋局局长科学顾问黄锷
作者:都文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1-2-22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第 165 期 14 版“学府”文章之一。

  “我是1937年出生的,那年刚好是‘七七事变’。我的生日是12月13日,那一天日本人攻陷南京,开始大屠杀。在美国,当别人问我的生日时,我会先说到日本人侵略中国。我想,我生的那一天是中国命运最低谷的时候!”

  与黄锷并排而坐,丝毫感觉不到紧张,他就像一位慈祥的长者,向记者讲述他的过往故事。一时记者竟然忘记,这位气质非同一般的老人实则是一位著名的美籍华裔科学家。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高深的理论,一切都显得平实而朴素,而黄锷此番独特的开场白更是让记者记忆犹新。

  万能之方法离被淘汰不远

  《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华人科学家,您一直关心并致力于推动中国科技事业的发展,您是怎样走向科学研究之路的?

  黄锷:我的研究之路与当时所处的时代相关,我父亲毕业于北京大学,以前在南京国民参政会做事。由于时局不稳,儿时经常为逃难而搬家。我生在湖北,抗战时住在四川,抗战胜利后又搬到东北,解放前从东北来到台湾。在台湾,小学五年级有一门“公民”课,主要教小学生以后怎样做一名好国民。有一次,课上讲到孙中山先生有一句话:中国太穷了,要想富起来,最快的办法就是修四万公里的铁路,货畅其流。我那时就立定了一个志愿:念土木,修铁路,当工程师。后来如愿读到想学的专业,又去了国外攻读学位。1969年,美国成功登陆月球。我觉得登陆月球的科技还可以用在研究海洋问题上,比如用来测量海洋上的风、流和热。这样就开始了自己的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有的科学家称,科学的精神是质疑,而质疑是创新的前提。您对科学精神怎样理解?

  黄锷:我认为这种看法是对的。 搞政治的,尤其在美国竞选时,如果说你选我大概会怎么样,肯定选不上;如果说你选我一定怎样,就会好一些,要讲求确定。科学家不是不讲确定,但我们对任何事情都要怀疑,怀疑就是一条求真的路,科学就是求真实,我们的格言就是求真。科学往往被现有的工具限制,得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大部分得到的真实往往是我们以为的真实,是在观测能力范围之内的真实,在观测范围之外,我们并不知道。因此,科学家寻找的都是观测范围之内的真,过去用的数学方法得到了真实,但是这种真实是有条件的。目前科技发展把以往的认识往前推了一步,比过去的方法更能接近真实,但是它也不是最后的真,还不能确定,以后一定会有更聪明的人推翻这个“真”。

  《中国社会科学报》:这种否定—肯定—再否定的过程恰恰反映了科学本身的价值旨趣,也就是说做科学研究要大胆地去质疑。

  黄锷:是的,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假如一个方法用在所有的地方似乎都好,那么这个方法大概到了顶峰,很快就要被淘汰。

  真理最好的检验方法是简单明了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应对气候变化研究”研讨会上,记者曾随机采访过一些参会人士,他们认为与国内学者相比,您的报告不晦涩难懂,图文并茂。

  黄锷:我觉得科学的基本原则都是简单明了的,不应该是晦涩难懂。牛顿的F=ma是20世纪最了不起的科学理论,爱因斯坦的E=mc2,形式也不复杂, 但它们代表的真理却十分普遍。对真理最好的检验办法就是简单明了,假如同样的结果一个简单明了,一个复杂晦涩,那么简单明了的一定对。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是美国工程院院士、台湾“中研院”院士,同时也是中国工程院的外籍院士,在三个地方做研究,您认为有什么不同之处?

  黄锷:我在大陆的经验比较少。在美国,院士就是一个荣誉名称,除了这之外并无其他特权。有人曾问我,美国的院士有什么待遇和特权,若说特权,那就是要交会费。在美国不交会费就意味着没有投票权。台湾的院士和大陆院士产生的办法不太一样,前者有个要求:参选人须是华裔。台湾现在有200多位院士,分三种类别:数理组、人文组和生命科学组。在台湾,刚开始人文组非常重要,因为那时对历史与考古特别重视,这是“中研院”当时的头等大事。三组里面,数理组的国外院士最多,占到80%—90%,都是外国籍,像我是美国籍,但只要是华裔就可以。每年每组大概有10个名额,去美国、欧洲等地的大学或国家实验室去选,私企做得好的也可以选。人文组国内的学者比较多,生命科学组一般国外、国内都有。台湾的院士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待遇。

  气候变化研究:科学和政治、经济混在一起

  《中国社会科学报》:现代社会,科技和伦理的关系问题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很多人呼吁科学家应该担负起对社会和人类的伦理责任。对此您如何看?

  黄锷:现在科技伦理的问题越变越复杂,从前的科学研究不太牵扯到伦理。比如牛顿发现万有引力,跟一般老百姓关系很小,唯一有影响的大概是教皇,因为这会导致他的位置不保。牛顿没有顾及这些,提出新的一套理论。现代科技从牛顿开始思想解放。过去的科学对社会影响也不小,但当时不那么明显直接。那时候的科学只是自然哲学(Natural philosophy),现在不同。比如爱因斯坦的理论可以造原子弹,但是这一理论的发表是对还是不对;是科学家的问题,抑或不是科学家的问题,这很令人困扰。不幸的是,现在的气候变化研究,科学和政治、经济混在了一起。

  我觉得,科学家有义务把真实的事实讲出来,如果有意把真实隐瞒,为对社会有利,可能存在一个问题:你不知道什么东西对社会有利;对一部分社会有利,可能对另一部分没有利。比如欧洲的科学家认为,对生态环境有利就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就要节能减排。但对发展中国家而言,脱贫、使人的生活有尊严显得更为重要。有些科学家认为他们作的决定对人类有好处,他做的就不仅是真的,还是善的。这样思考问题势必走入一个怪圈。

  我认为,科学当然不能完全忽略善,但是如果太看重善而忽略到真也不行。你可以把你的真理、事实摆出来,基于这个真实的情况让政治领袖来作决定,假如政治领袖在作决定时已经夹杂伦理的考量,那么,经过两道过滤器后科学的结果或许变形了。现在许多欧洲人就认为自己在拯救人类,可是这背后真的是善吗?未必!戈尔在做什么,他在做大投资,投资绿色企业;欧洲人在干什么,他们在搞碳交易。(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本报记者:都文)

李醒民专访:遨游在科学的三维世界里
人类学家提出可能引发地球崩溃的12个因素
无线WEP和WPA密码及破解原理
丘成桐:感情的培养是做大学问最重要的一部分
没有秘密——阿桑奇的理想
论抽象社会
科学与竞争:以日本物理学为例
《科学》主编:中国论文拒稿率高因投稿最多
“科学家一定需要博士帽吗”
如何培养自然科学领域的巨匠
爱因斯坦是如何获得诺贝尔奖的
美国多名退役军官曝UFO曾多次光顾该国核基地
哲学笔记I--被操纵的人性
PRL:物理定律可能并非全宇宙通用
李晓宁:形式逻辑为何产生于西方
《逻辑起源》连载
自然逻辑的产生、发展及意义
论现代逻辑
评论:被人为割裂的中国互联网
互联网大帝孙正义
城市交通网络拓扑结构复杂性研究
无线上网卡老掉线问题掉线的方法
科学家揭秘章鱼保罗预测的秘密
科学家和《阿凡达》里的科学
许成钢:经济学、经济学家与经济学教育
谢宇:漫谈定量与定性研究方法
如何在顶级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
中国如何招聘教授:十年的变化和今后的趋势
学术资料账号密码全集汇总
混沌中的数学
幂律分布、幂律涌现与幂律谱
数学的若干发展和中国的数学
嘉路兰的螺旋历法理论
基金项目《动态评价网络的统计分析与信息挖掘》
人类文明的斐波那契演进
数学的常数美
科学创新犹如渔夫打鱼
超难的75道逻辑思维题
被禁70年的创富秘诀《硅谷禁书》
RSS文件形式
怀念路遥-贾平凹的BLOG
跨学科交流+开辟自己的领域=创新的境界
大师似苗如何栽
五大疯狂天才剖析
Windows 7下载及使用Windows 7升级
艺术与科学的“姻缘”——谈文艺复兴时期艺术与近代科学兴起的关系
Google TrustRank and Hilltop
实证研究方法
一位北大CCER研究生的经济学、金融学学习感悟
潘晓《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
Windows XP系统端口关闭方法
世界上最牛的论文
TXP1atform.exe中毒归来
google使用技巧
Widget发展和Widget的各种应用
身体语言密码29
现代科学研究专题其他1 现代科学研究专题其他2

本栏目主要介绍科学技术方面,包括现代科学研究成果、现代科技、现代科学技术、伦理与政治考量过滤科学之真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