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让“千人”把西方科学文化精髓带入中国

2012-08-28
让“千人”把西方科学文化精髓带入中国

2012-08 来源: 千人杂志引言: 正如美国社会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所说,“不用怀疑一小群有想法有决心的人可以改变世界,因为历史证明这些人曾做到过。”

文/周界文

造纸、印刷、火药等中国人引以为豪的古代发明创造,无不载入人类科技史册。然而,时代在前进,诸多科学技术发明渐已失去影响力,当今中国科学技术后继不足,长年滞后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的科学发展前路漫漫,着实令人担忧。

从17世纪至今,近代科学史上所有重大发现,几乎被西方科学家包揽无遗。原因何在?正是因为他们拥有健康的文化基础,并能在此基础上不断改进科研理念,在学科变革与学科交替时寻找新的突破点。换言之,即西方社会拥有热爱科学、尊重科学的大环境,在此环境中,全民积极参与科学,对自然界或社会中的种种现象充满好奇并勇于探索,自觉使用严格的数学方法或其他技术手段对问题进行系统性的研究,为揭示问题实质不遗余力。

例如,诺贝尔奖获得者 John Kendrew 和 Kurt Wuthrich 都不是做科研出身,一个是二战时期在英国皇家空军服役的技术员,一个是体育教师。然而出于对科学的热爱,他们都半路改行,投身科研,并在各自领域取得巨大成就。又如,法国科学家 de Broglie 原本是学历史的,当他发现物理学正面临革命时,毅然转入物理学并提出了“波粒二象性”的概念,为量子力学奠定了基础。

而美国理论物理学家 Kenneth Wilson 的经历则更有代表性。在康奈尔大学任助理教授的7年里, Wilson 致力于统计物理与量子场论的研究,却没能发表一篇论文。然而,在对他的学术评审过程中,评委组的专家无不认真学习了他提出的理论。由于其理论的独创性得到一致认可,Wilson 最终还是在没有一篇论文的情况下升任教授并留校从事科研及教学工作。之后,Wilson 在量子统计力学领域提出重正规化群理论,并因此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从技术员或体育老师到诺贝尔奖获得者,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而能够在没有论文的情况下从助教成功转正,在中国颇为功利的学术环境里,更像是天方夜谭。而这些事实恰恰反映出西方独特的科学文化。

之所以这么强调文化,因为它是推进科学与技术发展的最牢靠保障,也只有它才能经受住危机和灾难的突袭。德国就是最好的例证。历史中的德国曾因为发达的科学文化成为世界强国,同样依靠深厚的科学文化底蕴培养出大批杰出人才,短短40年时间,德国便从二战后的废墟中重新爬到世界科技与经济的高峰。

我国近年来积极推行各种引才措施,试图通过人才的引进使我国科学文化“旧貌换新颜”。这些人才计划中以中组部启动的“千人计划”最有影响力。在国家的召唤下,各领域大批专家学者带着为国效力的豪情壮志回归祖国。

然而,归国之后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却令“千人计划”专家们无法“施展功夫”:行政层面上的种种设限,经费和项目申请过程往往要掺入一些不必要的利益关系……很多专家学者因为做事被要求“符合国情”而受到约束,屡屡受挫之后动力渐失。最终只好降低目标,选择“宅”在自己的实验室,多多发表论文。国家投入重资引入的高精尖人才大多就这样沦落为“论文机器”,这好比同国足里引进的一批大牌球星,虽然能够帮忙踢赢几场比赛,但国足的整体水平还在原地踏步。

事实上,国内很多院校都是把“千人计划”专家当做大牌球星来引入的,专家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多发表论文,提高一下学校知名度,为学校争取一些利益即可,别的事情大可不必过问。换言之,学者专家们只充当了“花瓶”的角色,对中国科学发展毫无实质性帮助可言,而这和国家引才的初衷似乎背道而驰,和学者专家回国效力的目的也大相径庭。

近期,笔者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中组部启动“千人计划”对于中国未来发展究竟有何益处?如果该项计划是为了引进高端技术,为了让中国出现更多有影响力的论文,那么1994年科学院启动的“百人计划”引进的国外年轻博士后完全能胜此重任,因为他们在国外就是处在技术第一线、做实验进行数据分析的人,他们只要把在国外已经取得成功的研究课题进一步扩展,就可以让成果见刊主流杂志。

高质量论文固然是好的,但这并不是中国迫切需要的。只有把西方科学文化的优秀成分真正融入中国社会,对中国的教育产生影响,在今后的工业及经济转型时期及时地从整体上提高国家软实力,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那么如何把西方科学文化精髓真正地融入中国社会?笔者以为这正是“千人计划”的战略目标。按照国家“千人计划”评选标准,入选者一般都有过在西方学术界长期奋斗并摸索出成功之道的经历,对西方科学文化与先进的理念大都有深刻认识。因此,“千人计划”专家们既不会轻易放弃自己在国外建立的科学信仰,也不会盲目将国外一些不合理的做法全盘搬回中国。事实上,这些“千人计划”专家很多都有自己的独到想法,而且他们认同当今中国具备了西方国家没有的优势与机会。因而,他们是带着要比在国外做得更加出色的想法回国,是有着帮助中国建立比国外更合理的科学体制的决心的。

为此,中国应该给专家们提供更广阔的空间,让他们大胆地将西方优秀科学文化的精髓注入中国大地,让广大的学生群体在专家们的带领下,更多地接触前沿的科技文化,从而对科学产生浓厚的兴趣,更多地投入到科学的学习和研究之中。同时,鼓励专家们推广新的科研理念,把对西方科学文化与先进理念的深刻认识与国内同行分享,共同为打破陈旧学科理念努力。让专家们内心的热情充分投入到为中国科学体制创新的实践活动中,而不是单纯地把他们当作“外援球星”使用。

倘若这些得以实现,中国科学文化面貌和科研环境将会焕然一新。如果哪天中国也能像西方先进国家一样,构建出全民参与科学、尊重科学的大环境,老师和学生们对于每天要做的实验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期待,那么中国就势必成为一个科技强国。相对于庞大的中国人口基数,“千人计划”专家的数量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然而,正如美国社会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所说,“不用怀疑一小群有想法有决心的人可以改变世界,因为历史证明这些人曾做到过”。(编辑/史磊蕾)

周界文(James J.Chou),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美国哈佛大学终身正教授,2011年开始参与创建国家蛋白质研究中心;出生于1970年,13岁时移民美国,1999年获得哈佛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2003年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NIH)博士后;多篇论文见刊《自然》、《细胞》、《美国科学院院报》、《美国化学会志》等,曾获得美国Pew,Smith Family青年科学家奖、哈佛Armenise青年教授奖、Genzyme 杰出科学家奖等荣誉。


大脑记忆与制度变迁
人文文化与文化高品质发展论略
人类学家图解人类科技如何在地球网络状蔓延
第一财经周刊:大公司里的科学家
私有制的理论与实践——公有制为啥干不过私有制
科学文化与人类学从认知的角度看隐喻概念的文化差异
文化研究1 文化研究2 文化研究

本栏目主要介绍文化发展研究方面,包括中国社会文化、文化遗产、文化科学、科学与文化、中国传统文化、让“千人”把西方科学文化精髓带入中国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生命的意义与生命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