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文化研究关键词

2011-11-14
文化研究关键词,文化研究,关键词
文化研究关键词ZT

“文化研究已经成为目前国际学术界最有活力、最富于创造性的学术思潮之一,也是当代知识分子生活中最富于变化、最令人兴奋的领域之一。”国内著名学者陶东风如是说,“文化研究涉及‘文化研究’的历史、传媒研究、性别政治、民族性与民族认同、殖民主义与后殖民主义、种族、大众文化、身份政治学、美学政治学、文化机构、文化政策、学科政治学、话语与文本性、重读历史、后现代时期的全球文化等。”呵呵,这一切看着怎么这么亲切,那都是我的所爱,领地圈得真够大,进得去就出不来了,呀!

为准确了解文化研究,从“关键词”入手不失一个明智的选择。英国当代著名学者雷蒙·威廉斯(1921-1988)就以《关键词》(1976)一书梳理西方思想史,成为一部经典之作。

值得了解和掌握的文化研究关键词有:

◎文化领导权(hegemony),也有译为“文化霸权”。该词最早来自希腊文,用于指称来自于别的国家的统治者。19世纪后,被广泛用于指称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政治支配或控制。

到了葛兰西(意大利著名学者,共产党员)手里,被用来描述社会各个阶级之间的支配关系。这种支配,不局限于直接的政治控制,还包括观看世界、人类及彼此关系的方式。由此,文化领导权不仅表达统治阶级的利益,而且渗透进了大众的意识之中,被从属阶级或大众接受为“正常现实”或“常识”。

——此乃葛兰西《狱中札记》的主要观点,即资本主义社会的上层建筑分为“市民社会”和“政治社会”或国家。市民社会由政党、工会、教会、学校、学术文化团体和各种新闻媒介构成,而政治社会或国家就是通常所指的国家机器,由军队、监狱等暴力机构构成。葛兰西认为具有在民主程度较高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暴力已经不再是主要的统治方式,而是宣传,也即通过道德和精神方面的领导地位,让民众接受一系列的法律制度和世界观,从而达到统治目的。

文化领导权既然不是通过压制和暴力的方式来获得,因而,谈判、协商、让步、平衡就成为一种常态。这是一种动态的统治方式,是统治与反抗之间的一种不断变化的动态平衡。在葛兰西看来,只有占领了市民社会,才能谈及占领资本主义社会。也就是说,推翻资本主义社会,不仅仅意味着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的国家机器,还必须同时占领市民社会,一切才有可能。

在葛兰西之前,苏联的普列汉诺夫、列宁都曾直接或间接地使用过这一概念。后马克思主义时代,拉克劳和墨菲运用话语理论对此做了重新思考。

◎话语(discourse),由拉丁词头dis——“穿越、分离”和词根course——“路线、行走”两部分组成,意为对事物演绎、推理、叙说的过程。

在语言学中,话语指的是各种相互联系的书写和演讲的段落,它是比句子更重要的动词性的言说,兼具名词和动词的属性。话语不仅是对事物或事件的简单陈述,还包含着说话人的某种愿望、态度或观点,具有言说者与听者之间的交替互动的特性。

在文化研究中,对话语展开充分论述的有福柯和斯图尔特·霍尔。福柯认为,话语中总是包含着权力,并以此产生知识对象。比如,在逮住罪犯之前就有了“犯罪学”,正是因为有了“犯罪学”这一知识主体的话语,才产生了作为知识对象的“罪犯”。由此,“主体”是在话语内产生出来的,被话语所主宰,服从话语的规则和惯例,而非身处于话语之外,这便是话语的权力机制。

——福柯的理论与哈贝马斯的绝对有一拼,都不是正常人能读懂的。本人拜读过他的《知识考古学》,可惜半途而辍,与读哈贝马斯的效果相同,不堪回首。

霍尔认为,话语不仅包含在权力中,话语还是权力得以传播的“系统”的一部分。一个话语所产生的知识构成了一种权力,实施于那些要被“认知”的对象(人)上。对象(人)从属于话语,当那种知识在实践上被实施,并以一种特定方式作用于对象(人)时,就是一种权力关系。

——这样说也挺拗的。说白了,话语就是比句子大的可供分析的一个段落,因它包含着愿望、态度和观点,对人(对象)具有影响力,因此,话语具有权力机制。分析话语,也就能了解或者进入权力的运作方式。

如果说“话语”研究主要针对文本,那么,“民族志”则是融入研究对象当中的一种研究方法。

◎民族志(ethnography),原是人类学和社会学的一种田野调查方法,后被文化研究所借用,用于传播的受众研究。

最早把民族志方法移植到文化研究中的是英国学者理查德·霍加特。典型代表则是大卫·莫里的《“全国性的”观众》及《家庭电视》,在后一部作品中,莫里选择18个家庭作为样本,亲自走进这些家庭中进行访谈,并以参与观察加访谈的形式,了解“客厅政治”对家庭收视的影响,以及家庭成员的收视体验。

民族志的研究方法避免了简单抽象的理论演绎。这能否称之为一种“接合”呢,人类学、社会学与文化研究的“接合”?

◎接合(articulation),是马克思在分析不同生产模式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所使用的术语,英国伯明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也经常以之分析某些特定的形式。接合,就是在一定条件下将两个不同的元素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统一体。由此可知,事物并非由一种统一的、同质的元素所构成,而是有着内在的差异性与异质性,这样的观点,自然与本质主义划清了界限。当然了,接合是需要条件的,一是接合者的意图,二是历史条件。接合还是一个动态过程,即,不断的接合——解接合——再结合。

总之,接合是思考复杂的社会历史发展的新思路和新视角,在文化研究中已经获得理论地位,称为“接合理论”,可算是取得了一个“文化身份”吧?

◎身份(identity),在中文的语境下,碰到这个词,总是写成“身份/认同”,让人挺纳闷的。原来,identity来源于拉丁词identitas,字面意思是“同一性”,表示的就是相同的、一致的、自身。身份,就是用来确定我们究竟是谁的问题,这需要认同吧?或者说,身份的动词是“认同”,身份需要通过“认同”这一动作来确认。

在文化研究中,身份用于描述个体的自我意识,它包括性别身份、种族身份、阶级身份和文化身份。后者最为重要,因为它可涵盖其他身份。这些都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内容。霍尔认为,文化身份既是“存在”又是“变化”,它有源头、有历史,但又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屈从于历史、文化和权力的不断“嬉戏”,可以说,它既属于过去也属于未来,它是历史地建构的,而不是永恒的、预设的。

在身份的建构中,包含着选择的过程、评价的过程和自然化的过程。通过这一系列的过程,某些身份特征被固定下来,某些则被掩盖或遮蔽了,还有某些则被赋予了优先的的地位,比如,男性优先于女性,白人优先于黑人,从而引起身份的争夺与斗争,这就是“身份政治”,这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

文化研究最重要的关键词是“意识形态”,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未完待续。

(参考文献:1.陶东风:《文化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2.斯图尔特·霍尔:《表征——文化表象与意指实践》,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3.周宪:《文化研究/关键词》,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文化研究关键词(2)

“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不能顾名思义地理解为“对文化的研究”(the study of culture),著名学者陶东风如是说,作为专门词组的“文化研究”具有更限定的含义,它特指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英国的知识——思想探求领域,其先驱人物是威廉斯、汤普森和霍加特,霍加特1964年创办的英国伯明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CCCS)是该学科成立的标志。

为准确了解文化研究,从“关键词”入手不失一个明智的选择。续上文,值得了解和掌握的文化研究关键词尚有:

◎意识形态(ideology),最早由法国哲学家德·特拉西于1796年提出,用于描述观念和感知并分析它们的产生﹑结合与后果。Ideology从字面上解释乃“观念学”之意,特拉西认为,人类无法认识事物本身,只能认识对事物的感知所形成的观念。分析这些观念和感知,能为一切科学知识提供坚实的基础,并纠正错误与偏见。此后两百多年来,“意识形态”被多方阐述。

马克思和恩格斯主要从两个方面展开,一是从负面解读这一概念,认为意识形态是对现实的扭曲反映;二是将观念的产生和扩散同阶级关系和统治观念联系起来,最著名的一段论述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个时代中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也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力量。”

组成意识形态的观念,表达的是统治阶级的利益,服务于保持其统治地位之目的。

法国学者路易·阿尔都塞认为,意识形态实乃诸种观念和表象的系统,它支配着一个社会的群体精神。将意识形态定义为个人和他们真实生存状况的想象关系的再现,是阿尔都塞的贡献所在。再现,意味着意义的建构和符号化过程。如此,教育和传媒成为意识形态建构和表达的主要场所。在此过程中,意识形态既可以表现为直接的观点,也可以表现为一种特定的诠释事件的框架。框架是一种特定的认识世界的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具有自然化的效果。阿尔都塞最精妙的论述集中于《意识形态和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一文,意识形态作为占统治地位的观念和表征体系,深刻地影响和制约着人们的生活。

英国学者约翰·B.汤普森指出:意识形态关心的是,社会领域中意义借以被调动起来并且支撑那些占据权势地位的人与集团的方式。意识形态分析,首要关心的是象征形式与权力关系的交叉。只有在特定环境中,它们服务于维持统治关系时才是意识形态的。

意识形态聚焦于维持统治关系的各种方式,重点分析领域是:性别、种族、阶级以及一切有权力存在的地方。

◎权力(power),是一个社会学概念。最被普遍接受的界定是马克斯·韦伯提出的:权力是控制他人、事件或资源的能力,使得某人想要发生的事发生,尽管会有阻碍、抗拒或对立。权力除了直接的控制之外,也有种种微妙、间接的用法,比如父母对孩子的爱、政府对贫困者的经济支助;以及塑造人们信念和价值观的能力,常见的有通过对大众传媒和教育机构的控制。后者的操作方式颇为微妙、间接且常常被忽视。

权力是一种能够拥有、贪图、摄取、剥夺、失去或盗用的东西。有关权力的深刻思考来自晚近的女性主义,其目标是追求男女的平等权力。性别的权力之争,在表征体系中有相当多的表现。

◎表征(representation),基本意思是“代表”、“再现”。威廉斯曾指出历史上关于表征的两种含义,一是指符号、象征或意象、图像;一是指呈现在眼前或心上的一种过程。蕴含着“代表”或“再现”的表征,绝不是简单地复制世界,它涉及对意义的生产,而在意义的生产过程中,权力不可缺少。因此,表征、意义、权力、语言之间就存在着密切关系。

霍尔对表征与意义之关系有一精确的论述:表征是某一文化的众成员间意义产生和交换过程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意义并不内在于事物之中,它是被表征系统建构出来的,这就是意指实践,即产生意义、使事物具有意义的实践的产物。霍尔考察了三种表征理论:一是反映论,语言反映事物的意义,如同照镜子一般。二是“意向性”理论,言说者借助语言将他/她的独特意义强加于世人。三是构成主义理论,事物本身并没有意义,是通过使用各种表征系统,即各种概念和符号构成了意义。霍尔坚持认为,这才是表征的准确含义。

在文化研究中,表征关注底层、边缘群体等弱势者,这主要源于马克思用来解释法国小农为什么会拥护拿破仑三世的那句名言:“他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来代表他们。”他们之所以无法代表/再现自己,是因为他们无权代表/再现自己。在男权中心社会,女性形象和特性通常是由男性来塑造和再现的;殖民地国家的历史文化,也往往由殖民国作为“他者”来再现。因此表征存在着真实性的问题,存在着文化霸权的问题。

◎他者(others),这一概念最早可追溯至黑格尔的著作,此后,在拉康的著述中出现,萨特的存在主义和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再度论述。不过,最著名的当数萨义德的《东方主义》,“他者”是欧洲殖民笔下的东方。借助萨义德的论述可知,“他者”被用来指称观念的文化投射形式,这种投射通过某种权力关系建构了文化主体的身份,在这一权力关系中,他者乃是一个被压抑的元素。

萨义德作为定居在西方的“东方人”,对西方(主要指英、法、美三国)看待东方的方式、态度和历史有深刻的洞察。在西方宣称的有关“东方人的”知识中,东方主义所做的,不过是把东方人建构成为欧洲人的他者而已。当然,这并非真实的“东方人”的身份界定。由此可见,“非理性的”他者(东方人)是以“理性的自我”(欧洲人)为前提的,后者也是前者的前提。

他者,是文化身份、文化研究的热门话题,在认识论研究、精神分析中也常有涉及。不同语境中出现的同一概念、同一话题遂形成互文性。

◎互文性(Intertexuality),也译为文本间性,经常用于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文本之间发生的互文关系。互文性这一概念与媒介分析的关系日益密切,这主要缘于后现代主义理论对考察和分析当代媒介产品所产生的重要影响。

美国学者约翰·费斯克指出,在媒介文本制造意义的过程中,互文性起主要作用。互文性从两个维度进行运作——水平维度和垂直维度。前者指跨越各种媒介文本进行意义制造,比如,蝙蝠侠出现在电影、电视、电子游戏、漫画中,每一种角色的表述都潜在地对来自其他角色的意义产生影响。后者指一个文本怎样和其他文本具体地联系起来,比如,围绕一部故事片的发行进行宣传的所有材料如广告、海报、期刊评论等,这些二级文本共同激发和宣传了原始文本中希望被认同的意义。值得注意的是,二级文本的宣传把原始文本中潜在可解释的意义范围缩小了,这类互文性帮助把某些立场和解读优先置于其他的立场和解读之上,引导观众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解读文本,这其实就是意识形态操作的一种策略。

呵呵,不知不觉又绕回“意识形态”这一概念这一领域。当然了,文化研究的关键词远不止提及的这些,只是未知本文是否还能续写下去?挺累人的,这些关键词不仅绕口,还扰人。花时间整理,目的其实很简单,知识积累而已。

(参考文献:1.陶东风:《文化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2.斯图尔特·霍尔:《表征——文化表象与意指实践》,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3.周宪:《文化研究/关键词》,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4.利萨·泰勒,安德鲁·威利斯:《媒介研究:文本﹑机构与受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文化研究关键词》评论分享

我以为power是Foucault提出的,othering原来是Said的啊,之前碰到个entextulization没 查到是什么意思

“源于马克思用来解释法国小农为什么会拥护拿破仑三世的那句名言:“他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来代表他们。”马克思这句话貌似是讲拿破仑对东方的观念吧。被萨义德引用在orientalism 的preface.
黑角故事——沉默的中国人
月饼里的经济关系学
刘渊:微博的技术特征及其现实挑战
社会生物学视野下的文化进化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中国商人为什么宁肯低价倾销国外,也不给国人实惠
社交网络与伦敦骚乱
转载:世界不是天才创造的
中国社会原型与转型:一个长时段的分析
21世纪全球权力如何转移5本书大揭秘
小约瑟夫•奈:信息时代的权力运行
美国科研的最根本特色和学术不端的历史
不只是交友:社交网站如何超越Facebook
文明的对话与沟通
销售员的终极诱惑——与心理学家暨人类学家克洛泰尔-拉帕耶的对话
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
王煜全:社会网络思想前沿
日本未成年人死刑的真实案例:死刑的意义就在这里
2010年度中国十大学术热点
社会化媒体影响实体政治的标志性案例
新闻晚报:马云断腕就算是公关也值了
别丢掉陌生人的名片
化学与爱情
价值观对于人类行为的控制机理
硅谷的大鸟-创新之源
积极思考的力量
阿桑奇:考验美国式民主
揭露群众行为之谜的理论:隐藏的逻辑
复杂社会的兴盛和衰落
霍金:哲学已死
秦晖: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
现代文明注定灭亡
分析称个人社交网络信息对商家价值惊人
玩游戏知种族倾向
中国人的买房情结
社会计算-人性计算
中国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研究文章结集
中国农村电子商务现状文章结集
科学传播专家细批公民素养
人类是否具有天生的道德感
中国人唯一不认可的成功就是家庭的和睦-人生的平淡
科学世界:巫术能治病吗
呼唤人性的集体意识
李德林、郎咸平评论国际金融炒家高盛
私有制的理论与实践——公有制为啥干不过私有制
科学文化与人类学
用房地产开发的方式做农业
人类行为的动力学及统计力学研究
人类行为动力学--支持复杂网络圈子的成立
中国遭遇“亚当·斯密之谜”
经济规律仅一条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原则
文化融合与文明冲突
必须知道的社会生活中十二大著名法则
华尔街为何难改巨奖陋习
重读亚里士多德(下)
公共文明指数
总统的13个电话
重读亚里士多德(上)
集体行动何以可能——关于集体行动动力机制的文献综述
诺基亚研究团队-手机制造背后的人类学家
隐喻与转喻:一种认知的视角
从认知的角度看隐喻概念的文化差异
文化研究1 文化研究2 文化研究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发展研究方面,包括中国社会文化、文化遗产、文化科学、科学与文化、中国传统文化、文化研究关键词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生命的意义与生命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