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 关 Q Q 的 爱 情 事 故、故 事

聊 天 室 里 的 纯 真 年 代

   作者: 怡楠

   我很怀念自己初上网的日子。因为那时我对网络充满了好奇,也因为我对网络的不了解,所以刚进聊天室的我可以说是一个特别简单的小女孩,那种感觉就像回到了十七岁,一个充满阳光和快乐的纯真年代,简单而纯洁。

   我是在今年二月份走入聊天室的,是在一个著名门户网站的聊天室。那时,在线人数最多也不到8000人,而我们的聊天室里仅仅只有12人,多时也只有20人左右。喜欢聊天的人几乎都习惯了只进自己常来的聊天室,通常都不会到处飘荡,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们10几个人就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成为了固定的房客。在这里,我认识了小马过河、黑猫GILR、阿甘、机器、大尾巴狼等等,他们也熟知了我——奈美。每个晚上,我们大家都会在这里相聚,与其说这是一个聊天室,不如说是属于我们的沙龙。

   在我们的房间内,年龄最小的20岁左右,最大的也不过是28岁上下。在这里,我们谈天说地,有时也是胡扯瞎扯,有时也喜欢开玩笑,比如击出命令,然后屏幕显示“奈美举起一个臭鸡蛋向大尾巴狼扔去“啪”地一声“好爽”!

   每次进聊天室时,大家都会主动彼此问候:“来了!”“走了?白白!”亲切的如同是一家人。不过,在小房间里,大家各自也都有比较铁的网友,常常都会采取悄悄话来避开大家私聊。我的铁哥们就是小马过河。

   我们是吵架认识的。小马过河是大学生,总喜欢缠着我,可是我不喜欢他常常在房间里到处发表充满激情的演讲,从来就没理过他,他再缠着问我为什么不理他,我就说不喜欢和学生聊天,不成熟。结果他就见我一次骂我一次,常常气的我见他一次屏蔽一次。后来,我们的房间里来了一个陌生的美眉,小马过河开始缠着她,陌生美眉不和他聊天却编话来当众侮辱他,我看不过去,就帮着小马过河说了她几句。小马过河因为这件事对我感激涕零,连称我够朋友。我也没想到这小子原来还真讲义气。于是,我们就成了房间里的“老铁。”

   小马过河告诉我他喜欢北京这座城市,而且准备毕业就去北京工作。那时,我们在房间里聊的最多的就是彼此梦想的实现。

   再后来,我们的小房间来了一个叫做笑脸的陌生男孩,我和他开始了一段短暂而又无法逃避的网恋。这是我在网上的初恋,所以我很认真,也很执著。这种感觉居然和生活中的初恋一样的美丽和无奈。

   我们的小房间有一天突然消失了。网站取消了个人聊天室。也许他们进行改版策划时,考虑到这个聊天室不能吸引更多人的到来所以应该取消吧。而我们这些房间的房客,也开始了各自的飘泊。属于我的聊天室里的纯真年代就此结束。

   接下来,就是我在聊天室里的飘泊生涯。我穿梭于各个聊天室内,寻找着能与我心灵相通的人。聊天室的人是越来越多,从我上网聊天时在线人数不到8000人,发展到了在线人数高达3万到4万,聊天室内的小房间人数也保持在了120人左右的纪录上。

   置身在100多人的聊天室,我越来越难找到与自己好好交流的人。而且我发现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趋于色情,居然发展到了聊不到三句就问你的电话,然后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他想和你一夜情。在聊天室里,我有时就问自己,这还是我喜欢的网络聊天吗?这简直就是TMD一个妓院! 可悲的是我却不能潇洒地摆脱网络聊天,于是只能让自己在这个聊天室里沉沦下去。我经常更换网名,喜欢给那些向我提出一夜情的男人假电话号码,甚至骗他们我与他在同一个城市,然后告诉他们在某时某地等我。我还喜欢在网上骂人,并且从聊天室发展到了OICQ上,以致于我不仅在聊天室里经常受到匿名者的漫骂,OICQ也被人炸了三次。

   在这个聊天室里,年龄最小的只有14岁,最大的是45岁上下。一个100多人的聊天室,就像一个社会的缩影。网络普及使网民的人数增多,也使网民的素质参差不齐。套用一句俗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网络大了,什么人也就都有了。

   我尝试过到别的聊天室,内容也无非是大同小异。我在网上再没有找到过铁哥们,更不可能再发生所谓的网恋。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愈加怀念当初在我们小房间里快乐而单纯的时光。

   昨晚在聊天室,居然遇到了小马过河。他换了网名,人也居然跑到了北京工作。两个人相遇都不约而同的怀念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最难忘的还是他被陌生美眉欺负时,我的拔刀相助。他告诉我记下他的传呼号码,说如果我去北京的话,也会有个熟人照顾,让我很感动。

   可是,他突然又说最好过段时间再来,因为他那时才自己租下房子。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觉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什么东西堵在了心房。

   我对他打出了一行字,“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我和小马过河还是会在网上继续联系着。只是,我知道我在聊天室里的纯真年代是彻底结束了。一去不复返。

Q Q 恋  情

  作者: 想飞的翅膀

  茜茜是那种叫人看了忘不了的女孩,披肩的长发,标准的身材,眼睛会说话,脸上总带着笑容。大二的生活挺悠闲,茜茜也迷上了上网聊天。茜茜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上了网心情就会随之灿烂起来。 那是5月的一天下午,茜茜象往常一样来到了学校旁的网吧。坐下来打开QQ一看,经常聊的几个网友都不在,茜茜就开始浏览网站,QQ开着。呵呵,常聊天竟觉得网站好看多了。她选了张贺卡发给了一个高中同学,今天是她生日,给她送个祝福。

  “嘀嘀嘀……”陌生人栏里发来了一个信息,“你好,和你聊聊好吗?”又是个无聊的家伙!茜茜想。这种人见多了,假惺惺的和你打招呼,然后套你电话骚扰你。又转念一想,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怎么从我这套到号码!哈哈,茜茜也发了,“好啊,聊什么呀?”

  “你想聊什么呢?”“随便!”“随便是什么呀,我可没聊过,你倒教教我。”“先叫老师!”

  “你养宠物吧?”“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呵呵,你的网名叫猫猫啊”“算你聪明!”渐渐他们聊开了……文学呀,音乐呀。茜茜开始觉得和他怎么有说不完的话,尽管互不认识。

   接下来的几天,茜茜经常在网上碰到这个叫大鹏的家伙。好象老朋友一样,无话不谈。 怪的是,大鹏闭口不问茜茜类似家庭住址呀,宿舍电话呀什么的。茜茜纳闷了,这个GG怎么什么也不问啊,是我不够有魅力,还是他根本不在乎我?我好想告诉他哦!一种好奇心驱使茜茜说出了宿舍电话,真希望大鹏打来。

  第二天下晚自习的时候,大鹏打来了电话。是很有磁性的男声,茜茜一阵莫名的欣喜。聊了一会儿,大鹏说:“我这正有电话进来,过一会再打给你。”茜茜有点失落。不过大鹏很守信,过了一会儿又打过来了。茜茜忍不住了,问:“能见你吗?”“以后再说吧,我不相信网恋的,我觉得见了面会尴尬的,你说是吗?”“呵呵,是的。”

  一个月过去了,虽然大鹏每星期都来2个电话,可茜茜总觉得聊的时间太短,等待的时间又太长。茜茜终于又问大鹏:“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啊?”“你闭上眼睛数3下,我会出现在你面前。”“好啊,我数啦!1,2,3,你怎么还没来呢?”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对大鹏的好感与日俱增,他博学,幽默。心中的冲动象泄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了,茜茜第一次拨通了大鹏的手提,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茜茜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见见你吗?”“好的,星期天傍晚6点在人民公园旁的电话亭见吧。”电话那头是很痛苦的语气,很过剩的感情,很哽咽的嗓音,“其实很久了,你一直很想见你,只是自己一直不相信网恋,可我对你的思念早就冲垮了我理智的防线,我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真希望你永远飞在我的生活中。”

   那晚,茜茜没有睡着。在等待星期天到来的几天里,茜茜会发呆,想着想着就傻笑。 星期天终于迈着它拖拉的步伐到了。茜茜打扮了一下午,还不时问室友好不好看,室友都笑她傻。

  一脸的幸福,一脸的期待,茜茜早早到了约会的地点。可到点了,大鹏还没出现。茜茜不觉有点迷惘。茜茜又抬手看了看表,6点过5分了。“叮呤呤……”电话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咦,怎么会有人打这电话?”铃声不断,似乎没停的意思。茜茜拿起了电话。是大鹏!“我现在有事情,正在向你飞奔,很快就到。”茜茜问:“还要多长时间啊,人家等很久了。”“你闭上眼睛,我会在3秒钟内出现在你面前。”“好啊,我数啦!1,2,3。”

   茜茜转过身,拿着手提的大鹏边低头看表边说:“3秒钟,不多不少!” 对茜茜一个微笑:“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在3秒钟内来到你身边!”茜茜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扑向了这个高高瘦瘦的男人。 天边的彩霞映红了茜茜幸福的脸颊……

我 没 有 恋 爱 的 Q Q

   作者: 假斯文

  我没有恋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有了朋友。其实应该因为我有了朋友,我应该再去恋爱的。但是我没有。

  我没有恋爱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我再恋爱的对象如果跟我的朋友一样,我倒不如不去冒这个风险。本来想告诉我的朋友我的想法。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已经感觉蛮不好了,让2个人都感觉不好,我觉得没有必要。倒不如不去冒这个风险。这样看来,我这个男性是有些懦弱。

  交朋友的时候,我会告诉她我会怎么做,事实上我没有做,她会说我有狂想。我觉得做了确实没有必要。我是一个空间想象力蛮好的人,当初大学机械制图的考试我差不多能够拿满分。我是那种周伯通式的人。周伯通是谁,你都不知道,那你去死吧。要不然金庸也会让你死的。周伯通的世界是孩子的世界。我也是。他是有才的,我也差不多,讨厌的是我现在财不多,才能够生财,这很重要。

  35岁退休?看见有少年得志的家伙这样说。我很是不平。殊途同归,最后都一样。有的人早发,有的人白手起家,就象我,35岁刚刚开始差不多。就象我相信米卢的“神奇”一样,我相信自己。

  我一直觉得我的朋友忌讳我的财少才多。我的子女一定不能象她一样,要不然社会可就要倒退了。

  我没有在QQ里恋爱,但是我却遇到了我的朋友。当然其他网友不知道我们。

亲 爱 的 ,你 都 误 会 了

   作者:深雪(香港著名专栏作家)

  是的,你从来都在误解我。

  那时候,我因为太想得到爱情,所以,很多违心的事我也愿意做。我遇上你,不想放过你,所以我尽力地去掳猎你。我明白,要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只有一招,就是无穷无尽地表露仰慕。

  你虽然不是才华盖世,也没有家财干万,更与俊朗不凡有若干距离,但为了使你留下,我就把你假设成全世界最有才华、最富有、最英俊的男人般去仰慕。也果然,你感动了,你在我的崇拜中得到自信与安全感。你对自己的不肯定,刚好成全了我。你以为我觉得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嗯,不是事实的全部,但我不介意你这么想。

  我得到你,真是高兴的事,有什么比求仁得仁更欣慰?我愿望成真了,你也那样信赖我,可是,我们也如其他爱侣一样,会吵架,会不开心。那天,我摔开了那原本被你紧握着的手,就那样站到街的一角发脾气,你看着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我们就那样各自呆呆地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你一定以为,我完全不想你走近吧,其宣你误解了,我摔开你的手,是因为我渴望你会走上前来重新紧握我垂下的双手;我以背影向着你,只不过是希望你能从背后拥抱我;我的不瞅不睬,是代表我渴望重新沟通的意思。我在传达女人独有的,相反的讯号,而你,只能看到表面。

  后来,我们又再经历了许多,而到最后,居然真的分手。分手是我说的,因为我怪你不够关心我,也真的不能看透我的心。但不知怎地,你竟然口口声声说我嫌你穷,你说如果你有钱,我便不会离开你。你认为我的一切投诉都只是烟幕,真正原因是我嫌你没钱。

  这个嘛……唉,男人,请面对现实,一个女人离开你,可以完全与你的身家无关,别以为如果你有钱,便能留得住女人。女人觉得不能在你身上得到幸福,是为了其他原因,请正视你自己 性格上的缺憾,不要顺理成章的赖在钱的头上。女人可能很贪钱,但女人更贪的,是爱。

  好啦,分了手之后,我不时找你,用意是但求方便,你是我的前度男朋友,我认为你有责任为我做些小事情,譬如在墙上钻钉孔,譬如踏蜘蛛。但我知道,你误会我仍然爱你。

  到我交了别的男友之后,你才恍然大悟,你伤心时,我告诉你不用失落,我们会是一世的好朋友,我还把男朋友向你介绍,有时候,我们三个人还可聚在一起。

  你会想,我是个大方的女人,我重视与你的友谊。但对不起,我再次欺骗了你。为了新的男友觉得他是最优胜的,我私下技巧地对他说出你的不好,故意的,令他在各方面都认为自己比你优胜。而三个人的见面,正好印证了他是第一,而你什么都不是的假设,放一个较差的男人版本在他面前,让他分分秒秒都在赢,我用伤害你的这方法,换取他对自己的胜利感,也换取他对我的爱。

  对不起,由始至终,我都在骗你。也是的,谁叫你谈了一千次恋爱,也不明白女人!

网 恋,其 实 也 很 美

   作者: 贤言贤语

  我一直很相信一种叫缘份的东西,就象我和燕子相识。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我知道有很多人都不相信网恋,当初我跟朋友或同学提起说我的女友是在网上认识的时候,许多人脸上惊奇的表情变化极富戏剧性,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知道后便很真诚的对我说:算了吧,何必追求一些虚无飘眇的东西呢,生活中不是有很多不错的女孩子吗。我笑一笑对他说,我会记住你说的话,放心吧,我做事情会有分寸的。其实他们又怎能知道,在远方有一位真诚的女孩已是我最大的牵挂,也许是她的真诚更让我感动,不管别人去怎么评价,在我的情感世界里,我会幸福的对他们说,“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最优秀的女孩,她是我的女友”。

  当初上网是因为工作需要,经常要在网上查些资料,上网时间久了便学会了开小差,喜欢进聊天室,又给自己申请了OICQ号码,再后来便在我的OICQ上认识了燕子,我便有些不务正业了,在网上和她谈起了恋爱。那差不多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当时我正热衷OICQ聊天,一天夜晚快12点钟了,见自己的网友一个个打着哈欠下去了,我却聊兴正浓,意犹未尽,便打开了查找网友的菜单,看到一排排头像就觉得特别兴奋,翻了许多页,眼睛都看花了,最后随手选了一位叫CICI的女孩。有许多网友都聊不上几句便感觉没什么话可说了,而CICI却不是这样,给人一种感觉很真诚,后来我们聊了很多,她告诉我说她的真名叫燕子,四川人。后来我们聊到了感情方面的话题,她问我找朋友有什么标准,我说也没什么特殊要求吧,不过我自己一定要很努力,因为将来娶媳妇回来是让她享受的,不能让她跟我受苦。当时有种冲动很想给她打电话,为表示我的诚意,我将电话号码先报给了她,很快她将她的电话号码传给了我,那时差不多快2点钟了,我已哈欠连天想睡觉了,问她下不下,她说要上通宵呢,遇到这种情况我通常都会说,女孩子睡眠不好会影响美容的。她微微一笑说,我长的本来就不好看,你先下吧。

  初次给陌生的网友打电话不免有些紧张,号码拨过了拿起话筒,心跳的很快,有些慌,电话响了一会儿说对方占线,请稍候再拨。也许很多事情本身就是一种巧合,我放下电话一会儿,电话铃声就响了,一个甜甜的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凭我的直觉一定是燕子打过来的。本来脑子里想好的几句话因为一时紧张竟给忘了,还好她先聊了一些自己的情况,她在电话里说她要出去子,可能能后少有时间上网了,当时听了心里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便祝她走好。几天后她真的走了,没过多久因为我这边电脑城里又增加了新的业务,工作也忙了许多,以后的几个月里我也很少上网了,这期间也和燕子通过几次电话,她还给我写了一封信,当时就盼望她能早点回来。

  再和燕子想遇已是冬天了,有一天接到燕子的电话说她回来了,当时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好呀,你回来了,又有时间上网了,哪天有空我们上网聊个够”当时非常兴奋,冥冥中有种感觉,有个机会正在靠近我,我一定要抓住,绝不轻易放弃。

  恋爱的人总是很浪漫,有许多甜言蜜语,加上网络给我们一层神秘想象空间,每次约她上网总有聊不完的话题,第一次亲蜜接触早已出版成书,第N次实现版亲蜜接触正在我们身上发生。有时想想太不可思议了,本来两个互不相识的人通过网络竟产生了一种的叫感情的东西,而且那么执着,那么强烈。圣诞节的那天晚上我们又相约上网,等午夜的钟声响了,我们彼此为对方祝福,第一次有人陪我在网上过圣诞节,那种感觉真好。我说,我们都认识了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呢,给我寄我张照片吧。她说,“我早就想问你了,为什么认识了这么时间,你不找我要照片呢”。“因为在网上嘛,怕你不愿意”。”“那好吧,改天我给你寄过去。”果然不几天就收到她的照片了,相片上一位美丽的女孩带着甜甜的笑容,仿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就是燕子,是我朝思暮想的燕子,心里当时非常激动,不久我也给她寄过去了一张照片。

  新年的春节过后,大家都有事情要忙了,上网的机会便渐渐少了,可是我对燕子的思念却与日惧增,不上网了便改打电话聊天了,每天晚上拿起电话听到她的声音便是我最幸福的时刻,每次都象有说不完的话题,而且有种感觉和她通话的时候时间过的特别快,问她打电话与网上聊天有什么感觉,她笑着说:“我们又往现实跨近了一步”,是啊,我是多么渴能进到现实中,走进真实的生活,只要能和燕子在一起,其它什么都无所谓了。其实我们早就有个约定:明年燕子到我这边来,我也答应过她,我会先去四川看看她,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是将自己送过去给她看看,因为在我的心里,她早已是我最喜欢的女孩。

你有耐心,你就看吧

   作者:申江服务导报 2001年6月20日 第183期 要求“口述实录”的读者,一直以女性居多;而本次的口述者却是一位34岁的先生。在电话中,小辉坚持不愿到报社来,最后与记者约在了报社附近的一间酒吧。 男人的倾诉与女人不同,滔滔不绝但语气平和。看得出来,小辉始终在尽力掩饰着心里的无奈和痛苦。说了近2个小时,末了他严肃地对记者说:“男人碰上这样的事,最是有苦无处诉说。你是唯一知道这个故事的真实男女主角的外人,走出这间酒吧,就请你把我当作陌生人,为了我仅剩的一点自尊。” 口述者小辉34岁医药销售代表 我的妻子小月娇小而美丽。我曾经以为,能娶到她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但是,我错了。几个月前,我俩刚举行了豪华的结婚仪式,但若是从领结婚证书的那天算起,我和她应该已经有一段20多个月的婚姻了。 认识小月是在几年前的一个夏天,那时候她大专刚毕业,应聘进了我们公司。作为公司的老员工,老板让我去为他们这批新人进行为期一周的培训。听说这事儿,当时就有同事开玩笑说:“新来的几个女孩很不错噢,这下小辉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没想到,这句玩笑话还成真了。 培训的第一天早晨,在10多个新同事中,小月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视线:白净的肤色、羞涩的笑容,对我这个在职场中已混了六七年的男人来说,真是久违的纯真。 培训结束以后,公司让我选几个新人协助我工作。我毫不犹豫地挑了小月。在一起跑医院做推销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陷入了情网,不能自拔。于是,我这个30岁出头的人,也学起了年轻人的浪漫,送99朵玫瑰、打电话到电台点歌……经过1个多月的不懈努力,我和小月终于恋爱了。因为公司有规定,不允许员工谈恋爱,小月很主动地说,她刚进公司,换工作没有什么关系,不久就向公司递交了辞呈———这让我感动了很久。 小月是个大专生,突然辞职以后,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我俩感情的发展。可能因为年龄上有10岁的差距吧,我一直对小月呵护有加。因为工作安排相对比较自由,白天小月觉得无聊的时候,我也常常“翘班”,陪着她看电影、泡茶坊……生活中突然多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我变得开朗而幽默。 记得那年年底的一天,小月突然对我说,她的父母想见我。从男朋友升格为“毛脚女婿”,我自是惊喜不已。连忙约定时间,提着大包小包上门。可能当时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吧,那次丈人、丈母娘的“接见”,让我莫名兴奋了好几天,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那简直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鸿门宴”(小辉说这话时流露出忿忿不平的表情)。 那天寒暄、吃饭以后,小月的父母很郑重地提出要和我谈谈。本以为只是了解一下家庭情况,没想到,那次谈话,从一开始就非常严肃。她的父母说:小月辞职的事情他们事先并不知道,女儿长到那么大,从来都没有这么自作主张过———一点不考虑是否伤了父母的心。正是为了感情,为了我的前途,小月才会弄到这种地步,整天在家无所事事……在她的父母反复说了近半个小时以后,我总算听明白了此番谈话的深层含义:小月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我要对她负责。 负责?我当然会“负责”。那时我每周都买《人才市场报》,自己先看一遍,把合适的工作全用红笔圈出来,然后交给小月;不管去哪里,我的包里总放着小月的简历;工作的间隙,我还带着报纸复印件,一家家地跑去那些公司门口“打样”……我将这些认定为“负责”,可她的父母却不这么认为。 但小月似乎并不热心于找工作,她说想要读书,我同意了。我向小月的父母保证,为了让她全心全意学习,在小月读夜校期间,先不找工作,我每月给她1000元。但小月的父母还是不满意,说要不是为了谈恋爱,当初那份工作还是很不错的———总之,还是我的错。 我终于“悟”出了一个她父母认为合适的“负责”方法———结婚。前年3月,我和小月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书。这原本是小月的父母拐弯抹角提出的主意,但是,去民政局领证的那天早晨,我去小月家里接她,她的母亲拉着她的手竟然大哭了起来,边哭还边说了很多诸如“舍不得”、“受欺负了就回来”之类的话———我有点弄糊涂了! 对于和小月一起的生活,我一直抱着非常美好的憧憬———小月搬来我的住处,白天她在家看书、做饭,等我下班后一起吃饭,然后我送她去夜校,再接她回家。但是,结婚以后,小月的母亲坚持要小月仍然住在娘家,理由是我们俩还没有办过结婚仪式。他们认定的办结婚仪式的时间是两年以后,等小月的夜校本科文凭拿到手。 因此,虽然结婚了,我依然过着独身生活。小月的父母还定下很多“清规戒律”,例如:晚上11点以前小月必须回家(其实她9点半夜校刚下课);不可以去我独住的地方;甚至每次我去她家,只要我俩一走进她的房间,她父母都会立刻跟过来,刻意地把门打开。 如果在10年以前,相信没有人会觉得奇怪,但是这些“戒律”放在现在……何况我俩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但是,小月对父母的话似乎一向言听计从,着实是“乖乖女”一个,我也无计可施。小月总是红着脸说:“把最重要的留在婚礼那天,不好吗?” 偶尔喝多的时候,我会向朋友诉苦,说自己是个“已婚王老五”。好朋友们总是劝我:现在的社会,要找一个开放的女孩子太容易,但要找一个像小月这样守身如玉的本份女孩,却越来越难了。那么严格的家教培养出来的女孩,他们想找还找不到呢。被他们这么一说,我倒生出了几分自豪,于是便乐呵呵地继续着我的“苦行僧”生活。 今年初,我和小月终于举行了豪华的婚礼。婚礼上,大概是过于兴奋,我喝醉了。但是,我终于还是足够清醒地发现了最为重要的一点:我心目中完美的娇羞新娘,远非我想象中的那样……我愣了,一头扎进浴室,足足两个小时没有出来。房间里,终于传来了小月的哭声。 ……我走出浴室,颓然坐在酒店婚房的沙发上。而小月,则哭着断断续续地诉说着她的过去:读大专的时候,小月交过一个男朋友,并且恋爱了整整两年。小月的父母挺喜欢那个男孩子,小月偶尔留在男孩家里过夜,都经过父母的默许。在这两年中,小月曾有过一次意外的怀孕,还是她母亲陪她去的医院。毕业前,那个男孩退学移民去了加拿大,此后便提出分手。 得知女儿重新恋爱,小月的父母便警告女儿:第一、对于以前的事情,什么都不准和我提起;第二、尽快结婚;第三、婚礼前,千万不能让我觉察到什么———他们知道我是一个爱面子的男人,只要木已成舟,就没什么想法了。 小月和她的全家———他们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一下子被事实击得粉碎。我这才从回忆中觉察出了以前的种种破绽:比如结婚那天她的母亲会感慨万千地忍不住哭;还比如她的父母坚决不让我们在婚礼前发生“亲密接触”…… 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处女情结”,但是,我却坚决无法容忍他们全家对我的苦心欺骗。瞒了我那么久,对我定下了种种苛刻的规定,如今在我眼里,他们不是为了保护女儿,都是处心积虑地在欺骗我。 我只听说过女孩子被骗婚的种种故事,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原来男人也是可以被“骗婚”的。离婚,实在让我觉得自己太窝囊,几年的辛苦呵护全成了愚蠢行为,我咽不下这口气;但如果说打官司,又实在是一个无处可打的“官司”。别说走上法庭,哪怕是告诉家人、朋友,我都怕别人笑话。他们真的是抓住了我的弱点———死要面子。 现在,小月全家对我好得近乎“迁就”。她父母每天来帮我们做饭、打扫卫生,每月主动补贴我们1000块钱,小月每天接我下班……这些我都无法接受。我把钱退了回去,拒绝和她一起回家。虽然我们每天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我依然是一个“已婚王老五”…… 应口述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爱情文化专题介绍-关于爱情和文化

  作者:




版权所有 face21cn 文讯发展事业部

 www.face21cn.com 科技、文化、人类学